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五国”扩员?习近平普京反美新秩序没戏
 
2023年8月2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金砖五国”星期四(8月24日)宣布纳入伊朗、沙特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根廷和埃塞俄比亚六个新成员国家。中国和俄罗斯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推动扩大这个新兴经济集团,以制衡西方的影响力。分析人士指出,“金砖国家”的扩张的确显示这些国家倾向建立一个多极的世界,以便有更多的选择,但是,如果中国和俄罗斯想推进反美或是反西方进程,却不那么容易。

中俄世界新秩序倡议的胜利?

新成员将于明年元旦正式加入。这是“金砖五国”2010年成立以来的首次扩员。在宣布纳入新成员后,“金砖国家”扩张的大门继续敞开。除了上述六个新成员外,本次峰会的东道主南非此前曾表示,还有40多个国家对加入这个集团表示过兴趣,20多个国家正式提出申请,包括印度尼西亚、古巴和土耳其等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星期四都对“金砖”扩员表示了高度赞赏,并暗示“金砖”之所以能够扩员反映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对全球新秩序的渴望。

习近平说,这次扩员是历史性的,体现了“金砖国家”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的决心。符合国际社会期待,符合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

普京则更为直接:“我们所有聚集在这里的人都支持建立多极世界新秩序,真正做到利益平衡,并考虑到尽可能多的国家的主权利益,同时使它们能够遵循自己的发展模式,帮助它们保护不同的民族文化和传统。”虽然在讲话中强调“金砖国家“不与任何人竞争或是试图抗衡谁”,但是,普京警告:“新的世界秩序的出现有其激烈的反对者,他们试图阻止这一进程并阻断新的、独立的发展中心的出现。 ”

由于国际刑事法院(ICC)对他发出一项拘捕令,普京没有像其他成员国领导人一样亲自出席会议,只是通过视频参加了本次峰会。

习近平和普京都在本次峰会的开幕发言中猛烈抨击西方,展现出发展中经济体捍卫者的姿态,并解释了为什么要建立另一套国际秩序。

普京指责西方通过制裁来阻碍俄罗斯的粮食和化肥销售,挑起了从乌克兰战争到全球通胀以及最脆弱国家闹饥荒等一系列问题。而习近平则暗讽西方“胳膊粗、嗓门大”,“拉帮结伙,把自己的‘家法帮规’包装成国际规则。”

有人认为,就扩员本身达成协议而言,对于中俄希望将该集团作为对抗七国集团(G7)的平衡力量的愿景来说,也是一次胜利,因为该集团已经包括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最大经济体。

米哈埃拉·帕帕(Mihaela Papa)是美国塔夫茨大学新兴国家联盟研究(Rising Power Alliances research)项目的共同发起者,同时也是研究可持续发展和全球治理的兼职助理教授。她说,“金砖”扩员意义重大, 算得上是中国的一个胜利。

“中国自2017年以来一直倡导扩大该集团以加强贸易合作。这对中国来说是一场胜利。因为它的两个优先事项--贸易议程和扩张议程--现在都在加速推进。”

2022年,中国担任金砖国家主席国后,更是正式启动了扩员进程。不过,虽然中国和俄罗斯支持扩员,其他三国,巴西、印度和南非不太热衷,他们担心自己的影响力被稀释。帕帕认为,随着这些新的进展的出现,金砖集团看起来正在向中国的愿景和中国的优先事项靠拢,未来可以预期,中国将会对集团未来的发展投入更多的资金。

不过,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国际发展法与非洲经济关系专业教授丹尼·布莱德洛(Danny Bradlow)告诉美国之音,从新成员的组成上来说,这可能是“金砖五国”每一个成员的胜利.对那些被纳入的国家来说也是胜利,因为“南方国家”(Global South)的声音的确有可能扩大。

“我认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胜利。这是南方国家(Global South)声音的扩大或潜在的扩大。我认为应该更多地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待这个问题。目前,全球体系对任何人来说都运转不佳,各国希望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多的方式来尝试和影响事物的发展,并保留这些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并不是中国和俄罗斯特别的胜利,而是每个人的胜利。”

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 在峰会闭幕时这么说:“金砖国家开启了建设公平、公正、包容、繁荣的世界的新篇章。”

