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帅──金正日摸错了老江的脉
 
作者:今钟
 
2004-9-6
 
【人民报消息】前些日子,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然陈兵中朝边界,增至15个军,为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后五十年来所仅见。军内专家鼓噪了一阵“第二次抗美援朝”,肯定中国会帮助金正日打美国,而不仅是象支持萨达姆那样只是提供专家及防空与反导弹技术,金正日也摸不着头脑,满腹狐疑。

直到近日北朝鲜发生火车大爆炸,金正日向全世界求援,中国援助团整装待发这是最近的邻居,最快的援助却被拒绝;金正日还封锁了边界,禁止中国旅游团进入。金正日访华归来,以时间差躲过一劫,方醒过梦来,立即将暗杀未遂嫌疑人亲妹夫逮捕刑讯,把妹妹接出妹夫之家。

金正日一直以为自己是江代表用以对付美国必不可少的手中王牌,不断气势汹汹向江讨石油,粮食,军火,一面不停的在国内声讨社会主义的“叛徒”中国,至于江氏为什么要消灭金这张“王牌”,金正日恐怕自己也想不透彻。

普世媒体,有一家专给江氏把脉的绝活,江氏一切黑箱作业可把全军朦住,却逃不过“人民报”网站的火眼金睛。

江氏翻云复雨,朝秦暮楚,瞬间反复,只有抓住根本脉络,方能理出头绪,看清斯人。

兵法家吴起名言:“必先和而造大事,不敢信其私谋。”是说军国大事必先充分商量,司令部一致,绝不敢信任一个人的私心谋划。而江氏却专搞黑箱作业,因为江的出发点,不是民族兴亡,党的利害,而是保护自己的个人罪行。

苏联解体后江氏最怕中共仿效戈尔巴乔夫搞信息公开化、政治透明度,是害怕自己历史隐私曝光,支持俄国利加乔夫共产党复辟派,妄想把俄国拉回到共产体制,为下台的俄共争取选票。

江在党内散布极广的流言:“中国要学俄国和平演变,老干部只能去看大门(传达室看门人)”,以致邓小平组织老干部参观深圳新面貌,许多人都流泪说:“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及至1997年10月29日,江突然宣布与美帝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令老干部们摸不着底,其实正是因为党内反对江氏对克氏软弱才需要买来美国总统的支持。

然而,为何中美密月昙花一现,中美在核技术大开路灯交流之际,却引起大国三角中被孤立一角的俄国的警觉。

本来俄国已推翻共产党,苏联瓦解,共产阵营中留下的大党唯有中共。按意识形态的合理逻辑,美国本应该慷慨援助新生的资本主义俄国去摆脱经济灾难,因为是苏共体制造成,并不是新政权的错。而俄国若象马歇尔计划使西欧经济辉煌,那样棒就会成为“和平演变”的活样板,江氏用“和平演变”吓唬老干部的神话就会破产。中共以前学苏联,现在学俄国就顺理成章,比用美国之音影响中国舆论要强大得多。(俄经济经江氏输血好转,普京访华,大陆一片赞扬,并不知是江氏的暗助。)

中国和平演变于俄,于美,于中国,于世界和平都有利。在俄国看来,美国不与资本主义俄国结盟以制华,反而与共产党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是犯了意识形态的严重错误。

而美国支持东欧原苏联卫星国加入北大西洋军事同盟,扩大到俄国边界已经咄咄逼人,而南斯拉夫是俄国传统势力范围,美国不打招呼,集中欧美优势兵力与新科技武器对不听劝告坚持种族灭绝阿尔巴尔亚国民的米洛舍维奇政权发动科索沃战争,在挤压缩小俄国势力范围,在东方又与中国恢复毛泽东式的中美战略合作。东西夹击,箭已在弦上。

幸而斯大林有远见,策反中共东北王高岗虽死,但赫鲁晓夫55年策反中共留学生中,竟然有一位姓江之人趁中共六四统治危机,以镇压见长而篡上宝座。

由于和平演变,苏共原班人马及克格勃未动,有的退休,有的还在台上,只要报刊涉及高岗故事(赫鲁晓夫如何向中共揭露高岗是间谍),三大权集中一身的江氏便会心有灵犀。

这一著要棋果然见效,江氏就范。科索沃战场上,没有战略伙伴关系的欧、亚、非、美各国都对制止种族灭绝的科索沃战争表示支持,北美欧洲日本团结一致;非、拉两洲即使为了逃避战火也都纷纷撤走驻南斯拉夫使馆,唯独新的战略伙伴中共不撤!

