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江交手不留后路 温家宝背水一战(多图)
 
林凌
 
2004-9-21
 

温家宝背水一战反洗黑钱

【人民报消息】温家宝是个实干家,他温文尔雅,但关键时刻决不退缩。

九月初,温家宝被中央政治局任命,兼反洗钱工作组组长。他表示:反洗钱工作是背水一战;别无选择,不进则退,退则自毁。他并要求大家监督他的工作成效。

中共领导人哪里有让别人监督自己的,都是只许自己监督别人、惩治别人,温家宝是腐败政府里的另类。

反洗黑钱虽不是看得见硝烟的战场,但这个无声的战场却到处是陷阱、暗杀和腥风血雨。最可怕的是,背后下刀子的不是黑社会,而是中共各级领导,尤其是高级领导,高高级领导,没有特大权力,上千亿元的洗黑钱动作是摆不开的。所以,温家宝担任反洗钱工作组组长意味着他要把生死置之度外。没有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光那种精神上的压力都能让人窒息。

江家帮为首的高官洗黑钱年达五千亿元

据国务院有关部门披露:大陆洗钱活动的活跃,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恶化、迅速蔓延的。那正是江泽民当政几年后,脚跟站稳了,有了自己的地盘,胆子大起来了才明目张胆干的,九四年至九六年,每年洗钱已近一千五百亿;邓小平死后,九七年至二OOO年,每年洗钱活动已达二千五百亿至三千亿元;二OO一年至二OO三年,每年高达四千亿至五千亿元。而二OO二年十一月,正是江泽民交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那年,外汇非正常外流创记录,达二百八十亿美元至三百亿美元。


中共干部贪腐能力很强!
是谁把这么多人民币漂白之后存到海外帐户上?当然是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他们干正事没有能力,干邪的歪的,能力却大大的。

让人不明白的是,四中全会却要求任何部门还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要求「一个中心、三个党组」,一个中心就是党中央, 三个党组就是人大、国务院政府、政协内建立、完善的党组织,党组书记是三大部门的太上皇。花瓶政协里是几大民主党派,要民主党派闭住嘴,必须听从共产党的指挥,花瓶的资格都被取消了,那还留着政协干什么?

这么独裁、蛮横、贪婪、无耻的中共还需要增加执政能力吗?没有执政能力一年能偷盗五千亿元呢,要是提高了执政能力,把权力更加集中在这些蛀虫手里,那会怎样呢?

洗黑钱的渠道

动向杂志9月刊报导,洗黑钱的渠道,有内地的商业银行、中外合资机构,在港澳、外国的中资企业、中资金融、部省驻港澳窗口公司,在港、外国上市的国企单位,中资高层借公司名义设立的「公司」;还有欧、美、加商贾也卷入了大陆的洗钱活动,而且都是属于一千万美元以上的大宗活动。

以江泽民父子为首的这些中华民族败类自己忙活不过来,连外国人都拉进来参与祸害咱国家!

朱熔基「先天不足」

朱熔基卸任后,虽说不再参政了,但对他的老本行金融工作的感情还是不减。他多次看到自己一手提拔的金融界高干,一个个中枪落马,看着金融系统发生的特大案件、资金外流、洗黑钱……,也不禁悲痛不已。朱熔基近期承认:从九二年在中央分管抓金融,是怀着抱负上任的,十二年时间不算短。今天回顾、反思,是多了伤感、挫折、内疚。对金融官场的复杂性、引诱性,我是交了一份差等级的答卷。朱又语带双关的说自己是「先天不足」。

江泽民父子逃过了一大劫


前公安部长贾春旺
江泽民1989年当政,北京的反洗黑钱工作,开始于江泽民当政十年之后,九九年秋,由中央政治局通过设立有关机构。奇怪的是,却没有运作,直至江泽民交权前的二OO二年五月,才经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了「反洗黑钱工作部际联席会」制度,由公安部负责,十五个部门、机关配合,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海关、审计署等。但,二OO二年五月至二OO三年三月,恰逢换届年,长达十个月未能开过一次联席会议,所以到江泽民交出二权后,该制度也没有执行,江泽民父子逃过了一大劫。

当时,委任公安部长贾春旺为联席会召集人,直接向朱熔基负责,为此政府临时调拨了三亿五千万元作为运作经费。贾春旺也曾召集过二次各部门机构负责人并头会,讨论过如何开展工作,但与会高级官员不但不想如何去遏制洗黑钱,反而争着向贾春旺要经费。各部门机构申请的洗黑钱专项经费,高达二十亿元!三亿五千万元哪里填得满中共干部贪欲的沟壑,贾春旺无奈,被迫向朱熔基提出:这副担子很难挑,要求换人。

是贾春旺执政能力不强吗?还是这些共产党高官的贪婪症已经深入骨髓?

一个发横财的绝好时机

江泽民率领的这些贪官污吏发现了一个发横财的绝好时机:内地每逢换届年,换届前夕是经济、金融最混乱的时期,又称为「官场横财年」,有五个最多:银行不良贷款最多;资金外流流失最多;洗黑钱活动最多;党政部门小金库增长最多;金融机构换新帐号最多。

周小川知难而退

换届之后,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组书记周小川继任反洗黑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集人。周小川在一篇题为《中国反洗钱的现状与未来》的主题发言中承认:洗钱犯罪的隐敝性、流动性、多发性、国际性和复杂性,决定了反洗黑钱是中国政府的一项艰巨、重要战略的任务。

周小川也知道,银行等部门之所以敢这么干,是因为有强大的后台指使和操纵,而洗完的钱绝大多数都是放进这些后台在海外的银行帐户内,江氏父子就是犯罪活动中最猖獗者。自己认真追查就是活腻味了。

因此,周小川也颤抖声称:担子太重,能力、胆略有限,恐怕难以胜任。

温家宝亲自披挂上阵


替江卖命入狱的王雪冰
洗黑钱活动是有组织、有后台、有通道的。经查:在洗钱活动中的若干部门,银行、海关、境外中资机构是重点;还有八省一市(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浙江、山东、辽宁、海南、湖北)占了近十年洗钱活动中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年达四千至五千亿元。

事情已经非常明了,查处入监的那几位银行主管,哪一个都因为替江氏父子卖命而毁了前程的。江泽民一次性转帐二十多亿美金就是通过银行再转到境外银行去的,那洗黑钱最猖狂的八省一市里有几个不是江家帮的人马?所以,反洗黑钱就是与江泽民作对,与江家帮作对,谁也不敢加强这方面的执政能力!

九月初,中央政治局把这个没人敢接的烫手山芋送给了总理温家宝,委任温家宝兼反洗钱工作组组长。

温家宝:背水一战,别无选择

八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在北京的西山,召开了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

温家宝出席了这次部际联席会议,他在会上说:中央在反洗钱工作、打击洗钱犯罪活动,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和金融秩序,已经进入了一个极其关键的时刻,是背水一战,别无选择,不进则退,退则自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金融秩序势将崩溃。这是对国家、对人民、对事业的犯罪。温家宝在讲话中,要求大家监督他的工作成效。

在中国,洁身自好都难,更何况主动出击,可想而知,在中共高层重重黑势力的包围之中,温家宝的处境更加险恶。好在温家宝决心已下:「背水一战,别无选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