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們都是中國人!(多圖)
 
2008-3-26
 
【人民報消息】二月份寒冷的紐約,卻掀起了一股神韻的熱潮。由美國神韻藝術團擔綱在紐約第六大道上的無線電城音樂廳(Radio City Music Hall)的中國新年晚會文藝演出,從一月三十日到二月九日連續十一天上演十五場,引起紐約這個大蘋果的熱議。演出到最後兩天,竟然出現了座無虛席、一票難求的地步。而觀眾反應熱烈,回響不凡,又和《紐約時報》的一篇貶損報導形成鮮明的對照。

這是一場什麼樣的演出?形成的是怎樣的爭議?紐約的寒冬和無線電城的熱況,似乎正預示著某種復興的種子,正在預備破土而出。

二月份的紐約正是寒冷的季節,冰霜的城市卻在立春前後現出春意。立春那一天美國東北部溫度回升,遠遠高於這個季節應該有的氣溫。根據氣象資料,這個星期的平均氣溫是當地近五十年來的最高。在紐約最大的演藝劇院無線電城音樂廳裏,歡樂的氣氛更是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仲夏般的熱烈。美國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由美國神韻藝術團演出的中國新年晚會在這裏連續上演十天十五場。引起了城中的轟動,共有六千個座位的無線電城音樂廳,到最後兩場全場爆滿,連平日“人跡罕見”的四樓座位也擠滿了熱情的觀眾。對一個外國藝術表演來說,這不但是絕無僅有,即使是熱門的百老匯劇目,也是十分少有的現象。


紀實報導: 神韻中國新年晚會震動紐約
文 ◎ 季達 圖 ◎ 新紀元




著名Ferro & Cuccia律師行的總裁古齊亞(Edwards J. Cuccia)對晚會讚不絕口。

“今晚我們都是中國人!”紐約Ferro & Cuccia移民律師行總裁古齊亞(Edwards J. Cuccia)對晚會讚不絕口:“太美麗了!太漂亮了!我今天可是大飽眼福、大飽耳福。舞蹈是那麼地與眾不同。比如《仙女踏波》那個舞蹈,能夠在舞臺上把水展現的那麼栩栩如生是多麼不簡單!”

“中國新年是一個慶祝文化的佳節,慶祝美好和善良的一切,我非常高興來到這裏。我覺得,所有人都應該來這裏觀看,不論你是中國人、美國人還是其他的人種。在中國新年來臨這一夜,每一個人都是中國人。”

在這個擁有一千萬人口的世界之都,有八十萬人在家中說著非英語的外國語言。根據紐約市的數據統計,該市大約有近三十萬華人。然而神韻擔綱演出的晚會,卻絕不僅僅是華人的盛事。

紐約華埠電影節(Chinatown Film Festival)主席塔倫鐵諾(Simone Tarantino)表示,除了精美的舞蹈、音樂、美麗的古典服裝外,他在觀看表演過程中還得到了許多新的感受,“舞蹈與音樂的完美搭配令我的心靈感到一種奇妙的感覺,是一種令我更加完整的感覺。”他感嘆道:“作為一名西方人,晚會讓我感到我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傳統、歷史、中國文化

這個吸引紐約觀眾的神韻演出,是由十五個舞蹈和六個歌唱及音樂節目所組成。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演出中,觀眾屏息靜氣全神貫注,場內充滿了驚喜的呼聲以及感動的淚水。

“我們看到了歷史,我們看到了文化。而且還有傳遞希望和救贖的資訊!”紐約外國媒體協會會長Alan Capper看完演出後表示,“真的令人嘆為觀止!如果要用關鍵字來形容,那就是‘壯觀’。我覺得除了這個沒有其他可以更符合這個詞的描述。”

意大利裔女高音歌唱家俄考拉諾(Assunta Ercolano)曾活躍於紐約及美國其他城市的歌劇和演唱會,並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現在已從演藝生涯退休的她對歌舞劇的熱情不減,她在無線電城音樂廳外感慨,“晚會是對中國文化的美麗表達,非常令人精神振奮!”

