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袁紅冰:天意下誕生的過渡政府(上)
 
2008-2-17
 
【人民報消息】(王:大紀元記者王天亦,袁:中國過渡政府議長袁紅冰)

天意民心下誕生了“中國過渡政府”

王:在人類歷史上做成一件事情,不管任何地方,它一定要具備天時、地利、人和這三樣。從這個角度你可以具體闡述一下“過渡政府”的現實意義和它的可行性吧。

袁:好。一個歷史事件一個歷史命運,它確實像你說的那樣。如果它要想深刻的影響人類的發展方向的話,它必須是一個順應歷史潮流的過程。那麼當今的中國,從政治的角度的看,一個最重要的歷史潮流是什麼?那就是中國必須走向自由民主,中國必須掙脫中共集權專制的統治。

在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回憶一下,中國共產黨從一九四九年建立政權以來,他們究竟做了一些什麼?我想他們主要做了這樣幾件事:

第一個就是他們利用了集權的國家權力,犯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反人類”罪行。有的“反人類”的罪行可以說是在人類的歷史上最為不可饒恕的。

我們舉幾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是例子。那就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期,中共為了實現他們的政治野心,在中國搞起了什麼人民公社、大躍進,經過了他們這種專制主義的政治行為,造成將近四千萬中國人被活活的餓死,這樣的社會大悲劇,在整個的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所以我們說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統治中國後,它做的第一類事情就是犯下了人類一系列的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行。

它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它通過半個世紀以上的統治,把中國變成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文化的殖民地。在精神的意義上,現代的中國人實際上所有中國人都已經是亡國奴,而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也不過是馬克思主義的政治代理人。因此我們說,中共暴政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集團,也背叛了自己文化的祖國。

那麼共產黨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使自己逐步的蛻變成徹頭徹尾的貪污盜竊集團。現在的中共官僚集團可以說是無官不貪、無吏不腐,貪污腐敗已經變成了中共官員的一種基本的生活方式。

大家都知道啊,中國的納稅人,所養活的中共官僚集團的那些官員,不論是按比例講還是按絕對數字講,都是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一個官僚集團。壓在中國人頭上的,不僅有行政系統的官員,有司法系統的官員,有立法系統的官員,更重要的是中國還有中共系統的官員,黨組織系統的官員。

在這個世界上啊,現在只有中國和少數幾個國家納稅人還不得不養活一個政黨的大批官員。而這樣一個龐大的貪官污吏集團,恰恰是中國老百姓啊普通百姓,現在生活艱難經濟困苦的一個基本原因。

那麼我們主要回顧了中共暴政做的這一系列事情之後,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現在中國普通民眾,對於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的強烈的不滿啊,它是有長期的歷史過程作基礎的。

什麼叫天意,由一種長期的歷史過程、歷史命運所形成的民意的狀況,實際上就是一種天意的反應。

那麼根據現在的天意民心啊,對於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可以說是早已經達到了神人共憤的程度。正是在這樣一種歷史背景下,“中國過渡政府”才順天意應民心而產生了,它實際上就是一種明確的政治意志的象徵,那就是要徹底的否定中共暴政。

為什麼說它是一種民意的象徵呢?因為根據我們的了解,現在中國的絕大部份的民眾,對於中共暴政啊,早已深惡痛絕,徹底的擺脫中共暴政統治,已經成為中國人在心底裡的一個最大的願望,這種願望只剩由於在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限制的專制統治之下,暫時還沒有爆發出來。

而“中國過渡政府”,就是中國民眾對政治意志的一種明確的政治表象,從這個意義上講呢,我們說“中國過渡政府”啊,它順天意應民心產生的一個政治象徵。

中共是社會墮落的最大教唆犯

王:談的非常好,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現在這個共產黨啊,我覺得最壞的一手就是它把整個這個社會啊、這個人啊、這個人心搞的非常敗壞,道德淪喪。那麼你覺得在這個情況下,這個人民啊麻木的這個心靈啊,他們能夠多大程度的對這個過渡政府燃起希望,或者說他們覺得對他們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袁:你剛才說的確是談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實際上也是啊中共官僚集團在中國犯下的一個最嚴重的罪行之一,那就是在它的專制統治之下,中國人的道德墮落,人格腐爛已經是一個極其普遍的現象,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現象呢?

