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水灾真相 中共又一最高机密 (视频)
 
2023年8月25日发表
 
郑州水灾真相 中共又一最高机密(点击视频直接观看)

【人民报消息】2023年夏天,北京、河北、东北多地降下大暴雨,加上人为泄洪,河北涿州、霸州等地受灾极为严重。如此人为造成的灾祸,在中共七十多年统治的历史中并不少见。比如,2021年7月20日,发生在郑州地铁以及京广路隧道里的惨剧,同样是中共亲手酿造的人祸。

据中共官方报导,截至7月21日,暴雨「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但2022年1月,中共国务院却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中写道,「截至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很多网友质疑,为何在事隔两个月后,死亡人数就成了最初的几十倍?对此,国务院表示,这是地方官「迟报瞒报」造成的。然而,这一说法显然没有平息众怒,更无法证明「380人」的真实性。因为政府始终没有公布除14人以外的大部分死难者的名单。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据网友爆料,7月20日那天,光是地铁车厢就淹了91节,有保险公司已在等着赔付40亿了。有消息称,一位参与救援的拖车司机透露,京广路隧道里面的遇难者人数惊人,已经搬出的尸体有6300多具,没搬完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另有民间人士统计称,死难者或有近万人。

那么,造成这起惨剧的原因是什么?国务院的调查报告将这起称为「郑州地铁5号线亡人事件」以及「郑州京广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的惨剧认定为,前者是由「涝水冲毁五龙口停车场挡水围墙」、「地铁5号线……遭遇涝水灌入」所致;后者是由「隧道发生淹水倒灌」所致。但无论是「涝水灌入」还是「淹水倒灌」,都是「由极端暴雨引发」。

从郑州国家气象台站发布的「小时雨量」来看,20日那天17时至18时,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的峰值。郑州当局在后续的通告中也写道,「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地铁。但最终,国务院的报告却指出,20日「五龙口停车场多处临时围挡倒塌」的时间是「15:09」,且「5号线多处进水」是在「16:00」。

这意味着,「地铁5号线的进水,与17时至18时出现的极端暴雨没有直接关系」。对此,有网民发帖称,「郑州四面没什么山,地势平坦,但是市区出现这么高的洪水而且是急流,显然是水库在泄洪」。郑州防灾服务台「郑州发布」也在21日的通告中指出,常庄水库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就已经开始向下游泄洪」。这与国务院报告中所反映的郑州「主城区20日午后普遍严重积水」、「10条内河多处出现漫溢」的情况形成了呼应。

实际上,无论是郑州官方,还是中共最高权力机关,都并没有否认「泄洪」的说法。之所以想拿「暴雨」来顶罪,是因为不想承认,他们真正对老百姓做的,是与谋杀无异的「无预警泄洪」。这与当下造成涿州霸州惨剧的原因一模一样。

对此,现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在一篇题为「郑州水灾真相难以掩盖」的详文中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剖析。
王维洛认为,首先,降雨量是很难预测的,这本是世界难题。但中共认为「人定胜天」,于是对自身无法解决的「预报的降雨区域、时间、雨强不够精准」的问题长期视而不见。此次泄洪,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常庄水库已「发生重大险情」、「20日10:30开始出现『管涌』险情」。然而,中共繁冗的官僚程序导致预警「不可能在48小时之前」,甚至无法在「6个小时之前」进行,并「做出紧急泄洪的指示」。

其次,「管涌」所导致的后果就是水库溃坝,这一直接挑战自身颜面和权威的祸事,中共是决不允许发生的。在谈到「为什么近年来中国普遍存在水库无预警泄洪」的问题时,王维洛先生指出,「保证水库大坝工程能够安全度过汛期才是中共政府的工作重点」,尤其是在汛期到来时,「国家防总」更是将其视为「第一目标」。