“舞蹈的編導應該特別值得稱讚,他們有非常的想像力和藝術創造力!通過舞蹈表演,我明白了很多有關中國迷人的歷史,”紐約富商、美國外科器械公司(ViaCore Surgical, Inc)總裁,同時是美國血液安全基金會(Safe Blood Foundation)主席的萊斯特·克漢(Lester Cohen),二月四日第二次觀看神韻演出之後表示,“歌唱家們通過演唱透射傳遞給我們那些重要的信息,極富哲理(Philosophical),道德性(Virtuous)強,鼓勵人向上,對此我非常感動。我經常出入音樂廳和劇院,聽到很多曲調、和誘人的音樂,但只是娛樂性的樂曲或節奏而已,聽不到我這個年齡想要聽到關於人生的思考及相關信息。”

這才是真正的中國

“新唐人晚會比那些以中國文化為名的演出做的好,那些演出很多很單調。臺灣派出很多的團出來,沒有具有這樣的氣魄的。晚會的構思、組合、安排和演出,包括技巧都是第一流的,替中國人爭光,這才是真正的中國!”李勇先生來自廣西,在臺灣長大。他是香港名嘴黃毓民之師,曾是《聯合報》的創辦人之一,也是北美《世界日報》的創報人之一。李勇先生是華文傳媒界的一支筆桿子,文章影響廣泛。

他說:“鼓打地非常棒,富有陽剛之氣,技術高明,氣魄很大,發揮的淋漓盡致。尤其是陽剛和雄偉,這樣的東西在華人中很少,很少看到這樣的。”

“晚會把唐朝的神韻找回來了,很有魄力,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現,感到很敬佩、很感動,”紐約中華總會館執行董事林炳昌表示,晚會無論是布景、故事和表演都很優秀,水準很高,每個節目都很好。“晚會對華人社區、主流社會影響會很大,在百老匯連續演十多場,很不簡單,讓外國主流社會知道中國傳統文化的偉大。”

“中國文化在人們的印象中有點粗糙和生硬,這臺晚會讓我看到了中國文化完全不同的另一面,非常友善和溫和,”在普林斯頓大學工作的電腦科學家簡娜博士看完了神韻晚會之後總結說,“節目讓我感到很放鬆,也讓我重新了解了中國文化。用扇子和服裝表現水的節目非常有創造性,音樂、服裝、背景和舞蹈演員的表演,配合地完美無缺。”

高水準的精美大製作

所謂“內行看門道”,紐約是一個藝術家雲集的都市。

紐約百老匯某劇院的編導James Sullivas觀看了二月五日晚的第八場晚會。“我覺得演出很好,舞臺設計很美。舞蹈演員們跳得都非常好,顯然他們都受過專業訓練,我非常欣賞,”他接著說,“他們表演的水準很高。這個演出與百老匯的不同,他們表現的方式非常非常好!”

來自英國溫布頓的魯德維卡·薇拉-豪塞(Ludovica Villar-Hauser)擁有西倫敦學院的學士學位,目前是座落在曼哈頓格林尼治街劇院(The Greenwich Street Theatre)的女老板和藝術總監。作為一名職業導演,她表示從自己二十四年的職業經驗來看,這臺晚會製作得非常精細和美麗。“演出真的很美麗,很奇妙。尤其是製作太棒了,非常精細,又很美麗!”

魯德維卡以導演美國著名戲劇家奧尼爾的名劇《長夜漫漫路迢迢》(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登上戲劇舞臺,該劇隨後被搬上倫敦西區劇院上演。一九九九年,她製作並導演了以維多利亞時期故事為背景的《伯爵夫人》(The Countess),在紐約獲得盛名。該劇在美國演出六百三十四場後,二零零七年移師倫敦西區標準劇院(Criterion Theatre)演出,二零零一年導演了《有人說話》(Some Voices),二零零三年六月導演了《連環殺手》(The Pitchfork Disney)和《潑辣女孩》(Bold Girls)。

令人心醉的中國古典舞

“我最大的感覺是,這麼多年來比較純的古典舞,很多年已經沒有見過了,可是在這場演出中見到了!”早年曾在北京的中國解放軍藝術大學經過專業舞蹈訓練的周延風,現在是美國紐約市華夏文化聯誼會的鋼琴教師,一九九零年代到美國加州大學研究東西方文化比較。

