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女”和为女复仇毒杀村民的莫教授(视频)
 
2023年8月22日发表
 
徐州“八孩女”和为女复仇毒杀村民的莫教授(点击视频直接观看)

【人民报消息】徐州“八孩女”牵出了更离奇和凄惨的故事。这样的悲剧在中国有多少?这样的悲剧是如何造成的?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2022年2月曝光的徐州“八孩女” 被拐卖、脖子上锁铁链的凄惨遭遇,引起了极大关注和民愤。据说,相关新闻在全球已经达到了上百亿的阅读量,远超对同期北京冬奥会的关注。连阿拉伯国家的媒体都在报导。有国外网友评论道:“如果当地不愿意为了这位被严重伤害的女性主持公道,那么后果是整个国家的国际形象都要为此付出严重代价,而这种国际形象的缺失,是办多少次华丽炫目的开幕式和晚会都补救不回来的。”

然而,对于中共当局来说,早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它更担心汹涌的民意对政权造成的不利影响。因此,在数次撒谎被揭穿的徐州当局退场后,江苏省成立了调查组入场。最终调查结果依旧是继续徐州当局的无耻,继续掩盖真相,众目睽睽下公然否认“八孩女”是四川的李莹。为了面子上交差,以“失职渎职”的名义轻微地处理了一些级别不高的县级官员。 “八孩女”案就此结案。

为何江苏当局这样处理呢?因为徐州丑事的盖子一旦揭开,是整个徐州官场几十年来的腐败、不作为,注定让国人无法忍受。

曾撰写调查报告文学《黑色漩涡》的作者唐冬梅,在2月18日发表文章中披露了自己当年被迫离开报社的原因,那就是上级领导遭遇到来自徐州市委的压力,从而引起了各种困境。她那篇文章发表在江苏省作协杂志《雨花》1988年第十期。她感叹道:“一转眼,离那件特大劫持拐卖妇女案已经有34年了。丰县之铁链女事件,让有心人再次从历史的尘埃里挖掘出这篇《黑色漩涡》。对照过往的一切,仿佛岁月停止流逝,一切都没有变。”

34年走过,一切都没有变。为何唐冬梅发出如此感叹?因为在她撰写的《黑色漩涡》中记述了早年发生在徐州的一起轰动全国的特大劫持拐卖妇女案。

“被这伙犯罪集团劫持、拐卖的妇女多达101人,其中有11人被强奸、轮奸,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受害者绝大多数是未婚女青年,有农民、干部、待业青年,精神病患者……。”

“一份有关外地妇女被哄骗、劫持、拐卖到江苏省徐州市的调查报告中,赫然罗列着这样几组数字(这仅仅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自1986年以来:铜山县12000人,睢宁县8700人,邳县9400人,丰县8100人,沛县5300人,新沂县4600人。这是一组骇人听闻的数字,这是一组充满血和泪的数字。”

的确是骇人听闻,这其中有多少铁链女?她们都被解救了吗?这么多人被拐卖到徐州,被强奸、轮奸……,徐州这个地方真的让人细思极恐。

可以佐证徐州恐怖的是,有较真的网友盘点了徐州过往打拐的“政绩”:1989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800多人。随后,全国妇联的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积极保护妇女权利,然后回去了。

1992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儿童1200多人,随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领导来徐州视察,称赞徐州为制定《妇女权利保护法”积累了经验,然后回去了。

2000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12000多人,儿童5400多人,随后,公安部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打拐成果位居全国第一,然后回去了……

由此不免让人心生疑窦:徐州打拐这么多年,为何仍无法禁止拐卖的发生?为何迄今仍有无数个铁链女?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近些年媒体频频曝出徐州丰县出现不明女尸,她们的尸体在井里、河里、桥下、野地等地方出现,大多数死因不明。如今年1月18日,有大陆媒体报导了17日一名丰县女子抱着2个月大孩子跳湖而死。丰县、徐州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被拐女?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支持!

面对着这样的罪恶,面对着中共当局的不作为,受害者或者受害者的亲人会全部忍受吗?在“八孩女”惨案曝光后,网上刊登了《真人真事| 研究生女儿被拐,莫教授投毒复仇》一文,文章讲述了一位大学教授缘何走上了投毒复仇之路,作者劳夫系西安局原社保中心主任,曾任列车段段长,此事乃是他三十年前的亲身经历。

三十年前,应该是在1992年前后。彼时劳夫在宝鸡到连云港列车车队工作。一天,他在徐州附近的一个车站倒交路(倒车),车站客运侯主任陪他在软席候车室说话。两人正说得高兴时,外面出事了。门外站台上站着黑压压一片农民,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原来他们来抢村中要被带走的毛蛋“媳妇”。