中俄难以推动“金砖国家”反美和反西方

南非全球对话研究所理事阿林娜·穆雷桑(Arina Muresan)认为,“金砖国家“扩员的确显示很多发展中国家希望推动世界向更多极发展,但是,这并非是新事物,二十国集团(G20)的出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G20是一个国际经济合作论坛,于1999年9月成立,成员包括七国集团(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和另外七个重要经济体(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沙特、韩国、印度尼西亚、澳洲)及欧洲联盟。

穆雷桑说,这只是显示这些国家希望多个选择,可以更多的追求自己的利益,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反对美国和西方。她说:“美国的确享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权,领导制定一系列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世界价值观和原则,而这些都会影响各国如何真正追求他们自己的国家利益。世界其他地方都得遵守这些价值观和原则。有些人认为对他们来说,这是希望能够追求自己的利益时需要做出的妥协。”

事实上,“金砖集团”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寻找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方法,为新兴经济体创造“更大的发言权和代表性”。

塔夫茨大学新兴国家联盟研究项目的共同发起者帕帕和她的团队对“金砖国家”成立以来的项目进行了研究,发现金砖国家并没有“反美”议程,即使个别国家希望推动反美议程,也难以实现。

她告诉美国之音:“金砖国家最初成立时,很明显它是为了推动(世界)多极化发展。多极化就意味着不希望有一个单一的主导国家,由美国主导。同时,成员国们明确表示,该组织将是开放、透明的,不反美或反对任何第三方。事实上,印度和巴西都在该集团内,而且它们与美国关系密切,这意味着它们也对该集团的方向有影响力。”

有很多分析认为,中印之间的紧张关系将对金砖国家的未来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比如,中国一直希望能让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加入“金砖国家”,但是遭到印度的强烈反对。中印长期陷入边界争端。 2020年6月,两国的边境冲突几乎导致当年晚些时候的金砖国家峰会被取消。同时,这也促使印度进一步深化与美国、欧盟的合作。印度不仅是美、日、印、澳(QUAD)四方安全对话的成员,还参加了今年在日本广岛举行的G7会议。

除了印度之外,新的成员国中阿联酋和沙特都是美国的长期盟友。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布莱德洛说,虽然这两个国家对美国的关系不似从前,对美国也有沮丧和失望,但很难想像他们会完全背离美国。他说,新成员中,伊朗的愿景可能更加接近中俄的愿景。对另一些国家来说,加入“金砖”非但不是显示他们在选边站,而是他们认为自己在阻止世界滑向新的冷战。

“我认为他们认为自己正在做的是创造更多的选择(可能性)让自己在必须做出回应时有更多的灵活性。我想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可以帮助阻止世界滑向新的冷战,各国必须在两个清晰的阵营中做出选择,你是支持我们还是反对我们。可能在这两者之间有第三个选择。”

不过,他认为,“金砖”扩张同时也向美国和西方发出了讯息,那就是,美国和西方应该更多的关注南方国家。

美国星期四淡化了金砖集团六个新成员加入的重要性,表示将继续与世界各地的伙伴合作。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美国重申其信念,即各国可以选择与自己交往的伙伴和团体。”

8月22日,在金砖峰会举行的同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示,美国不把金砖国家机制视为潜在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他还强调美国将继续促进与巴西、南非和印度的关系发展,控制与中国的沟通,并积极抵制俄罗斯。

“共同货币”未纳入议程,“本币结算”难撼动美元

在本次峰会之前,有关金砖国家应开发“共同货币”的讨论不绝于耳。巴西和俄罗斯的一些政治家和学者建议,为金砖集团创建一种货币,实现“去美元化”,并摆脱“美元的霸权”。其中,巴西总统卢拉就是金砖共同货币的最热烈的倡导者,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外长拉夫罗夫也曾多次表示建立金砖共同货币是“有必要”的。但本次峰会并未将创建共同货币纳入议程当中。

