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鬧劇!毛為啥看鄧小平報告像吃冰糖葫蘆(多圖)
 
門禮瞰
 
2010-9-23
 
【人民報消息】2009年11月《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在網絡上發表,2010年8月31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萬里離休後對自己提要求:「不問事不管事不惹事」》,說明中國共產黨裏問題大了,確實有事需要問、需要管、需要惹,確實怕黨內高層有人要問事、管事、惹事。

中共以騙局起家

萬里在《談話》中一針見血的說:

六十年來,我們說的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

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

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

90年代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裏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

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

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在毛澤東的指示下)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

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摘錄完)

萬里這段話表明,毛澤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中國共產黨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組織。

萬里的話揭開了一個驚人秘密:並不是中共和毛澤東推翻了當年的承諾,而是當年的所謂「承諾」從一開始就是設下的騙局,它致使幾千萬愛國者掉入陷阱、犧牲生命。

抗日戰爭是中共的又一個騙局

抗日戰爭誰是功臣,中共又撒了一個彌天大謊。

9月18日是歷史上的「九一八事變」,中共又在炒作自己是抗日英雄,毛澤東曾經有一篇文章談到國民黨不抗日,卻在抗日勝利後「下山摘桃子」,「下山摘桃子」一詞在中國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也成了譏諷國民黨的名言。

歷史記載,1937年7月7日,侵華日軍在北平南郊發動蘆溝橋事變,對中國宛平縣駐軍突然襲擊,國民政府陸軍第廿九軍宋哲元部吉星文團奮起抵抗。全團官兵對日寇侵略軍予以迎頭痛擊:面對現代化優勢、輕重武器和精良裝備數倍的侵略者,以大刀片和手榴彈為主要武器,以血肉之軀衝向敵人,短兵相接,拼命廝殺,殺聲震天,悲壯至極。

退休老教授任冀璋回憶道,1944年5月間,洛陽淪陷後,他們的流亡中學落腳在渭河南岸一個小縣城郊的廟宇內,8月間一個週日,他拿著古文觀止和英文課本,找一個安靜地方去小聲朗讀。無意中聽到廟後雜草亂生的小荒涼院內,中共黨員在布置任務,魯迅夫人許廣平的侄子許杏林傳達了在西安聽林伯渠傳達的中央指示精神。總的是說「可以參加國民黨、三青團,可以參加國民黨軍隊當軍官,由小到大掌握軍權、黨權、政權、財權,抗日愛國口號喊的越高越好。要千方百計的發展武裝力量,擴大和鞏固根據地。抓住機會打擊國民黨,協助日軍多多占領大中小城市。目前我黨主要任務是促進日軍突破潼關天塹,占領關中。我軍必須及時配合日軍徹底消滅國民黨軍隊主力」。任教授說,當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件事幾十年來,連妻子都沒說過,直到今天才寫出來,公諸於世。

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親口說,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就是配合侵華日軍夾擊抗日軍民,促使日本多多占領中國土地。

現在歷史的真相已經被揭露出來了,中共不但不抗日,而且還幫助侵華日軍夾擊大敗國軍,殺害抗日戰士。

現在中共依然利用影視報刊繼續編造謊言,稱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在毛的心裏,誰處上勢誰是大爺

2009年10月1日,中共把黨的醜聞展現在天安門廣場。方陣推出的第一代領袖是淫蕩殘暴的毛澤東,第二代是永不翻案的鄧小平,第三代是二奸二假的江澤民,……。

鄧小平從來就沒有當過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現在卻被推崇為「第二代」,這確實可笑。

從黨還沒有建立非法政權之前,握有軍權的鄧小平參加核心會議時,就從來都坐到聽不見老毛說話的地方閉眼養神。毛澤東對此又恨又怕。恨的是,鄧小平不拿自己當回事,怕的是鄧小平「成事」。


毛一輩子都是借命令別人彎腰低頭來提高自己的威望的。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9月18日刊登的黨史《毛澤東:「看鄧小平的報告好像吃冰糖葫蘆」》,不小心披露了那個歷史階段中的一點點內情,為什麼毛澤東看鄧小平的報告好像吃冰糖葫蘆,原來鄧小平的報告中寫的都是如何沒有執行好毛的指令的「自我批評」。從此文中可以清楚看到毛這一輩子都是借命令別人彎腰低頭來提高自己的威望的。

1948年,中共還沒有建立政權,鄧小平時任中原局書記,帶領晉冀魯豫野戰軍在大別山區剛站住腳,戰鬥環境緊張而艱險,但整人運動從來沒有因此而停止過,反而對各地方負責人親自動手寫檢討報告抓的更緊。

