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二五”事件看法輪大法洪傳臺灣(多圖)
 
2007-4-25
 
【人民報消息】(明慧網記者周容、李慧容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採訪報導)法輪大法在臺灣洪傳近十二年,目前全臺灣有將一千多個煉功點,學員有數十萬,是中國大陸以外法輪功修煉者最多的地方,也是海外聲援反迫害的主力。回顧法輪功在臺灣的洪傳史,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和平理性的大上訪是一個分界點,因為“四 ·二五”事件,臺灣媒體的大幅報導,打響了法輪功的知名度,也促使大批的新學員加入法輪功修煉的行列,奠定大法洪傳臺灣的基礎。

在“四·二五”事件八周年的今天,中共的迫害非但沒有打倒法輪功學員,堅定的修煉者反而在反迫害中茁壯成長,蓬勃發展。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臺灣四千名學員排組法輪圖形。



臺灣總統府前萬人煉功,聲援起訴江澤民

以下是臺灣幾位當時已得法的老學員和“四·二五”事件後走入法輪功的新學員,一起回顧當時的情況。

* 突發事件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當天剛好是全臺灣主要負責人在臺中國軍英雄館舉辦二天二夜的學法交流活動的最後一天。晚上回臺北的學員在高速公路途中接到了中國大陸的學員告知現在很多人要去北京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功是好的,可都去不了,在途中都被攔截了,實際上會有更多人的去上訪。臺灣學員頓時感到很緊張,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天空也陰深了下來,這時車上一片寂靜,在黑夜中默默的行駛著。

第二天,臺灣的電視臺、報紙等媒體大幅報導法輪功學員上萬人至北京信訪辦上訪,畫面不斷的播放著,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的四周靜靜的站著,有些人在煉功,有些人在念書,上萬人守秩序的在那裏安靜的等待,沒有口號,沒有喧嘩,離開時將地上警察抽的煙蒂與紙屑撿拾乾淨。

臺灣法輪大法學會副理事長黃女士表示,那天因為大家都到臺中參加輔導員學法,所以北京發生的事臺灣一點都不知道,但隔天早上居然已經有臺灣的電視臺記者守在我家門口要採訪我。因為在北京,學員的採訪都被媒體惡意篡改,北京的學員一再告誡說不要接受採訪。我雖然沒接受採訪,但是我家還是上了電視,記者說這是「法輪功在臺總部」。

時任臺北輔導站站長的曹女士也說,剛開始我們沒準備要接受媒體採訪,因為事情太突然。其實中南海上訪是起因於天津的一個刊物刊登何祚庥的文章,對法輪功進行污衊,天津法輪功學員去向出版部門說明情況而被抓引起的。中共為了打壓法輪功把“四·二五”事件當作藉口。

當時在臺灣,除了法輪功學員外,很少人聽過法輪功,媒體很快的找到我們這些煉功點的負責人。我們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所以經過交流後,我們決定主動跟媒體講法輪功的真相。那時每天有接不完的電話,一會兒是平面媒體,一會兒是電子媒體,一時之間好象所有媒體都在報導法輪功。他們問的問題不外是法輪功是什麼?你們的老師是誰?或是在臺灣有多少人在煉等等。

*契機

以前坐計程車時與司機交談法輪功,他們都說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現在可不一樣了,法輪功一夜之間聞名天下,著名的美國CNN新聞也播放著這則新聞,法輪功在臺灣民眾的心裏引起了很大的震撼。

當時在貿易公司任職的洪女士說,許多民眾看到了煉功點上「真善忍」的橫幅,覺的「真善忍」三個字很好,還有人認為中共打壓的一定是好的,每天都接到很多民眾打電話來詢問如何學煉法輪功。

法律從業者朱女士說,她是看了報紙報導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離去時沒留下一張紙屑而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認為可以把中國人教育的如此有公德心,一定是一個不尋常的功法,所以就自己打電話到九天班詢問。

任職海關的徐先生說,對啊!那一段時間,我辦公室的同事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拿著報紙跟我說,快來看你們法輪功的消息。“四·二五”之前煉法輪功的人很少,我在基隆好不容易找到煉功點,大概也只有一、二十個學員。

在新生國小任職的蔡老師說,我們學校下午有一個煉功點,電視媒體也去採訪我們那個煉功點,並在電視上播放了李洪志師父的教功帶。也因為這樣大面積的傳播,煉功點一下來了二十多名新學員,而各地九天班的人數也一下爆增,一般四、五十人是很正常的,有的甚至到達到一百多人。

臺灣各媒體與雜誌爭相報導法輪功的概況與介紹法輪功,一時之間各地的九天班場場爆滿,法輪功修煉人數在這段時間急驟暴增。

黃女士說,法輪功的九天學法煉功班一般都是學員家的客廳,把桌椅挪一挪就放師父講法錄像帶。在“四·二五”之前,我家的九天班每次大約只有十幾個新學員,可是在這之後,每次至少都是四十幾人,把客廳擠的滿滿的。

