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唐柏橋:大時代、大背景下的神韻晚會(下)(圖)
 
2008-2-10
 
【人民報消息】(接上)

中國和平民主同盟主席唐柏橋博士,在觀看由神韻藝術團在紐約曼哈頓無線電城音樂廳上演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主場演出後,接受了看中國記者王一峰的專訪。以下文字是根據看中國採訪報導整理。

《苦度》會流芳百世

馬友友說過他的藝術是上帝賜與的,是神賦予的,所以你的靈感都是來自於神。你感覺到和神溝通時就能表演出那樣一種境界。這個世界上演員多如牛毛, 為什麼象馬友友等一樣的全世界都公認的藝術家如鳳毛麟角?但是今天我看表演時感受到了神韻演出的那種高水準。

比如說那個戚小春拉的二胡,其實在中國她也許並不是最有名的或者成就最大的,我聽過很多拉二胡的,包括臺灣一個非常有名的一個,他的《二泉映月》也是很出名,我聽的很入迷。但是我仔細聽戚小春的,幾次聽下來我感到她境界越來越高,尤其她的《苦度》,我對它的評價非常高,高到什麼程度啊。

我覺得中國當代的名曲呀,大家都知道有《二泉映月》,二胡的精髓,就是二胡表現悲的情緒,很善於表達悲的情緒,阿柄的《二泉映月》也達到了一種高峰,登峰造極的程度,因為他當時是瞎子,他拉二胡,把人生的苦難表達出來,但是我覺得這個《苦度》它比《二泉映月》的境界還要高,這個作曲的人和表演的人,他會在歷史上,在藝術史流芳百世。

《二泉映月》只是表達一種苦難,一種無奈,而《苦度》卻是表達了一種境界,怎麼說呢?就是它超越了苦難,就是它在苦難面前毫不畏懼,毫不痛苦,毫不絕望,它這種精神會激勵人。所以我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表現也好和他們打交道也好,我能感受到這種精神。

這個《苦度》表現的和"法輪功"的精神是相似的。你比如說你絲毫也看不到他們的無助,你絲毫也看不到他的弱小,或者感覺到沒有力量。因為他們面對著中共那麼強大一個邪惡集團,表面上看是很小,人數上,人力、物力、財力上各方面上都差的太遠。但你感受不到這點。有時民運的人在一起感嘆:我們不行,我們沒法和他們比呀。

在晚會裏,尤其那個《苦度》二胡,它就超越了那個境界。她拉二胡她體會到了那種境界,它最後會告訴人,它傳達了一種信息,就是差不多她都忘記了自己,有一種她與二胡融為一體的感覺。因為我對二胡還是有所了解的。真的非常高。

還有"善",善的力量。人類歷史上以善勝惡的東西太多了。然後就是這個"忍"。忍字以前我以前還沒有體會那麼深,現在我發現這個忍的力量也是無窮的。

晚會的力量勝過原子彈

大家記得魯迅,我們小學的時候讀過魯迅的文章:《紀念劉和珍君》,打死兩三個學生,魯迅說我已經比憤怒還要憤怒,然後說這個世界怎麼這麼黑暗啊,那個牢騷發的,大家還可以公開發表嘞。89年中共殺了幾千學生幾百學生那麼多人,中國人鴉雀無聲,尤其這幾年"法輪功"受迫害,中國知識分子除了高智晟幾個人,胡佳,屈指可數那些人都算上,在國內,保持沉默,還助紂為虐,幫共產黨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這種東西,我要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要講到他們最後良心上,讓他們自己最後啊感覺無地自容了,他才能醒過來。

因為我曾經接觸過很多國內出來的包括北大教授,很多人到了美國來以後,我經常毫不忌諱的批評他們,但我發現人心還是有善念的,你要講到點子上啊,講對了,你這個人不是蠻不講理,只要你講的是事實,講到要害了,這個人吶他還是能接受。所以經過我的經驗,我遇到10個人起碼要跟9個人講啊,讀書人,只要是讀書人,到最後他們的觀點都改變。回到國內以後,他們情況會發生變化,像焦國標啊,舉個例子。很多朋友來的時候對情況都不了解。後來住到我家裏我跟他們講啊講啊,他們後面整個人態度完全變化了。