1948年1月,毛澤東詢問鄧小平有關新解放區的各項政策問題,鄧小平數電答覆。3月14日,毛澤東批轉了鄧小平3月8日給中央的書面檢討報告全文,說:「小平同志的這些負責的自我檢討是非常好的,有了這樣的自我檢討,就有使廣大幹部逐步學會黨的策略觀點和政策觀點的可能」。鄧小平那個時候就是用來教育各地方負責人的「樣板」。

毛的批語中還赤裸裸的指出:要求你們作綜合報告,「就是要求你們將這種策略與政策的規定、策略與政策在實行後的結果及根據這種結果而作出的你們的自我檢討(這些就是你們日常工作的主要工作)向我們作報告」。

原來,中共沒建政之前,高級幹部的「主要工作」就是向毛作自我檢討,難怪毛在蔣介石面前振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難怪毛的權力欲直到生命的最後一秒鐘也不放棄。原來在毛的心裏,誰處上勢誰是大爺,誰處下勢誰是孫子。

鄧小平和他的「永不翻案」


毛對鄧從來都沒放鬆警惕。
1952年,鄧小平進入中央。鄧三落三起,直到毛澤東一咽氣,保證「永不翻案」的鄧小平才翻了案。

中共的歷史確實不堪回首,連知道內幕的萬里認真的說了一些話,黨都要造謠說,萬里離休後對自己提要求:「不問事不管事不惹事」。這泄露了黨確實真的有「事」。

1973年,「七一三」林彪外逃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漢,「永不翻案」的鄧小平8月3日給毛主席寫了一份檢討書。全文如下:

主席:

前天(8月1日),我第四次同全體職工一塊,聽了關於林彪反黨反革命集團陰謀叛亂的罪證,和關於陳伯達反共份子、托派、叛徒、特務、修正主義份子的歷史材料,使我更加感到,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和廣大深入的群眾運動這面無比巨大的照妖鏡,這樣迅速地把這幫牛鬼蛇神的原形顯照出來,特別是如果不是主席這樣從他們的世界觀以及他們的政治觀點和陰謀活動,及時地查覺出他們的反動本質和極大的危害性,並迅速地把他們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如果一旦他們完全掌握了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那不但我們的社會主義祖國會變到資本主義復辟,而且會使我們的國家重新淪入半殖民地的地步,更不知會有多少人頭落地。沒有疑問的,那時,革命的人民和真正的共產黨人最終會起來把他們打倒,恢復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制度,但是這要經過多長的痛苦的歷史反覆啊!言念及此,真是不寒而慄。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打倒了劉少奇反革命的資產階級司令部之後,又打倒了林彪、陳伯達反革命集團。

對於林彪和陳伯達,我沒有什麼重要材料可揭發,特別是對於他們的歷史我一無所知,只能回憶一下平時對他們的感覺。

對林彪,我過去覺得他很會打仗,我不相信什麼百勝將軍,不打敗仗的將軍是沒有的,事實上他也不是每戰必勝的,但認為他畢竟是一個軍事能手。他的沉默寡言,我也覺得是一個長處。在歷史上,我知道他犯了兩個錯誤,一次是在長征時,他同彭德懷搞在一塊,反對毛主席的領導,他歷來標榜自己是反對彭德懷的,但在這樣非常困難的關頭,卻同彭德懷結成同盟,搞秘密串連,如果沒有主席的威望和堅強的領導,不知會成什麼局面。再一次是抗美援朝,這也是一個嚴重的政治關頭,他又出面反對主席的極端重要的政治決策,並且拒絕到朝鮮作戰,按說他是比彭德懷要適當的人選,而他竟拒絕了,在實質上說,他是怕美國,不相信會打敗美帝,不相信自己的正義立場和自己的力量。這兩件事,一直到八屆十一中全會,在大家的自我批評的空氣中,他才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下。

在全國解放後,我從一些事情中,逐漸覺得他是一個懷有嫉妒心和不大容人的人。這我是從他對囉榮桓、劉伯承等同志的態度中看出的。劉伯承同志在軍事學院的教學方針中是有缺點和錯誤的,批判是應該的,但是林彪和彭德懷一塊,對劉的批評不是與人為善的,林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更是聲色俱厲的,他們甚至說劉在二野沒起什麼作用,似乎只有我在那裏起作用,當時我曾為此說過,沒有那樣能夠很好合作的司令員,我這個政治委員也起不了什麼作用的(我記得在常委也說過),對我這個態度,林彪當然是不高興的。羅榮桓同志同林彪是老戰友,按說他們應該是很好的,羅榮桓同志為人的樸實、誠懇和厚道,是大家所知道的,羅在幹部中是很有威信的,林彪就說過,四野幹部有事都找羅,不找他。記不得是在一九五幾年,羅榮桓同志曾指出林彪在宣傳毛澤東思想中,只強調老三篇,是把毛澤東思想庸俗化,林彪非常不高興,從此對囉的關係很壞。至於對賀龍的關係,大家是知道的。

