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召開拉響民怨警報(圖)
 
牟傳珩
 
2010-3-14
 
【人民報消息】今年人大、政協“兩會”,已在濃重的政治陰影與恐怖的氣氛下拉開幕簾。為了防範各類突發事件發生,當局從3月1日開始全面啟動“護城河行動”安保方案。從 3月1日至15日期間,北京警方將分層次啟動進京主要通道的“三道防線”,堅持“逢疑必查,逢疑必錄”,在城內8區部署了武裝巡邏車,並動用70萬人的安保人員實施24小時動態控制,以確保會議順利召開。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網路世界民意沸騰,不平聲起,萬炮齊轟最具中國特色制度意義的官民“退休雙軌制”。如果百度“退休雙軌制”一詞,立即會找到相關網頁約155,000余篇,幾乎一邊倒地對其進行憤怒聲討與批判。就在本屆“兩會”召開前夕,由官方網媒人民網發布的“兩會”期間最受網友關注的十大話題中,“養老保險”以57956票位居第一,成為公眾關注之首。其中超過八成以上的網友怒斥“退休雙軌制”。由此可見,這一體現中國特色的社會“制度”毒瘤,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社會普遍詬病的不平等焦點

所謂“退休雙軌制”,就是官方為維護自身利益,搞了兩套官民等級差別的遊戲規則:一種是官家機關事業單位的“國撥”退休制度;另一種是社會企業單位的“繳費型”統籌制度。“國撥”就是從國庫裏拿納稅人的血汗錢來高薪包養退休官員及其僚屬;“繳費型”就是企業職工從工作時起就開始用自己微薄的收入預支繳費,才能晚年低薪茍活。這就是最經典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本質。 

在“退休雙軌制”的區別對待下,公務員不僅退休金拿得極高,而且在長達 30年的時間內全部讓納稅人為其繳納養老保險。相對而言,企業職工只能拿公務員退休金的兩三成,卻要多繳納十幾萬的養老保險。由此可見,“退休金雙軌制”體現的是最典型的中國特權等級制與貧富差距的不公平政策。這種“退休金雙軌制”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資料顯示,從2000~2005年,全國機關退休金年均增長13.07%,同期企業退休金只增長6.92%。尤其從2006年7月1日,公務員實行新的工資制度後,退休金有了大幅增長,儘管企業退休人員“連漲三年”,但漲幅過小,不僅沒有彌合與機關退休金差距,反而越拉越大。今天,養老“雙軌制”成為社會普遍詬病的不平等焦點。

眼下,一首直擊“雙軌制”要害諷刺詩風靡網路:“本是同根生,貢獻也相同,收入差三倍,何以論公平?”。如此官員僚屬退休金“高薪養老”,而百姓退休金“低薪活命”,兩軌道差距達3—5倍之多,現已成了“眾矢之的”。民眾大多網上抗議退休金“雙軌制”是造成貧富差距的歪政策,是導致眾多企業退休職工長期生活在貧困底線的制度原因。不少網友紛紛呼籲廢除有悖社會公平的退休工資“雙軌制”,譏諷“執政為民”的當政者如此操縱天平,才是當今中國的最大集體腐敗,“在國際上是史無前例、獨樹一幟的腐敗”。如此制度腐敗,在忍無可忍的30多年中,已導致5000萬企業退休人員以及企業退休高級工程師們海嘯般的怒吼。

“少數人通吃”法則已成為制度本質

有網友發帖吶喊道:“退休、醫療等等方面的雙軌制傷透了幾千萬企業退休人員的心!我們同樣有學歷、有職稱,甚至有職級,為國企貢獻了一輩子,為什麼退下來只有人家的幾分之一的養老金呢?我們強烈要求取消雙軌制,還公正、公平於民。”今天,在中國特色制度安排中,不僅僅有退休雙軌制,更有醫療特權制。此據中國社會科學院一份《調查報告》數據稱: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占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療養院,每年開支約為500億元。這筆大大擠占百姓醫療資源,每年特供給“紅色貴族”們養生、享受的巨額資金,足可挽救那些因無錢就醫而死去的無數貧困者的生命。

如此以來,在這樣一種中國特色的體制安排中,制度的本質究竟體現了誰的利益,又為誰服務,不是已經昭然若揭了嗎?那些創造社會財富的勞苦大眾,一面要被捧出來作為“社會的主人”;一面卻又把他們排除在社會分配與服務之外。那些“滿嘴跑火車”,大談“學雷鋒”、“講奉獻”、“艱苦樸素”、“為人民服務”、“三個代表”的紅色貴族們,哪個不是以“公家”的名義,住豪華賓館、豪華別墅,坐高檔轎車,以級別、權力大小不同,身邊分別配有秘書、保鏢、司機、醫生、保姆、廚師、勤務人員等等,不僅為他們個人,且為他們家庭無償服務。他們用“人民公僕”的金字招牌為“免費證券”,在一切社會資源領域“通吃”免費大餐。社會保障“少數人通吃”法則已經成為了這個制度的本質。更具諷刺意味的是,他們還要“諄諄”教導人民,即使總統下野也不能享有特權的西方國家,是為少數人服務的“剝削制度”,而他們才真正代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社會公平。這是對“中國特色”多麼巨大的一種嘲諷。

