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60年惊现!鲁迅之子保存的罕见照片(图)
 
青晴
 
2010-2-20
 

关露在被迫执行中共派给的当日伪汉奸的特工任务前,特意照了一张诀别真实自我
的照片,并送给好友、鲁迅之妻许广平留做纪念。60年后才现世。

【人民报消息】现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周海婴,1929年9月生于上海,是鲁迅和许广平仅有的一个儿子。

2000年8月10日,周海婴拿着一张照片去拜访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总编、翻译家梅益(1913~2003),梅益握着这帧照片久久不放,说,恐怕只有在你那里保存这张历史照片了,能够找到这帧照片并把它发表,是对关露的最好怀念。梅益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亏欠她太多太多。

2001年,周海婴发表了这张照片,并写了一篇回忆录《一张关露的照片》,记录了他10岁左右的一件往事。

文章写道:这张尘封了60年的照片,现在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记的关露要作自我牺牲之前,曾约我母亲到她环龙路的寓所见面,实际上是向亲切的大姊告别,但她却遵从地下党的纪律,把秘密深深埋藏在心里。关露约了我们去的时候,手持这帧照片是要给母亲留住她的怀念。关露和养女一起抱着那只小巴儿狗,特意到照相馆摄下这张照,是深有含意的。

在我的印象里,关露大约25岁上下,高挑的身材,烫发,面貌一般,谈吐和蔼可亲,看不出叱咤风云革命士女的外貌。她和母亲有来往,很谈得拢。她和抗日的妇女界人士有交往,似乎和汪精卫方面也有关系,周旋于几方,详情我不清楚,总感到她们之间逐渐隔阂、疏远。我的家里也很少见她的说笑和身影。这天上午,母亲带领我去探望她,是步行去的,路程不远。她居住在一幢弄堂房子的三楼,上到楼梯,她已经迎了下来。身边有一位小姑娘,比我长二岁光景,十三四岁吧。脚下跟着一只卷毛(北京)巴儿狗,调教的颇温顺。

据许广平说,这位小姑娘是关露收养的,算是养女。周海婴回忆说,这次关露和他母亲的相晤似有告别的意思,欢愉的交谈里含有一丝凄楚。后来他闪闪烁烁的听到不利她的言谈,说她投身于日寇。从此后,许广平不再提到她,更没有接触了。

周海婴写道:近年,从文章里读到丁言昭写的一本《谍海才女》书,从朋友处借来翻看,写到关露是带着任务去「投敌」的,受到了悲剧的屈辱。后来平反了,生活甚为凄凉。

60年后的一天,周海婴无意中翻到关露执行特工任务前送给他母亲的那张「诀别」照片,「我思绪万千。为了党的事业,在特殊的战场上,关露献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甚至于牺牲了爱情和家庭。她应该是革命的功臣。但解放后两次入狱及后来孤独凄凉的生活,使她含冤委屈地离开了我们。」

周海婴激动的拿着这张照片给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看,由于年代太久,有些人说记不清了,甚至说照片不是关露本人。「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关露又是那样一个特殊的身份,她的生活和行动不可能别人都知道,包括她的家人。这张照片是作为分别留念送给我母亲的,别人很可能没有见过。」

2000年8月10日盛暑的北京,周海婴拜访了梅益,请问他对这张照片还能有多少印象。87岁的梅益顿时情绪激动,握着这帧照片久久不放,他说这就是关露,「这个形象的年代,正是她和王炳南谈恋爱的时期。」

梅益回忆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由于大家不了解关露曾担任的秘密特工任务,而国民党又追捕日伪汉奸。在这种环境之下,关露在上海住不下去,由梅益找了交通员,付给一百元的交通、伙食费用(包括恽逸群等另几个人)送到苏北新四军控制区。

即使在共产党控制的地方,关露依旧遭到误解和审查。不久,她因为在淮阳被不明真相的青年当众辱骂,而自己又得遵守组织纪律不能辩解,极度痛苦中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后来,与其谈及婚嫁的男友王炳南在周恩来、邓颖超的命令下,被迫与关露分手,加上关露又在中共的「整风运动」中多次遭到审查,其作品又被新华日报拒绝刊登,关露的精神彻底崩溃,被迫转去大连治疗精神病。

周海婴写道:「后来那位地下交通拿来一只旧小藤箱说是关露交给梅益的。这只空空的旧藤箱里,只有几双穿过的旧丝袜,别的什么都没有,可见关露当时的生活是甚为拮据和困难的。」

侵华日军投降了,关露的地下工作完成了,很快中共建立了政权,在只有党一个声音的中国,关露耐心等待党宣布她不是鬼,而是人在装鬼。但党没有把这位功臣的事迹公布出来,也没有把这只臭袜子洗干净的意思,相反的,让「关露」这个名字从1939年臭不可闻了60多年。共产党建政后,「党的情报战线英雄」关露居然坐了两次中共的监狱,并在任何一次运动中都是重点运动员。

1980年,因患脑血栓全身瘫痪,关露失去了工作能力。1982年在胡耀邦的指示下,3 月23日中央组织部宣布给她「平反」,这距离她接受党交给的当日伪汉奸的特殊任务整整45年。「平反」并没有公布于世,只限于内部。此时的关露已经75岁,满头白发,周身病痛,住在一间只有十平方公尺的北京陋室中,孤苦无依。

这年冬天,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1982年12月5日,在完成回忆录和有关潘汉年回忆文章写作后,关露吞安眠药自杀了。

临终时,枕边唯一陪伴她的是一个大塑料娃娃。她爱孩子,但她被党的代表周恩来和邓颖超阻挡,不能与谈及婚嫁的意中人结婚,孑然一身的她万念俱灰的躺在一张破旧的单人木板床上,告别了党带给她的苦难一生。

周海婴说,「今天把这段经历连同照片从我的记忆中翻检出来,让后人从这些点滴的回忆中更多的了解关露,记住关露,是我的一个愿望。」

梅益对来访的周海婴说,恐怕只有在你那里保存这张历史照片了,能够找到这帧照片并把它发表,是对关露的最好怀念。他又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亏欠她太多太多。

梅益不是个好党员,到了晚年还良心未泯,其实他不需要道歉,而真正需要登报道歉的是中共。关露自杀已经27年了,至今「伟光正」不但没有一字向她表示歉意,而且还在继续使用和不断丢弃新的臭袜子。△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