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面临江曾联盟生死挑战(九)──曾摄政得天独厚 命途多舛
 
中南客
 
2004-1-12
 
【人民报消息】

一 、父亲是个神秘人物

已故前国务院内务部长曾山,文革中给人的印象是个老实人,文革高潮中红卫兵三司蒯司令(红卫兵第三司令部清华大学三年级大学生蒯大富是司令)叱吒风云, 在蒯司令面前曾部长显得木讷,不善辞令,说不出话,蒯大富反而大大咧咧,称呼「同志」,主动伸手,倒象是一种恩赐,似乎老干部们的命运在他手中,连中南海勤政殿的公务员都看不过去。但曾官却不象首长样子,显得有些胆怯。而他却是文革中唯一没被打倒,也没被炮轰的人物,在中南海外,没有一张整他的大字报。其入世的功夫不知比蒯大富高明多少倍。给人的印象却是个穿大衣的小老头。以前总把曾山的名字和康生相混,后来在印象中,总觉与鲁迅之弟周健人的形象相仿佛。

二 、成长中:「一天等于二十年」

「一天等于二十年」据说是马克思形容共产主义社会生产力飞快的话,在1958年大跃进中,被《人民日报》说烂,在文革中却成为现实。天安门城楼上中央文革小组干将王力刚作为声讨武汉走资派军头陈再道的座上宾,毛主席一句「还我长城」瞬间入狱,接着周恩来捧为青年历史学家的戚本禹与红笔杆关锋相继逮捕,街上出现「打倒王、关、戚」的横标,当见到「打倒杨、余、傅」的标语时,解放军支援地方左派的军管干部都不敢信,总参谋长杨成武,空军政委余立金,北京军区司令志愿军功臣傅崇碧都是红人,顶头上司,这怎么可能呢?军、政元老几天揪出一个,不用江青文革小组操心,群众发动起来后,红卫兵们便主动去找,「叛徒」先是怀疑,接着炮轰、调查,少数被毛保下来,多数挨个打倒,李先念、王震,少数人有惊无险,刘少奇、邓小平、陈云、彭真、贺龙、彭德怀,早已不在话下,各省市党政首长在文革初期早被揪斗,各大军区司令、政委也先后被冲击,就是这个小老头曾山丝毫未被触及,没有伤筋动骨,这本身就是曾庆红启蒙的活教材。

三 、正反两面教材

彭德怀是失败典型,与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等人文革前四年早被淘汰,都属于「思想上没有入党」的同路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这些人党内必然下场。胡耀邦、赵紫阳大体也可归入这一类。刘少奇、林彪属于最后倒下的类型,思想上没彻底入党。

最成功的只有康生、张春桥,琢磨透领袖心思,走在前头,得马列精髓(注),张春桥文革设想:全国成立一个大公社,200元人民币以上存款一律没收,工人、农民都发工资,每人每月30元人民币,毛批判商品交换,货币是资本主义的土壤,这些纲领都在柬埔寨共产党波尔布特领导下得以实践。共产党的机制就是必须和「中央永远一致」,不管党魁是否荒谬。

四 、见识、胸怀超出高干子弟

毛主席文革中早就指出,高干子弟很危险,自高自大没本事,以为世袭长辈天下,理所当然。曾摄政所见略同。他不在高干衙内圈中混饭吃,见识不凡,在权力市场化大潮中,高干子弟纷纷下海,追求财富,纷纷取得外籍,当上了大公司董事长,而曾甘心月薪几千人民币的「公仆」足见志不在小,绝非久而甘心为人下者。曾能降尊纡贵,跻身平民出身众多的上海帮,是他冷眼识人,看到了江木马的强项及前途。江木马的处处小心深藏不透,不理正事,专务防卫,见风使舵的异己战术,注定要战胜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一切土八路,唯有毛泽东除外。江氏针对党内要求审查江历史的暗流去年曾透露他如何经过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的审查,还说他当时最怕毛泽东。后一句倒是无意中说了实话。若毛在世,江卖国篡党绝不会得逞。其实江那套交际手腕,拉法国总统夫人跳舞,为夏威夷州长夫人弹琴伴奏,向总统布什献唱意大利情歌,与以工、农、兵为基础的中国共产党处处格格不入,是曾摄政为江氏运筹了中国共产党「代表」形象,为江氏立了大功。

五 、运筹帷幄三大功劳

论形象,朴实敦厚的华国锋最适宜半土不洋的中国共产党,但他见识也土,还搞「抓纲治国」抓阶级斗争之纲,高举毛乌托邦红旗,必不见容于被打到的刚翻身的元老们。

江氏乘政权之危,由市长直升总书记,命运所眷顾,也是共产主义末日,只有木马型的人才能适应,李瑞环若由邓小平执意扶正,也会遭到胡耀邦、赵紫阳的类似下场,一般正常的共产党人不会转环如木马转椅那样灵活,不可能使出非常的招数,如王宝森之死,解决杨家将,北京帮及乔石等人,都是李瑞环一类干部使不出的招数。

