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亡羊已发生,补牢无希望
 
2023年8月3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人口第二大国,中国规模庞大且与全球经济密切相连的经济目前仍在发展的危机使外界的观察家和研究者面临一个重大挑战,这就是,如何在中国的信息不透明进一步加深的情况下向他们的受众及公众清楚明了地说明中国的问题,以及问题的由来和预后。他们正在奋力应对这种挑战。

至关重要的数据纷纷消失

英国《电讯报》上个星期的一篇评论标题《中国濒临经济和社会塌方》显然道出了眼下萦绕众多观察家心头的一个话题。尽管许多评论者在尽力避免这样的直言不讳,但他们难以回避这样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美国报道工商新闻的《市场内线人》网站8月29日发表的一篇长篇分析报道的标题似乎表达了外界观察家和评论家的一种广泛共识——《中国正在想方设法竭尽全力隐藏其经济动荡的规模》。

《市场内线人》的分析报道所指出的中国当局隐藏行动包括在年轻人失业率超过百分之二十多之后停止发布这样的失业率数字。报道说:

“青年人失业率报告突然消失一事被媒体突出报道,但没有让长期观察中国的人感到意外惊讶。多年来,中国各方面的经济数据纷纷神隐。从出口到水泥产量之类的报告纷纷消失,或变得如此扭曲以至于不再有用。而就理解中国经济的结构性病症而言,这些数据可以说要比年轻人失业率的数据更为紧要。数据消失并不是起因于经济增长放缓;许多国家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继续发布经济数据。中国的经济数据消失的原因是(中共领袖、中国统治者)习近平的中国是一个把意识形态放在经济增长之上的国家。”

《市场内线人》的分析报道进一步解释说:“中国经济数据透明度的高低一直与政治形势的起伏同步。如今,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公开提倡过去的一些强硬做法,经济数据就随之消失。这种日渐增强的黑箱作业的一个最令人感到担忧的例子来自房地产业。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大约30%,是中国经济的基石。然而,这个行业也是自去年年底以来关键数据消失的行业。”

房地产业对经济究竟有多重要

中国眼下的经济危机是多方面的,但最显眼的是房地产业的危机。规模庞大的房地产业的危机传染扩散,引发一系列其他产业、包括金融业的危机。其他国家先前也发生过房地产业危机,但中国的情况与众不同,富有中国特色,因此危机情况也比其他国家更为严重。

专门报道工商金融新闻的美国彭博社8月23日发表的一篇分析报道,试图以最清晰浅显的语言和数据为其受众提供一幅一目了然的画面,展示中国眼下的房地产业和整体经济危机的来龙也去脉:

“从很多方面来说,当前的房地产危机都是政府自己造成的危机。中国20世纪90年代的财产私有化创造了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转移之一,企业家抓住了这个机会,从银行大举借贷。繁荣激发了地方政府、全球债券投资者和中国中产阶级的活力,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鼎盛时期,该行业直接和间接地占国内产出的大约四分之一,占家庭资产的近 80%。虽然种种估算各不相同,但算上新房、现房以及未售出房,该行业 2019 年的价值约为 52 万亿美元,约为美国房地产市场规模的两倍。”

过去20年失败的积重难返

中国经济出了大问题,这不但是海外观察家、研究者们的共识,而且也是中共当局以含蓄扭捏的方式承认的一个问题。7月24日,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由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面临新的困难挑战,主要是国内需求不足,一些企业经营困难,重点领域风险隐患较多,外部环境复杂严峻。”

中国经济诸多严重问题集中爆发,也使海外的观察家和研究者不得不进行反省——问题如此之多,如此严重之严重,在表达自由、学术自由没有基本保障的中国国内,研究者和观察家不能说或不敢说也就罢了,为什么在中国国外、在民主自由的国家,研究者先前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陈述、展示、预警?

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专门研究中国经济的资深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8月22日发表文章表示,中国目前深重的经济问题所反映的也是长期研究或关注中国经济问题的海外研究者和评论家的失败。

史剑道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经济学领域的失败》。文章的第一段直言不讳地对自己的同行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

“中国并不是正在崩溃。中国非常严重的经济问题并不是今年或去年或过去5年才出现的。最近才发现这些问题的经济学学者没有公信力。更糟的是,财经金融频道的评论家在声嘶力竭地叫喊中国必须拿出有力的刺激措施否则就是一个死。中国经济脱离正轨至少已经14年了,现在还在继续慢慢地走向完全停滞。...”

在史剑道看来,太多的研究者、评论家没有注意到中国当前的经济问题其实从2002年、也就是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上台的时候就开始了——“2002年将近年底,在胡锦涛准备成为中共总书记之际,中国放松货币政策,新的工业政策出台,不再强调竞争,而是强调国家目标,跟其前任江泽民形成对照。这是微妙的。”

接下来就是20年的不那么微妙的以大量举债、资源误置为特色的高速和不那么高速的经济增长,这种增长一度让中国国内外很多人发财和欣喜,使众多评论家喝彩。然而,那种不可持续的增长最终走到了今天。

史剑道文章的结尾是:“跟2015年相比,2019年中国经济老了4年,举债多了4年,在坏政策中陷了4年。就把2023年当2019年吧。当初没有危机,现在也没有危机,只是有失败,中国经济决策的失败,还有过去20年自称懂得那些决策的很多人的失败。”

亡羊已发生,补牢无希望

在困境中挣扎的中国经济究竟会走到哪里,这是眼下众多研究者和评论家们热议的话题。8月26日一期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封面文章的大标题是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经济问题不会得到解决》;副标题则是问题的答案——“日益专制的政府正在做出诸多坏决策。”

文章在列举中国从过去到现在的一系列政治经济问题以及习近平当局的应对之策之后写道:

“然而,即使按照习近平的标准,中共的决定也是有缺陷的。疫情清零政策的崩溃损害了习近平的威望。对科技公司的打击吓跑了企业家。如果中国因当局拒绝刺激消费而陷入持续通货紧缩,债务的实际价值将会上升,并对经济造成更大压力。最重要的是,除非中共继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否则它将削弱它对权力的控制并限制它与美国抗衡的能力。

“因此,越来越多的政策失败看起来不像是对国家安全的新的、自我牺牲的关注,而更像是简单的错误决策。它们与习近平的权力集中和他用对他效忠的人取代高级职位的技术官僚同时发生。中国过去常常容忍有关其经济的争论,但如今它却劝诱分析人士表现虚假的乐观。最近,它停止发布有关青年失业率和消费者信心的令人不快的数据。政府高层仍然拥有大量人才,但当来自最高层的信息是忠诚高于一切时,期望官僚机构能够拿出理性分析或创造性想法是天真的。相反,决策越来越受到一种意识形态的支配,这种意识形态融合了左翼对富有的企业家的怀疑和右翼不愿给没有工作的穷人发钱的观点。” △
(转自美国之音)
 
分享:
 
人气:13,44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