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外交章法大乱 中共的国际处境加速恶化
 
王赫
 
2023年9月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8月28日, 就在G20峰会和东盟峰会前夕,中共自然资源部发布“2023年版标准地图”,其中纳入争议领土,引来印度、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周边国家的强烈抗议。在敏感时间行这敏感之事,是自然资源部与外交部没有协商自行其是捅娄子?还是中南海狂妄没把邻国放在眼里?拟或嫌外交不够乱还要再添把火吗?真匪夷所思。

匪夷所思的可不仅这一件事。8月18日,美日韩三国领导人在美国总统度假地戴维营首次举行“专场”会谈,加强三边合作,共同应对中朝挑战。中共在东北亚的战略处境相当被动,应去竭力拆解美日韩铁三角(重启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但是,8月24日,中共却就日本核处理水入海问题挑起一场外交大战,还禁运日本海产品,给本已脆弱的中日关系再砍上一刀。然而,日本核处理水的技术高超、与国际原子能组织及相关国家密切沟通,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支持中共,认为中共是别有用心、无理取闹、泼妇骂街。而且,中共这一闹,反而打击了中国的海洋食品产业、海盐业、建材业、核电站业(详见笔者《中共攻击日本核处理水入海 愚不可及》一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谈一件蠢事。中美“战略竞争”日烈,中共一心想把欧盟拉过来,在美欧之间打入楔子。中共本已取得一定进展,最突出的例子是在拜登上台前夕,中欧达成全面投资协议。不料,2021年围绕新疆人权问题中共大打“制裁战”,导致欧洲议会搁置协议,中共后悔莫及。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这本是中共与欧盟发展关系的又一个良机;可中共却站在俄罗斯一边,使中欧关系进一步分离。如果与印度比较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外交表现,中共真差远了。

可以说,正是战狼外交,使中共的国际处境加速恶化。

例如,今年1月12日至13日,印度举行“全球南方国家之声”线上峰会,讨论发展中国家金融发展和能源安全等问题,邀请了逾120个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首脑、外长和财长与会,但把中共晾在一边。5月,七国集团广岛峰会期间,印度与巴西、科摩罗、印尼、越南等“南方国家”一起受邀出席,但没有中共。也在5月,欧盟举办第二届印太部长级论坛会议,六十多国与会,中共也没有收到邀请函。

中南海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孤立和被动,也想改变。比如,表现在人事上,秦刚“三连跳”,从驻美大使一跃而为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然而,中共外交系统的内斗、内卷之严重超出想像,秦刚还没做多少事,就掉进漩涡了,现在都见不到人影。外交调整也无从谈起。所以,今年中共的外交蠢事一件接着一件,也就不足为奇了。下面再举三个例子。

与加拿大互相驱逐领事

中美相斗,如果中共能把加拿大——美国的邻居,拉近点,好处可多了。可是,5月8日,加拿大外长宣布中共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馆领事赵巍列为“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并将其驱逐出境。事因加拿大联邦议会众议员庄文浩,发起有关新疆人权状况的议案后(该议案已于2021年2月在加拿大下议院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遭中共针对,中共搜集其在港家属情报,以便实施打击,阻吓其“反华立场”,赵巍被指参与此事。加外长重申加拿大不会接受其内政“遭到任何形式的外国干预”。

9日午间,中共报复,宣布将加拿大驻上海总领馆领事甄逸慧(Jennifer Lynn Lalonde)同样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并限令她在5月13日前离境。

事实上,针对中共渗透,加拿大已开始反制。今年3月,加总理特鲁多宣布对中共“干预加拿大近届大选”展开独立调查。同样在3月,加拿大皇家骑警证实在调查魁北克蒙特利尔两处疑似中共“海外警察局”( 中方称之为“服务中心”)。而去年12月,加拿大推出《印太战略》,评估“中(共)国是一个日益具有破坏性的全球大国”,称“在有深刻分歧的领域,我们将挑战中(共)国。”中共对此居然毫无作为。