所以我從另一角度,對共產黨,一定要靠全中國,甚至全世界,意識到他的邪惡,意識到善的力量,有個障眼法,不一定要用原子彈,武器,這臺晚會可以起到這個作用。

我最讚賞《覺醒》那個節目,你打我,我把你推開,那是正常防禦,推開是正當的,屬於非暴力,非暴力範疇,別人質疑,"法輪功"主張暴力,這不對,完全錯,這不是暴力,全世界每天發生著暴力。比如美國法律裏,正常防禦不屬於暴力。

甘地是主張非暴力,甘地跟他兒子說過一句話,如果現在有人要殺你,你馬上面臨生命威脅,我做為你的兒子,要不要幫你,甘地說"如果你不幫我,你就不是我兒子 ","你當然要幫我,是吧,因為這不叫暴力,我沒有使用暴力,我是正常防衛",所以我是主張和平,非暴力,斷章取義的認識暴力與和平,都只是片面的,而共產黨最拿手的伎倆就是偷換概念。

如果中國人都意識到,感覺到我們絕不要這樣羞辱的活下去,自然的,中國人民就會調度起他們智慧來和中共對抗,和中共抗衡。

"法輪功"反迫害改變了中國歷史

我對善的理解;我曾經坐過監獄,差不多有兩年。在監獄裏我有過幾次對善的體會,那時是蒙蒙朧朧的。在監獄裏經常會發生這種的事情:有個牢頭,有一天被打了,從此以後一蹶不振。有一次,有個牢頭欺負我,叫8個人打我,其中有殺人犯、死刑犯、殺手、神精病,什麼人都有。結果,晚上就翻過來了,支使打我的那個人,被判了死刑,還有三個月,渡日如年,生不如死,天天被人羞辱。我沒有支使人去羞辱他,是他自己做了惡事,得了報應啊。

後來我覺得奇怪,是因為我的善。我沒有用意念去控制別人幫我的忙,是因為我的表現,贏得了別人的同情和支持。他們為我打抱不平,那個感覺是很奇妙的感覺。那個力量那麼大,你要是哭啊,跪在地上求啊,給他們多少錢他們都不會幫你,那裏面是很危險的,失去生命都是有可能的。有幾個人,後來什麼都不顧了,來幫助我。因為我在裏面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善,我覺得不是因為我有文化啊,我的學歷啊,都不是。

從社會效應這個角度講,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我展開講,做了幾件事情是改變了歷史的。最近的就是今天看了這場晚會,還一件事情就是退黨,第三件事情就是你們說的"講真相",或者是《九評》啊,揭露共產黨的真面目,在我看來,這三件事情就了改變中國的歷史。

這三件事情加起來就相當於三個巨大的原子彈,相當於正義力量在中國投入了三顆原子彈。這三個原子彈就可以把中國共產黨摧毀。所以說一個是講真相,主要是《九評》,讓中國人知道,共產黨是個什麼東西,第二個就是救人,讓那些人脫離共產黨,第三個就是這個晚會,讓中國人尋根,回歸他自己的本性。找到真正的自我,你必須變成一個人,這個社會才能夠健康嘛。

人不人,鬼不鬼,一幫魔鬼,你就是把這個制度變化了,還是魔鬼,魔鬼玩民主時也是玩不好。只有這個社會具備基本的人性的時候,這個民主社會才會玩得起來。在非洲也有些民主社會,但常常發生政變,你殺我,我殺你。民運裏面有些人玩民運為什麼玩不起來,玩民主不守規則,他制定個規則很嚴讓你來守,他自己呢,對他不利時他就不守了,對他有利時他就守了。實用主義的那個民主是玩不開的。

美國的民主為什麼玩得好,是因為他有民主意識,這個根哪。布什有句話說得很精彩:兩百年我們只做了一件事情,比起其它事情,像什麼科學啊都不是,就是把統治者關進了籠子裏,我現在是站在籠子裏面跟你們說話,這是很精典的。美國對世界的貢獻不是它的科學,不是它的物質,而是他們怎麼訓服統治者。