周延風以一個專業人士評論說,“純粹的中國古典舞跳法,比方說胯轉、大射雁、小射雁、串翻身、點翻身這種跳法很多年沒有見到了。而現代中國舞蹈則開始西化,採用西方芭蕾舞蹈的表現方法,比較放。很多東西文革以後好像就沒看到了。但今天卻看到很多。

當我看到水袖、朝鮮舞後,我想應該有個蒙族舞。因為男生舞蹈裏面,蒙族舞最能表現男性特點。結果後來就看到有蒙族筷子舞,我就覺得編排特別好,各種舞蹈都有呈現!舞蹈中的道具也展現得很好,中國舞蹈中每一種道具有一種功,比如扇子功、帕子功、靶子功(以兵器為道具),好像面面俱到都表現出來了。”

美國的舞蹈同行也對神韻演出中的舞蹈給予極高的評價。“當今最好的中國秀、舞蹈`,編導給人一個令人著迷的音樂之旅!”紐約的舞蹈專家查珍(Rita Chazen)表示,“這是一場非常卓越的演出!”

查珍曾在著名的Jerome Robins公司擔任舞蹈演員。曾於美國著名藝術評論電視節目作過三十八年,也曾在紐約Scarsdale的Fox Meadow學校和Quaker Ridge學校教授舞蹈課程二十五年。

“舞蹈是如此的美麗。舞蹈演員每個動作的移動都精準到位,用很好的方式呈現出來,”查珍解釋說,舞臺上三十多個舞蹈演員從一邊移到另一邊,在舞臺上呈現各種線型、有韻律的移動。非常有個性,很美(beautiful)、優雅(elegant)、壯麗(magnificent)。

此曲只應天上有

音樂家們則對神韻演出中的音樂詫異不已。“演出中的音樂簡直令人驚奇! ”音樂家Ilya Slovesnik和他太太、音頻製作人Judy Mauer一起觀看了二月九日的最後一場演出。Judy Mauer用低緩的聲音重覆說道:“令人驚奇!”這是他們第一次觀看這樣的演出。

她說,她的丈夫甚至不敢相信這是交響樂團現場伴奏,因為音樂演奏的太完美了!“這是多麼棒的音樂,給我們留下了多麼深的印象!”而Slovesnik則接著告訴記者,“音樂太神奇了!”

“我並不是第一次來無線電城,而這個演出中的音樂不是搖滾樂,在無線電城這樣的音樂廳,就很難激發觀眾的情緒,但是,今天的音樂、演奏的方式和質量卻是一個例外。剛開始,我還以為伴奏音樂是錄音的,錄製的非常好的伴奏樂。但它卻是真的現場伴奏!”

事實上,神韻新年演出的二十多個節目中的音樂,百分之90%是神韻藝術團的原創,這一點令很多音樂界的人士驚奇。

“我希望從這臺晚會中學習中國音樂,我在嘗試把中國樂曲運用到西洋樂器中。我嘗試把這兩種文化合併到一個音樂中,所以,我想用西洋樂器演奏中國音樂。”音樂作曲家Jerry Sebesky去年就觀看了二零零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他今晚(紐約當地時間二月五日)再次觀賞了二零零八年華人新年晚會。“用西洋樂器演奏中國歌曲,雖然難,但是我想試一下。把中國民歌寫成西洋樂器樂譜。一旦樂曲完成,我將努力向公眾推出!”Jerry Sebesky說,晚會場面洪大,音樂給人很深的印象。

在著名的科提斯音樂學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教授鋼琴與音樂技巧的孟梅梅(Mei-Mei Meng)本不想來看二月九日在無線電城音樂廳上演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因為我的朋友們都說這個演出是政治宣傳,”接受大紀元採訪的這位華裔音樂家說,“不過我還是想來看個究竟。我真是看不出有什麼政治宣傳,這些不都是我父親那個時代的中國文化傳統嗎?哪裏有政治宣傳?如果真有,那就是非常好的宣傳。”

孟女士最引以為豪的是父親孟治(Paul Chih Meng)。一九九零年以九十歲高齡去世的孟治,曾於一九三零年至一九六七年任成立於一九二六年、全美第一所研究並傳播中華文化的中國學院(China Institute)主席。

她回憶道,“我的父母都是早年從北京來美,我是在這裏長大的。我是教西方音樂的,這臺晚會讓我想起父親和他致力於推動的中國文化。”