我們說一個最基本的原因啊,就是就在於中國共產黨官僚的腐敗的統治。我們說國家權力啊它有可能扮演兩種角色:當國家權力是公正的,正義的和廉潔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它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的導師,引導整個社會走一條向上的路;當這個權力是專制的腐敗的、不公正的,政治是罪惡的這種情況之下,國家權力是一個最大的教唆犯。

它會叫整個社會墮落,而中國現在的全民墮落,實際上就是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教唆的結果。為什麼這麼講呢?我們可以看到現在中共暴政啊,是靠著謊言來維護自己的統治。它每天都要製造大量的道德謊言來欺騙社會,同時在那些華麗的道德謊言後面,中國暴政的貪官污吏,構成了人類歷史上最驚心動魄的一個權力腐敗的階層。

所以當整個國家權力變成一個撒謊者的時候,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貪污罪犯集團的時候,民眾就不再相信國家權力是正義的,法律是正義的。當國家權力和法律等這些社會普遍標準都已經墮落的情況下,人們的道德觀念的崩潰,那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所以有很多朋友啊都對中國人目前這個道德狀況感到憂慮。中國最大的危機也是人的危機,而人的危機最根本上還是歸結為道德和人格的危機,所以如何重建人格,如何重建道德,這確實是一個重大的歷史課題。

“中國過渡政府”依靠的真正力量

王:我覺得還有一點,補充一句就是說,這次社會的大崩潰跟“文化大革命”好像還不一樣。那個時候知識份子雖然受到很多打擊,但是那個時候畢竟還有很多人在精神上沒有崩潰,他們在道德上還在保持著一種很優良的東西,這一次的這個崩潰,整個眼見的就是知識份子成為一個最無恥的一個階層,所以現在這個“中國過渡政府”,依靠的力量是誰?

袁:你確實是說出了這個歷史真實的情況,就是在89年之後啊,89政治事變之後,鄧小平為了讓整個社會,為了讓全體中國人都在物欲的腐爛中忘卻對正義的追求,放棄去追究他們屠殺和平居民的“反人類”罪行,於是他就實施一種所謂經濟改革。經濟改革的重要的核心內容之一就是要讓整個民族都在物欲中腐爛,而收買的對象首先是中國人的知識界。

所以從89年“六四”之後,一直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墮落的一個最驚心動魄的體現,就是知識界的徹底的腐爛,徹底的向骯髒的金錢和腐敗的權力投降。事實上現在的中國知識界,從整體上已經和腐敗的權利、骯髒的金錢結成一個骯髒的同盟,共同構成了中國當今的權力貴族階層。

所以你剛才問我,“中國過渡政府”它所依靠的力量是什麼人?那麼,用簡單的一句話講,就是所有基本人權受到中共暴政和現在的權利貴族階層所侵犯的人們,都是“中國過渡政府”所依靠的力量,都是“中國過渡政府”的群眾基礎和社會基礎。

人們承認,中國的知識界,從總體上講,已經和腐敗的權力、骯髒的金錢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權力貴族階層。同時我們也必須看到,這個權力貴族階層,它的存在,必然是要以剝奪社會上絕大部份社會成員的基本人權、損害社會上絕大部份社會成員的基本利益,作為它存在的基礎的。

它的特權從哪裏來呢?權力貴族的特權和特殊利益,就是通過對普通民眾的剝奪來的。沒有幾千萬農民工的奴工般的勞動,就不會有權利貴族階層的驕奢淫逸的生活;沒有國營企業下崗工人的苦難,就不會有貪官污吏和奸商惡賈勾結在一起,過著世界末日狂歡的生活可能性;沒有近十億農民所承受的貧困的生活,就沒有這一小部份權力貴族的利益。

所以這個特權階層它的存在,必然要越來越深刻的傷害中國絕大部份人的利益。所以你問誰是“中國過渡政府”的社會基礎呢?總的講,一切受到中共官僚集團的權力貴族階層所侵犯的人們,所剝奪的人們,都是“中國過渡政府”的社會基礎。具體的講,十億的中國農民,數千萬的中國農民工,還有大量國營企業的下崗工人,由退伍就意味著失業的退伍軍人,所有這些在社會上受到權貴階層侮辱和侵害的人們,他們都會支持“中國過渡政府”的最基本政治主張,那就是,徹底的否定中共暴政,建立憲、政民主的聯邦中國。

王:那麼除了農民,下崗工人,轉業軍人,維權運動者,還有…?

