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末日的疯狂 (图)
 
2005-9-23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陈修文报导】战争,是人们最近谈论的一个热门话题,在这太平盛世突然讨论起“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还真让人觉得有点危言耸听。 追根寻源, 事出有因。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林丹】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 中共少将国防大学防卫学院院长朱成虎, 公开对外国记者扬言,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事,中方将首先使用核武器,并将美国数百城市夷为平地,即使中国西安以东遭到摧毁,也在所不惜。

  按中国目前行政区域的划分,西安以东,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共计二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包括北京和上海. 全部人口近十亿,占全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发表评论说, 朱成虎的言论是个人观点。我们注意到,这种核战争的叫嚣与中共几年来对外所宣称的“和平崛起”的发展战略, 大相迳庭。

  【旁白】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中共中央党校原常务副校长郑必坚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发表的题为《中国和平崛起新道路和亚洲的未来》的讲演中,第一次提出了“和平崛起”的概念。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说,中国“要坚持走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坚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各国友好相处,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开展同各国的交流和合作,为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作出贡献”。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十届人大二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回答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的崛起不会妨碍任何人,也不会威胁任何人。中国现在不称霸,将来即使强大了也永远不会称霸。

  【林丹】美国国防部七月十九日发表的《二零零五年中国军力报告》指出中说:中国军事集结的步伐和范围,已将地区军事平衡,置于危险之中。报告指出:十几年来,中国军费开销以两位数高速增长,实际军费支出是其公布的二至三倍,排名世界第三、亚洲第一。那么, 中共究竟走的是“和平崛起”之路, 还是“军事崛起” 之路呢? 请看旅美著名时事评论家曹长青先生的评述。

  【曹长青】我觉得从最近中共的少将叫朱成虎发表的有关核威胁的讲话,其实是一个很清楚的信号,向中国人民以及国际社会发出的,就是告诉人们,中国已经开始走向军事崛起之路,而不是它原来所说的“和平崛起”之路。

  我们看看美国刚刚发布的《二零零五中国军力评估报告》,美国每年都发布一次这样的军力报告,很明显它和以前有三个不同:第一个不同,它指出了中国的军费开支达到历史以来的最高点 - 九百亿美元。是除了美国,俄国之外,第三名就是中国。第二个不同,美国的《二零零五中国军力评估报告》又提了出来一个以前没有提出过的说法,就是中国现在的军事发展,不仅对台湾构成威胁,而且已经开始对亚太整个地区构成威胁。第三个不同,就是中国现在改变了国防政策,以前中国的国防政策是防御性的,现在中国的国防政策改变成进攻防御型。

  今天我们看看并不存在哪个国家要侵略中国,中国处在一个千载逢难得的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可是它这么大的军费开支要干什么?中国近年购置了大量的先进武器,如潜水艇,核子潜艇,驱逐舰,苏凯战机等等,这些都是进攻型的武器。一个国家你要保卫自己的国土购置这么多进攻性武器做什么呢?这只能给国际社会一个强烈的信号,你要向外军事扩张,你要军事崛起。而它的军事崛起不仅对国际社会构成威胁,让别人恐惧,对中国的老百姓也构成非常大的威胁,这个威胁就是你把应该用于国民生产,用于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的钱,都用到了向外军事扩张上了,这等于是影响了中国全民的富裕和中国走向繁荣的步伐和进程。

  【林丹】那为什么中国原来是防御型的战略,而现在是进攻防御型,这个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曹长青】我觉得有两个变化。第一个,就是台湾问题。因为中国一直是在强调要统一台湾,后来又提出一国两制。因为台湾经过几次的选举,台湾人越来越强调不接受共产党的一国两制。我们就要一个制度 - 民主制度,我们要成为自由中国的一部份,而不愿意成为专制中国的一部份。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非常焦急,怎么办?任何统战不起根本性效果。飞弹演习也作了,恐吓的各种手法都作了,都不起根本性效果,那怎么办?它认为只有发展它的军事,用发展军事来威胁台湾,你要不接受我们共产党将来的领导;不接受香港的模式,将来我可能在军事上来占领你,来征服你,来毁灭你,这是它军事崛起的一个直接的原因。

