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共強迫谷歌重點封殺之最(圖)
 
2010-3-2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張海山報導,從1月12日谷歌宣布無法再忍受中共強迫其過濾搜索信息,到3月23日谷歌正式宣布停止過濾,並將服務器撤離至香港,全世界都被這一輪“封鎖與反封鎖”的浪潮所震動。最近國際輿論呼籲Google集團公開曾被迫執行的被屏蔽“敏感詞”的全部檔案。如今中共的頑固與谷歌的強硬,將事件焦點引向到中共到底強迫谷歌屏蔽了哪些關鍵詞?什麼是中共最不想讓中國國內民眾知道的真相?事實上中共強迫谷歌屏蔽的關鍵詞背後都有很深刻的歷史真相和故事。

《九評共產黨》屏蔽率:百分之九十

2005年4月14日,美國哈佛大學法學教授約翰‧帕弗雷(John Palfrey)公布了一份調查中國網絡封鎖的研究報告,這是一項歷時多年,由美國哈佛大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共同展開的。報告指出“為了準確地知道,到底有哪些內容被屏蔽於中國網民的視線外,我們用了敏感的關鍵字,如‘法輪功’精神運動,在谷歌搜索引擎上搜索,我們的志願者在中國大陸境內進行測試。”

包含《九評》的網站是中共封鎖最嚴厲的網站。報告說:如果一個網頁包含反共政治主張,那麼被封鎖的概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網站是10%,而《九評共產黨》是90%。足見中共對於《九評》的恐懼。

《九評共產黨》為中共之最怕

中共發展幾十萬網絡大軍,用以網絡管制和封殺自由媒體,一般情況下,中共慣用的手法是利用“五毛黨”灌水、歪曲、醜化,但是對於《九評共產黨》,中共採取的方法是全面封殺,完全不讓人們知道《九評共產黨》究竟是什麼。

正常情況下,谷歌國際(google.com)當鍵入“九評共產黨”到搜索項時,具有聯想功能的谷歌,立即出現聯想詞條如:九評共產黨下載,九評共產黨全文,九評共產黨,九評共產黨電子書,九評共產黨內容,九評共產黨原文等。海外網友可以自由地瀏覽和下載大紀元時報社論《九評共產黨》的全文,並能進入大紀元網站(www.dajiyuan.com)連接的退黨網頁閱讀或發表三退聲明。目前已有超過7037萬人聲明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另外海外網友還可以在“九評退黨”專欄裏讀到許多感人至深的揭露中共的文章。

在中國大陸的網友還無法閱讀《九評共產黨》,以及在2010年3月23谷歌移至香港之前,用谷歌中國(google.cn)在大陸搜索,當鍵入“九評共產黨”時,原本有聯想功能的谷歌,立即出現一串暗灰色的字“據當地法律法規和政策,部份搜索結果未予顯示。”許多網友要通過翻牆軟件才能獲取信息。

目前谷歌中國使用香港服務器(google.com.h),但已有網友測試,中共已在防火牆上對九評的搜索進行攔截,可見中共是如何的懼怕《九評》。

《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

2004年11月18日,大紀元編輯部開始發表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從歷史、政治、經濟、文化、信仰等層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欺騙、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給為禍人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

大紀元在《九評》發表前的公告中指出: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早已被全世界所唾棄之際,在中共面臨徹底垮臺之前,卻力圖將其命運與具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華古國綁在一起,這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縱觀八十多年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共產黨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戰天鬥地”;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而這一切災難都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控制下發生著。

公告表明,在中共邪黨徹底滅亡之前,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指引人民全面反思和揭露這個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組織,讓仍舊被共產政權欺騙的人們認清它十惡俱全的本質,從精神上肅清共產黨的流毒,從心理上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跳出恐懼的枷鎖,放棄對共產黨的一切幻想。

《九評共產黨》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謬的一頁,又以江澤民發動的對“真善忍”的鎮壓最為邪惡。這場運動給中共的棺材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

《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的題目: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九評引發“三退”大潮