「没有自己的东西」是对江氏上台后的普遍评价,江氏的强项确实不在此处,江可背林肯演说,但脑子里没有一条马、恩、列、斯语录;会唱意大利名曲,就是唱不出一支抗日之歌。

但这正是曾氏补锅用武之地,曾熟悉党中央与广大基层保密、隔绝的弱点,可以把要求公布高官财产,全国城乡天天有示威、暴动等真话截留,只让全党知道「形势大好」,捧邪为正,这类文件,由曾起草,再以江名义,传达给小胡,曾甘心为人作嫁衣,韬晦功夫,确实了得,辅之以江氏洋场功夫,江标准象与美国总统大相片并列,反倒以民族主义现代化君主形象,遮盖了土八路与洋党魁的不伦不类与格格不入。

其二 、斯大林名言:「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曾摄政最熟悉高干子弟弱点,一打一拉,解除了江木马最大的危险:被元老及子弟审查历史,揭老底。一律给予部级待遇,订下丹书铁卷,只要拥江,概不追究一切官倒:从对虾,彩电到军火,废旧坦克及从俄偷运北朝鲜核原料等出格生意。

其三:举凡来不及与跟班曾摄政商量,江氏临场发挥,特立独行,必干蠢事,宴会弹琴,献媚唱歌,梳头,抢勋章都是小事,拍板要消灭与世无争的民间气功这种荒谬之举,不用曾庆红,普通人平常见识都会看出。十四种民间气功禁绝了,尤其江氏拿法轮功开刀,以为「他们讲求真善忍,可以放手打击」更是市侩头脑,三个月,半年,一年,国庆前一再消灭不成,抓、抓、抓,往死里打,学盖世太保灭犹太人,设专职610办,学戈陪尔造1400例、天安门自焚案,不顾因果,只迷信权钱威力,到头来弄得被自己的百姓在国际上告成酷刑、反人类、灭绝群体罪,在世界史上,共产党史上,成了独一份,有苦主有申诉有材料,800多个法轮功信徒被活活打死(包括许多老教授,老干部,工程师,讲师,大学生,老工人,农妇,少女,少妇,还有婴儿)该多大罪孽!江氏神经承受压力,派出亲信苏格为首都26人院外木马团到美国,暴露出是陈水扁帮了江末日之忙,紧急关头,少不了这张台湾牌,敲山震虎,吓唬美国与布什,依我看,由26人行贿团作苏秦张仪,暗通款曲,劝说人道主义议员群,压迫美国法官撤诉,才是江真正心病,但美国不是纳粹,把中国百姓当犹太族灭的反人类罪,有大量查证的法律文书在,怎么也不可能打成「诬告」,这事还真难为曾摄政。

六 、江曾反串相声《扒马褂》

某富翁说谎成瘾,依仗仆人替他圆谎,信口开河,仆人穿着富翁的马褂,就有替主人排忧解难的责任。富翁讲:大风把一口井刮到墙外;在酒楼吃饭窗外飞来一支烤鸭;家里养的蟀蟀有三里长。穿马褂的仆人一一为主人捏造情节,堵住质问者的嘴。

上海人称专讲大话不干正事、全靠朱熔基撑门面的书记为「江大炮」。江单独在美国接受华莱士采访说「法轮功有几千人自杀」连曾智囊也无法圆谎,只好从国内报道中删去。

说是法轮功要夺取政权,震住了答应炼功、出书、放人的朱熔基及一大帮炼功的中央要员军政高干及家属,江小试牛刀,威压全党,壮起来胆子,四个月后一不作,二不休,干脆给俄国总统上贡:承认一切中俄不平等条约,把毛建政前后被俄蚕食鲸吞的新旧领土,一概奉送,还加上新划的152个小块地区,瞒过全党,黑箱操作签下秘约。封锁前克格勃远东局线人档案。曾再有天大本事也无法搬上台面交人大审议,只好密封,不管天津教育电视插播揭露,国外审江大联盟声讨就是不敢还嘴。只能拿鑫星被攻击违反国际法一类遁词来打岔。或说是有列宁当德国线人的先例,有列宁与敌国签降约的影子,或说因为国际上孤立出于反美的需要,怎么也说不过去,无法向全党向人民交待,明摆着你把北京白送,俄国也不会结成军事同盟,拉拢邻国,根本用不着赔上大片领土。