對於羅瑞卿問題的處理,我是有錯誤的。在羅瑞卿問題出來前,我一直認為羅瑞卿同林彪的關係是不會壞的,我一直覺得羅是林的老部下,羅當總長又是林推薦的,應該沒有問題,所以,當一九六六年初(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林彪提出羅瑞卿問題時,性質是那樣嚴重,我的感覺是很突然的。而在葉群向我敘述羅瑞卿如何反對林彪,如何企圖奪權時,又夾著一些羅如何輕視我的話,我聽了並不舒服,我總覺得其中包含了一些個人的東西,在方式上多少帶一些突然襲擊的性質,這多少影響我在處理羅的問題犯下那樣不容寬恕的錯誤。

對於林彪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現在看來,他的確是為的打著紅旗反紅旗,是準備奪權、顛覆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的步驟,但是過去我一直認為他抓得對,抓得好,比我好得多。我過去的最大錯誤之一,就是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但是,過去在兩點上我一直是不同意的,一是林彪只強調老三篇,多次說只要老三篇就夠用了,我認為毛澤東思想是在一切領域中全面的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只講老三篇,不從一切領域中闡述和運用毛澤東思想,就等於貶低毛澤東思想,把毛澤東思想庸俗化;一是總感覺林彪的提法是把毛澤東思想同馬列主義割裂開來,這同樣是貶低了毛澤東思想的意義,特別是損害了毛澤東思想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和反對國際修正主義運動中的作用,我從阿爾巴尼亞同志的態度了解到這一點,我是贊成強調毛澤東思想對於馬列主義的繼承、捍衛和發展作用的。  

對於軍隊建設,我過去一直肯定林彪在這方面的作用。過去我只覺得他在強調人的決定因素的時候,忽略了軍事技術和戰術的訓練。林彪多次說,只要人不怕死就會打勝仗,這是正確的,又是片面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見到“毛主席締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揮的”這樣的提法,覺得有點刺眼,只覺得這是提高林彪威信的提法,不敢有別的想法,現在原形畢露,才恍然大悟了。

對於陳伯達,他的歷史我一無所知,甚至在延安寫的三民主義概論我也不知道。我對陳的印象是,這個人很自負,很虛偽,從來沒有自我批評。他會寫東西,我從來沒有聽到他讚揚過別人寫的好東西。對於能寫的別人,他是嫉妒的,例如對胡喬木。他經常的口頭禪是「我是個書生,不行」,這就是他唯一的自我批評。他看不起沒有他參與過的文章或文件。如果他提出過什麼不正確的意見,而後來被批判了,他不再說就是,從來沒聽他說他在那件事搞錯了。例如,他對工業七十條說過不好,他究竟對哪些不同意呢?沒聽他說過。我只知道他在工業方面提出了兩個主張,一個是搞托拉斯,一個是要搞計件工資制。搞托拉斯,我們試驗過,這意味著工業的更加集中,對於發揮地方積極性的方針是有很大矛盾的。搞計件工資制(他為此專門在天津搞了個調查材料)是意味要進一步地搞物質刺激,這肯定不如「計時工資與計件工資相結合」的制度好。以後他不說這兩個東西了。因為他提出七十條不好,中央曾指定他負責修改,後來我還催問過他幾次,他始終遲遲不搞,不知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寫批判蘇聯修正主義一批文章時,由於是在康生同志那一個班子寫的,陳伯達一直沒有興趣參加。只在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二十五條時,由於指定他主持修改,才積極起來。總之,這類的事,還有不少,只是細節記不起來了。陳伯達多年沒有主持過什麼工作,對他這樣一個握筆桿子的人,總要原諒些,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只是一般的。至於他在主持文化大革命中的事情,特別是九屆二中全會的事情,只是在聽了中央文件的傳達後,才知道像他這樣一個壞蛋,以往那種表露不是什麼奇怪的。  

主席知道,林彪、陳伯達對我,是要置之死地而後快的。如果不是主席的保護,我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的了。
  
我同全黨全國人民一道,熱情地慶祝在摧毀了劉少奇反革命資產階級司令部之後,又摧毀了林彪反黨反革命集團的偉大勝利!   

