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专访 宋祖英与记者为何都紧张抽筋(多图)
 
瞿咫
 
2009-5-6
 

2006年李咏给宋祖英颁奖时,
手不敢碰其后背!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下台了,地盘越缩越小,怎么宋祖英近来却越来越张狂?」有人很困惑。部份原因是江亲信李长春还在政治局常委会里专管宣传口。

这些年,不是不给李长春机会,让他慢慢转向,但架不住李长春的职位提升靠的是江泽民,邓小平刚一咽气,江泽民马上把他提拔为省委第一把手,进入政治局,十六大江又以自己退下为借口,把李长春推进政治局常委会,把住宣传口这个重地。李长春至今还是以抱江的黑腿存活,所以凡是江的姘头,李长春都非常小心的侍候着。

至于说宋祖英为何在老江下台后惊恐了一阵子,最近又越来越张狂,这是因为宋祖英的绰号是「共产国母」。无论她出于什么心,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宋祖英所挑头做的一切演出活动都是在帮助垂死的中共起迷惑民众、败坏人心的作用。

在中国大陆,连汶川地震死难学生的父母去祭奠都被恶警抓捕,所以没有上面的认可,宋祖英决无可能挑头在「鸟巢」组织一次由多明戈、郎朗、周杰伦参加的演出。江泽民想让小姘头出面给自己撑面子,而中共也急需人出来给自己充气,于是6月30日《2009魅力·中国》的音乐会产生了。这不是江还有多大能量,也不是宋祖英个人有什么魅力,而是中共在末朝末代时的需要。说白了,宋祖英是为这个特殊时代而产生的一个拯救中共的工具,所以她的成名历史肯定是不光彩的、龌龊肮脏的。


宋祖英炫耀她的鸽子蛋钻戒!
北京娱乐信报5月5日发表了一篇对宋祖英专访的新闻,句句都在泄露关于老江和小英子苟合的过程。

《北京娱乐信报》之所以这么有面子,是因为宋的好友姜昆的公司在其中占有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宋祖英卖的是姜昆的面子。

中国文联曲艺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姜昆在2007年2月透露,他的公司已经收购了《北京电影戏剧报》并改名为《北京娱乐信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该报发行量由原来的2万份发展到7万份。姜昆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它办成北京第四大报纸」。

《北京娱乐信报》的一位主要负责人说了句实话,「光靠耍贫嘴,姜昆的这个愿望哪儿能实现,最重要的是宋祖英和姜昆的关系挺铁的,而宋祖英的捧场,不说您也知道,还是挺起些作用的……」

对于这次专访,几乎所有参与采访的记者都感到「紧张」,他们紧张的原因是,不知问宋祖英在接受杨澜采访时所说的「经常哭」,记者会是否会进行不下去;假若这些问题要是不问,那么这次专访也就毫无意义。

实际上,一夜未睡好的宋祖英比记者更紧张,她不知记者是否会问那些让她下不了台的问题,所以当记者说专访前感到紧张时,宋反问记者们:「是你们审问我啊,你们紧张什么呀!」

一语道破天机。

接受专访时,宋祖英打算先把「审问」的门关上,于是说,也许是因为天生不太会说话,这么多年她只希望告诉大家她唱歌的事,「其实除了唱歌以外,我跟所有的人都一样,上有老下有小,有一个大家庭,别的也没有什么了,说多了会多占你们的版面,也没什么意义。」

声乐界一位老前辈说,「宋祖英的哪个丑闻与唱歌无关呢?她还有脸说上有老下有小,她是什么时候有小的?还不是江大蛤蟆彻底下台后才敢复婚生儿子。」

这位老前辈说,有确凿消息,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后,还不让宋祖英复婚,让她「等等看」。宋祖英那年已经38岁,罗浩也做了十几年的「潜伏丈夫」,时常发出怨言,甚至哭泣说江泽民不但霸占他的老婆,还要让他断子绝孙。宋祖英心里也盘算,78岁的江泽民下台了,即使王冶坪现在死了,自己也没可能享受「共产国母」待遇,于是对江大哭大闹,说,「不能怪我背叛你,在你需要我的十几年里,我已经为你两肋插刀了。现在你总得为我着想着想吧!」江对她的撒泼打滚早有领教,于是不出声不表态。宋祖英回去悄悄复了婚,转年39岁时怀孕生子。


傍江才有名包和名牌鞋子!
一位信报记者高兴的说,「还好还好,虽然专访时不许我们问那些敏感问题,但宋祖英自己都吐噜出来了!」宋祖英说,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北京住地下室的时候,最大的愿望是随时等着去上声乐课,「我没什么别的事可做,我不爱玩,再说那时候也没钱,哪还谈得上什么逛街啊!」现在的宋祖英戴名牌围巾、穿名牌衣服、鞋子和携带名包,都与1991年偶然得机会上殃视春晚演唱民歌《小背篓》有关。

那天,宋祖英被电视机前观看的江泽民相中,马上送到海军政治部的一个招待所包养起来,钱随便烧,个唱随便办,直到今年授予海军少将军衔。

宋祖英在专访时笑称,要早知道后来能这么有名,就不会在住地下室的日子里,出演电视剧《婉君》里的一个小角色了。

一位信报记者私下说:宋祖英接受任何人的采访都是得不偿失,无论她如何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贞节烈女,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但她成名(不是成功)的每一步背后都可以清晰看到江的影子。△

(人民报首发)

全世界华人系列大赛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