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2岁童甲流重症亡 家属质疑医院延误治疗(图)
 
2023年3月21日发表
 



张女士称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她2岁的儿子甲流死亡。示意图。

【人民报消息】近日,四川省成都市民张女士的2岁儿子多多(化名)因甲流重症死亡,张女士认为,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她儿子死亡。消息引起舆论关注。

综合陆媒报导,2月24日,张女士的儿子多多身体不适,进入四川大学华西附二院锦江院区治疗,当晚进行甲流测试,但测试结果显示为阴性。25日早上做了穿刺,结果显示正常。

26日5时许,多多的心电监测仪响起,所有数据值直线下降。28日13时许,多多经抢救无效死亡。

她认为,医院未及时组织会诊查明病因,延误了治疗时间。

张女士表示,由于医生的错误治疗和延误,孩子的病情从甲流初期恶化成为甲流重症。

期间医院还下病危通知书,她实在接受不了。

3月17日,张女士发文称,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她2岁的儿子甲流死亡。

目前,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3月18日中午,张女士告诉《健康时报》, 2月26日,她的儿子多多因血氧饱和度下降、面发紫被送往PICU,确诊为甲流危重症型。

多多入院记录显示,2月24日入院时高烧39°C,精神反应佳,神志清楚。因高温惊厥从急诊科转入小儿神经科治疗。25日晚因持续高烧,医生为多多进行脊髓穿刺检查。在穿刺检查后一段时间出现明显抽搐,且体温仍未下降。

「进入PICU后,医生告诉我们,多多是甲流危重症,存活的机率只有10%。」张女士表示,2月26日凌晨5时46分,医院下达多多的病危通知书。经过两天的治疗,多多被宣告死亡。

张女士认为,在治疗的过程中,医院存在诊治不及时、伪造病历等行为。

此事件登上热搜榜,引发舆论关注。大陆网民质疑,你信这是甲流?信它个鬼啊!甲流年年有,为什么今年泛滥成这样?想过吗?

「我姨同事小孩9岁,甲流,据说不到24小时,没了,平时看着很健康。」

「我老爸是在医院住院时感染甲流后,病情加重去世的。」

「此前新冠,现在甲流导致儿童幼儿死亡的病例不少,只不过这个数据不能公布出来。」

「以前的甲流为什么没有这么厉害?这甲流莫非和新冠(中共病毒)有关?」

自2月以来,北京、天津、上海、浙江等地多所学校都出现学生感染甲流停课的情况。近日,许多成年人也出现发热症状,人们怀疑这一波来势汹汹的甲流会不会是新冠的变异株?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导,北京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田耕证实,该院发热门诊每天都发现感染新冠和甲流两种病毒的患者,「多数还是以流感为主」。

报导称,根据全国哨点医院数据,在2月5日至3月5日的28天内,流感病毒阳性率从0.7%激增到了41.6%,翻了近60倍。

近期,浙江、河南、西安、青岛等多地均有「甲流」患者出现大白肺,甚至出现致死案例。外界质疑,现在流行的可能还是新冠病毒。

北京徐先生感染过中共病毒,最近又感染甲流。由于症状相同,治疗的药物也相同,因此他怀疑自己感染的是中共病毒。

徐先生说,我又得上,就是流清鼻涕,身上痛,一点劲都没有,基本上是一样的,就是新冠,他们都不会说真话的。

长春居民林强说,我的孩子发高烧,连拉带吐的,折腾好几天,就是新冠,谁都知道,症状一模一样,还侵害到肺,有不少白肺的。人现在都躺平了,官方也不管,也不重视,口罩也不戴了。

中共两会期间,上海医学专家张文宏以中共政协委员的身分接受采访时,承认下一波疫情可能还会来。

但是,他说,由于病毒已降级为「乙类乙管」,所以将统一归入发热门诊。△

 
分享:
 
人气:26,48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