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唐柏桥:大时代、大背景下的神韵晚会(下)(图)
 
2008-2-10
 
【人民报消息】(接上)

中国和平民主同盟主席唐柏桥博士,在观看由神韵艺术团在纽约曼哈顿无线电城音乐厅上演的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主场演出后,接受了看中国记者王一峰的专访。以下文字是根据看中国采访报导整理。

《苦度》会流芳百世

马友友说过他的艺术是上帝赐与的,是神赋予的,所以你的灵感都是来自于神。你感觉到和神沟通时就能表演出那样一种境界。这个世界上演员多如牛毛, 为什么象马友友等一样的全世界都公认的艺术家如凤毛麟角?但是今天我看表演时感受到了神韵演出的那种高水准。

比如说那个戚小春拉的二胡,其实在中国她也许并不是最有名的或者成就最大的,我听过很多拉二胡的,包括台湾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他的《二泉映月》也是很出名,我听的很入迷。但是我仔细听戚小春的,几次听下来我感到她境界越来越高,尤其她的《苦度》,我对它的评价非常高,高到什么程度啊。

我觉得中国当代的名曲呀,大家都知道有《二泉映月》,二胡的精髓,就是二胡表现悲的情绪,很善于表达悲的情绪,阿柄的《二泉映月》也达到了一种高峰,登峰造极的程度,因为他当时是瞎子,他拉二胡,把人生的苦难表达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个《苦度》它比《二泉映月》的境界还要高,这个作曲的人和表演的人,他会在历史上,在艺术史流芳百世。

《二泉映月》只是表达一种苦难,一种无奈,而《苦度》却是表达了一种境界,怎么说呢?就是它超越了苦难,就是它在苦难面前毫不畏惧,毫不痛苦,毫不绝望,它这种精神会激励人。所以我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表现也好和他们打交道也好,我能感受到这种精神。

这个《苦度》表现的和"法轮功"的精神是相似的。你比如说你丝毫也看不到他们的无助,你丝毫也看不到他的弱小,或者感觉到没有力量。因为他们面对着中共那么强大一个邪恶集团,表面上看是很小,人数上,人力、物力、财力上各方面上都差的太远。但你感受不到这点。有时民运的人在一起感叹:我们不行,我们没法和他们比呀。

在晚会里,尤其那个《苦度》二胡,它就超越了那个境界。她拉二胡她体会到了那种境界,它最后会告诉人,它传达了一种信息,就是差不多她都忘记了自己,有一种她与二胡融为一体的感觉。因为我对二胡还是有所了解的。真的非常高。

还有"善",善的力量。人类历史上以善胜恶的东西太多了。然后就是这个"忍"。忍字以前我以前还没有体会那么深,现在我发现这个忍的力量也是无穷的。

晚会的力量胜过原子弹

大家记得鲁迅,我们小学的时候读过鲁迅的文章:《纪念刘和珍君》,打死两三个学生,鲁迅说我已经比愤怒还要愤怒,然后说这个世界怎么这么黑暗啊,那个牢骚发的,大家还可以公开发表嘞。89年中共杀了几千学生几百学生那么多人,中国人鸦雀无声,尤其这几年"法轮功"受迫害,中国知识分子除了高智晟几个人,胡佳,屈指可数那些人都算上,在国内,保持沉默,还助纣为虐,帮共产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种东西,我要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要讲到他们最后良心上,让他们自己最后啊感觉无地自容了,他才能醒过来。

因为我曾经接触过很多国内出来的包括北大教授,很多人到了美国来以后,我经常毫不忌讳的批评他们,但我发现人心还是有善念的,你要讲到点子上啊,讲对了,你这个人不是蛮不讲理,只要你讲的是事实,讲到要害了,这个人呐他还是能接受。所以经过我的经验,我遇到10个人起码要跟9个人讲啊,读书人,只要是读书人,到最后他们的观点都改变。回到国内以后,他们情况会发生变化,像焦国标啊,举个例子。很多朋友来的时候对情况都不了解。后来住到我家里我跟他们讲啊讲啊,他们后面整个人态度完全变化了。