  第二个,它有更深层的原因,就是跟美国争霸。今天很多人说中美两国要争霸;两国要对抗;美国就是不要中国强大;不要中国崛起。美国没有不让中国崛起,美国不让的是中共崛起。这关键的一个字区别,实质是本质上的区别,因为中共的崛起就是专制的崛起。它威胁周边的民主国家,而同时又给周边的一些专制国家壮胆。它不仅对中国人,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构成极大的威胁和阻碍,同时它威胁国际上走向民主、自由这个大的潮流。但中共就是要军事崛起,就是要跟美国对抗,要争夺亚洲的主导权。

  其实两国今天看不是中美在对抗,而是两种价值在对抗。美国代表的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权这八字所代表的价值,恰恰美国又是世界的超级强国,更成为这一价值的主要捍卫者。那中国恰恰代表的是一个没有法制,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没有选举最落后的专制国家。这近期的台湾问题,长期美国的民主自由价值捍卫者的问题,这两个构成了中国要军事崛起。

  【林丹】那朱成虎的言论有没有一个大的背景呢?

  【曹长青】你这问题提出很好,其实很多中国人都觉得为什么朱成虎这个时候发表这样的讲话呢?当然中国政府外交部说这是朱成虎个人的意见,今天我从中国来的人,在中国那个社会制度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哪来的个人意见,尤其中共的高官将领还敢有个人意见,你今天有个人意见,明天你这个人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大家判断朱成虎绝不是个人意见。

  朱成虎是代表中国政府传递一个信号,那么这个信号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提出呢?而且特别是找西方的,包括华尔街日报的编辑都在内的记者团,要对他们要直接讲,很清晰地向西方传递一个信号说,我们要对台湾施加什么压力,或采取什么军事行动,你美国不要干预,否则我们不惜使用核子武器。这是对美国的一个威胁的信号。

  中共为什么敢这么威胁呢?它认为美国人都是怕死鬼。美国《独立宣言》说,有追求幸福的权力,生命的权力。美国人看重生命,他们怕死,所以我们只要扔一个飞弹,他们就全体投降了,完全错误理解了美国。美国人不是这样的。日本人就犯了这样的错误。东条英机认为,我们占了珍珠港,美国人就不敢再支持英国,美国就保持中立或者最后是退出,不再参与战争了,它完全判断错误。美国珍珠港被炸以后,全民慷慨激昂,全民投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结果是把东条英机和他的政权从地球上抹掉了,日本因而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今天我们看:拉登以为,我炸了你纽约的世贸大厦,我又炸你华盛顿五角大楼,美国就会老实了,退却了,恐惧了,不再敢打击我们恐怖主义了;结果正好相反。美国人打了两场战争,打了阿富汗战争,把整个塔里班政权从地球上抹掉;打了一场伊拉克战争,把那个不可一世的萨达姆抓到美国来受审判。现在中国的朱成虎们犯了东条英机和拉登们同样的判断错误,它以为核讹诈能吓唬住人,它是吓不住的。但是它传递这个很清楚的信号,它要发展常规武器,同时要发展核子武器,我要用这个来威胁世界,讨价还价,获得专制的利益。不是中国的利益,而是专制政权的利益。

  【林丹】那现在美国对台湾的政策是什么样的政策呢?

  【曹长青】就是保持现况。美国总统布什发表过多次谈话,第一条,就是中共不可以对台湾使用武力。如果中共贸然的对台湾使用武力,侵占台湾。攻击台湾,美国将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这是根据美国的法律,美国有一个叫《台湾关系法》,谁来执政都必须要遵守这个国会通过的法律。

  第二条,美国同时也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美国多次表达不支持台湾独立,保持现状,就是不统不独。那么美国为什么要保持现状呢?布什总统前不久接受美国电视采访时说得很清楚,“时间会解决中国的问题”。所谓时间会解决中国问题,就是中国会朝着自由的方向发展,一步步会走向当年俄国那样,最后人民起来结束共产政权。人民开始走向通过投票选举,有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社会。美国希望保持现状,所以不支持台湾独立,更反对中共使用武力。

  但中共不同意美国这样做,因为它认为这等于是纵容了或默许了台湾一步步走向独立。其实,台湾人现在大多数人是希望保持现状。台湾历次民调显示,主张立刻宣布独立的是少数;主张立刻和中国统一的更是少得更少;大多数人也跟美国总统一个想法,就是保持现状。保持现状等待中国发生变化。

