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一直飞……
 
碎叶城外
 
2011-1-5
 
【人民报消息】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贺岁片《让子弹飞》的热评当中,而且各方解读精彩纷呈,妙趣横生,让碎叶也忍不住想来凑凑热闹,说上几句,顺势也助子弹飞。讨论的人越多,子弹就飞的越久,才不负导演的一番苦心。

《让》片从叙事结构、摄影、剪切、对白和表现技巧来看,并没有特别大的创新,而是吸取了一些中外好片的精华之处。片中很多手法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美国电影《谍影重重》般利落的动作画面剪切,吴宇森的招牌动作飞身开双枪,还有《低俗小说》式的黑色幽默对白等等,均能在此片中找到影子。姜文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的导演,这一点从其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期就可以看出来。而给人的惊喜之处在于,他很多时候把一些借来的手法运用的比开创者更出彩。如,《让》片中葛优饰演的师爷在衙门口追着大鼓喊“鼓,鼓……”的情节其实是多年前的一部港片中一个人找车的桥段,在片中转用的相当有无厘头效果。

影片最大的亮点,也是最为人们热议的,自然还是其情节中对政治的隐喻。对此,众多影评人已发表不少有深度的解读,本文只着重谈一些不同的看法和几处未被抖开的包袱。

《让》全片的故事线索并不复杂,套用主人翁张麻子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土匪”如何除“一个恶霸”的故事。这台词说得很贴切,张麻子实际上并不是好人,是一个以抢劫为生的强盗,但强盗尚且盗亦有道,而以黄四郎为首的恶势力垄断鹅城,穷凶极恶,毫无原则,还不如强盗有道义,所以这里不言而喻是在影射当今的共产党政权。影片开始的时候出现一个小细节,张麻子大喊:“弟兄们,上任鹅城!”,然后就势将一个闹钟丢上天,众人一起开枪射之,此处是谶言将用子弹给暴政送终。

片中小六子的形象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喻指。张麻子们初到鹅城时还没有彻底想跟黄四郎拼得鱼死网破,只是想让鹅城实现“公平,公平,还是公平”,可以说他们开始还只是“改良派”。而小六子是“改良派”和恶势力两派力量相较中的牺牲品。他单纯,耿直,为保住他们在鹅城倡导的新理念、为表明自己没有对粉店老板不公不义,在 “讲茶大堂”当众开膛剖腹而死,证明了自己的赤诚,“讲茶大堂”上的乡民之后却因恐惧恶势力而无人敢说一句公道话,纷纷弃之而去。所以,小六子这个角色其实是暗指六四学生。而小六子的死彻底将张麻子们从“改良派”变成了“革命派”。这里也影射了八九学运之后很多民间力量的思想转变。众弟兄拜祭小六子墓牌时纷纷表示要给小六子报仇,并在故事的结尾实现了诺言,这里喻指革命力量将来必定会给六四亡灵讨回公道。

张麻子在影片中跟师爷交底,说他原名叫张牧之。师爷脱口而出, “多好的一个‘牧 ’字”。牧羊人在宗教中有心灵指导者的说法。此处的“牧之”寓有开启民智之意。正如影片中张麻子的言传身教。他告诉集体下跪喊“青天大老爷”的乡民们: “站起来,不准跪!”,要他们正视自己,明白自己不是奴才,而是生而平等的人。

近年中国各地屡屡发生集体下跪的事件,而对政府下跪行为的 “流行”并非一个简单的现象,它一方面会在无形中加重下跪者本人的“奴性”意识,另一方面也给社会其它成员一种潜移默化的示范影响。影片中的“牧之”是在启发今天的跪民们:工作与劳动自然就应该得到报酬,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就应该得到维护,这些不是当权者的施舍与恩惠,是你们应得的,“站着也能把钱挣了”。

另外,从张麻子与黄四郎在“鸿门宴”上过招时的对白,张麻子向师爷讲述自己曾追随蔡锷将军的对白,还有黄四郎对辛亥革命党高层机密的祥知情况所透露出的背景信息可知,黄四郎和张麻子都曾是“革命党”,后来走上不同的路。黄四郎以革命者的幌子出道,得势后反过来剥削和虐杀百姓,正是影射中共当年坐大的过程和夺权后的暴政。黄四郎向手下布置杀人计划时,有一句被特别设计的台词,提到“老三步”和 “新三步”。这里的“新三步”明显是讥讽中共所谓的“新三民主义”。

黄四郎霸据鹅城,多年来让自己的手下化妆成麻匪在鹅城周围抢劫,然后以剿匪保护鹅城之名盘剥鹅城百姓。这些“造敌”和煽动仇恨的手法也都是中共历来惯用的伎俩。

黄四郎家黑色的大铁门在片中出现了不短的时间,在电影手法中,通常为特别强调与象征一个事物时才这样做,而其为何意,众说纷纭。在碎叶看来,铁门与冷战时期的常用象征“铁幕”为同意,子弹在上面打出惊叹号,借代对共产党暴政的震惊与愤怒,问号代指对其所谓“主义”的彻底质疑。张麻子发现,民众不敢反抗恶势力的根本原因在于观念。当张麻子杀掉黄四郎的替身后,民众立刻不再害怕,敢走出来反抗张麻子本人,碉楼很快就被攻破。“牧羊人”是在点醒民众,障碍人的是观念,暴政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打破观念才能消除恐惧,精神的觉醒决定着国人的命运。而每一颗觉醒的心、每一份觉醒的力量都将是一颗射出的子弹,在暴政的铁门上打出一个弹孔,当“把所有的子弹都射出去”,“铁幕”终将被瓦解,顷刻就能冲破。

《让子弹飞》上映后,随着引发的观众评论与日俱增和各方的解读愈加有深度,影片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相信任何一部好片的成功,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结果。很多人说,这部片子能通过电影审查真是奇迹。至于如何通过了审查,我想,不必过高估计审查机构的智商,另外,也别低估了很多审查人员的智商。因为,越到最后,黄四郎不是越众叛亲离?

写出此文,只希望多少也能助影片一点力,让子弹飞得更久一些。恰如影片片头的电脑设计所要表达的寓意,开始的片名是“让子弹飞一会儿”,旋即一颗子弹划过,射掉“一会儿”,只留下——“让子弹飞”。那么,就让子弹一直飞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