答:還有很多,譬如說工商業從業者。現在好多工商業從業者雖然積累了一些金錢,但是在共產黨官僚的盤剝下,他們是沒有任何人格尊嚴。有句話叫“工商如狼,稅務如虎”。這些工商業者在稅務等等各種各樣官僚欺淩之下,他們辛苦掙來的金錢,並不能給他們帶來人的尊嚴。所以他們心中也充滿了對建立一種民主社會的渴望。

對中國苦難農民的政治行動綱要

王:那你們對這些階層的人有沒有具體的措施或者是和他們具體的聯絡?建立非常可靠的管道?

袁: “中國過渡政府”,很快就會制定一個中國民主社會大革命的政治行動綱要。那麼這個政治行動綱要,當然牽扯到了社會的各個階層的人們,我就簡單的介紹一下。

王:對,我希望你介紹一下。

袁:介紹一下我們對待各個階層的一些具體提出一些行動方案。

比如說,首先,對於農民,我們有一個基本點。在中共暴政的政治法律制度之下,中國的農一直處於“賤民”的地位,他們實際上被排除在現代社會的一切社會保障機制之外,像野草一樣活著和死去。而對中國農民的壓迫主要的來源,分三個具體方面:

第一個就是來自於中共的政治和法律制度,對農民的歧視。

第二個就是多如牛毛的苛捐雜費,不是苛捐雜稅,是苛捐雜費。大家都知道前些時候,中共暴政為了欺騙世界,它停止徵收了“農業稅”,而事實上農業稅啊,是一個很小一部份的負擔,對於農民來說。對於農民最大的負擔,是來自於鄉鎮縣各級政府,各級官吏所層層下達的多如牛毛的苛捐雜費。

據有人統計,有一個縣城裡,縣管轄農村範圍內,殺一頭豬要交十八項費用,殺一頭自己養的豬要交十八項費用,在這樣一個貪官之下的農民,貧苦是可想而知的。

第三個壓迫來源在於,中共為維護它的統治而設置的大量的基層管理。有人做過一個統計說中國十八個農民就要養活一個官員,這種比例不僅遠遠高出中國歷史上的任何皇權時代的民眾和官員的比例,也超出了人類有史以來所有國家的人口和官員的比例。這樣一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貪官污吏集團,每日每時都在利用他們手中的政治權利來對沒有任何法律保護、沒有任何權利保障的農民,進行欺壓和盤剝。

所以現在壓在中國農民身上的三座大山,第一座就是共產黨的政治法律制度,這種政度使農民變成了“賤民”;第二就是多如牛毛的苛捐雜費;第三就是多如蝗蟲的貪官污吏。這三座大山壓在中國農民的頭上,農民怎麼可能過上一個自由、幸福的生活?

對農民來說,從所有權的角度上講,他們窮困和苦難的根源在於他們被剝奪了土地的所有權。我們都知道現在中國共產黨通過他們的專制惡法把土地所有權分為兩種:一種是國家所有,一種是集體所有。所謂國家所有,由於國家是中國共產黨專制機構完全控制的,國家所有就是共產黨官僚集團所有。而所謂的集體實際上又是一個虛設的概念,集體實際上就是國家所有的一個代名詞。

所以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就通過他們所謂的土地的國家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變成了最大的地主,它壟斷了中國全部的土地,而每日每夜祖祖輩輩都在那土地上辛勤勞做的農民們,卻被徹底的剝奪了對土地的所有權。

當年的黑格爾曾經說過:所有權就是自由,沒有所有權就等於沒有自由。這話當然是有深刻哲理的。對於農民來說他們喪失了土地所有權他就不可能有自由的權利,現在在中國每天每夜都在發生的一個侵犯人權的現象,那就是貪官污吏和奸商惡賈勾結在一起,以征用的名義,不斷的把農民從他們祖祖輩輩生存的土地上趕走,而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農民沒有土地所有權。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認為,中國農民應該徹底解放,中國農民獲得人的尊嚴的第一步,就是必須要獲得他們理應該就有的,對土地的所有權。恢復農民對土地的所有權也是中國的民主大變革要走出的第一步。他當然同時也是“中國過渡政府”所追求的基本的社會改造的大架構?嗯,從這個意義上講,對中國農民,我們想要維護他們的權利,就要從維護、從建他們的土地所有權開始,徹底的摧毀中共暴政、中國當今最大地主。

對軍人的政治行動綱要

王:那我再插一個問題……中共的權力基礎,很大一部份是它控制下的軍隊,但軍隊的話,它的百分之八十的基礎都是來自農民階層吧?

