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必须确保美国资金不会资助中共军事工业(图)
 
2023年9月13日发表
 
美国会众议院中国特设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9月12日在纽约举行的、
有关中共对美国金融稳定的威胁的公听会上发言。(视频截图)

【人民报消息】美国会众议院中国特设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星期二(9月12日)在纽约举行的公听会上表示,该委员会与华尔街高管进行的兵棋推演显示,若中共启动对台湾发动战争的准备,整个美国经济和银行体系将受到严重威胁,而且这个风险也会超出台海冲突的范围。他批评华尔街忽视中共的威胁,说他们「倾向于戴上金色眼罩并追逐永远不会到来的收益」,而美国投资中国的公司使美国处于资助自己的毁灭的风险。

美国会众院中国特设委员会,星期二在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纽约办公室举行了公听会。会议一开始,就播放了前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戴维森对台海局势做出评估,以及外交关系协会的经济问题专家瑟泽(Brad Setser)有关台海战争对美国经济、金融体系、美国企业可能带来的巨大冲击的视频。戴维森上将认为,按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指示,中共解放军正在为在2027年前发动对台湾战争做准备。

众议院中国特设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在开场白中说,星期一晚上,委员会请多位华尔街高管参加了一场兵棋推演,推演的重点不是飞弹和鱼雷,而是制裁、航运路线、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供应链和经济战的其它领域。

加拉格尔说:「我们看到,如果中共开始启动入侵台湾的准备工作,我们金融体系的损失和代价与俄罗斯乌克兰战争开始时造成的损失相形见绌。整个美国经济和银行体系将受到威胁。随著全球航道关闭、航运保险费飙升、供应链崩溃以及全球冲突的幽灵加剧,股市将急剧下跌,导致全球金融体系进一步混乱。美国人可能会看到他们的养老金缩水,他们的银行帐户会出现大量的现金流失。」

美国在华投资者就像被温水煮熟的青蛙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加拉格尔说,在他看来,中共对台湾发动战争的风险远远超出了台海冲突的范围。「美国在华投资者就像大家常说的被温水煮熟的青蛙。中共正在将日常商业行为定为犯罪,这些行为通常是履行对投资者、股东的信托义务所必需的,例如尽职调查、数据收集、独立的公司治理。」

该委员会的民主党资深成员拉贾·克里希纳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在开场白的声明中强调,中共的一些做法对美国人造成的损害并不只限于华尔街。

他指出:「中共采取了激进的措施,以牺牲美国的利益为代价来推进其经济利益。针对中共经济侵略行为带来的这些风险,不采取任何行动不是一个选项。这些风险伤害了最小城镇和最大城市的人们。受到威胁的行业包括从爱荷华州的玉米和大豆田到威斯康星州的工厂再到华尔街的交易大厅。」

谈到中共的威胁,华尔街往往会戴上「金色眼罩」

除了讨论中共对台湾发动战争给美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之外,加拉格尔与克里希纳莫提在公听会上都批评了华尔街为了利润而对中共的威胁熟视无睹,好像中共根本不是一个威胁。

加拉格尔说,几个月前,华尔街一家主要的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在他的办公室对他说,中共在今后五年攻打台湾的机率为零。另一位高管对他说,美国永远不会对中国施加真正意义上的制裁,即使北京攻打台湾。

「华盛顿和华尔街似乎是两个不同的国家,讲著完全不同的语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拥有极其复杂的风险价值模型来研究波动性和相关性。但当谈到进行种族灭绝的共产主义政权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时,他们往往会戴上金色眼罩,追逐永远不会到来的收益。」

他在公听会上披露了一个事实:与委员会成员见面的华尔街高管,除了少数人以外,几乎都要求不要透露他们的身份。他说,这些正是那些对去香港或北京而不觉得有任何问题的同一批人。

美国人在为自己的毁灭提供资金

加拉格尔说,他与克里希纳莫提最近对一些把美国的退休金投入到帮助为解放军建造航空母舰、为空军建造下一代隐形战斗机、为解放军建造炮弹的公司的华尔街公司展开了调查。这些中国公司都是被美国政府列入黑名单的公司,而华尔街对投资于这些公司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他描绘了这种做法可能造成的后果:「想像一下,如果戴维森上将担心的灾难性场景真的发生了,中国军队可能会用美国资助的武器向我们在台湾的朋友以及很可能还有美国军人雨点般的投射飞弹。他们可能在使用矽谷风投资金帮助他们构建的人工智慧定位系统。简而言之,我们面临为自己的毁灭提供资金的风险。」

而克里希纳莫提举例说,美国政府雇员的退休养老金项目「节俭储蓄计划」中的115个共同基金里包含了20多家受到美国政府制裁或是列入观察名单的中国公司或其子公司,而这些公司为中共军方生产战斗机和船舰引擎等,从而构成了直接的国家安全风险;而且这些公司还使用强迫劳动生产服装、家用电器和医药产品等。

克里希纳莫提表示,「通过投资这些公司,我们冒著支持中共军队、压迫和侵犯人权的风险。」

这位来自伊利诺州的民主党众议员说,这并不是美国投资人面临的唯一风险。他指出,截至今年1月,有250多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交易所进行交易,总市值超过了1万亿美元。

克里希纳莫提说:「这些是美国人每天投资的股票。但这些股票并不具备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的标准投资人关系。它们的公司结构复杂,风险巨大。与此同时,中共正在打击披露风险的行为。中共通过打击尽职调查来做到这一点,以至于美国商会表示『无法正确评估风险』」。

加拉格尔认为,美国的养老金、捐赠基金和退休储蓄没有受到保护,而是被中共骗走了。「欺诈、虚假会计和彻头彻尾的谎言是共产主义制度的普遍现象。把从事种族灭绝的共产主义政权作为商业伙伴不是成功的秘方。它是引发系统性风险的秘方。」

正是鉴于这种风险,拜登总统今年8月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对可用来增强北京军事能力的关键技术行业进行新投资,包括禁止美国的风险资本和私募股权公司向中国开发半导体和其它微电子、量子计算机和某些人工智慧应用的努力投入更多资金。美国商务部去年10也出台了禁止向中国出口高端晶片或生产这种晶片的设备的限制措施。

加拉格尔认为,这只是第一步,但决不能是最后一步。他认为,国会必须通过立法的形式确保美国的资金不会资助中共的高科技野心,包括人工智慧、量子计算和半导体,还有生物科技、定向能、高超音速、先进位造、太空技术以及与中共军事工业综合体相关的任何东西。

前证交会主席:政府需制定明确和一以贯之的政策,市场会做出反应

在公听会上作证的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强调,投资者需要金融稳定和连贯的政策来做出好的投资决定。「投资者非常善于对良好的信息做出反应。投资者非常善于对财务指标和审慎的要求做出反应。金融机构是这样的。投资者没有信息来很好的处理有关人权、国家安全和贸易政策方面的问题。这些是政府的事情,」

克莱顿认为,国会和美国政府部门应该进行有关的兵棋推演,让美国企业界了解可能存在的风险,减少任何投资和资本流动上的突然变化带来的风险。他说,如果政府指出明确而一致的方向,「市场对政策做出反应的力量是惊人的」。△
 
分享:
 
人气:28,74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