因為自古以來,基本上給人類帶來最多災難是就是統治者,他手上有無窮的權力嘛,他們濫用權利的時候帶來了災難,你如果能讓統治者被訓服被約束的話,那人類就享受了。布什說的話體現了美國的憲法精神,美國的憲法就是這樣,制約政府嘛。美國憲法中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凡是政府沒有規定的權利都屬於人民,法律沒有規定的人民都可以幹。凡是法律裏面沒有規定的,政府都不能做。法律給了你政府這個權利,你才能夠做這件事情,法律沒給你的,你就不能做。

但是人民不一樣,法律沒有規定說剝奪這個權利,你就有。比方說,法律中沒有說不能殺外星人,所以人就可以殺外星人,如果殺了外星人可能會覺得不應該吧,然後就制定新法律,不能殺外星人。但是政府就不一樣,法律規定不能用媒體,法律沒有說你應該有媒體,政府就不能有。剛好倒過來。

超人的力量和大智慧

新唐人晚會改變了社會,今天我才意識到。我認為是比較值得的。以前我從兩個方面考慮:一個是宏揚中國文化,第二是做為一種籌款的方式。但是今年的聖誕晚會,我已經意識到了,現在已經更明顯了,這與退黨也好,《九評》也好,反迫害也好,是相輔相成的,一環扣一環的,新唐人晚會可以說是最後一環,你把共產黨的真面目揭露了,大家都知道它是個魔鬼,好了,大家都不要跟共產黨玩了,中國人還是行屍走肉,社會怎麼復興,還是復興不了,你不能說,推翻了共產黨你就變成了一個全新的人了,變成一個有道德良知,有正義感、善良的人了。

用一句比較形象的話來講:就像一個電腦,《九評》就相當於一個發現病毒的軟體,發現了病毒,顯示出病毒是一個什麼東西,像"木馬"等,對電腦的傷害程度有多大,但是病毒太嚴重了,電腦得重新清理變成空白,"退黨"就相當於把電腦清理變成空白,因為病毒殺不掉了,就把它格式化掉,把電腦變成一個全新的電腦。但全新的能用嗎?還是用不了,你得按裝新的軟件,新唐人晚會有點像從新安裝新的程序。這三步曲一步都不能少,這一步做完了,使命就完成了。

不管是無意生成的,還是說一開始有人就這麼想了,就設計成的,有人就這麼想了,如果開始就這麼想,這個人太偉大了,後面走成了,那也是神的意思。有很多事情你是過後才想,有些是先知,真是先知的。

肯定是有先知的,而我們只能看到現在這一步,做這一步的意義,但是如果設計者是把最後一步的結果都看到了,他才能一步一步設計下來,那確實是有超越人的力量與大智慧啊。

我想感悟設計師表現出來的背後意境

晚會歌詞每個字我都注意了。我覺得這樣表達挺好,恰到好處。因為太赤裸了也不行,太隱晦了別人也看不懂了,我覺得分寸還可以吧。我注意到英文和中文還是有點區別,這是應該的。比方說:迷失在人間,......,英文說:Not clear,這樣比較好,這是有點宗教意味,對於基督徒,如果說得太重的詞,他會抵觸。晚會的設計者把各方面的因素都考慮到了,因為中國人的話,你不給他來重一點不行,西方人的話呢,你要用西方文化,處理的挺好的。

我認為跳舞真太棒了,美極了啊,美呆了啊,我帶去的那些朋友,有些在這方面是很無知的,甚至有些人對"法輪功"還有點抵觸,看完以後,他們都讚美,發自內心地讚美,他們說這些舞蹈真是太美了,那些人怎麼會跳出這麼好的舞,他們找不出原因,我看完以後,就想趕快到一個單獨的地方去,回一下神,是那個感覺。

每個人性格不一樣,我這個人呢,再好的東西我都不看兩次的,同樣的東西比方說,"音樂之聲"電影我太太看十幾次,我就看一次就夠了,但是今天,我跟你講啊,今天這個節目我願意再看,比方說今天有幾個舞蹈,我就感覺到,我的腦子跟不上,就是沒消化,要想欣賞啊,就是每個細節我都來不及欣賞了,在看到面部表情的時候,我不得不放棄看他們整體美的表現哪。