九評發表後僅十天,2004年11月29日,第一則退黨聲明在大紀元刊出;2004年12月31日,全球六十多個團體共同組成“告別中共大聯盟”。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鄭重聲明〉發表:“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他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他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2005年2月22日,大紀元集團、“告別中共大聯盟”、“全球審江大聯盟”、《九評》網站、“中國事務”網站等十多個團體,聯合成立了全球性非盈利性服務機構——“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協助中國民眾順利退黨。

2005年4月21日,《大紀元》退黨網站顯示退黨(團、隊)人數突破一百萬。世界性“聲援百萬中國人退出中共的大遊行集會”風起雲湧,自發湧上街頭直接參與的人數超過二萬人,參與贊助的團體超過四百個。中國大陸二十多個省市自治區的知名民主維權人士紛紛公開聲明退黨(團、隊),並代表當地民眾聲援百萬退黨大遊行。

2006年4月25日,三退人數超過一千萬人。海外集會譴責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

五年來,這場由《九評共產黨》引發的波瀾壯闊的“三退”大潮,正在迅猛遍及中原大地,至今已有七千多萬中國民眾退黨、退團、退隊。這場精神覺醒大潮也得到更廣泛的國際社會關注與支持,更多國家的政要和民眾紛紛加入聲援三退、唾棄中共的行列。

《九評》的迅速傳播有如神助

《九評共產黨》引發退黨大潮,中共當局一直不敢公開回應,但暗地裏卻對《九評》嚴查禁止,甚至抓捕、判刑。但《九評》的傳播卻有如神助,迅速傳遍中國大江南北,家喻戶曉……

香港是海外傳播《九評共產黨》的頭一站。在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陸續發表《九評》系列社論後,時為週報的香港《大紀元時報》每週連載,至12月5日《九評》全文特刊首次發表後,6日清晨,首批六萬份特刊在兩、三個小時內全部發完,接著8日又加印了八萬份,在旅遊景點加派等,又是一搶而空,保守估計一個月內發出《九評》特刊七十萬份。其後香港退黨義工又在各大旅遊點設立退黨服務中心,長期派發《九評》小冊子。

據香港《大紀元時報》工作人員李小姐憶述,當時《九評》真的很受歡迎,據發報員講,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在等報紙,還有很多市民打電話到報社要拿《九評》,並要求預留。《香港大紀元報社》為此用光了所有的紙張,不得不去市場上買高價紙再印,大有洛陽紙貴之勢。

“那一個月真的很多人拿《九評》,不少人就直接通過羅湖帶到大陸去,當時從香港紅磡到深圳羅湖的火車上,你一眼望過去,好多人都拿著《九評》的特刊。

“我們還聽說,因為《九評》寫的好,有人當時成車成車的往大陸運《九評》。”

但很快幾個星期後,中共就下令嚴查帶《大紀元》到大陸去,其後就出現有市民打電話去香港電臺投訴,在羅湖因為帶大紀元報紙被海關扣幾個小時等等,但短短一個月,仍然有相當大量的《九評》通過羅湖橋傳進中國大陸……同時通過海外網站、退黨電話、傳真、信件都蜂擁地往大陸傳《九評》。

中共沉默以對 左右為難

面對《九評》的大範圍湧進大陸和由此引發的退黨潮,中共官方對內加強控制,一切場合禁提“九評”二字。《九評》發表不到一個月,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網於2004年12月10日鄭重其事地登了一條新聞:“本網特別授權:孟偉哉嚴正聲明永做共產黨人。”

這是中國官方對《九評》引發的退黨潮的第一個反映。選擇了在國外網站發表了不退黨聲明、年已七十、曾為中宣部文藝局局長、原文聯黨組副書記的孟偉哉先生。

中共黨章規定“入黨自願,退黨自由”,為何一個黨員“聲明不退黨”,還要授權官方媒體發表聲明?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中共新華社刊登一個普通黨員的不退黨聲明的做法,非常罕見,這種反常規的做法,除了暴露其陣腳已亂、思維失聰外,難以有其它的解釋。”

面對退黨短短半年內突破數百萬,西方媒體已廣泛關注,2005年7月7日,由中組部副部長李景田,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會上再次出來“闢謠”,稱所謂退黨是編造故事云云。這是官方第二次公開回應退黨潮的出現,中間整整隔了七個多月。

