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指标”下的离奇黑色幽默
 
乔志峰
 
2010-7-23
 
【人民报消息】66岁的栾大娘到医院进行疏通脑血管的治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包括梅毒检查在内的多达79项的身体检查。栾大娘的老伴气愤地说:“一个66岁的老太太,你给她检查梅毒干什么?我们两口子年轻时都是教师,这要传出去多丢人呢?”沈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王姓主任表示:“不光你有意见,我们平时查梅毒的时候也有患者觉得不应该,但查梅毒我们是按照医院的要求,大东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要求这项检查要占医院住院人数的80%,我们也无法规定谁查谁不查,只能每个都查。”(7月18日《华商晨报》)

老太太到医院治疗脑血管病,却“被自愿”查了梅毒,稀里糊涂掏了一大笔检查费不说,心里也越想越憋屈。尤为搞笑的是,老太太的遭遇并非个例,因为预防控制中心下达了“这项检查要占医院住院人数的80%”的硬性指标。而这个指标到了医院这里,由于“无法规定谁查谁不查”,所以“只能每个都查”。——这下好了,经过“层层加码”,查梅毒的指标从80%一下子飙升到100%,住院病人无一能够幸免。

查梅毒也下“指标”,堪称亘古未有之奇闻。然而,如果多少了解一些当今医疗领域的现状,对此等奇闻便见怪不怪了。绍兴小伙子王兵去医院看发烧,收费清单里居然有“阴道分泌物检查”的项目。拿着这张荒唐的单子,小王找到了媒体:“我是个男的,怎么会需要做阴道分泌物检查,我没有这东西啊。”吉林男子董某病愈出院,其家属在医院出具的费用清单上,却发现了一笔“子宫附件彩超”费。大男人居然要查“阴道分泌物”和“子宫附件”,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是某些医院和医生做不出来的呢?我大胆猜测,估计上述医院的上级也给他们下达了“阴道分泌物”和“子宫附件”检查的“指标”,女病人不够用,就只好拉大男人凑数啦。

其实,这年头存在“指标”的何止是医疗领域呢。植树造林有指标,招商引资有指标;计划生育有指标,信访案件有指标……一些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抓贼指标、罚款指标、人流指标等荒诞不经的“另类指标”。为何某些单位和某些人如此热衷于指标?说到底,“指标为王”无非还是为了一己私利——或为了捞取“政绩”,或为了攫取“经济效益”。指标威压之下,强势者无所不用其极,弱势者只好忍气吞声、任人宰割。

恕我直言,现如今泛滥成灾的各类有中国特色的指标,其实质就是危害社会肌体的“梅毒病毒”,已经到了非彻底医治不可的地步了!

──转自作者博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