關於我自己,我的錯誤和罪過,在一九六八年六七月間寫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認識到的,作了檢討。到現在,我仍然承認我所檢討的全部內容,並且再次肯定我對中央的保證,永不翻案。
  
我歷史上最大的錯誤之一,是在一九三一年初不該離開紅七軍,儘管這個行為在組織上是合法的,但在政治上是極端錯誤的。
  
在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我基本上執行了毛主席的正確路線,當然也犯過一些個別的錯誤。
  
我另一個最大的錯誤,是在到北京工作以後,特別是在我擔任黨中央總書記之後,犯了一系列的錯誤,一直發展到同劉少奇一塊推行了一條反革命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總書記的工作,我作得很不好,沒有及時地經常地向主席請示報告,犯了搞獨立王國的錯誤。在1960、1961年困難時期,我沒有抵制「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等資本主義的歪風,沒有遵照主席指示抓好三線的基本建設,使不該下馬的也下了馬,推延了具有十分重大的戰略意義的三線建設。在工業建設方面,我主持搞的工業七十條,沒有政治掛帥,沒有把主席的鞍鋼憲法作為指針,因而是一個錯誤的東西。在組織上,我看錯了和信任了彭真、羅瑞卿、楊尚昆這些人。特別重大的是我長期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應該的,它對於我本人也是一個挽救。我完全擁護主席的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
  
我犯的錯誤很多,在「我的自述」中交代了,這裏不再一一列舉。我的錯誤的根源是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根本改造和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結果。
  
在去年(一九七一年)十一月我在呈給主席的信中,曾經提出要求工作的請求。我是這樣認識的:我在犯錯誤之後,完全脫離工作,脫離社會接觸已經五年多快六年了,我總想有一個機會,從工作中改正自己的錯誤,回到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上來。我完全知道,像我這樣一個犯了很大錯誤和罪過的人,在社會上批臭了的人,不可能再得到群眾的信任,不可能再作什麼重要的工作。但是,我覺得自己身體還好,雖然已經六十八歲了,還可以作些技術性質的工作(例如調查研究工作),還可以為黨、為人民作七八年的工作,以求補過於萬一。我沒有別的要求,我靜候主席和中央的指示。  

衷心地敬祝主席萬壽無疆!

荒唐年代演出的荒唐鬧劇──鄧的兩封信


被遺忘的華國鋒
現在的很多年輕人已經不知 道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咽氣後到1977年之間發生的那段歷史了,有人甚至對「華國鋒主席」都一無所知,那麼讓我們回顧一下1977年「中共第二代」鄧小平有怎樣的處境。看完後,確實讓人感到,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任何保證書都是一張廢紙,因為它本身就是在一個荒唐的年代演出的一場鬧劇。

《中發第十五號──鄧小平致華國鋒的兩封信》(一九七七年五月三日)
  
一、鄧小平經由汪東興轉華國鋒的信
  
東興同志轉呈國鋒同志並中央:
  
我衷心地擁護中央關於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中央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決定,我歡呼這個極其重要的決定對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意義。不僅在政治上思想上華國鋒同志是最適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齡來說可以使無產階級領導的穩定性至少可以保證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這對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來說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歡欣鼓舞呢?
  
最近這場反對野心家、陰謀家篡黨奪權的鬥爭,是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後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緊接著發生的,以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戰勝了這批壞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道路戰勝資本主義道路的勝利,這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勝利,這是鞏固黨的偉大事業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革命路線的勝利。
  
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鬥爭的勝利,由衷地感到萬分的喜悅,情不自禁地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我用這封短信表達我的內心的真誠的感情。
  
以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萬歲!
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勝利萬歲!
  
鄧小平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


二、鄧小平給華國鋒、葉劍英的信

華主席葉副主席並黨中央:
  
我完全擁護華主席最近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完全擁護華主席抓綱治國的方針和對當前各種問題的工作部署。
  
我在七五年的工作雖然也作了一些有益的事情,但在工作中確有缺點和錯誤,我對偉大領袖和導師毛主席對我的批評和教導再一次表示誠懇的接受。
  


中共三代魁首:毛鄧江。
我感謝黨中央弄清了我和天安門事件沒有關係這件事,我特別高興在華主席的講話中肯定了廣大人民群眾去年清明節在天安門的活動是合乎情理的。
  
至於我個人的工作問題,做什麼,什麼時候開始工作為宜,完全聽從中央的考慮和安排。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的時候,我曾向中央用書面表達我內心的悲痛和深切的悼念。我們必須世世代代地用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指導我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把黨和社會主義的事業,把國際共產主義的事業,勝利地推向前進。
  
在黨中央決定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中央主席和軍委會主席的時候,我知道了以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以最英明果敢、最正確的方式戰勝四人幫的偉大勝利的時候,我在七六年十月十日曾向國鋒同志和中央用書面表達我的真誠擁護和歡欣鼓舞的感情。
  
如果中央認為恰當,我建議把我這封信連同去年十月十日的信印發黨內,究應如何處理,完全聽從中央的考慮和決定。順致誠摯的敬禮!
  
鄧小平
一九七七年四月十日

萬里在《談話》中最後說:80年起草《決議》的時候,小平同志說,他最有資格來評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質。可他卻認為,這種評價應該讓後人去做。這麼一來,難題就留下了。如果後人既沒有小平同志那種資格,又不講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事情又要賴給後後人了。總要有人出來講話的,我算是其中的一個吧。△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