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祈欺心 阳世受报(图)
 
智真
 
2023年4月24日发表
 



世上有些人为非作歹,认为侥幸逃脱了惩戒,其实都无法逃脱因果报应。

【人民报消息】因果报应是一毫不差的,人无论欠下了什么都得偿还。世上有些人为非作歹,认为侥幸逃脱惩戒,其实都无法逃脱因果报应。

宋绍兴年间,庐州有一富民毛烈,平日贪奸不义,做事欺心;昌州有一人陈祈,也是个狠心不守份之人,两人平日交好。陈祈家也有很大家产,但他担心他三个弟弟长大后会跟他平分财产,想在独掌家事时讨些便宜,知道毛烈极会算计,找他出主意。

毛烈道:「这很容易,你拣那好田地,少些价钱,先典在我这里。以后等你们兄弟将现在田地四股分定了,然后你自将原银在我处赎了去。这不就是你自己的了?」

陈祈认为是好主意,于是先将大部份田地立券典与毛烈。因要后来好赎,不典重价,只三分之一,做个交易的意思罢了。累起本银三千多两,其田足值万金。

父母去世后,陈祈只以剩下的田地与弟弟们平分,弟弟们也不知其中原因。一年后,陈祈拿着钱到毛烈家赎地。毛烈照数收了,拿进去交与妻子张氏藏好。

毛烈虽已得了便宜,但他狠人心性,想这田是欺心来的,便想耍赖,借口说:「赎券得找,过一、二天给你。」

陈祈以为一向与毛烈那么友好,过一、二天一定没有问题的。

隔了两日,陈祈又来到毛烈家,毛烈避而不出面。一日撞见了,陈祈提出取券,毛烈冷笑道:「天下欺心事只许你一个人做?将众兄弟的田偷典我处,今要自吞。我再要你多出两千两也不为过。」

陈祈道:「你这不是诈人吗?我去告你!」

毛烈道:「官府要判给你,我就还你。」

陈祈到县衙控告毛烈,毛烈却预先用钱钞贿赂县吏丘大,丘大反而说陈祈:「法官只相信文字书状而已,你怎么会给钱而没收到赎券呢?」

丘大又在知县面前只替毛烈说话,又替毛家送了些钱钞,知县听信。到两家听审时,毛烈把交银的事一口赖定,陈祈什么凭据也拿不出。

知县道:「官府只凭执照;既没有执照,凭什么证据把田地断还给你?分明是赖人!」倒把陈祈打了二十竹篦。

陈祈不服,又告到州里,因没有凭据,田地仍然归于毛烈。

陈祈受此冤枉,写了状子来到东岳庙,在神前祷告:「天理昭彰,神目如电。是毛烈赖小人的,还是小人赖毛烈的?是必求个报应。」

回去后,陈祈时时到毛烈家边打听,过了三日,只听说毛烈摔个跟头死了。

晚间陈祈梦到自己随了两个差役来到阴府,毛烈已在那里。判官问道:「东岳发下状来,毛烈赖了陈祈三千两。这怎么说?」

陈祈道:「是小人与他赎田,他亲手接受。后来不肯还原券,竟赖没有。」

毛烈道:「大人,休听他胡说。若是有银与小人时,须有小人收他的执照。」

判官指着毛烈的心道:「我这里只凭良心,无须执照。」

毛烈仍道:「小人其实不曾收他的。」

判官叫取业镜过来,旁边一个差役就拿着铜盆大一面镜子来照着毛烈。毛烈、陈祈一齐看那镜子里面,只见里头照出陈祈交银,毛烈接受,进去付与妻子张氏,张氏收藏,那日光景宛然见在。

判官道:「你看我这里可是要什么执照的吗?」毛烈无话可说。

陈祈道:「今日才表明得这件事。」

差役带两人到一个大庭内。只见旁边列着很多兵卫,也不知殿上坐的是什么人,远望去是冕旒衮袍的王者。

判官走上去说了一回,殿上王者大怒,叫取枷来,将毛烈枷了,口里大声吩咐道:「县令听决不公,削去以后官爵。县吏丘大火焚其居,仍削阳寿一半。」

又唤陈祈问道:「赎田之银,固是毛烈耍赖欺心。将田出典的缘故却是你的欺心。」

陈祈道:「也是毛烈教的。」

王者道:「这个推不得,但你未合死,只教阳世受报。毛烈作业尚多,押入地狱受罪!」

说毕,就见差役手执铁鞭、铁棒赶毛烈去。毛烈边走边哭,对陈祈说道:「吾不能出头了。与我传语妻子,快做善事、佛事救援我。陈兄原券在床边木箱之内,还有我平日贪谋强诈得别人家田宅文券,共有一十三纸也在箱里。可叫这一十三家的人来一一还了,以减我罪。切勿有忘!」

陈祈还要再问个明白,这时有一个差役把陈祈一推,喝道:「快去!」

陈祈飒然惊醒,把梦中所见之事告诉家人。先叫人到县吏丘大家一看,已被火烧得精光,但只烧这一家火就熄了。陈祈越加敬信。

陈祈先来到毛家取文券,对毛家儿子道:「在下与尊翁本是多年好友,只因不还我典田文书,有了这争讼。昨日我梦中到阴间得与尊翁对明,说文书在床前木箱里面,所以今日特来取。」

毛家儿子道:「文书或者在木箱里面,只是阴间说话谁见证可以来取?」

陈祈道:「却有一件可信,你尊翁还说另有一十三家文券,也多是来路不明的田产。叫还了这一十三家,使他受罪轻些。又叫替他多做些善事、佛事。这是我造不出的。」毛家儿子听后非常吃惊。

原来阴间镜照出毛妻张氏同受银子之时,张氏在阳间恰像做梦一般,也梦见阴司对理之状。曾与儿子说过,因此听陈祈说这事认为是真的了。

毛家儿子走进去与母亲说知,张氏道:「这项银子确实有的。你父亲占了他便宜,还想赖他,不料死得这样诧异。今恐怕你父亲阴间不宁,只该还了他。既说道还有一十三纸,等明日一块儿找出来,逐一还罢。」

毛家儿子把母亲的话对陈祈说了。陈祈道:「不要同上次一样,说了明日,又赖皮。此关系你家尊翁阴间受罪,非同儿戏。」

毛家儿子道:「这个怎么还敢。」陈祈当下自去了。

毛家母子亲见了这些异样,怎敢不信,把各家文券都送去还了。

陈祈自得了文券之后,忽然得起病来,一日重似一日。想起自己梦中曾听见王者道「陈祈欺心,阳世受报」,知道这典田事是欺心的,于是叫三个兄弟来,把毛家赎出之田均作四份分了。

陈祈病虽减轻,却还时常发作。想到自己平日掌家时,除典田之外,欺心处还很多,因此将该还的都还了,并向周围人讲因果之事,再不敢做欺心之事了。

(参考资料:《夷坚志》)△

(有删减)

 
分享:
 
人气:25,12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