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有人上書請溫家寶查薄熙來(多圖)
 
瞿咫
 
2010-5-21
 

上海黃菊、陳良宇破壞宏觀調控的罪證,
讓薄熙來羨慕不已!
【人民報消息】5月21日新華網出一個消息《薄熙來三呼「不滿意」 重慶將斥資1770億整治市容》。搜狐以《重慶斥資1770億整治市容 力求10年「脫胎換骨」》引用新華網的新聞。

報導說,2009年12月底,薄熙來便強調從2010年起,重慶要用較大力度做城市建設,3年大變樣,10年脫胎換骨。但效果不盡人意。

今年3月下旬,薄熙來召集市政及主城區負責人開會,發了火:「我對重慶的市容不滿意,真的不滿意,就是不滿意!」5月12日,薄熙來考察時再度強調:「在城市面貌上要和『直轄』稱謂名副其實,和京津滬比肩而立」。

薄熙來妒嫉京津滬的市委書記管轄的是個大城市,於是從黑打到黑折騰。

說起山城重慶,本是四川省的一個小城市,江當政時期,重慶給江送去幾個有點兒功能的「氣功師」,於是江澤民一高興就當即拍板把重慶改為直轄市。這麼一來,重慶市委書記和四川省委書記不但瞬間平級,甚至還高一些,重慶市委書記被提拔進政治局當委員,但四川省委書記卻沒份兒。實際上得好處的都是那些官兒們,和老百姓沒多大關係。

當年,為了賀國強能連任重慶市委書記,江甚至派出總理朱熔基去給市委幹部做「思想工作」,賀國強唱票時居然把別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出現得票率超過投票人數的笑話。不過,時間不長,江就以自己下臺為由,把賀國強塞進十六屆中央政治局。自此,誰當重慶市委書記,誰替補政治局委員。對於別人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事,但對野心勃勃的薄熙來來說,卻是個災難。而這個災難又是江澤民留下來的。

重慶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化城市,搞三峽工程已經毀壞了很多文物,薄熙來在重慶這麼一折騰,就是要把重慶徹底毀容。一個把黑社會頭子老婆的乳頭咬爛的社會渣滓,為了個人野心,搞出這種大動靜來,搞出那種大動靜來,實際上就是在嘬死。

哪裏有薄熙來 哪裏就有災難


上海一夜景。
薄熙來要小小山城重慶「和京津滬比肩而立」,要按照他的想法改造重慶,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重慶的面積和框架怎麼能和北京、上海、天津比呢?這就好比你有兩平米的蝸居,再折騰,能折騰出一個百米別墅的樣兒來?!

報導說,3月28日起,重慶主城出現大批施工隊伍,集中開始了戶外廣告拆除。拆除行動非常迅速。市政委用「夜以繼日」來形容操作人員的工作進程。

據市政委統計,從3月28日到4月23日,短短20多天時間內,已拆除有礙市容的戶外廣告牌2.38萬塊,總面積55.8萬平方米,占到整個重慶戶外廣告的75%。廣告牌只是市容綜合治理的內容之一。根據市政府在4月提出的要求,市容環境半個月要見成效,廣告整治一個月見成效,占道攤點的清除三個月見成效。

4月24日,重慶市政委召開全系統幹部大會,主任王元楷表示,城市環境綜合整治工作進入了倒計時,要苦幹實幹100天,到8月10日,使城市環境迎來一個全新的改變。

在薄熙來的「完成不了任務就下臺」的逼迫下,王元楷與在座幹部「約法三章」:其中之一是工作要求做到高效率、快節奏、滿負荷,「白加黑」(夜以繼日)、「5+2」(工作7天)。市政委為此還確立了主城各區縣市容整頓的「考核制度」,並派員進行明查暗訪。這麼一來,在座幹部沒法考慮別的,只能考慮自己的烏紗帽。這是薄熙來從大連就開始使用的毒招兒。

在2009年12月底召開的全市經濟工作會議上,薄熙來便強調,從2010年開始,重慶需要用較大的力度去做城市建設,為改變重慶面貌發起了一場 「毀容戰役」:3年「大變樣」,10年「脫胎換骨」。


