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一種超能力(圖)
 
2019-4-16
 



早期的懷舊物品有一種特別的韻味。(示意圖)

【人民報消息】美國女子拉克的職業是環境律師,她有一種奇特的超能力,能夠憑借直覺找到丟失的物品,並將它們歸還原主,她還能夠在夢中尋找失蹤者的蹤跡。

拉克說,如果從美國本土文化的角度看待,這些能力並不這麼「奇特」。占主導地位的西方文化認為,物體和本性是無生命的。然而,我的土著朋友們看世界的眼光完全不同。在本性能夠聯通的世界中,可以與死者交流,而且物體攜帶有信息,沒有什麼所謂的巧合。

直覺幫人找回失落的物品

拉克也是一名考古學家,她對美國本土文物有濃厚興趣,喜歡在古玩商場翻找寶物。有一次她發現一張照片,上面有一名臉上塗著作戰油彩的美國土著士兵,身上佩戴著獎章。當她看著照片時,她的心臟一直狂跳。

拉克想起一位知名的美國土著人,她在意念中詢問是否應該把照片帶給他。拉克感到他在回答:「不要。」奇怪的是,她的腦海裡浮現出另一位朋友,於是她將這張照片給這個朋友看,沒想到照片上的人居然是他的孿生兄弟,二戰期間在德國死亡。

這張照片原本屬於這位朋友的妹妹。妹妹的前夫偷走了她的許多物品,並說他毀掉了這些東西,包括這張照片。妹妹以為永遠看不到這張照片了。通過這樣的「巧合」照片回到主人那裏,這位妹妹覺得好像她的哥哥回來了。拉克說,照片撫慰了這位妹妹的悲傷。

拉克找到並且歸還的許多物品,都有類似的彌補不公和愈合創傷的作用。

拉克的家在愛荷華州,一次她前往聖達菲,意外地不得不多留一天。在空閑的時間裡,她決定去看看舊貨店,在那裏她找到了一面看起來很舊的美洲原住民使用的盾牌。

拉克再一次感應到,盾牌和她認識的一家人有關係。她給這家人寄去了盾牌的照片,並寫道:「誰丟失了這面盾牌?」

盾牌是這家人的傳家寶,傳給其中的一個兒子,六年前他駕駛卡車前往聖達菲修車時,小偷從他的卡車裡偷走了盾牌。

拉克還找到了另一個被偷走的傳家寶。偷它的人告訴物品主人,自己5歲的兒子把它打碎了。當傳家寶被找回時,這對父子之間的嫌隙愈合了。

還有一次,一位去世親人遺留給孩子的一件物品丟失了。拉克說:「為孩子找回這件物品,就是給孩子找回愛的保佑和愛的紀念。對他的撫慰作用巨大」。

就這樣,拉克已經找回了四個部落的70件物品。

拉克說,很難描述吸引她注意到這些物品和聯想到物主的直覺。「就像我聽到或看到什麼東西,有時物品就像磁鐵一樣吸引我的感覺。我經常可以感到那些信息在向我展示某人。」

拉克的能力並不侷限於美洲原住民的舊貨古物。利奧波德辦公桌公司創辦人的兒子Aldo Leopold和拉克的先生經常往來,拉克一直想為丈夫找到一張利奧波德辦公桌。

在網上拉克找到一張售價300美元的利奧波德辦公桌。第二天,她去了一家舊貨店,發現了一張售價僅僅20美元的桌子。以前她從來沒有在這家舊貨店看到利奧波德桌子,而且此後15年中她只看到過兩張利奧波德桌子。

似乎是一種天才能力幫助拉克盡快找到她所需要的東西。「我的能力是罕見的,但我不認為我是唯一的一個。」拉克說。

一個夢救下10條命

拉克知道美國本土文化中有「發現者」一說。在最近的美國本土會議上,她得知有人通過在夢中看到物品的地點而找到丟失的樺樹皮卷。

拉克沒有夢到她找到的物品,但她確實夢到了失蹤的人,並且幫助找到了他們。

拉克夢見她在墨西哥的朋友正在幫助流落街頭的孩子,有10位4到14歲的孩子失蹤了。在她的夢中,她看到通往一個房間的路,她看到一位沒有穿褲子的藝術家。

拉克向朋友們描述了這個奇怪的夢,他們知道了應該到當地那所建築裡尋找孩子。10位孩子確實進入了這棟被遺棄的建築物,就在拉克描述的這間房間裡。該建築物已經坍塌,孩子們被找到時已經被困在那裏4天。

拉克曾經遇到過一個警察,他告訴拉克,他所供職的警察部門經常使用夢境追蹤人。

拉克認為,購物癖好並不健康。她購物是用來服務社會。她的車庫裡充滿了打折的生活用品,準備送給窮人。她在舊貨店等地尋找有紀念意義的物品,幫助找到失主。

拉克希望,她的經歷可以鼓勵那些有類似能力但不明白如何使用它們的年輕人。

拉克說,這是一個令人著迷的親身經歷,很難與他人分享,因為我們的文化沒有一個合適的語言來形容。「我不認為我能在實驗室中複製它,它很模糊。」「它已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秘密,因為它實在太難形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