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围丹救共”报道为何又删除
 
杨宁
 
2023年8月2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几日前,中共官媒人民网国际频道刊登了一篇“丹麦失业率创两年来新高”的报道,报道称,根据丹麦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丹麦7月份失业人数环比增加2.8%,创两年来的最高水平。具体来说,就是丹麦7月份有83500人失业,与6月份相比,增加了1200人。或许,中共以为唱衰他国就可以稍稍平息国内民众的怒火,毕竟中共治下国民之惨不是世界独一份。而过去每遇到国内重大问题和灾难,中共都是这样做的。

然而,这次中共打错了算盘。很快,这篇报道就被官媒自己404了,原因自然是深具慧眼的网民们一面倒地看透了中共意图转移视线的伎俩,还纷纷采取各种方式嘲讽中共。

有一位获得2千多人高赞的网友如此写道:“丹麦失业率2.8%,德国5.6%,法国7.2%,瑞典7.22%,瑞士4.25%,意大利4.8%,希腊11.1%,西班牙13.26%,葡萄牙6.2%,波兰5.0%……后面的懒得找了,但仅以上不准确且不完全的统计,欧洲失业率之和超过67.43%!”

随后一位网友也说道:“这些帝国主义反动派,虽然看起来每个国家的失业率都比我们低,但加在一起,就比我们高多了。”

还有一位获得近千人点赞的网友写道:“2.8的要崩溃,20.8的稳中向好。说实话,对中文的理解与认知,越来越自我怀疑。”

这位网友说的20.8%指的是中共官方公布的青年失业率。官方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青年(16至24岁)失业率分别为17.30%、18.10%、 19.70%、20.40%、 20.80%、21.3%。很显然,中国国青年失业率在持续攀升。

本以为官方公布的数据已经很惨了,但在官方公布6月份数据的7月17日的同一天,财新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可能被低估的青年失业率》的文章,文章援引北大副教授张丹丹的研究,指出目前大陆16到24岁青年共9600万人,除去就业人口、在校学生、失业人口,还有1600万人选择“躺平”、“啃老”而不工作的非在校生。如果把这些人口计算进去,今年3月中国青年失业率最大值可达到46.5%,远高于官方公布的19.7%。

对此数据,官方根本不敢回应,只能将文章404。官方心虚的同时,选择了一个愚蠢的办法。8月15日,中共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以“为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变化,统计工作需要不断地完善,劳动力调查统计也需要进一步健全优化”为借口,宣布从8月开始,全国青年人等分年龄段城镇调查失业率将暂停发布。而背后真实的原因却是失业的人太多了,如果继续公布,有损中共颜面,引发社会动荡。

不管是官方公布的青年失业率,还是学者研究后的结论,与丹麦等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已经基本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而一个社会出现如此高的青年失业率,又一次印证了中国经济下滑严重,借用央视专家在谈论台湾青年13%失业率时之语就是“经济前景危机四伏”,并严重打脸中南海高层刚刚所说的“经济总体回升向好”。

毋庸置疑,如果西方国家出现这样高的失业率,抗议游行是少不了的,甚至政府都得提前下台。然而,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的高压统治下,人们只能将怒火压在心中。大概中共当局也担心血气方刚、无所畏惧的年轻人,在无法忍受的时候,将怒火发泄到社会、发泄到中共各级官员身上,遂想了一出“围魏救赵”之法,即通过唱衰他国,来为中共开脱。报道丹麦失业率只是开始。

可惜,愈来愈多觉醒的中国人根本不吃中共这一套,反而通过这样的对比,更看透中共的无耻。一位网友讽刺道:“(这)说明中国的失业率远超丹麦,再一次证明了我国的实力,在各个领域稳坐头把交椅。”

还有网友调侃道:“为全球福利最好的国家操心失业。”的确,作为一个从摇篮到坟墓都有社会保障的国家,丹麦与其他北欧国家公民一生的压力是非常少的,他们活得很纯粹。与丹麦人有20多年交往经历的笔者,对此是非常感慨的。

笔者曾经问过两个丹麦年轻人他们的理想是什么,一个说“要做个好丈夫”,一个说“买一辆心仪的好车”。与中国众多年轻人对权、钱的欲望相比,他们更看重自己的内心,更愿意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而丹麦社会也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

再说两个丹麦高福利的例子。二十多年前,有一对华人夫妇移民丹麦,他们在丹麦的一座小城开了一家小店,起早贪黑地忙,这样就无暇接送年幼的孩子上下学。结果丹麦政府居然每天派一辆出租车专程接送孩子。刚听说这件事时,笔者还是很震惊的。因为虽然知道丹麦的福利好,但不知道好到这个地步。

还有一个例子是一对大学生情侣得了一种需要长期服药的病,丹麦政府不仅负担他们全部的医药费和生活费,还负担他们和孩子出去度假的费用。这样的国度谁不向往呢?

而在丹麦等西方国家,如果失业,可以申请失业救济金,领取人除了参加公认的失业保险外,还必须满足某些资格标准,如在过去 12 年内,已在丹麦或其他欧盟/EFA 国家或瑞士居住了5 年;在公共就业服务机构注册;满足就业要求(三年内全职工作52周或兼职34周);满足可用性要求(如果失业是自导自演的,您需要等待三周才能申请福利)等。

失业救济金数额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以前的工资(不超过90%)、是全日制保险还是非全时保险、一个人是否年满25岁,以及他们是否完成了教育或培训等。失业救济期规定,在最长三年内,有权领取两年的救济金。

在失业期间,丹麦政府会提供免费培训机会,并提供相应的工作。因此,丹麦人以及西方国家的年轻人,并不担心失业后的生活问题,至少吃饱穿暖有房住是可以保证的。

反观当下的中国,遍地是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和各个年龄段的失业者,而没有工作的他们,有多少人可以拿到失业救济金呢?其结果就是或者啃老,或者靠打零工维持生计。至于中共政府提供免费培训机会,帮助找工作,更是天方夜谭。

公布丹麦“高失业率”,却收获民众的嘲讽和觉醒,自然让中共当局无比尴尬,也证明“围丹救共”之法效果适得其反。不敢面对和回应民众留言的官员们,只得悄悄将报道删除,让话题逐步淡化。不断使用这样愚蠢办法的中共,还能将人们的怒火压制多久呢?△
 
分享:
 
人气:48,73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