有上海比著,薄在重慶渾身不舒服!
但隨後的進展並未達到他的要求。薄熙來在今年3月下旬召集市政及主城區負責人開會。據市政府一位官員透露,薄熙來在會上發了火,我對重慶的市容不滿意,真的不滿意,就是不滿意。

不久,市政委一把手換人。4月14日上午,重慶市人大常委會決議任命原工商局局長王元楷出任市政委主任。這一切,使很多官員意識到:不聽薄熙來的話,就得下臺。於是這些土生土長的重慶幹部不得不一個個變成冷血動物。

整個綜合環境治理,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席卷重慶大街小巷。在渝北區57公里長的金開大道,在一個多月時間,栽了2萬多棵銀杏和香樟樹。在南岸區,外觀醜陋的酒店、寫字樓外立面都在進行整治。而渝中區則提出,今年全年要改造100萬平方米的樓房外立面。

5月18日,重慶一家廣告公司的老板馮偉開車帶外地朋友逛重慶,對於到處可見的道路修整、防護欄上漆、住宅樓撤換外立面等市政美容工程,馮對朋友苦笑道,由於主營的兩個戶外廣告牌市容整頓中被拆除,他不得不解散了公司。

薄熙來折騰 市民怨聲載道

薄熙來這番折騰,重慶上下怨聲載道。幹部們都認為他這是為十八大賺資本,趕緊搞「形象工程」,所以這些人白天賣命幹,晚上回家罵娘。


山城重慶的特色將不復存在!
市民們的煩惱就更真實、具體。

有市民覺得生活開始不方便。「現在貓市、狗市都沒了,這是古老的文化,怎麼就一刀就切了呢?!」大渡口區一位養狗多年的市民發現,這些市場都被關閉了。

反映最多的是主城報刊亭。一位汪姓市民說,他有一天為買報紙,走了一個小時,都沒找到一個報刊亭。這些報刊亭因為管理存在不規範問題而被大批量拆除。

一些重慶人喜歡的大排檔也大多被取締。一位市民很遺憾的說,薄書記不吃大排檔、喝夜啤酒,體會不到那種樂趣。

一位被沒收了燒烤架的燒烤攤主抱怨說,他是下崗工人,得靠這個掙錢。

重慶主城區一位街道辦事處負責人對記者稱,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報刊亭、燒烤、街邊遊攤,大都是下崗、待業的人員所辦,強制性取締後怎麼解決這些人的就業問題呢?

「如果只堵不疏,整頓之後就會死灰復燃,必須要有長效的辦法和機制。」這位負責人稱。

不能你薄熙來要當國家主席,就不讓重慶老百姓活啊!

薄熙來白日做大頭夢

新華網報導明確說,「這場城市改造運動由薄熙來發起」。薄熙來在大連任市委書記期間,已把大連禍害的不輕,現在又來禍害文化古都重慶。

報導說,作為山水之城的重慶,本來是具有很高美學價值的,就像一個剛生下來的小孩,肢體健全、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但是,由於各方的認識和利益問題,在後來城市建設的過程中,包括在管理上,做了很多自認為是「美容」的手術,但實際上卻「毀容了」。


重慶一加氣站附近的高架橋上排滿了
等待加氣的出租車,一等兩小時!
已經不止一個重慶人評論過,我們的城市從空中看可以,地面上看就不行了;晚上看可以,白天看就不行了;遠處看還可以,近看就不行了。

北部新區黨工委副書記陳乃文說:到北部新區前,我做市長助理分管的就是規劃建設管理這一塊,當時有特別強烈的感受:大家很少去發掘和珍惜城市的美學價值,僅僅把城市作為脫離了農村,工業相對集中、經濟相對集中、政治也相對集中的一個「圍城」。

薄熙來把重慶圍起來,自己在裏面做皇上?這是白日做夢。

過去陳良宇靠著江,在上海拼命折騰,給自己積攢了不少進監獄的資本,現在薄熙來效仿陳良宇,也折騰國庫這點兒錢,老江都自顧不暇,誰來給他撐後腰呢?今年兩會就已經看出端倪,高層竟沒有一人跟薄熙來打招呼,以致剛宣布散會薄就趕快先跑出去了,怕被記者拍到自己被冷落的場面。

斥資1770億毀容重慶,這筆錢從哪裏來?中央有人上書請溫家寶好好查一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