所以我从另一角度,对共产党,一定要靠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意识到他的邪恶,意识到善的力量,有个障眼法,不一定要用原子弹,武器,这台晚会可以起到这个作用。

我最赞赏《觉醒》那个节目,你打我,我把你推开,那是正常防御,推开是正当的,属于非暴力,非暴力范畴,别人质疑,"法轮功"主张暴力,这不对,完全错,这不是暴力,全世界每天发生着暴力。比如美国法律里,正常防御不属于暴力。

甘地是主张非暴力,甘地跟他儿子说过一句话,如果现在有人要杀你,你马上面临生命威胁,我做为你的儿子,要不要帮你,甘地说"如果你不帮我,你就不是我儿子 ","你当然要帮我,是吧,因为这不叫暴力,我没有使用暴力,我是正常防卫",所以我是主张和平,非暴力,断章取义的认识暴力与和平,都只是片面的,而共产党最拿手的伎俩就是偷换概念。

如果中国人都意识到,感觉到我们绝不要这样羞辱的活下去,自然的,中国人民就会调度起他们智慧来和中共对抗,和中共抗衡。

"法轮功"反迫害改变了中国历史

我对善的理解;我曾经坐过监狱,差不多有两年。在监狱里我有过几次对善的体会,那时是蒙蒙胧胧的。在监狱里经常会发生这种的事情:有个牢头,有一天被打了,从此以后一蹶不振。有一次,有个牢头欺负我,叫8个人打我,其中有杀人犯、死刑犯、杀手、神精病,什么人都有。结果,晚上就翻过来了,支使打我的那个人,被判了死刑,还有三个月,渡日如年,生不如死,天天被人羞辱。我没有支使人去羞辱他,是他自己做了恶事,得了报应啊。

后来我觉得奇怪,是因为我的善。我没有用意念去控制别人帮我的忙,是因为我的表现,赢得了别人的同情和支持。他们为我打抱不平,那个感觉是很奇妙的感觉。那个力量那么大,你要是哭啊,跪在地上求啊,给他们多少钱他们都不会帮你,那里面是很危险的,失去生命都是有可能的。有几个人,后来什么都不顾了,来帮助我。因为我在里面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善,我觉得不是因为我有文化啊,我的学历啊,都不是。

从社会效应这个角度讲,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我展开讲,做了几件事情是改变了历史的。最近的就是今天看了这场晚会,还一件事情就是退党,第三件事情就是你们说的"讲真相",或者是《九评》啊,揭露共产党的真面目,在我看来,这三件事情就了改变中国的历史。

这三件事情加起来就相当于三个巨大的原子弹,相当于正义力量在中国投入了三颗原子弹。这三个原子弹就可以把中国共产党摧毁。所以说一个是讲真相,主要是《九评》,让中国人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第二个就是救人,让那些人脱离共产党,第三个就是这个晚会,让中国人寻根,回归他自己的本性。找到真正的自我,你必须变成一个人,这个社会才能够健康嘛。

人不人,鬼不鬼,一帮魔鬼,你就是把这个制度变化了,还是魔鬼,魔鬼玩民主时也是玩不好。只有这个社会具备基本的人性的时候,这个民主社会才会玩得起来。在非洲也有些民主社会,但常常发生政变,你杀我,我杀你。民运里面有些人玩民运为什么玩不起来,玩民主不守规则,他制定个规则很严让你来守,他自己呢,对他不利时他就不守了,对他有利时他就守了。实用主义的那个民主是玩不开的。

美国的民主为什么玩得好,是因为他有民主意识,这个根哪。布什有句话说得很精彩:两百年我们只做了一件事情,比起其它事情,像什么科学啊都不是,就是把统治者关进了笼子里,我现在是站在笼子里面跟你们说话,这是很精典的。美国对世界的贡献不是它的科学,不是它的物质,而是他们怎么训服统治者。