我要想感悟它的背後設計師表現出來的意境,十個運動員比賽都很精彩,你不知道該看誰了,所以,有時候會出現這種感覺的,但我這個胃口可能有點太大了,我就想看每個演員哪,看他修為到什麼程度,他的造化,這是做不到的。當你對什麼事情有興趣的時候啊,對每一個細節都有興趣,比方我想看藍球,每一個替補隊員我都不想丟下一個動作,但如果你對足球美國的足球,我就看撞來撞去,因為我不懂嘛,也不投入。

這個我就看投入了,因為這也是個社會學啊,我看每個人,如果有時間的話以後的演出我就盡量去,最好是帶兩個朋友去,這麼美好的東西啊,從最低層次講,也是一種美感,稍微再高一點就是心量,再高一點,他能領悟到一些東西啊,再高一點就昇華了,也就是與神同在了,你看那個領舞,好多舞都是她領舞啊,她幾乎表現得是完美無缺了,在現場一點紕露都沒有。

中共已經被戰勝了

今天這場晚會幾乎是完美無缺。還有個信息,我想講給中國人聽,中國人民一定要意識到"法輪功"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已經把中共戰勝了,中共現在已經是被動挨打了,法輪功現在是主動出擊,這是毫無疑問的。

以後只是看什麼呢,中共它滅到什麼程度,就像法庭審判犯人一樣的,你自己最後會判多少年刑,是由他自己的罪行來決定的。中共現在就是這樣的,如果繼續違非作歹的話,他只是加重他的罪孽而已。但是,至於說要不要判呢,肯定是要判的,有沒有人有能力審判哪,肯定是有的,這是明擺著的事情。

還有一件事我有個預感,我正在寫一篇文章啊,題目是:2008不再。。。,很長很長,那篇文章肯定會比較流行,我用了很長時間寫,今年會有很大的昇華,也許是預兆,就是雪災,,雪災其實已經明示,老天爺的意志你能違背嗎?你說對付不了共產黨,我下場雪給你看看,而且這場雪還不是在北方而是南方,我們湖南最厲害,湖南從來不下雪的,昨天我給家裏打電話,說湖南現在還是下呢,已經十幾天了,廣西都下得很大,真是奇怪,京廣線上整個交通命脈全部癱瘓。湖南的電線上結冰結這麼厚,真是不可思義,我從小從來沒有看到過電線桿上結冰,湖南的很多地方都停電了,實際的災情遠比外面講的要嚴重的多,共產黨是這樣的,恢復起來不那麼容易。

這種事情好象是不合邏輯啊,雪一般是在北方,怎麼跑到南方去了呢?老天爺想做什麼都可以做,老天只是想告訴你。不能用常識來解釋。這件事情真是太明白不過了,中國的老百姓如果還是不醒悟的話。......。

最近這段時間,過渡政府成立,我開始時還沒有看到這麼遠,國內的汪兆均哪,郭泉他們反應的極為激烈,海外反應好象還沒那麼激烈,汪兆均哪,郭泉他們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你看他們的文章,那都是極有才氣啊,都氣勢如宏的。

郭泉我也很佩服他,他寫的一百多篇文章就談中國的問題,每一篇都很精彩,那汪兆均的兩封公開信,海外的一般人根本寫不出來,那氣勢、講得是要害,你像他說,我給過渡政府交稅,可以求要過渡政府在海外動那些共產黨貪官的資產,連我們都沒有想到,好厲害啊。他的眼界,他的氣勢令人欣賞。

這些事情都是一種預兆,這次雪災以後,如果汪兆均已經帶了頭了,他說他被迫給中共交多少稅,他就給我們交多少稅,他也願意表示對過渡政府的認同,然後也向我們納稅的話,那我們下面的活動就很容易開展,天象到了那步,你不要也不行,所謂中國人說的,盡人事知天命啊,盡人事就是你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