  美国的政策很清楚,如果用美国布什总统说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台海两岸的问题由两岸的人民解决。那现在台湾人民可以自由发出声音了,可以投票选举了,又有言论自由。但中国十三亿人都被中国的拉登们,中国的朱成虎们给劫持了,他们发不出声音。必须等到十三亿人被解放获得自由,发出声音了,十三亿人和两千三百万人坐在一起,他们的代表会找出一个对两方共同有好处的方案。

  今天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中国人、西方人,大家共同的想法就是不要战争。因为战争毁灭了两岸的经济;毁灭了两岸的土地;毁灭了两岸的生命。保持现状,让时间来解决问题。说台湾有些人就是要独立。台湾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你不能说有谁喊独立就把他抓起来,应该允许辩论;允许讨论,最后一定是理智的声音会占上风。

  今天台湾有人主张立刻制宪 、正名,马上宣布独立,有这个声音,但是关键你看到它现在不是一个主体的声音,更不是一个现在执行的政策。今天台海两岸关键的问题就是要促进中国的民主,让中国有理性的人,由人民投票选出中国人的“布什总统”;选出中国人的“小泉”;选出中国人的“陈水扁”;选出中国人的“普京”。他是获得人民选票而获得的权力,而不用枪,用刺刀,用监狱保持权力,等中国改变了,你才能彻底解决台海的问题。

  【林丹】根据美国《二零零五年中国的军力报告》显示的具体内容看,目前中国有没有能力打赢一场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呢?

  【曹长青】现在整个的评估,西方的军事学家都认为,现在中共没有能力和美国打一场传统的战争。所谓传统战争就是指传统武器,就是非核子武器。就是不用核子武器,不用原子弹,就用飞机、大炮,现有的导弹来打。所以美国的军力报告说,中共现在军事有很大的发展,但是还是和美国相差很大的距离。

  一个国家你想真正的强大是多方面的,刚才我讲了中国的军事预算是九百亿美元,是历史最高的。但美国的军事预算是四千亿美元以上。按照美国前太平洋司令布莱尔将军的评估,现在中国的军力只相当于美国在越南战争时的水平。而越南现在已过去三十多年了,也就是中国现在的军事力量和美国现在差了三十多年。

  大家都知道中国每年从俄国购买大量武器,任何一个国家军事的强大,是不能靠买武器强大的,必须你自己有生产能力。今天你说要打台湾的话,你必须要海军和空军,中国连一艘航空母舰没有,你怎么打?你的空军海军不占优势。

  另外更重要的是战争还要打石油。中国的大庆油田已经接近枯竭,中国今后十五年,也就是说二零二零年的时候,中国的石油将达到百分之七十靠进口。如果外国不给你石油,或者你没有能力把石油从中东经过马六甲海峡长长的运输海线运输到你北京、上海或秦皇岛等港口,你没有石油打什么仗。现在一般西方国家都要储备石油,叫战略储备石油。像美国现有的战略储备石油可以供九十天;日本的战略石油储备可以供一百五十天;中国仅仅可以供三天。一般认为是中共无法来发动战争。

  战争不只打坦克,打飞机,打战舰,背后还是打经济。我们今天看很多中国人说中国强大了,上海、北京、深圳的高楼大厦,关键一个国家强大看的是人民是不是富裕。中国现在人民人均收入是八百八十美元,也有一种说法最多达到一千美元。美国人人均收入已经三万美元以上;台湾已经人均收入一万六。中国人均收入还是很低,而且贫富差别极其大,看看北京、上海、深圳的高楼,你再看陕西、四川农村的贫苦,巨大的差别。

  另外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强大不只是军事的强大,经济上的强大,更重要是人心灵的强大。你必须是一个道德感很强的社会,国家才会强大。今天我们说美国强大,不是军事强大,不是经济的强大,最重要的是人心的强大,人心体现在哪里?体现在美国有信仰者占多数。有信仰的人才有道德;有道德的才会产生有人心;有人心才会产生美;有美的地方才会有希望。全世界你找一找,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道德退化,它的造假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假酒、 假药、 假烟、假鸡蛋、假的婴儿奶粉。一个国家的道德水平这么地降落,你怎么能是强大呢?

