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官判案 囹圄为空(图)
 
2023年3月31日发表
 



因为朱休度能够体恤民情,有仁慈之心,在任期间才会「囹圄为空」,得到「良心官」的美称。

【人民报消息】清代乾隆后期,山西广灵县境内壶山上,有一县官悠哉垂钓的石刻像,这是县民自发集资在一块巨石上镌刻的,用以表达对其追思之情。这位县官就是乾隆中期著名的循吏,广灵县百姓都称之为「良心官」的朱休度。

朱休度,字介斐,浙江秀水人。他「博闻通识,于书无所不窥,能文善诗,尤深于诗」。他在乾隆十八年中举人后,出任嵊县训导,乾隆五十五年,调任山西广灵知县,政绩卓异,后因疾离职。

朱休度性情慈善,善于决狱。他曾对人说:「南方案,多法轻情重(情节严重),北方案,多法重情轻。稍忽之,失其情矣(指处治失当,则陷于不公正),能无慎乎?」在广灵,他前后任职七年屡决疑狱,「民有诉曲直者,数语剖决,辄悦服去,囹圄为空」。

朱休度初到广灵上任时,正值大荒年灾疫流行,虽经朱休度尽力安抚招徕,但人口流亡仍然数月过半。县民刘杷子也是人口流失中的一户,他的妻子张氏留在家中,因实在挨不住饥饿便易姓改嫁郭添保。但过门以后,张氏怀疑郭添保居心叵测,与她结婚的目地是为了拐卖她们母子。第二天早晨,她便将自己的两个亲生子女手刃而死,然后自刎。

朱休度接到案情报告后,亲自赶到现场勘验,当时张氏尚未断气,她见到县官后,双眼死盯着郭添保,嘴里只重复着一个字:「贩!贩!」但经过朱休度仔细审查,并未发现郭添保有什么蓄意贩卖人口的迹象,最后审判定案时,只以她「自刎」结案,没有牵涉、责罚郭添保。

定案后,她的前夫刘杷子才从流亡的外地归来。四邻众人对他说:「你若想知道你妻子因何而死,就问朱老爷。」

刘杷子找到县衙后,朱休度就将张氏死时的情形,以及相关的调查结果都告诉他,刘杷子听罢悲泣道:「是由于我回来得太晚、逃荒流亡在外才造成的,怨不得他人。」说罢稽首而去。

朱休度虽主宰着一县的生杀大权,但他「待人以诚,人亦不忍欺,周知民情,诉曲直者,数语处分,民皆悦服」。

百姓薛石头陪妹妹看戏,他的一个熟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妹子,惹得薛石头心头火起,用刀砍伤他的左胸,不想那人竟一命呜呼。报官后,薛石头自己承认杀人。既有死尸为证,凶手又已服罪,以故意杀人案断之。

但细心的朱休度,在验伤时却发现死者身上只有一刀,不像蓄意杀人致死,便在第二天重新提审薛石头,问道:「你怎么一刀就能置人于死地?」

薛石头喃喃地说:「动刀子时,哪里会料到他一刀就死了呢?」

朱休度追问道:「你既知一刀砍不死,何不再砍一刀?」

薛石头说:「我见他出血不止,心里害怕到极点,连一声呼吸都不敢出了,怎么忍心再砍一刀呢?」

依照薛石头的这份供词,朱休度按照过失杀人的条律判案,改判其死罪为流放,去戍守边疆。

正因为朱休度能够体恤民情,有仁慈之心,在任期间才会「囹圄为空」,得到「良心官」的美称。

嘉庆元年,他引疾归乡,县人恳留不住,便在巨石上雕刻他「壶山垂钓」的雕像作为纪念。

史载朱休度回归故乡时,「百姓追送至蔚州,去后历三十年中,县人仍追思不忘。」

(参考资料:《清史稿》)△

 
分享:
 
人气:25,61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