孟女士一再說,“在新唐人晚會上看到的都是中國傳統舞蹈音樂。音樂是由中西合璧的樂隊演奏,這種方式很好,能夠適合各類人士的欣賞習慣,會得到每個人的喜愛。”

《紐約時報》文章的風波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把焦點集中在藝術和表演方面。《紐約時報》二月六日在新澤西社區版中刊登了一篇報導文章,其關注的焦點,就集中在法輪功和政治等問題上。撰寫這篇報導的記者,很明顯並不關注中國古典和傳統舞蹈和音樂,而更關注是什麼人組織的晚會,以及在這些藝術表演中是否有中共政權所不喜歡的內容。

他們把這些內容稱為“政治”。“很多人受不了演出的內容,”文章作出這樣的結論。記者採訪了三、四位離場的觀眾,其中皆為華人觀眾,離場的原因,作者歸結為“太政治了。”因此《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以〈一場有人難以看下去的中國文化演出〉為大標題。

有趣的是,當這份號稱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報紙發表了這篇報導之後,無線電城音樂廳的神韻演出反而接連爆滿,觀眾反應更熱烈,而來自高階層主流社會的觀眾人數也明顯大為增加。

“它說什麼,我連理都不要理睬( I did not give it a shit to what they said)。我很高興我來了,我發現我旁邊的人,都是當時在連鎖店裏買的票,誰都沒有受《紐約時報》的影響,今晚全來了!”紐約布魯克林運輸公司執行總裁阿爾波特說,“我周圍那些看過《紐約時報》報導的人今天都來了,你明白吧?這裏畢竟是美國。”

“我真的非常喜歡今晚的一切。從音樂、舞蹈、獨唱、天幕,我發現這臺演出整體的色調非常明亮絢麗,讓人為之振奮,看後或聽後心情極為舒暢!”,阿爾波特最後表示,“以後我會年年來看神韻藝術團的秀。”

作家因蒂奇說的話更為直接,《紐約時報》的文章可能會把某些人嚇走,但是在我來看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其實是非常好的演出。”

威斯康辛大學教授約翰·力森(Johne Lison)先生和他的兒子及孫子三代人在無線電城觀看了二月九日下午場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他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對記者說,他是看了《紐約時報》的那篇報導之後來看演出的,他說這篇報導貶損這場晚會,說是包括了法輪功的內容。

約翰·力森說,他特別注意觀看展示法輪功學員的舞蹈《升起的蓮》。他說:“在演出中我特別留意展現監獄場景的這個舞蹈,從藝術角度來看,這個舞蹈可以說是最好的節目,非常精彩,觸及到人的靈魂,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蓋利·維爾是日本東芝公司(TOSHIBA)美國全國培訓部經理。他表示,“從這臺晚會裏,我沒有看到任何負面的資訊,我們來不自不同的國家,很多人都沒有去過中國,我們並不了解那裏的情況,這也是我為什麼要來看這臺晚會的原因。”

蓋利·維爾表示,“法輪功遭受迫害的事實應該公布於眾,讓世界了解。我不認為用藝術形式表現讓人們樂意知道真相有任何不妥。”

耶魯大學院長:認同真善忍

瑞士銀行部門經理James Matol和妻子 Susan Matol,也是在二月九日攜帶著從中國廣西南寧領養的四歲女兒一起驅車兩小時從費城趕到紐約觀看晚會。“我們就是想讓四歲的女兒Jamison 能夠接受到一些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才來觀看這個演出的,晚會太棒了,完全超乎我們的想像。特別是中國古典舞的柔美和精湛的技巧。”James Matol 表示,最喜歡節目《升起的蓮》三位女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而被中共迫害關押在監獄裡的故事“這是一個美麗而又感人的抗爭。”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信仰和煉功的權利,不管在這個世界的任何地方,任何時間。”James Matol說。

同一天,耶魯大學皮爾森學院(Pierson College)院長菲布瑞(Amerigo Fabbri)從康州紐黑文趕來紐約,觀看了在無線電城音樂廳上演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最後一場。