塔夫茨大学的米哈埃拉·帕帕在峰会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金砖国家内部从没有对创建共同货币达成共识。 “如果您查看俄罗斯官方消息,就会发现(他们说)我们需要一种新的金砖货币。我们正在开发一种新的金砖货币。当你看看巴西和卢拉总统时,他认为新的金砖国家货币需要像欧元。……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表示,基本上完全不存在金砖国家货币的想法。他是在否认这一点。与此同时,南非是金砖峰会的东道主,他们说的是,我们将探索不同的选择。“

中国与印度一样,对开发“共同货币“也很谨慎,转而强调国家间贸易采用本币结算。另外,中国也一直在致力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报导,最早提出“金砖”国家构想的前高盛经济学家欧尼尔(Jim O'Neill)认为,金砖国家推共同货币的想法“非常荒谬”。

虽然如此,峰会鼓励成员国及其贸易伙伴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中以本币结算,实现另一种形式的“去美元化”。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金砖峰会的最后一天表示,金砖国家领导人责成财长研究本币和支付工具的问题。他还说:“使用本币、替代金融系统和替代支付系统的全球时机已经到来。”

金砖五国的中国、巴西和俄罗斯都曾采取了一些“去美元化”的实际行动,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寻求以非美元货币完成跨境交易。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中国达成协议,在双边贸易中用人民币进行结算。

不过,塔夫茨大学的帕帕认为,这个举措虽然会减少美元的使用,但这并不是“革命性的”举措,并不足以短时期内撼动美元的地位。

“新成员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对这些举措也感兴趣。这意味着(用本币交易的)规模比以前更大。不过,当我们谈论美元的主导地位时,我们谈论的是88%的国际交易以美元进行,并且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58%。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进行任何转变或改变都需要很长时间。“

她解释说,就算有更多的双边协议和双边意向转向使用本币,或者加大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都不会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巨变,撼动美元的地位。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比仅为2.7%,在美元(58%)、欧元(20%)、日元(5.5%)和英镑(4.9%)之后。

“金砖国家”成就有限,未来影响力有待观察

虽然如此,金砖国家扩张后的体量还是不容小觑。扩员后,金砖国家国土面积占世界领土总面积比重从26%升至32%,人口从42%升至47%,经济总量从26%升至29%,货物贸易总额从18%上升至21%。有人认为,在经济体量扩大的同时,这也会让“金砖国家”在国际社会中释放更多的声量,特别是对美国领导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秩序形成挑战。

不过,分析人士说,金砖国家未来影响力能否达匹配他们潜在的能力还有待观察。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布莱德洛说:“他们有潜力让自己非常重要,但他们是否能够达成足够的共识,确定优先事项并制定影响全球讨论的议程仍有待观察。”

他说,目前从新成员的构成来看,除了这些国家都是区域大国这一点,很难看出他们有什么共同点,有什么共同的议程。

塔夫茨大学的帕帕认为一个扩大的组织并不代表这个组织就可以一致对外施加更多的压力。

“这只是意味着,如果房间里有更多人,可能会更难达成一致。现在更大的团体是否可以发挥更多的作用或产生更大的压力,他们是否能够就联合议程达成一致还有待观察。”

迄今为止,“金砖五国”最为重大的成就是正在构建中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NDB)和应急储备安排(CRA)。 2014年,金砖国家用500亿美元(约460亿欧元)的种子资金,推出了新的开发银行,作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外的一种替代。应急储备安排则是为了支持在支付方面有困难的成员国。

这可能也是金砖国家对许多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 2021年,新开发银行向新成员开放,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拉圭和孟加拉国相继参股。

不过,与世界银行相比,新开发银行在投资方面的表现相对较弱。自2015年以来,新开发银行资助了约96个项目,金额达330亿美元,而世界银行2022年6月结束的财年年度拨款近670亿美元。

“金砖五国”在其他方面的表现也有限。金砖五国作为一个整体要求建设更为合理的国际体系,包括支持对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题上,例如,虽然巴西、印度和南非支持改革联合国安理会,以吸纳更多常任理事国并取消现有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但作为现任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和俄罗斯却不支持。在改革现有的全球经济治理机构和安排(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方面也没有成功。

也有人指出,普京因为国际刑事法庭的拘捕令不能亲自出席南非峰会本身就显示,“金砖国家“的能力有限。(转自希望之声) △
 
分享:
 
人气:29,81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