与菲律宾的仁爱礁冲突

仁爱礁(Second Thomas Shoal)为中菲南海争议之一部分。1999年,菲律宾登陆舰“马德雷山号”在仁爱礁搁浅至今,菲方定期向驻守该舰的陆战队员定期运送物资补给,并加固破旧船体,但时遭中共阻挠。2016年,海牙国际常设仲裁法院裁定菲律宾对仁爱礁享有专属经济区权利,中共拒不承认。仁爱礁成为中菲关系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今年4月,又发仁爱礁冲突,菲美接近,秦刚急访菲律宾。哪想,8月5日,中共海警船以水炮攻击菲律宾补给船只,再次挑起仁爱礁冲突。6日,菲律宾发表声明指责中共,其后公布现场影片并表示已传召中共驻菲大使。8日,中共声明称,菲方多次明确承诺拖走在该礁非法“坐滩”的军舰,但24年过去了,菲方不但未拖走该军舰,还企图对其大规模维修加固,实现对仁爱礁的永久占领。这严重违反国际法和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9日,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向媒体重申,不存在移走“坐滩”的“马德雷山脉”号军舰的协议,如果存在任何协议,他将予以废除。之后,菲律宾对中共发出强烈警告,“如果中(共)国采取行动拖走仁爱礁的军舰,菲律宾将做好战争准备”。22日,菲律宾再次对马德雷山”号进行补给,中共这次只是跟踪,补给成功。

虽然“仁爱礁事件”暂时落下帷幕,但其影响极大。第一,对“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的冲击。延迟数年之后,今年3月8日至10日中共和东盟举行 “南中国海行为准则”首轮谈判;7月,东盟十国外长和中共最高外交官王毅在雅加达达成共识,“应当在三年内或更早”完成“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谈判。但中共不时挑起事端,且在南海“种岛”、建设军事基地,使东盟各国对中共深怀疑心,并求援于西方。8月31日,美国印尼开始“超级嘉鲁达之盾”军演,十九国参与,展示决心捍卫南中国海稳定。

第二,对中美菲三角关系的冲击。小马科斯就任总统后,对菲律宾与美国、中共的关系进行深度调整。1月,小马科斯访华,“成果丰硕”, 获得中国二百多亿美元的投资承诺;5月,小马科斯访美,深化美菲军事合作。小马科斯虽想在美中之间保持平衡,但迫于中共威胁,不得不向美国倾斜。5月3日,美国国防部发布“美菲双边防御准则”。这是美菲自1951年签署《共同防御条约》以来的首份具体准则,其中称若美菲其中一方的船只、飞机、武装部队或海警队船只在南海遇袭,将可援引该条约进行相应措施。8月4日,菲律宾国家安全委员会助理总干事马来亚(Jonathan Malaya)表示,菲律宾和美国已同意在今年年底前于菲律宾西侧的南中国海海域进行联合巡航。另外,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可能加入进来。

与印度的边界交锋

疫情三年,世界大国中与中共关系变化最大的,是印度。自2020年6月加勒万河谷的流血冲突之后,中印边界争端已持续近三年,且仍无大规模撤军的迹象。8月24日,金砖国家峰会期间,习近平与莫迪进行了非正式交谈,莫迪强调对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的担忧,强调“遵守和尊重”实际控制线是至关重要的;北京则称会谈是“坦率和深入的意见交流”。

但是,8月28日,中共自然资源部发布2023中国“标准地图”版本。29日,印度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强烈抗议,称“中方这种举措只会使边界问题的解决过程更为复杂”。这也使外界预期的9月G20新德里峰会期间的习近平与莫迪会晤充满变数。8月31日,路透社引述多个消息来源报导,习近平很大可能会缺席G20峰会,改由总理李强出席。

事实上,中印关系在2023年进一步交恶。4月,中共将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恰尔邦11个地区重新命名为藏南。5月,因不承认印度对克什米尔地区拥有主权,中共拒绝派代表团参加在克什米尔举行的G20旅游会议。6月,最后一名印度驻华记者离境;而在印度的最后两名中共官媒体者,也因无法继续获得签证而将被迫离开印度。印度学者苏桑特‧辛格评论:“两国政府的关系恶化到甚至将对方的记者作为目标。即使在战争期间,这也很少发生。驱赶记者说明中印关系真的越过了红线,没有底线了,不能更糟了。”

中印交恶,把印度进一步推向美国的怀抱。6月20日至24日,莫迪首次赴美国事访问。虽然莫迪2014年当选印度总理以来已五度访美,只有这次给予最高级别的接待规格。而美印联合声明,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合作,包括“规划面向未来的技术合作伙伴关系”“ 推动下一代防务伙伴关系”“ 深化战略融合”等等,这对全球战略格局势必产生深远影响。

结语

中共当局搞“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结果错判形势,蠢事一件接着一件,同时也缺乏纠错机制,使自己成为孤家寡人。无论战略还是战术,中共外交都极其糟糕,走进了死胡同;目前而言,已是方寸大乱,进退失据,陷入迷茫。9月的G20峰会是重要国际舞台,习近平却连是否出席都定不下来,拜登放话“我希望他(习近平)能出席G20峰会”,这是善意的劝说还是讽刺呢?△

(大纪元)
 
分享:
 
人气:34,54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