这里的关键就在于,大坝最原始的功能就是「防洪」,如今面对降雨、洪水,怎么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了呢?按照中共有关部门的统计,大陆三分之一的水库大坝都是不安全的。数据显示,在总共9.8万多座大坝中,有6.6万多是「经过除险加固」的病险水库大坝。而常庄水库就是其中之一;此次出现「管涌」,也是因为质量问题。

王维洛先生还谈到,「由于水库大坝质量不好、使用年限过长,在汛期蓄水过程中容易出现险情」。这句话中,「在汛期蓄水」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常庄水库却真的在暴雨中上演了这一幕。

为什么要在汛期蓄水?这里的关键就在于,水库里的水能在「灌溉、发电、供水」的过程中产生经济利益,而水库的经营、管理者们都害怕在枯水期「断炊」,因此总想着利用汛期来蓄水。

说到常庄水库,它「自建库以来还没有蓄满过水」,「郑州的大降雨开始于16日」,「对常庄水库来说,是建库以来唯一的一次蓄满水的机会」。只可惜,在蓄水过程中,很快就出现了「管涌」。以至于有人看到,7月20号那天,水库的水位刚到「防洪限制」,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库容还没用上,就开始泄洪了,可见其质量有多差。

而这或许就是中共在相关的法律和条例中,并没有具体规定「在防洪或者其他情况下的水库突然泄洪,如何发布泄洪的预警以及提前预警的时间是多长」的真正原因。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溃坝。

气象部门无法精准地预测雨量,加上大坝质量堪忧,中共繁冗的官僚体系,都为这场灾祸埋下了伏笔。

实际上,除了以上的伏笔,中共在灾难发生后没有及时救援也是加剧人员伤亡的原因。

前面说到,「郑州发布」在7月21日发消息称,7月20日那天积水冲垮挡水墙,流入地铁的时间是「18时许」。这一时间好像就是在证明,那天「18时10分,郑州地铁全线网停运,下令全面疏散乘客」是十分及时的。但国务院的报告却并没有认同这个时间,明确指出「地铁5号线多处进水」是在「16:00」。

按照报告所说,「郑州地铁集团未及时采取预警响应行动……分公司在一小时后才向总公司值班处报告,延误了救援时机」,这似乎难辞其咎。但是该集团一位安全部门主任说的是否停运需要「上报交委和应急管理局」以及另一位地铁运营的从业者说的「暴雨情况下地铁会有停止运行的机制,但需要一定的时间,且地铁运营方可能没有权力决定,需要向上级部门报请审批」,也并非没有道理。难道上级部门审批时,就没出现「延误」?把责任全扔给地铁公司一家来扛,是否有失公允?

其实,国务院在报告中也提到,郑州当局在事故前一周曾提过防汛的「五不」目标,这其中就包括「重要交通不中断」这一项。对此,上面那位主任也表示,「地铁部门的目标是尽量做到不停运」;「对于市民而言,地铁是恶劣天气下回家的唯一希望」。尽管这套说辞有推脱之嫌,但相比明知上游水库在泄洪,却不通知地铁公司停运,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地坚持「重要交通不中断」这一防汛目标的省委、市委一把手,地铁公司决不是这起「亡人事件」的主谋。

不是主谋,但没尽到救援义务,也是事实。地铁公司很清楚,作为服从于中共的「一颗螺丝钉」,没有上级的批准,就不能「擅自」救人、只能见死不救。

据《河南商报》的一篇报道证实,「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令全面疏散乘客」其实是谎言。报道上说,某男子在20号傍晚6点多接到了被困在地铁里的妻子的电话。当时妻子告诉他,有水渗入车厢。到7点半时,两人又通了一次话。妻子说,车厢里的水已淹到脖子了,依然出不了地铁。随后,男子在赶去地铁站的路上遇到一位防洪人员,却被告知他自己要「执行任务」,不能跟男子去救人。当他到达妻子被困的地铁站时,工作人员却谎称地铁里已经没人,不允许他进入。即使能用手机证实妻子就在下面,他也无法下去施救。从他的经历不难发现,郑州地铁在声称,已「全面疏散乘客」后,地铁里仍有许多人在等待救援。而最后,他们也是自己打烂玻璃逃生的,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任何救援。