因为自古以来,基本上给人类带来最多灾难是就是统治者,他手上有无穷的权力嘛,他们滥用权利的时候带来了灾难,你如果能让统治者被训服被约束的话,那人类就享受了。布什说的话体现了美国的宪法精神,美国的宪法就是这样,制约政府嘛。美国宪法中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凡是政府没有规定的权利都属于人民,法律没有规定的人民都可以干。凡是法律里面没有规定的,政府都不能做。法律给了你政府这个权利,你才能够做这件事情,法律没给你的,你就不能做。

但是人民不一样,法律没有规定说剥夺这个权利,你就有。比方说,法律中没有说不能杀外星人,所以人就可以杀外星人,如果杀了外星人可能会觉得不应该吧,然后就制定新法律,不能杀外星人。但是政府就不一样,法律规定不能用媒体,法律没有说你应该有媒体,政府就不能有。刚好倒过来。

超人的力量和大智慧

新唐人晚会改变了社会,今天我才意识到。我认为是比较值得的。以前我从两个方面考虑:一个是宏扬中国文化,第二是做为一种筹款的方式。但是今年的圣诞晚会,我已经意识到了,现在已经更明显了,这与退党也好,《九评》也好,反迫害也好,是相辅相成的,一环扣一环的,新唐人晚会可以说是最后一环,你把共产党的真面目揭露了,大家都知道它是个魔鬼,好了,大家都不要跟共产党玩了,中国人还是行尸走肉,社会怎么复兴,还是复兴不了,你不能说,推翻了共产党你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了,变成一个有道德良知,有正义感、善良的人了。

用一句比较形象的话来讲:就像一个电脑,《九评》就相当于一个发现病毒的软体,发现了病毒,显示出病毒是一个什么东西,像"木马"等,对电脑的伤害程度有多大,但是病毒太严重了,电脑得重新清理变成空白,"退党"就相当于把电脑清理变成空白,因为病毒杀不掉了,就把它格式化掉,把电脑变成一个全新的电脑。但全新的能用吗?还是用不了,你得按装新的软件,新唐人晚会有点像从新安装新的程序。这三步曲一步都不能少,这一步做完了,使命就完成了。

不管是无意生成的,还是说一开始有人就这么想了,就设计成的,有人就这么想了,如果开始就这么想,这个人太伟大了,后面走成了,那也是神的意思。有很多事情你是过后才想,有些是先知,真是先知的。

肯定是有先知的,而我们只能看到现在这一步,做这一步的意义,但是如果设计者是把最后一步的结果都看到了,他才能一步一步设计下来,那确实是有超越人的力量与大智慧啊。

我想感悟设计师表现出来的背后意境

晚会歌词每个字我都注意了。我觉得这样表达挺好,恰到好处。因为太赤裸了也不行,太隐晦了别人也看不懂了,我觉得分寸还可以吧。我注意到英文和中文还是有点区别,这是应该的。比方说:迷失在人间,......,英文说:Not clear,这样比较好,这是有点宗教意味,对于基督徒,如果说得太重的词,他会抵触。晚会的设计者把各方面的因素都考虑到了,因为中国人的话,你不给他来重一点不行,西方人的话呢,你要用西方文化,处理的挺好的。

我认为跳舞真太棒了,美极了啊,美呆了啊,我带去的那些朋友,有些在这方面是很无知的,甚至有些人对"法轮功"还有点抵触,看完以后,他们都赞美,发自内心地赞美,他们说这些舞蹈真是太美了,那些人怎么会跳出这么好的舞,他们找不出原因,我看完以后,就想赶快到一个单独的地方去,回一下神,是那个感觉。

每个人性格不一样,我这个人呢,再好的东西我都不看两次的,同样的东西比方说,"音乐之声"电影我太太看十几次,我就看一次就够了,但是今天,我跟你讲啊,今天这个节目我愿意再看,比方说今天有几个舞蹈,我就感觉到,我的脑子跟不上,就是没消化,要想欣赏啊,就是每个细节我都来不及欣赏了,在看到面部表情的时候,我不得不放弃看他们整体美的表现哪。

