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60年驚現!魯迅之子保存的罕見照片(圖)
 
青晴
 
2010-2-20
 

關露在被迫執行中共派給的當日偽漢奸的特工任務前,特意照了一張訣別真實自我
的照片,並送給好友、魯迅之妻許廣平留做紀念。60年後才現世。

【人民報消息】現任全國政協委員的周海嬰,1929年9月生於上海,是魯迅和許廣平僅有的一個兒子。

2000年8月10日,周海嬰拿著一張照片去拜訪中國大百科全書的總編、翻譯家梅益(1913~2003),梅益握著這幀照片久久不放,說,恐怕只有在你那裏保存這張歷史照片了,能夠找到這幀照片並把它發表,是對關露的最好懷念。梅益嘆了一口氣說,我們虧欠她太多太多。

2001年,周海嬰發表了這張照片,並寫了一篇回憶錄《一張關露的照片》,記錄了他10歲左右的一件往事。

文章寫道:這張塵封了60年的照片,現在呈現在讀者的面前。記的關露要作自我犧牲之前,曾約我母親到她環龍路的寓所見面,實際上是向親切的大姊告別,但她卻遵從地下黨的紀律,把秘密深深埋藏在心裏。關露約了我們去的時候,手持這幀照片是要給母親留住她的懷念。關露和養女一起抱著那隻小巴兒狗,特意到照相館攝下這張照,是深有含意的。

在我的印象裏,關露大約25歲上下,高挑的身材,燙發,面貌一般,談吐和藹可親,看不出叱咤風雲革命士女的外貌。她和母親有來往,很談得攏。她和抗日的婦女界人士有交往,似乎和汪精衛方面也有關係,周旋於幾方,詳情我不清楚,總感到她們之間逐漸隔閡、疏遠。我的家裏也很少見她的說笑和身影。這天上午,母親帶領我去探望她,是步行去的,路程不遠。她居住在一幢弄堂房子的三樓,上到樓梯,她已經迎了下來。身邊有一位小姑娘,比我長二歲光景,十三四歲吧。腳下跟著一隻卷毛(北京)巴兒狗,調教的頗溫順。

據許廣平說,這位小姑娘是關露收養的,算是養女。周海嬰回憶說,這次關露和他母親的相晤似有告別的意思,歡愉的交談裏含有一絲淒楚。後來他閃閃爍爍的聽到不利她的言談,說她投身於日寇。從此後,許廣平不再提到她,更沒有接觸了。

周海嬰寫道:近年,從文章裏讀到丁言昭寫的一本《諜海才女》書,從朋友處借來翻看,寫到關露是帶著任務去「投敵」的,受到了悲劇的屈辱。後來平反了,生活甚為淒涼。

60年後的一天,周海嬰無意中翻到關露執行特工任務前送給他母親的那張「訣別」照片,「我思緒萬千。為了黨的事業,在特殊的戰場上,關露獻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華,甚至於犧牲了愛情和家庭。她應該是革命的功臣。但解放後兩次入獄及後來孤獨淒涼的生活,使她含冤委屈地離開了我們。」

周海嬰激動的拿著這張照片給那個時代過來的人看,由於年代太久,有些人說記不清了,甚至說照片不是關露本人。「我想這是可以理解的,在當時特殊的環境下,關露又是那樣一個特殊的身份,她的生活和行動不可能別人都知道,包括她的家人。這張照片是作為分別留念送給我母親的,別人很可能沒有見過。」

2000年8月10日盛暑的北京,周海嬰拜訪了梅益,請問他對這張照片還能有多少印象。87歲的梅益頓時情緒激動,握著這幀照片久久不放,他說這就是關露,「這個形象的年代,正是她和王炳南談戀愛的時期。」

梅益回憶到,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由於大家不了解關露曾擔任的秘密特工任務,而國民黨又追捕日偽漢奸。在這種環境之下,關露在上海住不下去,由梅益找了交通員,付給一百元的交通、伙食費用(包括惲逸群等另幾個人)送到蘇北新四軍控制區。

即使在共產黨控制的地方,關露依舊遭到誤解和審查。不久,她因為在淮陽被不明真相的青年當眾辱罵,而自己又得遵守組織紀律不能辯解,極度痛苦中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後來,與其談及婚嫁的男友王炳南在周恩來、鄧穎超的命令下,被迫與關露分手,加上關露又在中共的「整風運動」中多次遭到審查,其作品又被新華日報拒絕刊登,關露的精神徹底崩潰,被迫轉去大連治療精神病。

周海嬰寫道:「後來那位地下交通拿來一隻舊小藤箱說是關露交給梅益的。這隻空空的舊藤箱裏,只有幾雙穿過的舊絲襪,別的什麼都沒有,可見關露當時的生活是甚為拮據和困難的。」

侵華日軍投降了,關露的地下工作完成了,很快中共建立了政權,在只有黨一個聲音的中國,關露耐心等待黨宣布她不是鬼,而是人在裝鬼。但黨沒有把這位功臣的事跡公布出來,也沒有把這隻臭襪子洗乾淨的意思,相反的,讓「關露」這個名字從1939年臭不可聞了60多年。共產黨建政後,「黨的情報戰線英雄」關露居然坐了兩次中共的監獄,並在任何一次運動中都是重點運動員。

1980年,因患腦血栓全身癱瘓,關露失去了工作能力。1982年在胡耀邦的指示下,3 月23日中央組織部宣布給她「平反」,這距離她接受黨交給的當日偽漢奸的特殊任務整整45年。「平反」並沒有公布於世,只限於內部。此時的關露已經75歲,滿頭白髮,周身病痛,住在一間只有十平方公尺的北京陋室中,孤苦無依。

這年冬天,在一個寒風凜冽的日子,1982年12月5日,在完成回憶錄和有關潘漢年回憶文章寫作後,關露吞安眠藥自殺了。

臨終時,枕邊唯一陪伴她的是一個大塑料娃娃。她愛孩子,但她被黨的代表周恩來和鄧穎超阻擋,不能與談及婚嫁的意中人結婚,孑然一身的她萬念俱灰的躺在一張破舊的單人木板床上,告別了黨帶給她的苦難一生。

周海嬰說,「今天把這段經歷連同照片從我的記憶中翻檢出來,讓後人從這些點滴的回憶中更多的了解關露,記住關露,是我的一個願望。」

梅益對來訪的周海嬰說,恐怕只有在你那裏保存這張歷史照片了,能夠找到這幀照片並把它發表,是對關露的最好懷念。他又嘆了一口氣說,我們虧欠她太多太多。

梅益不是個好黨員,到了晚年還良心未泯,其實他不需要道歉,而真正需要登報導歉的是中共。關露自殺已經27年了,至今「偉光正」不但沒有一字向她表示歉意,而且還在繼續使用和不斷丟棄新的臭襪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