带走毛蛋“媳妇”、真名为莫华的是她的父母、上海化学研究所的莫教授和吴教授以及上海的两名警察。原来,研究生莫华五年前到当地考察,被人拐卖给毛蛋做了媳妇。此时的莫华是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目光呆滞。

然而,毛蛋他们村的人认为既然他们已经花钱买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人离开,于是一百多号人拿着家伙冲到了火车站。尽管上海警察指出买卖妇女是犯法,婚姻并非自愿,但面对如此多无知的村民,想离开确实很费劲。争辩中,村民们还透露莫华被迫生下的两个孩子,都被她自己捂死了。可以想像她心中是何等的恨和决绝。

僵持不下中,毛蛋村的村长最终做了和事佬,要求莫教授付一笔钱后可以将人带走,原因是毛蛋后面买媳妇还要花钱。在被敲诈了两千元后,莫教授一行才得以脱身。当时劳夫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多块钱,两千块钱是一个大数字。

大半年过去,劳夫在车上遇到了村长。两人聊起了天,村长告诉他,拐卖媳妇这事上上下下都知道,没有人管,也不敢管。因为娶媳妇帮不上忙,总不能让人家断子绝孙。他们乡上的计生专干说,全国乡下男的比女的多了几千万,只能打光棍。下面的问题不解决,拐卖妇女终是个事,这话犯忌,实话难说啊。

一年后,劳夫又见到了侯主任,得知村长被莫教授毒死了。原来莫华被父母接回后,得了严重的精神病,加上内疾己沉。治病又不配合,不到两个月就死了。死前断断续续哭诉了这些年几次逃跑都被村里人追回来,两条腿都打断的惨事等。她找过村长,但村长不仅不管还背地里对毛蛋说,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只要有了孩子,就乖了。

在莫华走后,吴教授也选择了服毒自杀,遗言是“替华华报仇”,还留了一大瓶装满剧毒的药瓶。莫教授撕了遗书,藏好剧毒药瓶,在妻子后事办完后,将自己的房子转卖给一个远房的亲戚。之后,他返回,在毛蛋他们村的镇上租了房子。通过多次的侦查确定了村里饮用水井位置和每日用水量,并计算出了向水井投毒的剂量。

莫教授先后三次投毒,包括村长在内的一些村民先后死亡,但警方并未查出原因,直到莫教授确认村长死了,主动向公安局投案自首,并留下了事情发生前后的全部相关资料,真相才大白。

莫教授为女儿的复仇让人泪奔和辛酸,一家三口就这样被毁掉了,一些村民也被毒死。

涉事的村长无意中透露的话,揭穿了莫华和“八孩女”悲剧的直接根源,那就是中共的计生政策。村长的话糙理不糙:下面的问题不解决,拐卖妇女终是个事,而他也知道“这话犯忌,实话难说啊”。

众所周知,“计划生育”1982年9月被中共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即推行一胎化政策。中共宣称,其主要内容和目的是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从而有计划地控制人口。然而,此“国策”自制订以来,直接导致中国男女出生比例高达118:100;不仅扼杀了约4亿多胎儿,而且导致3,000万男子找不到配偶,同时也带来人口老龄化、养老难、空巢、留守儿童等诸多问题。

一胎化政策推出三十年后,上述问题已然出现,首当其冲的社会问题是很多男子、尤其是贫困乡下的男子很难找到对象,这也是导致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迄今为止的拐卖妇女猖獗不绝的原因,而各级基层官员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基本采取了漠视、放任的态度。

除了中共残酷的计生政策是造成莫华、八孩女等女子悲剧的根源外,中共将曾经善良朴实的乡民变成了丧失同理心,变得如此冷漠和愚昧之人,也是另一根源。

七十多年来,中共通过一次次运动,通过对传统文化的彻底摧残,通过鼓吹无神论,推崇假恶暴,打断了众多知识分子的脊梁,尤其摧毁了农村教人向善的士绅,导致让无数中国人道德急剧下滑,无法分清真正的善与恶。尤其在中共“六四”血腥镇压后,陷入无望的中国人在中共的刻意诱导下,开始全面的向钱看,社会和人们越来越物质化、功利化,道德更是一日千里下滑着,很多人在迷茫中浑浑噩噩地度日。中国很多农村乱象更是难以描述。

毫无疑问,中共不仅是莫华一家、八孩女一家悲剧的根源,也是中国人命运多舛的根源。

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如果您对这个话题有任何的想法或意见,请在下方留言。如果您喜欢这个节目,请给我们点个赞,这将是对我们团队的最大鼓励!同时,如果您想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请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更多视频请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UyBw582Uit49U-zoCQFtA
 
分享:
 
人气:64,19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