对党中央,对军队,对公安内部讲夺取政权,对人民又拿不出证据,只好出馊主意,什么不许吃药,专杀妻子父母,也凑不够1400例,还有馊点子,如天安门自焚或屠杀乞丐可以升天成神,都是曾智多星的败笔。前两年就被一名香港公民一名北京人告上大陆法院,罪状累累,也只能把两原告抓起「失踪」了事。但蠢行纸包不住火,2001年北京公安部自己把巫医神汉杀人罪行移植法轮功人身上的经验向全国公安介绍,在国际互联网上被内部人士曝光,两年后继198964当夜支身挡坦克被江处死的民族英雄王维林后,大陆又传出来因播出天安门自焚案真象被活活整死的第七人刘成军,成了突破江长子新闻封锁的国际英雄,总之,曾摄政体谅江盟主难言苦衷,园谎补漏。但飞鸟未尽,良弓见藏,未过河,要拆桥。

七 、圈套圈,连环套,连环马

江198964后虽身坐中南海,但64意味着什么前景,共产党高干皆人同此心,江安排长子去美国,也是预留后路,狡兔三窟,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江氏靠曾权谋,摆平高干子弟,取得代表土八路正统地位,自以为铁定16大后会连任总书记,安排长子在军外闷声发大财,绝不张扬,拒绝亮相。江家上海帮16大得票率之低,大失所料,勉强靠曾佐施诈术,夺得军权,但年龄不饶人,早有心脏病,当年和胡耀邦同时服药,斯人已去十四年有余,原来安排曾副座搭桥,做过渡人物,但江绵恒已49岁,在江曾之侧,目睹力行,已锻炼成熟(注2),有萨达姆乌代、库赛,金正日、金正男、金勇男两个榜样在前,任何独裁者都不甘于让外姓人分享权力,除非无奈。江曾彼此了解,早有过节。三年前曾酒后失言,自称摄政,被身边江氏耳报神听去,江安排曹刚川、徐才厚、郭伯雄三人小组架空张万年、迟浩田,唯独不让曾付帅插手军队,那军委付主席如牢外宴席,可望而不及,江两个儿子却因下手太晚急于插入军队,形成圈套圈,江氏木马混入党内,曾也是木马混入江盟,曾大哥圈中还有江绵恒老弟又是连环木马计,什么国家大事,可持续发展,玩去!江曾眼盯着的是最后鹿死谁手?

八 、蒯大富的老祖先有先见之明

在项羽、刘邦未定胜负之时,韩信手下谋士蒯彻曾苦劝韩信,作为军事专家,刘邦与项羽都不是对手,打仗都缺智谋,韩信帮谁谁胜,三足鼎立,保持独立地位,若帮助项羽灭刘,再打败项羽,不成问题。韩信不听劝,帮了刘邦反被灭门九族。

现下大陆流行一本邓小平《遗嘱》说邓小平生前曾与第四代接班人胡锦涛、曾庆红谈话,有所嘱咐,海外相关媒体注明:「中层干部必读」。透出这方面信息,可惜筹措已晚,胡生不是项羽,对曾又有戒心,曾为江氏坐稳江山,过于投入,摆平高干子弟,得罪人太多,不只是和罗干、薄熙来兄弟不相容,乌眼鸡一般,被孤立的曾只落个以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国家付主席身份敬陪军委会末座,还不如江姨陈至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曾在军队又没根基,江已严控军国要津(注3)。好在有台湾牌可以利用,三月台湾公投后,台湾民众要求撤除600多枚瞄准的导弹,可以不理它,江媒体可以用各种理由找台阶圆场。江氏因为自己煽起的战争狂热,必遭军内外民族主义愤青咬牙切齿痛恨,若江氏随波逐流,又不啻自掘坟墓,千夫所指万民尽骂,只凭权钱两大武器,控制舆论与人事,若能躲过此劫,苟延残喘,若非天袒,也是千古怪事。

注:抗日战争中,彭德怀打了百团大战,在教育下级时,提出对国民党友军搞统一战线,应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毛曾专文批判说:「在以商品交换为经济基础的现代,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是「己所不欲,要施于人」」。

注2:江绵恒入掌科学院后,即已插手中枢,常为其父主鬼点子,包括天安门假自焚在内。胡锦涛敬若王储,不敢惹。现任外汇局长,指控外汇,以38军数字化顾问掌握38集团军,以神5升空副总指挥掌控第二炮兵(火箭部队)及空军,正挖国库,搞金盾工程,急于把全党全国人民监控,包括曾庆红家庭在内。

注3:江泽民严控要津:
1 、中南海警卫部队第一政委
2 、反台独,反外国军事干涉到领导工作指挥部总指挥
3 、国家战争战备委员会(总指挥部)第一把手
4 、中央政策决策领导小组组长
5 、中央党校荣誉校长
6 、中央外交领导小组组长
7 、党中央军委主席
8 、国家军委主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