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遭禁与王全璋通话 李文足焦急(图)
 
2020-2-22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会见丈夫,但狱方以武汉肺炎疫情为由取消其会面。

【人民报消息】包括山东任城监狱在内的多家监狱爆发武汉肺炎疫情,这让李文足非常担心关押在山东临沂监狱的丈夫王全璋的安全。

现年44岁的王全璋是国内著名的维权律师,曾代理过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大量敏感案件。他在2015年发生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后失踪,超过一千天杳无音讯,直至2018年2月,被当局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庭审,2019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

本来2月13日是李文足要会见王全璋的日子,但是临沂监狱因为疫情给取消了。她一直给监狱打电话沟通,能否通过视频会见,狱方说做不到。

2月20日,李文足在其推特上说,几个监狱确诊新冠肺炎,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备受煎熬,心急如焚!今天又给临沂监狱打电话,要求跟王全璋通个电话。接电话的女警不耐烦地大声告诉我:「一个月只能打一个电话,王全璋已给父母打了。」

李文足说,监狱就耍流氓,从来就没让他给我打过电话,肯定是监狱不允许。

现在,好多监狱感染武汉肺炎,其中包括山东任城监狱就有207例确诊病例,其中狱警7例,服刑人员200例,这让李文足非常恐惧与着急。

她说,大家现在都很恐惧这个疫情,中共很坏,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也是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最担心的。

现旅居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光诚表示,任城监狱爆出207名确诊病例,但实际数字最起码是共产党报的数字再乘以10倍以上。

曾在临沂监狱服刑的陈光诚说,监狱里一个房间住好几十个人,如果一个人感染,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早上干活的时候,大的监区400多人,大家都聚集在一块,如果监狱里传出这样的信息,基本上就是全军覆没。

陈光诚还介绍监狱里传染的4个可怕传播途径:

一、监狱之间把这些犯人卖来卖去。

监狱之间会把犯人以每人多少钱「卖给」别的监狱做工,比如临沂监狱卖给枣庄监狱、微山湖监狱等(挖煤)。还有转监,从别的监狱转到这个监狱服刑,最恐怖的是,这样的事情完全都是黑箱操作,外界根本没法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

好多人即使在监狱里死亡了,外面的人永远别想搞清楚死亡的真相。陈光诚在临沂监狱的时候曾经看到一天死了2人,换上干净的囚服,就扔在医务室门口,家人没办法了解究竟发生什么事。

二、用品。

监狱里包括所有的囚服,都是来自于其它监狱在押人员做的,如果那个监狱里出现疫情,又不知道,所做的这些产品被转移到其它监狱,犯人就穿上了。

三、监狱和看守所之间,每个月最少有一次犯人之间的交换。

每个月看守所都会把已判决生效的人送到监狱里,有时也会有已经在监狱被押的人员又重新带回看守所,这就导致如果在监狱里发生疫情而被掩盖,大量的人员在流动,这种后果是很恐怖的。

还有,监狱里面强制地做工,很密集地劳工,完成后再销到市场上去,这也是非常可怕的传染途径。比如:一次性的筷子,每人每天要求包出5,000双,一天下来很大的量,这些筷子都被送到餐馆等,这有多危险!还有玩具、棒棒糖等产品。

陈光诚认为,中共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譬如故意让人传染上病,再不给治疗,借口让人消失。

陈光诚提醒,王全璋的情况要密切关注,很快他就要出狱了,家属要不断地打电话追问情况。△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