疯狂的怪物(图)
 
徐庄昭
 
2011-1-14
 



元旦乐清维权村长钱云会死后第七天。乐清附近的上千村民都赶来悼念,与几百名阻挠悼念活动的特警发生三次小规模冲突。图为特警封锁交通。(知情者提供)

【人民报消息】2012年,没有让我们感到末日般遥远,轰然而至的2011年,却让人有了一头撞到墙上的恼火。刚刚跨过门槛的脚上还黏着2010年新鲜泥土的我们,心情还继续停留在扑朔迷离、奇幻多变的2010年呢……

在中国,我指的是在当前的中国,频繁出现玄秘的事件。每每其事件之玄幻莫测,如果你恰好是心智正常的人,那么它一定极端刺激你最成熟的神经、极度挑战你最基本的智力,甚至它挑战的,都是些你在上幼稚园的年代里,就已经熟练掌握的基本常识。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点45分左右,位于浙江省东部沿海的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发生了一起车祸。在村边的路上,53岁的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运送石料的大型工程车碾压,当场死亡。

一方面,官家坚称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12月28日凌晨,浙江省温州市委指使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12月29日晚,温州市公安局宣布,钱云会命案事实已经查清“肇事司机费良玉,32岁,安徽人,最近刚来到浙江。肇事车辆是他今年2月份买的。由于他自己没有驾驶证,便让老乡黄标帮忙,他和黄标轮流开车。事发当天,他们从一工地运石料去临港工业区围垦工程,由于下雨路滑以及工程车超载282%导致车体灵活性下降,在经过蒲岐镇寨桥村时,不慎撞上了正在横穿马路的钱云会。”

另一方面,官家上上下下强力宣传,该村村长钱云会是个历史反动分子:2010年12月31日“《楚天都市报》讯据新华社电乐清政府部门在发布会上首次通报了‘上访村官之死’一事中征地的简要情况。钱云会于2005年4月当选为寨桥村村委会主任。1992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5 年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2006年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同年12月4日刑满释放;2008年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0年7月刑满释放。”官家的通报,在赤裸裸的暗示我们——他钱云会的死,是罪有应得的,是名至实归的,是顺天应人的,是大快人心的,如果钱先生再不识趣的赶紧死掉,我们的官家也要跟他结帐的。

再一方面,事先,官家把该路段的摄像头拆掉;事中,官家特派五个不留姓名的特警现场辅导钱云会车祸;事后,官家派出数千警员,武力关照村民,暴力招待记者、民众。他们对于这个“普通案件”的关切程度,异常亢奋、异常周到。给我的感觉,钱村长的死,让官家的官人们精神振奋、热血沸腾、革命意气风发。

三方面汇集起来,前两个方面是官家的嘴,说出的话儿驴唇凑马嘴;后一方面是官家的腿,跟官家的话儿又南辕北辙,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三个跨越物种般不相及的器官,居然都货真价实长在中共政府身上。

这,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杂种、哪来的一个怪物?难道真是末日来临不成?

转自【新纪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