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東方醫院疑為國外機構做人體試驗(圖)
 
2007-7-25
 


上海東方醫院位置圖。(網路圖片)

【人民報消息】7月24日上午,在上海市徐匯區法院開庭審理了一樁官司,原告周振華夫婦狀告上海市兒童醫院(以下簡稱兒童醫院)和上海市東方醫院(以下簡稱東方醫院),利用他們兒子周宜清的人工心臟手術替外國醫學機構做醫學試驗,手術一年後,“試驗”宣告失敗──13歲的周宜清死亡。周振華夫婦向兩家醫院提出了包括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賠償等在內的990694.5元索賠。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周宜清2004年4月16日入住上海市兒童醫院,被診斷為原發性擴張型心肌病。4月22日,兒童醫院請東方醫院院長劉中民會診,當晚,周接受人工心臟手術。2005年7月15日,東方醫院為周宜清進行心臟移植手術,當月30日,周宜清死亡,當年13歲。

一位善良醫生告訴周振華,他的兒子可能被醫院做了人體試驗,因為用在周宜清身上的人工心臟,是由並沒有在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註冊的外國公司生產的。

“從2001年到2005年的4年間,劉中民操刀的各類型人工心臟手術,現可查證的有9例”,陳曉蘭,上海著名打假醫生,在媒體披露東方醫院器官移植涉嫌人體試驗後,進行了調查,“7個接受了人工心臟手術的病人已經死亡,活著的兩個都拆掉了人工心臟,一個據家屬講變成了植物人,完全靠自己的心臟維持生命,另一個沒有了勞動能力。”

東方醫院的13樓,是該院與德國柏林心臟中心合作的“中德心臟中心”,周宜清的人工心臟手術是在這裏進行的,那個德國醫生翁渝國經常光臨並曾親自操刀的中外合作機構,在進入2007年以後,悄然摘去了“中德”二字,變得似乎與外國機構沒有牽連了。

原東方醫院多位醫生透露說,該院除與德國柏林心臟中心合作中德心臟中心外,還建了中美細胞研究治療中心、中法泌尿中心等多個中外合作醫療機構。而在醫院2樓的中美細胞研究治療中心,美籍人員時常光臨。

在國際醫學界,幹細胞、肌細胞種植都是最前沿最高端領域,但療效還都處於假設階段。

2006年11月,劉中民等人在《中華試驗醫學》雜誌上發表一篇論文,論述在24條狗身上進行肌細胞試驗的過程和效果。而事實上,劉等人不只是在狗身上做了肌細胞試驗,還在周宜清等人身上割肉培養肌細胞。

在那位已經逝去的少年周宜清身上,留下的創傷有人工心臟、心臟移植,還有幹細胞移植、肌細胞種植。他的大腿曾經給挖去一塊肌肉,醫生試圖對其進行肌細胞種植。

“2004年4月到2004年9月,東方醫院做了5個人的幹細胞治療,給3個患者做了肌細胞種植試驗。”陳曉蘭在經過長期調查後,拿出了一份名單。

陳曉蘭找到了一位朱姓少年和一位倪姓男子,“他們都在東方醫院做過肌細胞種心臟植手術,兩人都記得,在手術前,醫生說等耶魯大學教授從美國拿來工具後,才能取細胞。倪姓男子拍著帶著一大塊傷疤的腿說:‘美國耶魯大學的專家帶了設備專門給我做的。’”

“按國際通行規則,一項新的藥品或醫療器械投入臨床使用,必須經小動物試驗、大動物試驗、人體試驗幾個階段,每個階段都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還有漫長的時間。”陳曉蘭調查了東方醫院進行過的相關手術後,她懷疑國外醫藥商為了節省研發資金和周期,在國外做動物試驗的時候,到中國同步進行人體試驗。

上海東方醫院被控作人體試驗已非第一起,2003年初長江航運公司的職工陳鳳英出現更年期的情緒煩躁,院長劉中民對陳鳳英說,你的心肺已經全部都壞了,心肺功能衰竭已經到了終末期,如果不做手術,就只剩下3個月的生命。並稱自己經驗豐富,心肺移植手術都很成功,且一切手術費用都由院方承擔。

陳鳳英接受手術死在手術臺上,死者家屬將上海東方醫院告上法庭,並懷疑陳鳳英是被做了人體試驗。而當時揭發該醫院對陳鳳英做人體試驗黑幕的原上海東方醫院心臟內科的唐醫生,也遭劉中民打擊報復,不得不逃亡外地。



在巨大的商業利益驅動下,“移植一條龍”在政府機關、法院、檢察院、公安、醫院、病人仲介、病人等中產生,形成了一個整體的器官買賣網路,共同盜取可移植器官謀取暴利。(Getty Images)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