袁:對。

王:那你們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的措施?

袁:這個軍隊呢,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中國的軍隊現在變成了中共的政治家奴,變成了他們的暴力工具。而中共暴政呢,也迫使中共的軍隊啊,變成了他們實施屠殺人民的幫兇。從89“六四”的這個血案中啊,就可清楚的看到這一點。

所以軍隊要想擺脫這種共產黨官僚集團的政治奴隸的地位,真正成為中國人民的保護者,它就必須徹底的廢止共產黨對中國軍隊的壟斷,軍隊呢,必須實行軍隊國家化。而在這整個軍隊實行國家化的過程中,實際上也是削減了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民的暴力後盾的過程。另外呢,中國的軍隊絕大部份特別是它的這個普通士兵和基層軍官,都是由社會各個階層的子弟組成的,其中大部份像你所說的就是中國農民的子弟,因此中國的軍隊現在實際上是已經充滿了對這個中國暴政的不滿。

這種不滿情緒,我們從很多的渠道啊,都可以了解到。當中國面臨這個社會大變革的前夜的時候啊,中國軍隊的發生的巨大的變化,實質性的變化是很有可能的,所以通過實行軍事政變,一舉的徹底否定中共暴政的這個可能性,也隨時是存在的。

王:你們現在建立了什麼樣渠道,讓基層的官兵們能夠深刻的了解你們的政治意圖?

袁:我們即將發出中國民主大革命的政治行動綱要,其中裏面呢,對軍隊的,我們特別指出軍隊裡的普通士兵和中下級軍官,現在就要開始行動起來,建立一些不公開的組織,以便最終反抗中共暴政的統治。

無論是普通的士兵,還是已經退伍的退伍軍人,都應該實現一些維權的組織化,維護自己基本人權,必須建立一些不公開的組織。在軍隊的內部,通過這些不公開的組織運作,對將來和中共暴政的政治決戰,作充分的組織準備。所以這個呢,我們也會通過一些,通過我說的中國民主政治綱要,把它表現出來。

懲治中共惡官方案

王:聽說你們還有一個具體的懲治中共惡官的方案?我覺得這個是比較激動人心的東西,為什麼呢?民心所向的話,那些個中共的惡官啊,可以說是民眾深惡痛絕的對象。還有就是凍結他們海內外的財產,這個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東西?

袁:兩個很好的問題,我們是準備分兩部份做。第一部就是先公布剛才說的這個中國民主大革命的政治綱要。這個綱要裡的重要內容之一就是對貪官污吏的、中共暴政的這種罪行的處置方案。那麼第二部,我們在公布這個方案之後,我們下一步在逐步公布各個貪官惡吏他們的具體惡行。那這個方案呢,最終目地是對中共暴政的“反人類”罪行,進行歷史性的大審判。

對國有財產的政治行動綱要

從經濟的角度對貪官污吏的懲治措施。第一個我們要求現在的國營企業的下崗職工,他們要通過一些不公開的組織,立即開始對於中共暴政在瓜分國營企業的財產權的過程中,是如何進行貪污的這個罪行展開調查。

我們都知道主要的國營企業都是原來的全體職工經過幾十年的勞動,積累起來的財富。可是中共暴政通過所謂的國營企業的改造,把這些原來所有屬於國營企業的財富轉化為貪官污吏和奸商惡賈他們個人的財產。從而造成了中國的幾千萬原來的國營企業的職工喪失了他們的自己的工作,而對於他們來說喪失了工作也就意味著他們喪失了基本的生存保障,同時也喪失了他們幾十年來辛勤勞動所積累起來的國營企業的財富,所以這是一個極其不公正的現象。

所以我們要求國營企業下崗的職工現在就要行動起來,對於國營企業被私分、瓜分過程中所出現的這種貪污腐敗行為進行詳細的調查。一旦這個民主大革命開始之後,首先就要對這些貪污者、瓜分者和所有對國營企業貪污的權力貴族進行徹底的財產清算,他們貪污的每一分錢都必須返還,從新恢復當初企業的財富狀況。然後由原來所有國營企業的全體下崗職工一起按照一種合理的原則進行股權分配。這是一個方案,其實就是還財於民眾的一個部份。

