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可真能折騰死大活人(多圖)
 
瞿咫
 
2008-3-20
 

江青憑老毛成為個歷史人物。
【人民報消息】江青可真能折騰死大活人,這是在她身邊工作的人透露出來的。不知道的人,一聽到主席夫人身邊工作高興的不得了,知道內情的人都嚇的找各種理由推脫。

下面是江青身邊的秘書楊銀祿回憶的一點點故事,如果沒有四人幫事件發生,到現在,這些還是「黨和國家的秘密」。

中共和蘇聯老大哥掰了

蘇共是中共的老大哥,中共剛建黨時,沒有經費都是靠向蘇聯要錢來維持生活。1949年建政以前是吸附在國民黨政府身上,建政以後國庫到手,就可以明目張膽的監守自盜了。那時把國民黨打到臺灣去,和蘇聯老大哥也掰了。

1969年10月中旬,中共中央發出通知,為了防範蘇聯利用中蘇邊境談判之機對我國進行軍事進攻,立即加強戰備,於l0月20日之前把在北京的高級領導全部疏散到外地。留在北京的最高領導人只有總理周恩來。為安全考慮,周恩來和其他政治局委員住進了北京西山,江青也一同住進了西山。

為了體驗在防空設施裡的感受,江青鑽進了防空洞,呆了僅僅十幾分鐘,她就嚷著說感覺缺氧、不舒服。西山住煩了,她在11月7日下午回到釣魚臺。

江青搬家


文革中老毛的一條狗江青!
「中央文化革命小組」成立後,陳伯達、江青及其他「文革小組」成員陸續搬進了釣魚臺辦公和居住。陳伯達住15號樓,江青住5號樓。1966年底,江青覺得5號樓距離馬路太近,車來人往不夠安靜,就提出搬家的要求。經過認真挑選,她選中了11號樓,很快就搬了過去。11號樓距離馬路較遠,周圍環境也較幽靜。1968年下半年,江青住膩了,要搬到11號樓,江青看了一份介紹蘇聯情報機關克格勃的資料以後,便懷疑起11號樓也被安裝了竊聽器,提出搬到10號樓。她於1969年春節前就從11號樓搬到了10號樓。

1970 年2月初,江青又提出,在10號樓建一個堅固的防空洞,經請示周恩來批准,很快建成了,還在裏面安了床鋪,備了和17號樓地下室一樣的食品、藥品等。江青還鉆下去檢查,凡她不滿意的地方,都進行改動,直到她滿意為止。

江青神經兮兮害慘工作人員

1970年1、2月間,傳來北京周邊地區可能發生地震的情報,江青敏感的神經又緊張起來。

有一天,江青嚴肅地對楊銀祿等說:「保證我的安全是你們的責任,是黨中央、毛主席交給你們的任務,對我的安全問題,不能有任何閃失,要做到萬無一失。如果我的身體、生命受到損害,黨和人民就受到損失。為了防震,保證我的安全,你們要想想辦法,不用我替你們操心吧?我建議,在我的臥室、辦公室、客廳等經常辦公、休息和活動的地方,搭建牢固的防震架,擺上救命的物品。我限你們在三天之內搞好,還不能干擾我的工作、休息和生活。」

楊銀祿回憶說:我們首先把她的意見報告了汪東興,然後再找人進行研究,準備好材料、車輛和人員,等著她出去開會的時候立即動手。一天晚上,她到人民大會堂參加政治局會議,我們用兩三個小時就把話幹完了。在她的臥室用粗大堅硬的方木搭了大架子,還把四根柱子牢牢固定在地板上;在她的辦公室和大客廳擺放了堅固的桌子和紅木的條案,如果發生地震,她可以立即鑽進去暫避一時。

江青開完會,看了電影回到10號樓,對他們採取的防震措施表示滿意。第二天她起床後又把楊銀祿叫去,說:「光採取防震措施還不行,如果地震發生了,你們還得把我轉移到安全地方去,你們要練習如何背我、擡我。你把我身邊的工作人員集合起來,我現在就看你們練習。」