熟悉中共內情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這樣分析道,《九評》出來中共肯定憤怒和驚恐,但因為《九評》裏面講的都是事實,而且很多引用的都是中共自己公布的資料,所以中共沒有辦法公開反駮。他說:“如果公開批駁《九評》,就等於為《九評》作了一個大宣傳,所以他們只能保持封鎖和沉默。但沉默也同樣起著宣傳的作用,因為很多人覺得你中共不敢批駁《九評》,說明人家裏面肯定講的有道理,更引起人的好奇心去看。”

中共對《九評》禁也不是,不禁也不是,左右為難。雖然表面“沉默是金”,但中共暗地裏對《九評》和退黨卻作為頭號政治任務來嚴打。據知中宣部下了內部指示,中心意思是“堅持國體政體,維護社會穩定不動搖”,國內各單位宣傳部門已經要求黨員、教職工不要受海外“反華勢力”“宣傳品”的影響等,同時散發假九評,阻止《九評》傳播。

保先運動成《九評》活傳媒

為應對《九評》和退黨浪潮,《九評》發表一個月後,中共還於2005年1月14日在全國推行保先運動試圖轉移視線,重救中共。

保先運動的高規格在中共政壇引起震動。所有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官員、軍方代表、北京黨務系統最高官員,都被要求出席在北京召開的“誓師會”,為體現中共在此次部署上“沒有分歧”,中共要求涉及的最高層官員“不得缺席”,保先核心要求黨員再重新發誓,保先期間不准退黨等等,其實是針對《九評》提出要退黨以解除對中共發的誓約所做的反應。

其後一年半,保先運動展開在全國的大肆宣傳,從上到下的層層保先,要求每個黨員不落的重新要求作政治匯報、思想檢討,引來民怨沸騰。有人形容保先等於變相宣傳《九評共產黨》,說明共產黨對《九評》很害怕。

據撫順一位讀者零五年八月向海外網站投書,稱當地不少大中型企業搞“保先”,並把休班的職工強硬地招到廠裏集體政治學習,職工們怨聲罵聲不斷。一位被請來講政治課的教授見狀,就說:“現在國家整的是什麼事呢?誰還聽‘保先’這一套,那都是江澤民打擊法輪功搞的,現在有一本《九評共產黨》講的都是事實,乾脆我就給大家念一念。”這時下面的職工都打起了精神,坐直了聽他講。

《九評》成為送禮的最好禮物

由於網絡的流通,經濟的開放,很多人自發地傳《九評》。

“最近我去過中國大陸河北、廣西等地方,現在真真正正的醞釀一股相當強的暗湧在那裏,就是退黨。有好多在國內的朋友要求我幫他們,什麼禮物都不要,只要《九評》。中共現在很怕《九評》……”孫中山的侄孫、香港民主人士孫斌,2007年2月在香港聲援一千八百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的集會上說。

本身是馬來西亞歸僑的孫斌,早年受中共所宣稱建設新中國的口號吸引,毅然回國,但因為背負孫中山親戚的出身,慘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後來出走香港。在《九評》發表第一個月,他在義工手上拿到《九評》報紙,當時他激動地花了好幾天時間連看了三遍。

孫斌說:“《九評》評得相當高,我一生中在共產黨經歷《九評》中的內容,全部是正確的,全部是真實的情況。我相信《九評》一出,全世界人一看,很多人都有同感。我對於這次中共的解體充滿了信心。”

因為《九評》在大陸供不應求,孫斌表示,僅僅經他一人的手,就帶了好幾百份《九評》去大陸。但每次都一搶而空,有的朋友還自費去複印了發給朋友。

為得到《九評》,大陸民眾各出奇招。有的委託香港和海外親戚往大陸帶,有的突破網絡封鎖下載,有的在海外旅遊時順便從旅遊點退黨義工手上多拿幾份帶回去,還有的則是透過只言片語的訊息,尋找《九評》。

大陸各大省市與偏僻鄉村都有無數的退黨義工冒著風險,講真相、傳《九評》、促三退,人民幣上也出現“九評三退”、“退黨保平安”的字樣,遍地開花。

“海外傳真送真相”義工,常年不斷地給國內的父老鄉親發送“九評”、“法輪功”等被屏蔽的消息。 經常收到以下這樣的反饋:

給個能看網站的IP
-------------
我要一個突破封鎖軟件
-------------
用化名小王給我退黨
------------
張二退共青團員和少先隊員。特此聲明。
-----------
能否給我發送一個破網軟件?謝謝。
-------------
有沒有講法的MP3啊,能不能給我傳一下
-------------
我想要《九評》電子書,有什麼辦法?
-------------
我早就知道共產黨壞,獨裁。
------------
中國人民渴望自由,中國人民渴望真相。

公安貼舉報海報 成反宣傳

上海訪民承森對向大紀元表示,最初了解到《九評》的消息,是零六年初,看到當地公安在公共地方貼的海報。海報上寫,如果有市民拿到《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發出的《九評共產黨》,一律不准私下保留,要向當局舉報。如果私下保留,一旦發現要懲處等等。承森當時就想,中共打壓的,一定是好東西。他就向朋友四處打聽,但可惜都沒有找到。

後來,他看到朋友手中有一本香港的《開放》雜誌,上面有新唐人電視臺的廣告。他就從大陸打電話到《開放》雜誌,輾轉找到新唐人義工,經海外郵寄得到一份《九評》光碟和書籍。承森如獲至寶,反覆地看、反覆地聽,他特別喜歡看新唐人製作的《九評》光碟,因為電影資料詳盡,看後印象深刻,最多的時候他每天看八小時,已經看過《九評》五十多遍了。

承森因為所在單位發文件說歡迎舉報貪污官員,結果也去舉報,但就害得工作都丟了。看完《九評》後他才明白,中共的話信不得。

承森成了大陸義務傳播《九評》的熱心人,要《九評》的朋友也越來越多,承森後來乾脆就到附近的大學去買。他說,他所在城市的幾所大學都有《九評》賣,五塊錢一盤,他買了好多送給朋友,當中包括了在中共政府部門的官員。

承森說,別看很多中共官員的人得了共產黨的利益,其實他們都知道中共快不行了。有官員看完《九評》後,對承森說,《九評》太好了,《九評》講的都是事實。也有人悄悄地要承森幫忙找退黨途徑。

網絡流傳 中共履禁不止

上海訪民周敏珠說,幾年前一次旅遊過程中,在上海郊區一個小酒店上網時,無意中發現酒店網頁上有《九評》。“當時酒店老板有些緊張,他告訴我這是禁書,國內禁止的,是朋友給他的,外面也不讓說,這讓我更加想看。”

周敏珠只是看了《九評》的部份,但感覺句句是真的,講到她心坎裏。她說:“當時看的時候心驚肉跳,這個內容以前都沒有看過,書裏面講的句句在理,共產黨的確就是這麼回事。”

她還說,《九評》在大陸傳閱甚廣,雖然中共封鎖了網絡以及在論壇上大量刪除有關的帖子,但在大陸網頁上仍然可以查詢到《九評共產黨》五個字,只不過只有標題,沒有內容。

正如維權律師鄭恩寵所說,《九評》最大的貢獻就是破除了黨文化。他說:“最大的貢獻是中國老百姓從黨文化的迷信中解放了出來。就我本人來說,因為我那個時代是不開放的時代,認為天下只有黨文化,海外都是受壓迫的,只有中國才是最好的,只有共產黨才解釋歷史,共產黨才有文化,現在《九評》是把黨文化總結了一下,中共始終是謊言。”

他表示,《九評》的力量就如九顆原子彈在國內爆炸,已經在大陸產生驚天動地的變化,說明中共解體在即,這是中共始料不及,也是中共越禁越紅的必然效應。

美移民局認可退黨證書

根據美國移民法的規定,共產黨員要移民美國不容易。而2005年在紐約成立的“退黨服務中心”所辦理的正式退黨文件,幫助了許多希望留在美國的中國人。

紐約的王女士為在美國申請難民的中國人做翻譯工作。上個星期她帶了幾個中國人見移民局官員時驚奇地發現,移民官員在面試的時候居然以《九評共產黨》為題,對難民申請人進行“考試”。

“他問了《九評》有哪幾評,還問了某些很具體的內容,都是《九評》文章中關於共產黨的闡述。”王女士介紹說,這種情況以前還沒有出現過,而在談話中,發現移民局官員對《九評》系列文章顯然做過相當詳細的研究。