這些年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稅收大幅度提高,不能說政府手裏沒有錢。但各級政府除了把錢用於保障紅色貴族利益階層的享受消耗,還花於大建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政治工程”,甚至貪污腐敗,揮霍浪費,以至於對百姓“生老病死”的現實疾苦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如今城市到處都是高樓大廈,樓堂館所林立,各地政府機關大樓修得比歐美等發達國家還要豪華氣派。各級官員不僅暗地權力尋租,而且工資一調再調。他們吃喝玩樂、公費療養,公費旅遊,出國觀光、各地考察,即使調息、養病、養老都由國家統包,大把、大把花錢,從不受納稅人的制約。中國社會的問題,恰恰就在於,一些公共政策在制訂出發點上,就不是保護大多數人的利益,而是保護壟斷權力、財富的特權階層。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不允許民主監督,輿論公開,抵制陽光法案出臺?

人民對社會制度公正性的渴望

中國除了退休、醫療等等方面的不平等外,還有教育、戶籍以及產品、資訊特供等等特權不平等制度。如今民眾萬炮齊轟的退休雙軌制,僅僅是透視這種制度本質的一個視窗而已。美國學者薩托利在其《民主新論》中說,每一代人都應有平等的起點,也就是“為了平等地利用機會,從一開始就應具備平等的物質條件”。在社會保障“少數人通吃”法則成為制度本質的現實中,當擺脫貧窮的努力遭遇到不公正社會制度制約的時候,首先產生的是人民對社會制度公正性的渴望。然而,眼下紅色權貴階層利益卻對民眾利益不斷擠壓,這種擠壓的結果,就是社會始終處於一種惡性循環之中:權貴階層憑助公共權力擠占下層民眾的權益,公正分配與調節社會資源的機制失衡,貪婪的權貴階層與下層民眾之間形成強烈的官民對立、貧富對立格局,外部性的制約因素導致大量貧困人口處於生存困境。公眾感覺和國家宣傳的截然背離,反襯了官方所謂“太平盛世說”的虛假。

一個政府回避公民的民主權利,何談“公共財政”會有陽光惠及全體人民?前些年為什麼國家“醫改”失敗?就是因為在沒有民主監督下“解決看病難”問題,結果只能讓老百姓反受其害。事實充分印證,在沒有輿論評判與民眾監督權下解決民生難的方案,只能成為社會不公與腐敗的犧牲品。當下民眾借“兩會”之際,萬炮齊轟“退休雙軌制”,體現的恰恰是人民對社會制度公正性的渴望。

代表、委員集體陽痿

2006 年,政協委員李永海曾向全國政協十屆四次會議提交了關於解決國企退休職工退休金過低問題的提案。經報導後,來自全國各地國企退休職工的信件絡繹不絕。 2007年,李永海再度於全國“兩會”期間提交題為“盡快提高國有企業退休幹部職工的退休金標準”的提案,提出,“同樣是退休,就因為企業與事業的‘身份’差異,退休工資居然會相差三四倍,甚至更多。全國2481萬國有企業退休職工收入偏低的狀況,已經成為社會分配有失公平正義的一個突出矛盾。”

然而,今年全國“兩會”,面對全社會普遍要求廢除“退休金雙軌制”,建立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吶喊,和民眾強烈呼籲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能為民請命,提出取消退休金“雙軌制”提案時,代表和委員競都三緘其口,逃避話題,這與網上的民意呼聲形成強烈反差。據2010年3月3日國內資訊時報文章《提案取消“退休金雙軌制”?委員代表都“避嫌”!》中記者報導:儘管線民呼聲一片,呼籲“兩會”期間代表和委員們能為他們提出呼聲,不過,很多委員代表知道這是一個客觀事實,但在面對記者的提問時,都稱“對此沒有研究”或“這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婉言推辭。由此可見,當“雙軌制”矛盾再次被億萬線民重新推上檯面,今年參加全國“兩會”的代表委員竟集體陽萎,已成為本屆“兩會”最大“亮點”之一。這就難怪,一直被民眾普遍譏諷的代表、委員只會“三手”,即:表決時舉舉手,聽報告時拍拍手,散會後握握手。 

中國30多年來的“改革開放”,究竟給社會與民眾帶來了什麼?是生態破壞、環境污染,國資流失、工人失業,瘋狂圈地、農民失田,貧富懸殊、兩極分化,官民對抗、警民衝突,犧牲社會公平與正義為代價的“穩定壓倒一切”現實。有位法國革命家意味深長地說過:“每次變革或每次革命,只要沒有使我們朝理想邁進一步,沒有隨著政治進步取得社會進步,沒有給貧困階級在物質方面帶來一定程度的改善,就是違反人民的意志,把他自身降低為派系鬥爭,即各自謀求非法的統治,那是一種欺騙和一種罪惡。”眼下,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正在召開,民眾借“兩會”之際,萬炮齊轟“退休金雙軌制”踢爆網路輿論,如此民怨警報,足以構成當權者的執政危機。

《中國人權雙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