菲布瑞認為,“晚會成功地把舞蹈與音樂結合起來表現中國傳統文化中一些最好的元素”,精彩程度令人難以置信。他印象最深刻的節目包括男高音、舞蹈《升起的蓮》和鼓。

“中國文化是非常精神層面的,”菲布瑞說,“我們美國人並不了解她。傳統文化是我們曾經擁有的歷史,我們不能忘記,就像我們不能忘記過去。了解歷史會給人力量,就像晚會中的舞蹈《覺醒》。”他補充道,“傳統文化就是讓人明白善與惡,並且講求好的價值,永遠誠實地對待任何事,我認同那三個連在一起的字真、善、忍。”

菲布瑞認為,“西方社會並不真正了解中國文化和中國面臨的問題,晚會節目傳遞的資訊與胡錦濤所述的不同,可以幫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國。”

文藝復興可以改變社會

菲布瑞說,“藝術家們,尤其是表演藝術一向是復興傳統文化的基石(cornerstone),他們可以改變社會。”

來自首都華盛頓的中國問題評論人士石藏山,對這個問題也有同樣的敏感。“世界上任何民族和國家的存在,首先是精神和文化意義上的,物質上的存在非常短暫,”他接著說,“中華民族需要重新崛起,首先需要精神上的崛起和爆發,而藝術的復興是這一切的先兆。”

他表示,古中今外的歷史,實際上都證明了這個道理。比如西方現有文藝復興才有後來的科技革命和經濟社會進步,而中國先有春秋的諸子百家才有後來大漢的鼎盛。

旅居紐約的經濟學者陳破空則表示,中國儘管經歷了那麼多的毀滅和破壞,很多美好的東西還在存在!“我有時看到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復甦的東西,我就在想:共產黨的破壞能力,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這樣一種破壞,但這種破壞力,仍然沒有使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的精華喪失掉。”而神韻演出和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努力就是一個象徵,一個標誌,中華民族的這些志氣、骨氣、這種文化的精髓,精神是不滅的、不死的,是未來中國的希望。







耶魯大學講師康正果:喜見純粹傳統文化
文 ◎ 高淩

康正果是美國名校耶魯大學高級中文講師,資深中國古漢語專家,著有多部研究著作,二零零六年他的自傳《我的反動自述》一書獲得中西方好評。

二月九日大年初三,康正果觀看了紐約無線電城的中國新年神韻。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仍然相當興奮,他對記者表示:“剛才的鼓聲,感覺讓人很振奮,很有力,而古典舞蹈和民間舞蹈都表現了女性的柔美和優雅。”

高科技舞臺天幕再現佛國世界

他認為舞臺技術上面、最值得讚揚的是天幕,“現在是電腦時代,一切美妙的圖像、光彩都是在屏幕上把其潛力發揮,但是,利用這種聲光、影像的技術呈現在由真人演出的舞臺上,後為背景,能夠襯托得那麼好,具有錦上添花的效果,燈光和背景配合的很好。”

“特別是那些菩薩和佛從天上降下來的景象,不管是來自中國的、還是不太了解佛教或傳統文化的人,都有一種天女散花和主佛從天而降的真實感覺,真有一種過去佛經上所說的那種華蓮世界的感覺。這真是舞臺設計上最成功的一點!”

厭惡央視“春晚”卻又無處躲避

看到神韻表演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每一個大陸人都會和大陸央視的“春晚”相比較,而從事中文和中國傳統文化研究的康先生感觸更是深刻:“我們家電視能收到大陸臺。今天我一打開電視就是央視的春節大聯歡了,我在中國就已經很討厭春節大聯歡了,現在可以說是越來越討厭了,(它)非常惡俗的,今年我也沒看。”

“但因為我是一名中文教師,白天都在上課,有時候不得不看,甚至得錄下來,為了讓學生學中文、看看小品等,一邊了解中國。但是就我個人的興趣來說,對中央電視臺的節目是很厭惡了。”

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深入研究的康先生,早已經意識到“黨文化”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變異和無處不在:“即使是在朋友家參加一些晚會,唱的舊歌都是和紅色、黨和革命有關,這種東西幾乎是躲避都躲避不過,遠在重洋之外,它的聲音還回旋在你的耳畔。這五十年來,黨文化對每一個人的言語行為甚至是無意識的影響,都是非常龐大的,包括你的一個姿態、一個調子都滲透在裏面。”