  今天中国最可怕的还不是它的人均收入八百八;还不是它的军队跟美国差三十年;最可怕的就是这个道德标准,不仅不在提升,而是在整体性的下降,这是关键的问题。所以这个国家不会强大,如果继续这样走下去,不仅对中国的未来构成损害,很可能还会损害这个世界。

  所以按正规,正常人来判断,中国是没有能力打赢一场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的,从国内的条件和国外的条件看,都不能打赢。但中国说我用正规战打不过你,我干脆我用特殊手段。以前中国有两个军人写了一个《超限战》,翻译成现代中国汉语就是“流氓战”,即不按规矩打。今天我们说全球反恐,恐怖主义就是不按规矩,什么手段都使用,叫不择手段,不择手段的背后没有高尚的目的。它现在又提出核武器。今天进入二十一世纪任何一个稍微有一点文明的人,稍微有点人性的人,谁也不敢再说使用核子武器。

  美国曾经使用过核武器,对付是日本军国主义,而且是面对着,如果不这样使用就会导致美国军队,包括日本军队,包括日本平民,包括中国人都有大量的死亡。如果不迫使日本早一点投降的话,每一天中国就是几万中国人丧生,所以导致他不得不使用了原子弹。即使这样为了正义的目的使用了原子弹,今天还有很多争议,人类还在检讨是不是要使用这种极端的武器。今天进入二十一世纪,一个中国的将军,还是高等学府的院长,还有着教授头衔,就敢威胁要用核子武器把美国几百个城市平掉了,而且你不仅要毁灭美国人;而且他要毁掉中国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的人口,包括上海和北京。

  朱成虎这个讲话和拉登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你说今天在巴勒斯坦,还是在不久前伦敦火车站的那些自杀炸弹者,那不都是朱成虎吗。你也死,我也死。这种你也死,我也死同归于尽的想法,根本性的出发点就是不看重生命;不仅你的生命不宝贵,我的生命也不宝贵,谁的生命也不宝贵,为了一种极端的意识形态要毁掉一切生命。这完全是希特勒的想法;这完全是拉登的想法。你这种人怎么可以当院长?你怎么还可以培养解放军的青年的将领?你只能培养出更多的没有人性的人。当一个没有人性的人在中国占的比重大的话,那这个国家非常可怕的。

  【林丹】网上还流传着一个迟浩田的讲话,在他的讲话中有这么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如果共产党领导中国的权力被剥夺了,它宁可,以世界人民作为代价,也不会放弃权力。有人把它说成是最后的疯狂或末日的疯狂,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曹长青】以前我们看毛泽东时代,毛泽东从来没有说过我们跟世界同归于尽,他都会征服世界, 输出革命。他还有他的一点信心,他认为他很强大。今天中共为什么老在说什么要核大战啊,不惜要跟世界同归于尽。 这是一个输光了的赌徒的想法。如果我们共产党政权要垮了,我宁可把你们全变成陪葬品,不仅是中国人,世界我都要一起拉入毁灭。以这个来威胁世界,你要让我存活下去;你不让我活,我就不让你活。

  尤其随着共产党权力逐渐地被削弱,它的统治越来越不稳定,它会越来越疯狂地这么想,这么追求。但是它的想法,它的愿望和它实现的能力之间有巨大的鸿沟。有两方面在制约它。

  第一个,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的力量在制约它。美国为什么布置这么大军力,要把美国的全球战略的中心转移到亚洲,就是要防犯中共。不仅是美国,还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有二十六个成员,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这是第一。

  第二个,还有中国人在制约中共。因为中国人不会愿意做它的陪葬品。中国人要生活,要活,不愿意成为你核大战中的一个肉末;一个灰尘。虽然说有很多民调说中国人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不看重生命,但是当它涉及到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你看不看重?因为大部份中国人无论接受了多少年共产党的洗脑,还是毕竟有他人心那一部份,或者说个人自己利益那部份。今天一般的中国人,大多数的老百姓,关心的还是使自己的生活好一点;手里有多一点钱;有一点保障;中国有任何危机的话我的银行有一点存款;如果存得多一点,想办法把它转到美国花旗银行更保险一些。基本大多数,还是这样一个想法占主体。我想真的要选择的时候,绝大部份中国人不会愿意做它的陪葬品,这也制约中共的力量。所以如果中共那么疯狂的话,它只能是自己灭亡。

  【林丹】战争,意味着毁灭;战争,意味着死亡。中国正处在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的十字路口,该如何抉择并不取决于中共专制政权,而是取决于中国人民。面对为了自身的权力和利益,而不惜毁灭世界的战争狂人,最好的选择就是拒绝作它的炮灰和陪葬。

  透视中国网址:http://www.ntdtv.com/xtr/gb/aProgPage.jsp?prog=13
  透视中国信箱:[email protected]

  (转载请注明新唐人电视台《透视中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