松山機場的學法點也將平常的學法地方擠爆後,再開放家裡的客廳。公務員邱小姐回憶說,到學煉功法時間,因人實在是太多了,只好到外面的空地去學。

邱小姐表示,她是在九九年四月的中下旬一天坐公車看到廣告而參加九天班,五月一日開始上課。記的當時每天上課都有不同的媒體記者來拍攝我們學法輪功情形,採訪我們為什麼會來學法輪功?她說,我本來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就因每天有記者來採訪我們,才知道原來是四月二十五日有法輪功學員上萬人到北京上訪的事。

松山機場煉功點的洪小姐說,當聽到中國大陸學員至北京上訪這事時,非常震驚,感覺好象有事將要發生。臺灣沒有直接的接觸有個緩沖,其實國內中共已監控許多輔導員及收集學員的資料了,我心裏就有種憂心與疑慮,但看到媒體這麼熱切報導,家裏來學煉功法的九天班人數迅速增長,感覺好象又是一件好事情,是另一個契機,因為全世界的人都在這時來了解法輪功,法輪功也在臺灣成為家喻戶曉了。


臺灣學員在中正紀念堂前集體煉功。



臺灣學員在中正紀念堂前集體煉功。

*看到中國充滿希望

洪小姐表示,記的她剛學煉法輪功沒多久,有幸參加北京第三屆國際法會及長春的學法交流,這次對她啟蒙很大,她才知道原來修煉是要學法、煉功,要在心性上下功夫,也看到了中國充滿了希望,有上億人在修心向善,社會充滿了祥和與安定。

那時臺灣都是才得法三、四個月,還處在祛病健身的階段,而與我們一起學法交流的北京學員都已學煉三、四年了。當時是在臺灣學員住宿的地方學法,我隨口一問:你們從哪裏來?他們說從附近的村莊騎腳踏車來,再問騎多久,回答說,不會很遠,只有一個半小時,哇!這對我們臺灣安逸的環境來說,真了不得,我們覺的這麼辛苦,可他們卻回答如此輕鬆。我從這不同的角度理解到大法這麼好,他們都可為大法付出,為我們提高而不辭辛勞來這裏交流。

在長春那次的學法交流的地方是在長春學員平日讀書學法的地方,臺灣學員參加他們平日的學法點上的讀書與交流,為了讓臺灣學員有地方坐,他們都讓出了位子,一個個靠著墻邊站著直至學法交流結束,整個屋子都是滿滿的人。交流時聽到他們對大法的認識,這樣的明顯差距中,使我們深刻了解到什麼是「事事對照,做到是修」,也才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

我那時有一個感觸,大陸的學員很重視個人修煉,要求自己心性提升,處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而中國現在有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功,頓時覺的中國充滿希望,這與我以前進出中國,所碰到的中國人完全不一樣,覺的現在人比以前還要好。回臺灣後,心裏一直在盤算什麼時候還要辦北京第四屆國際法會,我還要去參加。可很不幸的,江澤民邪惡集團竟於七月二十日宣布鎮壓法輪功,我們因而失去了連絡,至今也再沒有進入中國大陸。

*煉法輪功是很正常的活動

洪小姐繼續說著,去了二次中國我看到了,大法是這麼好,修煉是那麼的幸運,一切也都很順當。那時走到哪兒都可以碰到法輪功學員,我還記的一次在公車上,停在某個站時,我隨意的往外看,就看到一位學員(雖不認識,但衣服上掛著法輪章,我就知道他是法輪功學員)在那裏等公車,而早晨去煉功點煉功時,煉功人之多,場面之浩大,晚去一點,有時都找不到站的地方。

當時海外各地也都有許多人煉法輪功。

任職公家機關的夏女士說,“四·二五”時我才剛得法一年,對於整個事件還不是很清楚,是因為身體不好來煉的,只知道法輪功很好。記的那時每個假日大家都會到中正紀念堂或大安森林集體煉功洪法或發簡介,我幾乎是每一次都會到。

*“四·二五”事件,大批學員湧入,成為大法洪傳全世界,聲援中國大陸學員反迫害的生力軍

黃女士談到,“四·二五”事件後中共開始有計劃、大規模的迫害法輪功。臺灣的法輪功學員意識到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除了在臺灣挨家挨戶投遞法輪功簡介到信箱、舉辦大型的煉功洪法活動和通過有限的媒體報導以外,因為臺灣沒有中共大使館,許多學員於是利用各種機會走到海外,去聲援中國大陸的學員。


二零零二年三月臺灣學員至波蘭洪法,波蘭的孩子們學煉法輪功情形。



臺灣學員至希臘奧林匹克運動場煉功洪法。


她說初期主要是洪法,臺灣學員在當時歐洲學員還較少的情況下,走遍整個歐洲,讓歐洲民眾知道法輪大法,而近期聲援中國大陸學員的所有反迫害活動,都可以看到大批臺灣學員的身影,對揭露中共暴行也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有媒體曾說,臺灣是法輪功的復興基地,就臺灣法輪功的洪傳情況,“四·二五”事件大批新學員的湧入,是個重要的契機,這大概是中共當初計劃非法迫害,所始料未及的。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