不“建设性”地使用使馆作地下情报站,帮助南军打下上亿元造价的F117高空隐刑轰炸机,拖迟了战争进程,让俄国军队开到南斯拉夫战场,增强了俄国势力与筹码,给战后解决留下许多隐患。

江氏就范的结果是中国在军事上反而成了俄国建设性战略伙伴。

在政治上隐瞒米洛舍维奇,灭绝阿尔巴尔亚种族群体的大规模血腥屠杀,大肆渲染美国是“侵略者”。美国人也难以明白这是做给俄国人看的,至今也许还在莫名其妙。

美国人或许认为苏联间谍、献土是中国内部事务,和美国没有关系。

然而,俄国人对江氏表演并不满足,报刊又捅出前克格勃远东局人员谈在中国留苏学生中发展线人的1955年的神秘故事。江氏怎能不心惊胆颤。现在中共党内部都说江氏拍板从真善忍开刀剿灭15种气功、19种民间教派等中性民间群体是最蠢的决定;其实,连身边的朱熔基也不见得知道,当时江氏在美俄夹缝中挣扎,面临多大压力,处于怎样惶惶不可告人的状态。

中国离欧洲万里之遥,毫无利益可言,完全为俄国白忙活。四月与美国大战的风险,怎能不怕!

于是电视上上访者静静地站在附近人行道上,没有口号和旗帜,在惊弓之鸟的眼中成了“惊人的组织纪律性”。疑心威望震主的朱总理或党内潜在对手在党内外发展势力,妒火中烧把和平处理接见请愿代表的总理朱熔基骂了个狗血喷头:“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呀!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掉的!”连罗干都不知为何引发江这么大火气,别人更是莫明其妙!

江氏随机应变的短期行为,必有长期后果,这是政治佣人看不到的。江氏大话所说具有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批不倒真善忍,用的却是武则天的酷吏周兴,来俊臣那一套,发展到一百多种酷刑。

所谓“唯物论”就是执行者升官发财,执行不力者撤职 、下岗,反对者严惩不贷。不肯“转化”酷刑至死者,内部透露前年已超七千,接近家庭教派被处死上万的人数。苦主们透露到世界的法轮功友已超过千人被酷刑致死。

希特勒灭绝的是异族国民,而江氏灭绝的是同族国人、无罪同胞,江氏一再想推到共产党身上,挑起法轮功国内外功友与六千万共产党员的对立;一再以抹黑国家名义,挑起国内外华人的仇恨与对立;以杀人放火的宣传煽动人民大众的仇恨与对立。

如今法轮功人士受害苦主们却把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真正罪魁告上十多国法庭,首先是美国联邦法院。江氏一生苦苦隐瞒的谍罪却引来上万条人命的大祸。

人们不知江氏整天忙活什么?就在为他自己而忙活,为避免罪行曝光下台受审而忙活,又是苏格26人行贿团各个击破去说服美国全体议员支持“撤诉”。又是派经济代表团的吴仪与布什私室秘谈,一再保证“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撤诉。”

但布什不给白宫的“机密通行证”;奉献土地也没法抛过太平洋,唯有与美国最大的隐忧交换,帮助摆平金正日,把美国人民头上的核灾难彻底清除,江氏为了挽救自己的身败名裂,至于会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乃“非所计也”。

古今中外没见过统帅,拿三军当看家护院的罗喽,把军国大事当自己趋利避害的私人帐单,去做交换,去支持利加乔夫共产党左派;受到压力又巴结叶力钦,冷落俄国共产党;为受党内压力与克林顿牵手,受俄国压力,又给克林顿与北约下绊。

豢养金正日,打北朝鲜牌对付美国;为要求撤诉又去铲除金正日作为交换。

朝秦暮楚,顷刻变阴,一切以个人私利为转移,把三军生命,十四亿人存亡交到此人手里统帅,无以名之:商帅?险帅?危帅?丧帅?似乎疯帅倒有些贴近。

周恩来称一会儿一变的利比亚领袖卡扎菲是疯子,这个利比亚疯子已被伊拉克战争所疗救改邪归正。金正日也是疯子,暗杀他不成,报复起来混天地黑。俄国在中俄边界大搞三军进攻演习,也在拉拢金正日,不知疯帅给中华带来什么?江给国内人民困难已经够多。

人家不会只对江氏一家下手,无辜的中国人民会为江氏垫背,解放军将士则首当其冲,六千万党员都要背黑锅。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