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慕名而来又让我差点“出手”的病人(图)
 
作者:徐玉琳
 
2005-10-13
 
【人民报消息】行医数十年,也常翻医书,勤查资料,但时时让我长知识的却还是那些来找我治病的患者,在为他们解除病苦的时候,我也时常受益,在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也使我更了解自己。

他是来戒烟戒酒的,因为无节制的瘾好和对自己的放纵,使这个年纪不太大,但身体被摧残的中年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是什么原因使一个人将自己的身体心甘情愿的让烟酒来控制而不能自拔?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染上这种不良的习惯的?究竟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在毁灭自己?放弃它时真的有那么剜心透骨吗?我经常想这些问题。

“真是难戒啊,我一天吸两包烟,几乎喝一瓶酒,戒不了呀,比死还难受……”这位病人说。他又说道:“我慕名而来,因为对你的名气我想再试一回,也许你有法让我戒掉他们,但在治疗之前,我有几个要求:一、无需对我讲大道理,事实上因为亲身经历,我或许比你在道理上知道的还要多,除非你有什么特别的我从来没有听过的道理。二、拒绝服中药,因为各种我正在服用的西药说不定会跟这些来历不明的中药打架,起反应,我会受不了,更何况闻那些汤药的味道我吐还来不及,更不要说再往下咽了。三、不要给我介绍什么瑜伽打坐、呼吸气功的事,我都试过,一样也不灵的。四、你的针不能把我扎痛,我因为你的名声来的,扎针不痛应该是你的拿手好戏,否则,我就在中国城花二十五块钱随便找一个好了。”

看他的架势,听他的口气,使我这个本来就一身反骨的人,一下子呼啦啦就要把过去没修炼做常人时对待人的十八般武艺,刀枪棍剑全部搬出来,严阵以待的就准备出手了,一霎那间,我立即清醒了,不可以,不行的。

他是病人,他可以说一切想说的话,提出自己的要求,而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医者,连这一点宽容的心都没有吗?于是我回答他:“好啊,我会尽力的。”

“你今天既来这里找我,说明你懂得所有的道理,自然无需我说。中药你也可以不用服,凭着自己的意志与毅力,真正的把他们都戒掉,这是好事。打坐锻炼是一个人的基本养生之道,灵不灵不在于你做不做,而是你信不信。但针灸不痛的保证我不下,因为这里没有一个衡量疼痛的标准,你的身体对针灸是否敏感是关键,每个人的情形都不同,这要由你自己来决定了。”见我平静的,且带一点微笑的回答后,他不说话了,还点点头。

扎完针,他睡了,我离开病房。

回想刚才那一幕,我的内心深处震撼了,什么叫真正的替别人着想,不在意他的语气、态度、方式,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好,做成,这不也是我们要圆容的一方面吗?


(选自正见网《医山夜话》)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