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东方医院疑为国外机构做人体试验(图)
 
2007-7-25
 


上海东方医院位置图。(网路图片)

【人民报消息】7月24日上午,在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桩官司,原告周振华夫妇状告上海市儿童医院(以下简称儿童医院)和上海市东方医院(以下简称东方医院),利用他们儿子周宜清的人工心脏手术替外国医学机构做医学试验,手术一年后,“试验”宣告失败──13岁的周宜清死亡。周振华夫妇向两家医院提出了包括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等在内的990694.5元索赔。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周宜清2004年4月16日入住上海市儿童医院,被诊断为原发性扩张型心肌病。4月22日,儿童医院请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会诊,当晚,周接受人工心脏手术。2005年7月15日,东方医院为周宜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当月30日,周宜清死亡,当年13岁。

一位善良医生告诉周振华,他的儿子可能被医院做了人体试验,因为用在周宜清身上的人工心脏,是由并没有在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注册的外国公司生产的。

“从2001年到2005年的4年间,刘中民操刀的各类型人工心脏手术,现可查证的有9例”,陈晓兰,上海著名打假医生,在媒体披露东方医院器官移植涉嫌人体试验后,进行了调查,“7个接受了人工心脏手术的病人已经死亡,活着的两个都拆掉了人工心脏,一个据家属讲变成了植物人,完全靠自己的心脏维持生命,另一个没有了劳动能力。”

东方医院的13楼,是该院与德国柏林心脏中心合作的“中德心脏中心”,周宜清的人工心脏手术是在这里进行的,那个德国医生翁渝国经常光临并曾亲自操刀的中外合作机构,在进入2007年以后,悄然摘去了“中德”二字,变得似乎与外国机构没有牵连了。

原东方医院多位医生透露说,该院除与德国柏林心脏中心合作中德心脏中心外,还建了中美细胞研究治疗中心、中法泌尿中心等多个中外合作医疗机构。而在医院2楼的中美细胞研究治疗中心,美籍人员时常光临。

在国际医学界,干细胞、肌细胞种植都是最前沿最高端领域,但疗效还都处于假设阶段。

2006年11月,刘中民等人在《中华试验医学》杂志上发表一篇论文,论述在24条狗身上进行肌细胞试验的过程和效果。而事实上,刘等人不只是在狗身上做了肌细胞试验,还在周宜清等人身上割肉培养肌细胞。

在那位已经逝去的少年周宜清身上,留下的创伤有人工心脏、心脏移植,还有干细胞移植、肌细胞种植。他的大腿曾经给挖去一块肌肉,医生试图对其进行肌细胞种植。

“2004年4月到2004年9月,东方医院做了5个人的干细胞治疗,给3个患者做了肌细胞种植试验。”陈晓兰在经过长期调查后,拿出了一份名单。

陈晓兰找到了一位朱姓少年和一位倪姓男子,“他们都在东方医院做过肌细胞种心脏植手术,两人都记得,在手术前,医生说等耶鲁大学教授从美国拿来工具后,才能取细胞。倪姓男子拍着带着一大块伤疤的腿说:‘美国耶鲁大学的专家带了设备专门给我做的。’”

“按国际通行规则,一项新的药品或医疗器械投入临床使用,必须经小动物试验、大动物试验、人体试验几个阶段,每个阶段都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还有漫长的时间。”陈晓兰调查了东方医院进行过的相关手术后,她怀疑国外医药商为了节省研发资金和周期,在国外做动物试验的时候,到中国同步进行人体试验。

上海东方医院被控作人体试验已非第一起,2003年初长江航运公司的职工陈凤英出现更年期的情绪烦躁,院长刘中民对陈凤英说,你的心肺已经全部都坏了,心肺功能衰竭已经到了终末期,如果不做手术,就只剩下3个月的生命。并称自己经验丰富,心肺移植手术都很成功,且一切手术费用都由院方承担。

陈凤英接受手术死在手术台上,死者家属将上海东方医院告上法庭,并怀疑陈凤英是被做了人体试验。而当时揭发该医院对陈凤英做人体试验黑幕的原上海东方医院心脏内科的唐医生,也遭刘中民打击报复,不得不逃亡外地。



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下,“移植一条龙”在政府机关、法院、检察院、公安、医院、病人仲介、病人等中产生,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器官买卖网路,共同盗取可移植器官谋取暴利。(Getty Images)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