沒有共產文化染色 令人耳目一新

而沒有共產文化染色的神韻表演,讓康先生感到非常的喜悅:“今天能在這裏看一臺對臺戲,這可說是耳目一新了。至少,再也聽不到黨的聲音,再也聽不到革命的口號。”

“特別讓人感到欣悅的是:編導和演員有意的要復興我們的傳統,看到了佛光、聽到了鼓韻,也看到了古典的舞蹈,特別是與會的觀眾,看來還是洋人比較多,雖然對我們來說,這些形式、服裝在國內也都見過,但對洋人來說,他們終於在新年,紐約這麼一個豪華的劇場中,看到了弘揚我們真正的、沒有共產文化染色的,這麼一種純粹的傳統文化,我自己感到非常的喜悅。”

開闢了解中國文化新渠道

康正果認為“神韻”開創了一個讓西方世界了解中國的不同的渠道,“至少,現在西方人接觸中國的東西都是通過官方渠道,它會給西方人一個片面的引導,以為中國文化就是中央電視臺上的那些東西,在中國演的電影或者翻譯出來的東西。”

“但是現在看了這一臺舞蹈、音樂、歌唱,讓人覺得很不一樣,讓人看到了另外的一面,並沒有現在中央電視臺商業操作下的過於敷衍、過於庸俗的東西。現在人們已經徹底厭倦了,我打電話回國內,大部份親戚說歌曲大都還是在歌頌黨。”

“而今天,至少在美國的觀眾看到的不是這種聲音,是另外的一種東西,是表現人性的一種東西,表現真、善、忍。”

康正果簡介:

康正果,西安人。曾因思想“反動”從陜西師大中文系被開除學籍,又因企圖翻譯《日瓦戈醫生》被勞教三年,釋放後長期在農村勞動。一九七九年平反後入陜西師大讀書,獲文學碩士學位。後在西安交大執教,一九九四年移居美國,在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講授中國語文至今。

二零零六年康正果的自傳《我的反動自述》一書中英文版,詳細描述了自己在中國的經歷,獲得了中西方學術界好評,被北京當代漢語研究所授予當代漢語貢獻獎。

北京當代漢語研究所在授獎辭中說:“康正果先生的語言自覺使他擺脫了當代漢語所遭受的污染和侮辱,在某種程度上,他喚回了我們中國人心的感覺。”

西方評論界對此書說:“康正果的這部自述即使只是一個中國人日常生活的寫照,讀起來也令人獲益良多。康正果的妙筆,加上譯者蘇珊極佳的英文翻譯,使他在中國的那段心酸經歷就成了出類拔萃的文學作品。”

康正果認為,中國文字原本就非常優美平緩,但在一九四九年以來的五十多年中,中國人逐漸被強加了一種固定的話語系統,無論是在日常生活中,或者是在寫作中,人們都在不自覺的使用。康正果說,正因為感悟到這個問題,他在行文用字上,盡量以平常心,貼近生活和人性,這大概是《我的反動自述》這本書頗受好評的一個原因。




母子評論家:推薦給家庭觀賞
編譯 ◎ 徐竹思

紐約時報》刻意引用一個兒童讀物作家來質疑晚會中的“法輪功內容”。

看過一月三十一日晚會的Chiff.com網站的娛樂評論者十歲的吉姆斯(James)和母親羅絲 (Mary Rose)則分別向其讀者推薦晚會。

http://www.chiff.com/a/chinese-new-year-splendor.htm

吉姆斯寫道:“我真的認為(晚會)很棒,我絕對要向同齡人推薦。我最喜歡的節目是打鼓和二胡獨奏,我認為《威風戰鼓》、《筷子舞》、《大唐鼓吏》非常有威力。鼓是中國文化重要的一部份,當你近距離欣賞它們時就會明白這點,你可以感到那音樂在你體內震蕩。而二胡要演奏起來一定很難。”

羅絲寫道:“我聽說有人抱怨晚會充滿了宣傳。你會自始至終意識到中國人民在強權下仍被‘真、善、忍’引導著。我是這麼看這個問題的:任何時候你表演一臺有關歷史、精神、藝術表現和社會問題的演出,你就得冒著被扣上宣傳帽子的危險。但如果你就單純來欣賞這臺晚會,你會經歷豐富的娛樂、視覺享受和愉快及有魅力的文化,你可以從中得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對於我們來說,晚會是一個非凡的經歷,是由神話傳說混合現代穿越中國歷史旅程,是中國傳統表演藝術奇觀,令人為之傾倒的演員、完整的樂隊和眩目的高科技天幕。這一歌舞音樂的舞臺視覺盛宴,幫我們打開了對中國文化、歷史、民俗和藝術更多的知識與欣賞之門。”