另外就是貪官污吏所建立起來的中國的所謂市場經濟並不是什麼自由市場經濟。因為以公平競爭為前提的自由的市場經濟,它是必須以“法律面前人人權力平等”作為基礎的,而中國現在是一種特權的法,中共的這種專制惡法、特權的惡法。在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為原則的這樣一個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建立起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所以中國現在的經濟體制實際上是以腐敗的權利為中心,以權錢交易為潤滑劑的權力市場經濟,這樣一個貴族的市場經濟,它的根本的價值就是在於為貪官污吏和奸商惡賈汲取社會財富和公民的財富提供的一種經濟機制。

因此中國目前的這種權力市場經濟,它必然是一種造成極度兩極分化的市場經濟。這種經濟機制所產生出來的社會結果,實際上是一種極其不公正的經濟犯罪性的結果。所以將來民主大革命成功之後,凡是以這種腐敗的權利,通過權錢交易而獲得的財富,都將受到清查。那麼這些財產清查之後要返還到國庫,為社會的公益事業來做出貢獻。

徹底清算中共非法盜竊國家的“黨產”

那麼財產方面呢,清查方案的第三個方面就是要清查共產黨的黨產。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用專政的權力,用暴力統治著整個國家,搶劫著整個國家。中國共產黨所謂的黨產,實際就是一種用國家暴力,集合起來的極其不公平的國家暴力,一黨執政,壟斷的財產,其共產黨的所謂黨產,本質上是一種犯罪行為獲得的財產,因此必須得到清算,必須得收回國有,而這樣大量的黨產收歸國有以後,將用來建立民主制度,建立義務教育、建立社會的最低工資保障體系,建立社會醫療體系等等。

王:特別是讓這些農民的孩子上學,這點,拿出非常具體的黨產的百分之多少,就是要給農民的孩子上學,這挺重要的。

袁:我們現在有個基本想法,也有個基本的合算,就是剛才講過的中共暴政,中共官僚人數是整個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你18個農民就要養活一個貪官污吏,就要遭受一個貪官污吏的剝奪,所以當民主大革命勝利以後,意謂著壓在人民身上的這座大山,就要被徹底的掀翻。而通過財產的清算、經濟的清算,從這些貪官污吏利用腐敗權力所侵吞的社會和人民的財富中,我們只需要拿出一小部份,就足以保證農民的孩子們,都能上得起學,都能接受正常的義務教育。

公布中共貪官污吏的財產與名單

徹底否定中共暴政,實際上首先顯現出來的,將是一種巨大的經濟效益,這經濟效益就是說,幾千萬個貪官污吏,不再具有腐敗權力,不再具有剝奪民脂民膏的能力了。就因為這一點,中國普通民眾的生活,立即就會得到普遍改善,中國的經濟運行狀況也會立刻得到改善,嗯。

王:據我知道,那些貪官,大的貪官的錢,都轉移到國外來了,像美國聯邦政府、澳大利亞政府、加拿大政府等等西方國家是非常清楚。這些貪官的錢從何來?通過什麼渠道轉到國外,他們都非常清楚。

袁:是,因此我們準備做幾件事,第一件事,現在已經在和外國政府聯絡,採取有效的方式,徹底查清,從89年以後,89年“六四”以後,中國的貪官污吏,通過各種渠道轉移到國外的資產,調查是清算的前提。

第二件事,同時,我們也要明確的宣布,把所有的財產,都是貪官污吏用腐敗的方式攫取的這些財產,這些財產的主人是全體中國人的。

第三件事,民主大革命一旦成功,中共暴政一旦解體,新的民主政權,將利用國家權力的權威,來向世界各國用合法的方式,要回這些本來屬於中國的資產,貪官污吏無論跑到什麼地方,用什麼的權力,獲得的資產去過驕奢淫逸生活,而讓中國人民為他們的腐敗權力承擔後果,這絕對不可以的。

王:那麼你們準備怎麼公布中共暴政下這批官僚份子名單?你們與國內的民眾有一種互動還是他們可以通過向你們舉報而立案存檔?

袁:對!我們正在建立這樣的機制。這個調查過程肯定不光是過渡政府,而是要發動所有的有良心的中國人來共同的做這件事,共同的來完成這個重大的歷史使命。

(未完待續)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