就在同一天,在无预警泄洪、外加暴雨的双重夹击下,京广路隧道在陆媒的报道中已成为「绝命隧道」。有救灾志愿者发帖称,「隧道里几百辆车,上千个人,自救出来的寥寥无几」。另有推特号发消息称,「郑州京广路隧道,被短时间内快速淹没,……不下百人被闷在里面!」还有目击者在视频中惊呼:「抽水都抽不尽,里面车全部都闷进去了,车里头都有司机,都有人啊,都是一家一家的……」。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支持!

那么多人都救不出来,首先还是跟无预警泄洪有关。在陆媒采访的亲历者中,最慢的有说15分钟,最快的有说5分钟,甚至一两分钟内,隧道就被灌满。这显然就是泄洪的水倒灌所致,从天而降的雨水是做不到的。

其次,也是跟没有及时启动防汛Ⅰ级响应有关。国务院的调查报告指出,20日上午10点半,常庄水库出现「管涌」,这是启动Ⅰ级响应的条件之一。如果郑州当局能及时启动,伤亡决不会如此惨烈。而郑州官员过于自信,可能就是因为,郑州有两顶中看不中用的大帽子,一个叫「海绵城市」,一个叫「智慧城市」。

据官媒报导,此次伤亡惨重的京广路隧道在事发前也被政府成功地打造为「智慧隧道」,即「在郑州市隧道中心指挥大厅内,智慧大屏让隧道内场景览无余」,「如果有突发事故发生……能通过后台记录的人员最后所在位置,实现人员的精准快速搜救等功能」。

但在7月20日,所谓的「智慧隧道」居然「突然熄火」,这背后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腐败?

不过,即便「智慧隧道」没有发挥出「预警」、「救援」的作用,也不能作为当局不在第一时间派出救援队的理由。作为郑州最重要的南北通道,周边和内部必然布满了摄像头;在恶劣的天气下,当局是没有道理对这个极容易出现险情的地段视而不见的。连泄洪也是政府要员下的命令,为何不安排武警官兵随时待命、实施救援呢?

从20日下午洪水倒灌进郑州城到21日晚7点左右,某救援队赶赴现场,开始用排涝车抽水之前,整整一天都没有看到武警官兵的影子。他们去了哪里?根据官媒消息,他们「主要战斗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或者对该工程造成威胁的水库大坝工程旁」。这些官兵或在南水北调工程位于郑州的某干渠处开挖水沟,将可能倒灌的污水引走;或在与南水北调中线相连的某县、某地区水库、堤坝处进行抢险;或在该工程沿线的干渠昼夜值守。等到中部战区派出的官兵大量地出现在京广路隧道时,已是在两三天之后了。

正如台湾《自由时报》2021年7月24日发布的《解放军全面接手!京广隧道传已挖出6000遗体真相恐成「国家机密」》一文所说,制造了无数冤魂的京广路隧道「已由解放军接手,地方救援人员完全撤离,这意味着此一事件可能已上升至国家机密层级,外界恐永远都无法得知隧道内的真相」。

既然郑州两起「亡人事件」都是中共至上而下的官僚们酿造的人祸,那么真实的死亡数字、网上的传言以及从无预警泄洪、不及时的应急响应到无专业部队施救的整个事件真相,就都会被中共当成最高机密,进行「严防死守」。而呈现在老百姓面前的永远都是另一套假的离谱的说辞以及继续「骗你没商量」的无耻宣传。

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如果您对这个话题有任何的想法或意见,请在下方留言。如果您喜欢这个节目,请给我们点个赞,这将是对我们团队的最大鼓励!同时,如果您想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请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更多视频请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UyBw582Uit49U-zoCQFtA
 
分享:
 
人气:42,16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