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居民楼墙体惊现建筑垃圾 体无完肤(图)
 
掸封尘
 
2023年4月13日发表
 



北京时代国际嘉园小区,表皮光鲜的墙体里面,却暗藏大量多种建筑垃圾。(网图合成)

【人民报消息】2023年4月10日,中国各大门户网站和媒体披露,一桩业主状告开发商“豆腐渣”工程的公案尘埃落定,业主获赔700多万。

竣工于2006年的时代国际嘉园小区,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小区共有5栋楼,1355户。目前该小区二手房市场均价,已高达10万元/平米。然而,从2013年开始,小区楼栋的外墙贴面大理石,频频出现“跳楼”现象,而且愈跳愈欢,车辆被砸,人走在下面都提心吊胆的。

伫立小区,环顾四周,5栋楼都是体无完肤,特别是各楼腰线以下部位,均能看到大理石连片掉落,活像是丑陋的疤疤痕痕。

而尤其令人惊骇的,是墙砖掉了之后,赫然露出泡沫板、木板、水泥编织袋、烟盒……等大量多种建筑垃圾。目前看得见的已是触目惊心,目后看不见的还有多少?天知道!

2020年4月,生活在“疤痕墙”、“垃圾墙”里的众业主忍无可忍,拿起法律的武器,对开发商北京中鑫房地产开发集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开发商赔偿700多万元。

另据澎湃资讯报导,2023年4月10日,长沙一小学教学楼外墙脱落砸到四名学生。受重伤孩子的父亲刘先生发视频哭诉,长郡月亮岛三小上体育课时,教学楼外墙脱落,砸中了四个孩子,他的爱子伤势最为严重,仍在ICU抢救中。

多年来,因建筑质量问题导致的各类事故,频频见诸媒体,屡屡成为舆论热点,引起社会关注。而事实是,与中共腐败同体孪生的“豆腐渣工程”由来已久,从未消停过。

可能不少民众对朱镕基的“语言发明专利”——“王八蛋工程”记忆犹新。

1998年夏天,长江爆发全流域的特大洪水,江两岸数千万人民的生命危在旦夕。8月7日,九江段4号、5号闸之间决堤30米左右。洪水滔滔滚滚,局面顿时失控。九江溃堤,震惊全国。

水火无情,封堵决口,十万火急!在连续50多个小时内,总共沉入9只船,最大150吨位,最小70吨位;石块2万吨,碎沙石4万方、钢材8吨、木材50立方米,出动兵力超过三万人,最终合龙成功。

8月9日,时任总理朱镕基赶赴九江,乘快艇实地察看详情。时任九江市副市长吕明向朱镕基汇报说,大堤是1966年的土堤,当年修堤时,没有严格清基,1995年再次增建防洪护墙时仍未清基。

朱镕基一听瞪圆了眼,他当即打断汇报,盯着对方问道,现在倒塌的墙里有没有发现钢筋?是否有用竹筋代替钢筋的现象?这样的堤有多长?吕明不敢造次,回答说,未……未发现钢筋……

朱镕基当时勃然大怒,厉声斥道:你们不是说固若金汤吗?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搞成“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历史是不能欺骗的!

1998大洪水冲出一窝“王八蛋”,2008大地震震出一锅“豆腐渣”。

2008年汶川地震,倒塌最严重的是学校,中学小学校舍在劫难逃;伤亡最大的是学生,多少独生子女的父母瞬间老无所依。其中,北川中学两栋5层教学楼数秒钟之内轰然垮塌,2700余名师生一半遇难。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与校舍毗邻不远的政府办公楼却巍然屹立,安然无恙。

台湾艺人伊能静回忆说:“汶川地震时,我去了北川、映秀、汉旺,不是以艺人的身份,当时我是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大使。到北川时,很多人在掉眼泪,我这么容易哭的人从头到尾没掉一滴眼泪,我非常震撼,是起鸡皮疙瘩、寒毛竖起的那种。”

从伊能静的这段特殊经历中,人们知道了“豆腐渣”的两大特殊功效,让人“起鸡皮疙瘩”,让人“寒毛竖起”。

2020年7月,一场特大暴雨下过之后,闹出两个大笑话,一个叫“手撕大桥”,另一个叫“第一高漏”。

那年的7月6日,当时网传一段“重庆石柱县中益乡一座桥梁的护栏被手一捏就散落”的视频,引发网友热议。

视频中,一名操着重庆口音的男士,在暴雨中站在一座大桥上,展示当地一个“豆腐渣工程”,只见这名男士,轻轻松松用右手拇指和食指将桥上“石柱”剥碎。于是,有一位幽默的网友,给大桥起了一个既可口又可乐的名字,叫做“手撕大桥”!

据天眼查显示,大桥的施工方——湖南对外建设集团,成立于1992年,主要业务是建筑工程、公路工程、古建筑工程、桥梁工程等。该公司曾因施工时偷工减料、未按规定报送纳税资料等原因,被行政处罚过5次,自身风险高达845条信息。

不难想见,当地政府招标这种“问题公司”搞施工,别说是“手撕大桥”了,“屁崩大桥”都是有可能的。而这背后,有多少真金白银的黑箱操作?可以说,大桥的桥墩有多深,项目的水就有多深。

聊完了“手撕大桥”,回头再说这“第一高漏”。

2016年3月,建筑高度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拔地而起,其高度雄踞中国第一,成为上海的新地标,然而,当年7月6日的一场暴雨,竟然令这座中国第一高楼变成了“第一高漏”。

从大楼里的人上传的视频画面清晰可见,不同楼层多间办公室都在不停“下雨”,员工们惊慌且忙乱,连忙将文件及电脑等怕水的东西转移,不停用水桶或垃圾桶接雨水。公共区域也有多处出现漏水,水流从天花板像小瀑布般冲下来,唏哩哗啦的。

中国第一高楼如此不堪一淋,是让人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奇闻。有网友评论说:“其实一场大雨就足以辨别出何为真正的发达国家。因为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多数会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去改进投入,例如民生、福利、教育、环保、对于弱势群体的照顾,而不是触目所及的高楼大厦和基建上的巍峨壮观。”

事实证明,网友的祈盼,不过是中国百姓的一厢情愿。百度一下“各地政府办公楼”,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令人唏嘘咋舌的豪华建筑大比拼!“世界第一县衙”,“亚洲第二单体建筑”不一而足。妥妥的,真真的,一言以蔽之——“崽烧爷钱不心疼!”

北京居民楼墙体惊现建筑垃圾、长沙教学楼墙砖伤人、长江大堤“王八蛋”工程、伊能静在汶川起鸡皮疙瘩、“手撕大桥”、“第一高漏”,这一连串的坑爹糗事,与各地政府超级豪华官衙之间,看似风马牛不相及?而这之间究竟有没有逻辑关系,有没有因果关系,请诸君自判吧。△

 
分享:
 
人气:55,29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