楊銀祿把工作人員叫到樓廳,江青坐在沙發上看我們男背女、女背女的練習,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江青滿意為止,個個累得滿頭大汗,氣喘籲籲。

江青學開車

在西山躲避戰爭的一天,江青正在看文件,打鈴叫楊銀祿。她說:「小楊,現在的國際形勢很緊張,蘇聯對我國發動侵略戰爭的可能性隨時都會發生,他們的戰術很可能是首先對我們的首都進行大規模的空襲,然後是裝甲部隊的大舉進攻。我們的軍隊雖然在‘三北地區’(東北、華北、西北)做好了戰爭準備,但是,現在的戰爭是殘酷的。咱們要做好各種準備工作,例如學會急救,包括包紮、塗藥、人工呼吸,對傷者進行轉移等。更重要的是學會開汽車,我身邊的工作人員都要學會,我自己也要學開車。你今天就召集大家開個會,進行動員。都要行動起來,你首先帶個頭。學開車不能影響工作,你們要在我休息的時候學。咱們都會開車了,如果遇到敵人襲擊,司機被打死了,警衛員開起來就跑了;如果警衛員又被打死了,秘書開起來就跑了;如果秘書又被打死了,護士開起來就跑了;如果你們都被打死了,我自己開起來就跑了。這樣,我們增加了逃生的機會。坐以待斃是不可取的,也不是我江某的性格。你們要把學開車當作政治任務去完成。」

楊銀祿把江青的意見報告汪東興,汪不敢怠慢,馬上告訴警衛局交通科科長曹志秀給準備一輛教練車。曹科長很快給了一輛蘇制的舊嘎斯六九。兩個月以後,楊銀祿就拿到了正式的駕駛執照。以後,其他工作人員都相繼學會開車了。

楊銀祿回憶說,江青正式從西山回到釣魚臺以後,馬上提出也要學開車。這件事,可叫我們犯愁了,怎樣才能保證她的安全呢?我們知道,她想幹的事,非幹不可,任何人也攔不住 ───這就是江青的性格。我就把這件事報告了汪東興,他更了解江青的性格,答覆:「那就叫她學吧,你們要想辦法保證她的安全,不能出任何差錯。」

江青要求學開車,組織上又同意了,具體工作還是由我們來辦。用嘎斯六九當她的教練車肯定不行,掛擋、起步、換擋這些活兒她幹不了。只能用自動換擋的紅旗轎車。那時外國車再好,也沒有坐紅旗轎車代表地位,大紅旗轎車更是中共顯赫人物才可以有權坐到的。

為了保證安全,秘書們和警衛局汽車修理廠的技術人員一起研究,想出一個好辦法,就是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安裝一個輔助制動器,在緊急情況下教練員也可以採取剎車措施,以防止碰撞。經過試驗,效果不錯。訓練場地定在釣魚臺院內,因為那裏院子大,車輛少,人員少,道路平坦。

江青學車的教練員是她的司機李子元。江青第一、二次學開車,比較小心謹慎,也能夠聽從教練員的指揮,沒有發生任何問題。


江青傍上毛澤東時,賀子珍還是毛夫人!
第三次開車,就不聽指揮了,拐彎她既不減速,也不收油門,李子元硬是沒有把方向盤轉過來。汽車一下子就上了30度的土坡,撞到一棵楊樹上才停下來。車前的大燈、小燈全撞壞了,機器蓋也鼓起來了。一輛很好的大紅旗轎車撞的極慘。從此以後她再也不提學開車的事了。

自從江青在延安的土窯子裏和毛澤東未婚同居先孕,中共堅決不同意他們結婚,江青堅決不同意打掉孩子,她整天挺著大肚子在延安來回晃,給毛澤東散醜,終於讓那些領導幹部屈服了。結婚以後,江青才發現毛澤東拿女人根本不當回事,於是心理更加變態,拿折磨身邊的工作人員當一種消遣。△

(人民報首發)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首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