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11): 教学相长
 
作者:侯念祖
 
2005-11-20
 
【人民报消息】(接上)

十一、教学相长

初步确定材料的种类与数量之后,阿庆就往嘉义出发采购木料,这里阿里山上的林木,一直是中南部制木业原料的重要来源,遂使得嘉义成为木料的主要集散市场之一。阿庆靠着故乡小镇里头一些老师傅给的建议与介绍的木材商,花了两、三天就完成了采购工作。

在这段期间,阿庆虽然忙碌,但是夜间总是会抽出点时间来读书,一直到制作工作开始之后,阿庆可说已经养成了这样一个日间工作、夜间读书的习惯,并从此不再断过。

而开始制作之后,有时为了购买新工具或是修整工具,阿庆必须骑着自行车来回清水与台中市。

一回,骑在碎石遍布的道路上,阿庆心急着赶紧回到清水继续工作,没意到恰好绊到了颗大石头,急冲的自行车弹起老高,阿庆也一屁股栽到了地上,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遍身的皮肉伤也够阿庆行动不方便了好一阵子。

老医师觉得阿庆这样自己一个人忙里忙外也实在是分身乏术,于是趁着阿庆这次的意外,提出要阿庆找个学徒来分担工作的意见。

一日,站在阿庆正在劳动中的木马边,看着伤口尚未完全痊愈的阿庆正在奋力的凿着榫孔,老医师开口说:“你就找个学徒来分担工作吧,要不然自己一个人要忙这么多事,总是有困难。不过我也事先和你说明了,这个学徒也是做我的工作的,所以,学徒的费用要由我来支出。”

阿庆停下手边的工作,将榔头和凿刀小心翼翼的放下,先擦了擦汗,再回老医师道:“其实学徒也不用什么费用,顶多就是负责他的吃住罢,这一点花费我没有问题。可是,我现在还不太想要找学徒……”

说到最后一句,阿庆眼光转向了木马上头的材料,竟似有些是和自己对话。

老医师觉得阿庆有些异状,便先不忙着和他争论学徒费用之事,开口问道:“为什么还不想找学徒呢?”

阿庆看看老医师,心想,老医师既然问了,就老实回答吧:“其实我不是没想过找个学徒的事,但是……我觉得,我自己的功夫根本还不到家,所以没有什么资格来带学徒。”

老医师听了,立即知道这年轻人那种别扭不知转弯的劲儿又冒上来了,他沉思了一会儿,便以似不强迫的态度说了一句:“好啦!那就等你功夫完全成熟那一天再来找学徒吧!”

姜果然是老的辣,老医师这句话犹如半天顶上一道霹雳,轰的阿庆脑袋嗡嗡作响。心头一震,阿庆马上会意,心里头想:“哎呀!是啊!这手艺哪有成熟的一天啊!我怎么忘了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对了,阿成师也曾和我说过,‘教学、教学,就是一边教、一边学’,那么,收个学徒也并不表示我认为自己资格很够、功夫很够了呀!学无止境最重要的就是在自己这颗心呀!”

弄清楚这中间的关系后,阿庆打开了心中的结,于是答应老医师下一趟回小镇的时候,会托阿和伯物色一个学徒的。

半个多月后,阿庆的身边多了一个学徒,刚满12岁,小学毕业。阿庆让这个小学徒和他一起生活,以行业习惯上对于学徒的要求来规范。于是,阿庆就多了个小学徒协助他整理住处的环境、处理制作过程中的琐碎杂务,从最基本的要求开始训练。

第一次“为人之师”的阿庆非常地用心,他经常仔细的观察小学徒的表现,只要发现他在某一层次的要求上表现稳定之后,便会再给予新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阿庆才充分体会到为人之师的不容易,对于徒弟的正面表现,既不能太明确的给以肯定,以免他志得意满,但又必须适度的让他知晓,以期待他能在信心之中稳定进步。而对于学徒负面表现的处理又更难了,有时必须明确指出,但又不能每一次都由当师父的来指点。因为,阿庆发现,当小学徒自己没有体悟到自己的过失或不足之时,他的指摘往往效果并不大,也就是说,如果小学徒自己找出了不足之处,这时阿庆的指点才会有真正的效果。

当了师父之后的阿庆,这时也开始能够体会到在自己过去接受阿成师等师傅的教导和训诲的那段期间,自己是如何的让他们担心,而他们的一切方式,无论是惩罚、指点、斥责、提醒或是温言劝勉,都包含着他们许多的期望和经验指引。

看着小学徒,阿庆这也才感受到自己过去当学徒期间,其实是多么的幸福,当时有些时候产生的委屈与不理解的感受,现在看来,实在是一种幼稚、不成熟的反应呀!

一直到六十多岁之后,阿庆不再收学徒时,他一共教导过四十多个学徒。每一个学徒的资质、用心程度、体悟和上进心都有所差异,因此,展现在他们最后的手艺水平上,也是各有良窳。其实,阿庆晚年时一直有个感叹,他深深感觉到,为人之师虽然不容易,但好徒弟才更为难寻,以能够完全承传他作木、雕刻和髹漆这三种手艺的学徒而言,几十年来,也不过就教出过两个而已。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