王女士幫助的幾位難民申請者,都曾經看過《九評》,而且持有紐約退黨服務中心總部發出的三退證書,因此順利過關了。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在美國申請難民,或準備以其它方式移民美國的中國大陸人,向退黨服務中心申請退黨證書文件,以備移民申請時使用。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高大維教授表示,在美國南部和中部某些州,移民部門非常重視退黨文件,並把退黨服務中心提供的這份文件視為一份非常重要的衡量因素。他說:“阿拉巴馬州的一個難民申請人,就是憑我們的退黨文件,說服了移民官。顯示很多部門都已經認可了退黨服務中心頒發的退黨證書的法律效應。”

他介紹說,不但在海外的中國人可以宣布退黨,中國大陸共產黨員退黨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我們在歐洲的一個退黨服務點報告說,最近退黨的人數大大增加,其中還有不少高級官員。”他說,在某些熱門的旅遊地點,一些大陸人士專門找到退黨服務中心申報退黨。他還說:“有一個據說還是省級官員,至於市長級別的就相當多了。”

驅共成國際潮流

曾兩次擔任愛沙尼亞總理的馬特‧拉爾(Mart Laar)指出:“退出中共是非常正確的行動。越早退出中共,就越對中國好;拖的時間越長,存在的問題就越多。”

一些過去曾經飽受共產主義毒害的東歐國家,比如波蘭、烏克蘭、羅馬尼亞、捷克、保加利亞等國家紛紛通過立法和其它方式,清算共產主義的余毒。美、加等國則通過建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的方式反思共產主義危害。

回顧歷史,共產主義國家崩潰的前兆之一就是黨員大規模的退黨。當年捷克斯洛伐克有人口1500萬,在共產黨解體前一個半月,有6.6萬人退黨;匈牙利有人口一千萬,黨員78萬,在解體前的一年半有12萬人退黨;前東德有人口1,670萬,黨員240萬,在垮臺前兩個月,《新德意志報》報導說有20萬人退黨;蘇共解體之前的一個月,也就是1991年7月,戈爾巴喬夫在蘇共中央全會上做報告,稱蘇聯有420萬人公開退黨。

中共暴政造成歷史上8,000多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在大躍進期間餓死的中國民眾就有3,700多萬。到了今天,中國社會的腐敗、貧富分化、道德淪喪、環境破壞等等,都已到了危及中華民族生存的邊緣,上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也正遭受中共邪黨極端殘酷的迫害。

今天這場由《九評共產黨》和講真相引發的和平、理性的“三退”大潮,正在深刻、廣泛地影響著中國社會每個人的命運。

“藏字石”示天意

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藏字石”景區門票正是此圖案。據悉,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6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亡”字特別的大。經大陸專家考察證實,“藏字石”上未發現任何人工雕鑿加工痕跡,乃天然形成,堪稱世界奇觀,國內多家媒體都報導了此新聞,但都隱去“亡”字。
 
許多人注意到,中外的著名預言都指出人類現在正處於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正義與邪惡之戰。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地域,世代流傳著繼承下來的相同的也是最後的、最驚人預言:諾查丹瑪斯的預言、瑪雅預言、霍比預言、格庵遺錄、《聖經啟示錄》、《推背圖》等等,都暗示了共產黨即將滅亡的事實。

善惡有報是天理,現今,《九評》與三退的真相告訴人們,遠惡近善,加入三退大潮,理性地退出中共邪惡的生命,將脫離隨中共滅亡而陪葬的災禍。

退黨、退團、退隊(三退)方法

可使用化名、小名
* 用海外郵箱發表聲明[email protected]
* 用破網軟件登錄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 退黨電話:001-416-361-9895
001-888-892-8757
001-866-697-6570
001-702-873-1734
* 退黨傳真:001-510-372-0176
001-702-248-0599
* 可先將聲明張貼在適當的公共場所,以後再上網。

提示:由於恐懼,中共對退黨熱線做了手腳,電話接通後錄音告之:這是個空號,請不要打這個電話。請別上當、不要掛電話,很快能接通,請相互轉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