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也《让子弹飞》?
 
江源
 
2011-1-12
 
【人民报消息】这部正在大陆热映的片子,据官方消息,总票房已突破5亿元,期待着破6争7,热辣辣的子弹飞过了几亿人,各种衍生的流行语也潮涌而来,这些年来,让国人这么兴奋的国产片确实少有。它的故事其实很简单,按姜文自己的话说,《让子弹飞》就是一个绑架案,但快节奏的剧情,精彩的台词,苍凉而浪漫的画面,与混杂的粗口、隐喻、幽默、血腥、英雄情结……种种元素揉合成的“姜文风格”,给人带来了强烈刺激。

但最为人称道的,还是这部影片的“革命主题”,因此也引起了一股解读风。虽然观众的许多“猜想”,或许并非导演的本意,但这部影片确实让人联想到中国社会现实,权贵勾结,贪腐遍地,骗子横行。“马拉火车”人仰马翻,张麻子推翻了黑恶势力黄四郎,“站着挣钱”的豪言等,都让人拍手称快,浮想联翩。对社会现实的影射,是这部商业片引起观众共鸣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么,同样引人关注的是,这部“煽动造反”的电影为何得以审查通过?我们知道,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极为严格,“电影审查委员会”“电影管理条例”等等,一直扼杀着艺术家的灵魂和良知,中共宣传部是绝不许有任何“出格”的东西让老百姓看的。韩寒的“独唱团”刚露脸便成了绝唱,“让子弹飞”也不可能成为漏网之鱼。但这部片子却一路放行没有关卡,且当局大力宣传促销,特别加映四川话版,人民日报刊文赞“认真做戏,用电影品质打动观众”,第二集、第三集也将陆续出来。

对此人们也有不同的说法,但我觉得,子弹能够继续飞的原因恐怕在于,这电影让人看了解恨,却对中共没有威胁。你认为它“号召推翻马列” 也行,你可以任意想像,但它讲的就是麻匪铲除恶霸的故事,且隔着历史时空,距离今天遥远。劫富济贫,杀恶霸,睡寡妇,落草为寇的张麻子,你把他解读为“推翻中共暴政”的“革命者”也可以,但说他是草莽英雄则更贴切……太多的不确定性及“猜测”“联想”的空间,含糊着影片的主题。而“好看”“好玩儿”“给观众乐子”,这部影片的另一个商业特点起的作用,却非小可。

当你看得过瘾,期待于“枪在手,跟我走”的英雄出现,当你在现实中申诉无门,却能透过电影得到满足和泄恨时,大概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热血沸腾了,像影片制片人说的:“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看一遍《让子弹飞》什么烦恼都忘了。”好看的片子不仅有吸引人的剧情,还有斑斓的梦幻色彩,看完后还想进电影院继续做梦。在全民皆欢的笑声中,一个政权的罪恶可能模糊了起来,在击节赞叹的沉迷中,对邪党本性的认识可能弱化淡去……

我已不是在谈《让子弹飞》了,是在谈对中国电影界的希望。“子弹”已经打破了沉寂,影片在描绘芸芸众生的懦弱时,也给我们留下了考题:黑云压顶,敢不敢“站着”。“站着”不易,一党天下,既要活,又要活出尊严,那种痛苦,我理解。“站着挣钱”是一份坚持;“站着说话”是一种境界。在沉闷的中国戏台,《让子弹飞》的出现让人兴奋,也让人对出现真正“站着说话”的作品心有期待。不能总“猫匿”着,像开火又像灭火,既符合了大众心理,也顾全了统治者的需要。子弹要飞,还要击中目标。

这部电影里的人物,也让人印象深刻。霸气的张麻子,狡猾的汤师爷,奸恶的黄四郎,个个有血有肉,斗智斗勇,性格鲜明。可静下来时想想,你真正喜欢谁呢?什么时候,我们已不再欣赏正统的作派,传统的艺术,古老的牡丹,却以土匪恶霸“展示民族性格和编剧智慧”;什么时候,我们已不再平静,不再渴望追求隽永恒久,比如信仰、人生道德的信守,而不得不以暴制暴,以俗反俗,推崇枭雄霸勇,寄望刀客大侠……世风日下,官逼民反,吾奈其何。但一个国家在濒临危境时所需要的民族品性,绝不是七情翻动,六欲汹涌,什么时候,我们的文艺可以导正社会心态,提升民族品质?

子弹过后,缤纷落尽。多年后,当我们的儿孙回过头来看这部电影时,希望他们看到的不止是一个社会的悲哀,还有我们诚实的思考、反思的勇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