我要想感悟它的背后设计师表现出来的意境,十个运动员比赛都很精彩,你不知道该看谁了,所以,有时候会出现这种感觉的,但我这个胃口可能有点太大了,我就想看每个演员哪,看他修为到什么程度,他的造化,这是做不到的。当你对什么事情有兴趣的时候啊,对每一个细节都有兴趣,比方我想看蓝球,每一个替补队员我都不想丢下一个动作,但如果你对足球美国的足球,我就看撞来撞去,因为我不懂嘛,也不投入。

这个我就看投入了,因为这也是个社会学啊,我看每个人,如果有时间的话以后的演出我就尽量去,最好是带两个朋友去,这么美好的东西啊,从最低层次讲,也是一种美感,稍微再高一点就是心量,再高一点,他能领悟到一些东西啊,再高一点就升华了,也就是与神同在了,你看那个领舞,好多舞都是她领舞啊,她几乎表现得是完美无缺了,在现场一点纰露都没有。

中共已经被战胜了

今天这场晚会几乎是完美无缺。还有个信息,我想讲给中国人听,中国人民一定要意识到"法轮功"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已经把中共战胜了,中共现在已经是被动挨打了,法轮功现在是主动出击,这是毫无疑问的。

以后只是看什么呢,中共它灭到什么程度,就像法庭审判犯人一样的,你自己最后会判多少年刑,是由他自己的罪行来决定的。中共现在就是这样的,如果继续违非作歹的话,他只是加重他的罪孽而已。但是,至于说要不要判呢,肯定是要判的,有没有人有能力审判哪,肯定是有的,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我有个预感,我正在写一篇文章啊,题目是:2008不再。。。,很长很长,那篇文章肯定会比较流行,我用了很长时间写,今年会有很大的升华,也许是预兆,就是雪灾,,雪灾其实已经明示,老天爷的意志你能违背吗?你说对付不了共产党,我下场雪给你看看,而且这场雪还不是在北方而是南方,我们湖南最厉害,湖南从来不下雪的,昨天我给家里打电话,说湖南现在还是下呢,已经十几天了,广西都下得很大,真是奇怪,京广线上整个交通命脉全部瘫痪。湖南的电线上结冰结这么厚,真是不可思义,我从小从来没有看到过电线杆上结冰,湖南的很多地方都停电了,实际的灾情远比外面讲的要严重的多,共产党是这样的,恢复起来不那么容易。

这种事情好象是不合逻辑啊,雪一般是在北方,怎么跑到南方去了呢?老天爷想做什么都可以做,老天只是想告诉你。不能用常识来解释。这件事情真是太明白不过了,中国的老百姓如果还是不醒悟的话。......。

最近这段时间,过渡政府成立,我开始时还没有看到这么远,国内的汪兆均哪,郭泉他们反应的极为激烈,海外反应好象还没那么激烈,汪兆均哪,郭泉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你看他们的文章,那都是极有才气啊,都气势如宏的。

郭泉我也很佩服他,他写的一百多篇文章就谈中国的问题,每一篇都很精彩,那汪兆均的两封公开信,海外的一般人根本写不出来,那气势、讲得是要害,你像他说,我给过渡政府交税,可以求要过渡政府在海外动那些共产党贪官的资产,连我们都没有想到,好厉害啊。他的眼界,他的气势令人欣赏。

这些事情都是一种预兆,这次雪灾以后,如果汪兆均已经带了头了,他说他被迫给中共交多少税,他就给我们交多少税,他也愿意表示对过渡政府的认同,然后也向我们纳税的话,那我们下面的活动就很容易开展,天象到了那步,你不要也不行,所谓中国人说的,尽人事知天命啊,尽人事就是你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11场,定票从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