“舞蹈是這個偉大製作的心臟,女演員像在舞臺上飄,輕且優雅,男女演員都訓練有素,以跳、旋等展現各種才能。蒙古舞男演員以筷子敲出複雜的旋律,動作像奔馬或雄鷹。藝術家與顏色、服裝和道具等都融入舞蹈成為晚會的一部份。主持人以中英文介紹,與觀眾互動,甚至教幾句中文。”

Chinese New Year Splendor

What James says: We went to see The Chinese New Year Splendor, at Radio City Music Hall. I really thought it was pretty awesome. I would definitely recommend it to other kids my age.

The dancing was really cool but my favorite parts without a doubt were the drummers and the erhu solo. I thought the "Victory Drums", "Chopstick Zest", and "Drummers of The Tang Court", were really powerful. The drums are an important part of Chinese culture and you really get why when you see, and hear them up close. You can actually feel the music pounding through your body.

The erhu is like a two-string violin that is held vertically, on the lap of the person playing it. There is no fingerboard for finding the right key, and the strings are pressed but shouldn't touch the neck. I imagine it is a very hard instrument to learn how to play.

Do you know why there are twelve years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Lunar Calendar? Or why they are named after animals? Well according to legend the Chinese Zodiac is named for the 12 animals that responded to Buddha's call. They arrived in this order: the rat, ox, tiger, rabbit, dragon, snake, horse, ram, monkey, rooster, dog and boar.

Each year in the 12-year cycle is named after one of these animals. In the Chinese culture if you are born in the year of a certain animal then you have sort of the same personality traits as that animal. So I guess being a Rat isn't all that bad, because they are respected for their cleverness, ambition, leadership skills and sociability.

The Year of the Rat holds a place of honor as the first in the 12-year cycle of the Chinese zodiac. This year is the year of the Rat. Chinese New Year usually occurs anywhere from late January to mid-February. It is the most significant holiday in Chinese culture.

What Mom Says : I have heard some complaints about the show being a three hour long propaganda fest. Throughout you are reminded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in spite of a totalitarian government, remain guided by the principles of "truthfulness, compassion and forbearance". My take is simply this, anytime you have a cultural show that showcases history, spirituality, artistic expression and social issues you run the risk of being labeled propaganda. However, if you go to the show and view it as it was meant to be seen then you come away with the feeling of having experienced a richly entertaining, visually pleasing, cultural encounter that hopefully delights and charms. You may take from it whatever lessons you desire, if you learn a little something about the culture then that is all the better.

For us The Chinese New Year Splendor was a marvelous experience. It is a journey into China's past, where myths and legends mixed with reality every day. It is a spectacular array of classical Chinese performing arts. Mesmerizing dancers accompanied by a full orchestra and supported by dazzling, high-tech imagery. The visually stunning stage experience of dances, songs, and symphony opened the door for us to come away with a greater knowledge or at least appreciation of Chinese culture, history, folklore, and the arts.

Dance is at the heart of this great production, with both the male and female dancers exhibiting the various disciplines, the female dancers appeared to float around the stage; most dances reflect lightness and grace, they demonstrate multiple talents with vigorous jumps and dazzling spins. A large contingent of Mongolian men beat out intricate rhythms with bunches of wooden chopsticks, as they imitate the movements of eagles and horses. The colors, costumes, and flowing materials that were incorporated into the dances were as much a part of the show as the artists. Everything was in English as well as Chinese, you are guided through the program by two hosts who introduce each scene and share the bilingual introductions. There were a few times during the show when the emcees would ask questions of the audience to encourage audience participation; and even teach a few Chinese words.

