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血社會”中的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
 
碎葉城外
 
2010-5-28
 
【人民報消息】今年以來,富士康在深圳的廠區已發生13起員工自殺事件,其中10人墜樓死亡,2人重傷,另有1名員工割腕自殺未遂。5月26日晚上墜地身亡的男性員工只有19歲。

不能否認,一家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必然有其經管方面的長處,所有世界名企的領頭人也都有其獨特的奮鬥哲學和“個人魅力”。然而一家企業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發生如此頻繁的員工自殺事件,也絕對不能說是偶然因素造成的。

富士康的太上皇,臺灣鴻海集團總裁郭臺銘24日在就員工跳樓事件首次表態時,否認外界關於富士康存在“血汗工廠”的指稱。

其實,對於血汗工廠是否存在的問題,根本無需贅言。在中國,極端廉價又密集的勞動力是政府“領導”人民取得“經濟成就”的本錢,更是用以吸引外商投資的籌碼。除少數的西資公司還有一點本國企業的“人道”外,應該說,中國的工廠全部都是血汗工廠。只不過富士康的表現更“左”一些罷了。

在所有的外商當中,臺、港商人是最了解中國的“國情”的一群,也就很容易成為和中共政府一起壓榨中國工人的同夥。黨和政府已然拿自國的勞動力當奴隸,很多外商的剝削手段就表現得更甚。富士康能在中國做大,自然對各種潛規則了如指掌。最近,進入富士康工廠進行“臥底”的“網友調查團”發布一項短期觀察報告,揭示了富士康在員工管理方面存在的一些問題,概括如下:1、基本工資偏低。2、每月加班時間約60至100小時,嚴重違反勞動法。3、“半軍事化”管理,限制人身自由。4、常發生管理人員打罵員工現象;打人的“保安部”屬非法組織。 5、霸王條款限制員工自由。6、等級森嚴,對底層員工人格上存在歧視現象,隨意扣罰員工獎金。

同時,企業高層所崇尚的成功哲學也往往表現在工廠對員工的管理模式當中。現在不能說是有自殺傾向的人都碰巧進入了富士康,就算“碰巧”是這樣,也該反思是否是所謂的“企業文化”和企業氛圍在一定程度上加重員工的精神壓力。據說業界流傳一句話:郭臺銘喜歡用沒有退路的人。“給已經吃飽的人一碗飯吃,不但用處不大,而且他也不會感激你,但是給餓肚子的人一碗飯吃,他不但會全力以赴,而且還會感謝你!”很明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勞動力貧窮的生活境況和“給錢就幹活”的態度,特別是近年高學歷畢業生甚至爭搶賣豬肉和掏糞工作的高失業率狀況,相當符合這一“用人條件”。用“黑社會做保安”,想必也是企業奮鬥哲學的一部份。

當今中國其它同類工廠裡的工人所承受的壓榨也未必沒有達到極限。但有一點,據報導,富士康招錄員工的條件較嚴格,進入富士康的員工們教育程度或某些方面的素質比其它工廠工人高。這意味著,這些邁入門檻的年輕人原本的自我定位較高一點。在同樣的、甚至更大的工作壓力和讓人“失去自尊”的待遇下,這些人的承負力就相對脆弱。把員工當“奴隸”使喚,還用對待牲口的懲罰方式,又是在一個近乎“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環境裏,工人必不堪重負。

富士康在全球有很多分公司,在其它國家的分廠卻沒有像在中國一樣發生如此多的自殺事件,這自然和“中國特色”的制度環境有關。正是從1980年代末在中國大陸辦廠開始,富士康越做越大;從1991年至今,富士康集團年平均營收一直保持60%多的增長率;2002年至2004年,富士康位居中國大陸出口企業200強第一名的,此成績可謂不簡單。隨著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特別是近年的全球性經濟危機下,企業生存和保持競爭力有相當大的難度。在從各種“硬件”上已很難再縮約成本的情況下,保持高營收,必然源自企業對人力更苛刻的壓榨。而正是在極權中國的投資環境裏,低工資、長工作時間、集中營式的作息和嚴酷的懲罰才得到長期有效的維持,並不受法律制裁。這是造成中國區員工身心崩潰而自殺的根本原因。

貧窮的中國人“擠破頭”進血汗工廠工作,實在是苛政下的無奈選擇。顯然,“人沒有吃不了的苦”不是真理,企業更不可以近乎瘋狂地利用人性的弱點來謀利,跳樓事件就是明證。這無疑給正在和打算與暴政合作來分一杯血羹的外商們上了一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