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罕见新闻!性冲动过了头被杀(图)
 
卢笙
 
2009-5-13
 

不甘淫辱的邓玉娇!
【人民报消息】这是一个罕见新闻,不是罕见在党官要求性服务,而是猴急到见了女人就发生性冲动。结果冲动过了头儿,三位中一位致死,另一位被抢救过来,还有一位吓的两脚瘫软。

他们三人均在同一间招商办工作,死者邓贵大,今年44岁,是这三个党官中最大的官,也比七品芝麻官还小的多的多。他是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管辖的10个镇、2个乡里的其中一个镇「野三关镇」的招商办主任。

野三关镇有多大?面积549.7平方千米。人口6万6千4百98人,此镇辖2个居委会、75个村委会。镇政府驻野三关。

据长江商报报导,另一名伤者叫黄德智,以前是该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今年年初抽调到野三关镇招商办工作。另一名邓姓党官也是死者邓贵大的同事,他们三人均在同一办公室。

5月10日母亲节,这三位不是赶快回家孝敬母亲或慰问妻子,却在晚上7时30分左右,在外花公款吃饱喝足后,前往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找「性冲动」。还没冲动之前,邓贵大等三人前往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休息。黄德智一个人在前,邓贵大和另外一位邓姓同事尾随其后。

黄德智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见了母猪都能性冲动的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性」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此类特殊服务。

在动物世界里,雄性发情时被拒绝,还要百般讨好雌性,实在不受青睐,只好另去追求其它雌性。但现在,很多中共党官畜生不如,仗着手里有权,以为想向哪位冲动就可以立刻冲动。所以遭拒后,黄德智居然气愤质问邓玉娇: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

难道,野三关镇的雄风宾馆「梦幻城」是嫖娼卖淫的专业窑子?

双方就提供不提供性服务而争执起来。邓玉娇欲起身离开这充满不安全因素的休息室,此时,跟在身后的招商办主任邓贵大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便把邓玉娇强按在沙发上,随手从衣袋中抽出一沓钱抽打在她的头部。邓玉娇不予理睬,又欲起身,却被再次按住,不,准确的说是「按倒」。就在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时,邓玉娇切切实实感到了要被几个畜生强奸的危险。于是,出于自卫拿出一把修脚刀,向限制她行动的邓贵大连刺三刀,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去帮忙,不料,右手臂也被刺中一刀。另外那位邓姓党官见状吓的筛起糠来,刚进门的冲动早已跑的无影无踪。

邓贵大被刺后,动脉大喷血,邓玉娇随后紧急报警。因伤及动脉血管及肺部,邓贵大在送往医院途中失血过多见了阎王爷。第一个进去提出性服务的黄德智已转至宜昌进行治疗,现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丑闻已经冲出整个镇,连家里人都抬不起头来。而另一个邓姓党官一再央求报社记者报导时对他「手下留情」。

一位网友调侃道:要说动武的家伙儿,钱肯定不能算是得力的工具。如果是用硬币的话呢,它太小,当不成冷兵器。作为一种暗器吧,又太不锐利,还没法抹擦毒汁。用纸币的话呢,它的重量、长度、硬度、尖锐度都和兵器沾不着边。要是一使劲把钱打烂了,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第一章第六条「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爱护人民币。禁止损害人民币和妨碍人民币流通」之规定。对于邓贵大们这种严重违反法律、危害社会的行为,我强烈谴责;对于这种非法、非人性使用人民币、损害人民币形象的行为,我坚决反对;对于这种为害凌辱良家的作法,我强烈愤慨、强烈谴责,还要愤起而攻之。有些人虽然已经死了,我还要怀着一颗公心义不容辞的站出来指着骂一句:死的可耻!

党官强迫「性」服务并置人于死地的新闻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但正当防卫导致害人者丧命的新闻刚有所闻。警方称,「邓玉娇很有可能患有抑郁症,但最终结果,还要等待对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

到底谁是嫌疑人?到底应该对谁进行审判?不接受强奸、轮奸,不卖淫卖身就是「患有抑郁症」的精神病患者?这样是非、黑白颠倒的中共邪恶政权天理不容啊!

难怪,「天灭中共」,没商量。△

(人民报首发)

看神韵艺术团美丽的动态图片

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全信息

全世界华人系列大赛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