All in all this show is a wonderful introduction to the outstandingly rich Chinese culture. I believe it is really worth seeing; by the 8-and-up crowd. I will say that for youngsters it was a bit too long, the show was 3 hours long and started at 7:30pm. There were a few too many solo performances, that were slow moving and you could see the younger audiences attention wandering. We did not see the "Chinese New Year" experience, per se. So if you are looking for the dancing dragons and fast paced "New Year" tempo that is not what The Chinese New Year Splendor delivers. The Chinese New Year Splendor is presented by Divine Performing Arts, which employs some two hundred performers, including dancers, soloists and musicians with an impressive display of scenery. Radio City Music Hall has one of the largest indoor LCD screens; it reaches across the entire width of the great stage. The visual 3D animation integrated into the projections brings lifelike dimension to breathtaking vistas, snow-capped mountains, waterfalls, blossoming gardens, pagodas and temples that serve as backdrops for the many dances and musical numbers.

我通常不在這裏寫劇評,但我感到有必要破例。這個星期三我在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觀看了中國新年晚會,讓我渡過了一個非常愉快、難以忘懷的夜晚。

儘管早知中國人對色彩的驚人運用能力,及超級的舞蹈與古老傳說的壯麗,但是我仍然沒想到我會見到如此絢爛的背景、服裝和有力而優雅的舞蹈動作。

更讓我驚奇的是西方很難見到的、只有藝術形式才能如此強有力表現的音樂舞蹈中體現的政治。舞蹈表現了女性的美麗、優雅,男性有力卻靈敏,正是兩性角色與態度在當代變得模糊之前應該那樣的。而對法輪功的壓迫亦在這一奇觀中展現,從微妙到有力。

在所有的美好感受中,我必須指出戚曉春演奏的二胡如泣如訴深深感動了我;男高音洪鳴有力抒情的聲音穿透了聽眾思維的最深處;《仙女踏波》和《水袖》充分利用絲綢模仿水,十分逼真;《迎春花開》美麗優雅,精緻地描畫了迎春花,舞蹈演員的動作傳遞出希望與更新的信息;壓軸《威風戰鼓》則有力地加強了希望與戰勝邪惡的信息。

總的來說,我經過了一個充滿美麗、壯觀、希望和力量的愉快夜晚!我要喝采,真是好極了!

I do not, as a rule, do theater reviews on these pages… but I feel compelled to make an exception. This past Wednesday evening, I had the pleasure of watching the Chinese New Year’s show Splendor presented by Divine Performance Arts, at New York’s Radio City Music Hall. Being well aware of China’s penchant for unbelievable color combinations I expected a magical pageantry filled with superb choreography and the recreation of ancient legends. I was not quite prepared for what I saw, however. While the colors of the background, the colors of the costumes, the powerful yet graceful movements of the dancers more than lived up to my expectations there was more…

The unexpected element came as a total surprise, it consisted of injecting politics into a performance of dance and music in a format we rarely see in the West, in ways only art forms can so powerfully express. Through song (in Chinese, with English subtitles running on the background screen), and through dance the message of oppression by the current leaders of mainland China was fully conveyed, subtly at first, openly and forcefully at the end.

Tracey Zhu from The Epoch Times. approached us during intermission. She is a delightful interviewer whose charm, warmth and skill got us to express our feelings both on the political message and the greatness of the performance itself. She is a very charming young woman, indeed.

The choreography showed women as beautiful, graceful and delightfully feminine. Men were portrayed as powerful yet sensitive… just as the genders were meant to be before the roles and attitudes blurred as in today’s society. The political message of the regime’s persecution of the Falun Gong benefited from the pageantry as it crescendoed from its initial subtleness into a very powerful finale!

Among the many great parts of this show I must single at least out a few. Xiaochun Qi performance on the erhoo, a Chinese instrument, at times reminded me of a human cry and touched me deeply; tenor Hong Min’s powerful, lyrical voice reachedfar within the innermost fabric of his listeners. The Nymphs of the Sea and Water Sleeves segments made ample use of silk to mimic the movement of water with unexpected realism. Forsythia in Spring, beautifully, gracefully and delicately portrayed the blooming forsythia - ying chun hua - as it welcomed the spring. The dancers movements and their symbolism wove a message of hope and renewal. The final segment, Victory Drums powerfully reinforced the message of hope and final overcoming the evil of the current ruling elite.

Over all, it was a delightful evening filled with beauty, splendor, hope and power! Bravo, bravissimo!

轉自第58期《新紀元周刊》封面故事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