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 押解公帑不翼而飞(图)
 
紫悦
 
2018-3-31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人民报消息】湖南有个巡抚派遣底下的州佐(属官)伙同一帮衙役,押解六十万公帑赴京上缴。途中遇雨耽误行程,眼看这会儿已是日暮时分,一时找不到客栈投宿,远远瞧见一座古剎兀立,因此上门请谒,并获得首肯而在庙内借宿一夜。

天亮之后,众人发现一路上辛辛苦苦所护卫押解的巨额饷金竟然不翼而飞,大伙儿惊恐万分又百思不得其解。这州佐再怎么仔细勘查,也找不到一点儿被盗的蛛丝马迹,只得硬着头皮返回巡抚衙门据实禀报。

巡抚认为荒唐至极,根本不相信,打算依刑法严办。可他低头再一寻思恐累及无辜,于是把这帮人分开一一单独盘诘、详加追究,结果所有的说法并无差异。因而决定让他们仍然回到案发地点追查线索,寻回失金好将功赎罪。

重回庙门前的衙役们发现有一瞽者摆摊卜筮算卦,这人形貌奇异,招牌上写着「能知心事」。大伙儿立刻围上找他算算。

瞽者说:「你们是为了寻回失金而来。」州佐答:「正是!你还真是神算哪!」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述一番。

瞽者自告奋勇说可以带他们去找,但要求用轿子代步,因为眼盲;同时限定,只许跟着他的指示走,不许发问,到时自然知道。众官役都答应了,于是立刻启程。

一路上,只听得瞽者在轿子里发号施令。「东!」衙役立刻抬轿子往东走;「北!」衙役马上把轿子调向北方而去。如此这般地一连走了五日,渐渐进入深山,忽然一座巨幅城郭耸立眼前:城中,屋宇栉次鳞比,人烟稠密,居民往来频繁,热闹非凡。

入城不久,就听瞽者一声「停!」接着下了轿子,用手向南一指,说:「朝此方向走,直到看见一个西向的高门,就可叩门求见并询问失金的事儿啦!」说完,这瞽者就拱拱手飘然自行离去。

州佐先把那帮衙役们安顿在城中暂住,然后独自一人按照瞽者的指示寻去,果见有一高门在望,慢慢接近时,忽然转出一个穿着汉代古服的汉子挡住去路,也不自我介绍,州佐立刻说明来意,那汉子说:「请在这儿停留几日,适当时机会请你进谒主人。」于是招呼州佐前行,安排他独居一屋,给以饮食。

这州佐吃饱没事,来到屋后遛弯儿,见有一座庭园,信步浏览,老松蔽日、细草如毡、景致清幽。经过几个茂林掩映的廊阁水榭之后,又见到一个高亭矗立眼前,于是沿着石阶,拾级而上,赫然看到亭壁上挂着几张肢解开的皮儿,不似兽颣,腥味冲鼻,不由得汗毛直竖、大打寒噤、毛骨悚然,急忙拔腿蹦回屋里。

这下联想到自己,似乎已经羊入虎口,再忖度情势,看样子必死无疑,这具臭皮囊势必得流落异乡,已无生还的希望了!转念一想,自个儿平生没做过亏心事,现今面临的局面横竖已是进退两难啦。就是能闯出去,可空手归家,怎么向巡抚交差?算了,无可奈何,姑且碰碰大运待个一宿吧!

隔天,那汉子骑马疾奔招呼他过去,说:「今天可晋见主人。」州佐恭谨地答应着并快步跟行。俄顷到达一辕门,看那气派俨然似总督公署,一批皂隶罗列两旁,堂威凛肃。那汉子下马引导他进入,又走入一重门,见有王者头戴珠冠、身披绣带南面而坐。

州佐赶紧上前谒见。王者问:「你就是湖南解官吗?」州佐点头称是。王者曰:「银两在此,这区区小数,你巡抚何足挂齿?他钱多的是,就是都慷慨赠于我,也未尝不可,在他来说,只不过九牛一毛罢了。」州佐跪泣不止,哭道:「限期已满,我一回去就得挨刑,死路一条!您这番话空口无凭,我该如何向巡抚大人交代呢?」

王者曰:「这事儿好办!」于是亲自写了一封函件,说:「以此信回复,可保你无忧。」接着又派了几名力士相送。州佐被那王者的威严所震慑,吓得不敢再据理力争,拿了信函,转身到城里,招呼同来的衙役们一道回去。回程所走的山川道路,并非来时所经过之处。既出山,送者乃自行离去。

数日之后,返抵长沙(湖南省城),一五一十地把经过在巡抚跟前详细转述。这巡抚越听越觉得是瞎掰,掰得比上次失金过程还离谱,气得七窍生烟,不由分说、不容辩驳地命令左右拿绳索捆绑,推出斩了!

这州佐赶紧把揣在怀中的王者信函呈上,这巡抚看完公函,面如死灰,马上命人将州佐松绑,口中喃喃解释着:「银两丢失些微小事,不必挂在心上,你姑且先回去吧,本官自会处理。」

接着,巡抚赶发公文,另召属官,设法把那六十万饷金补足,再解往京城上缴国库。这事儿办完没几天,这巡抚不知是惊吓、劳累过度还是咋的,竟然生起了大病,然后就一命呜呼了!

先前有那么一天,巡抚与爱妾共寝后隔天醒来,惊见枕旁的她竟然成了光头尼姑,一头乌黑秀发尽失!整个衙署因此震动恐惧,人人都猜不出缘由而惶惶不可终日。而那王者函件中就装了这爱妾的全部头发!

另外,信函内写着:「你自起家发迹之后,一路扶摇直上,位极人臣。可逢迎贿赂、贪赃枉法之事不可尽数。先前丢失的六十万公帑,确实在我这儿,我也已验收入库,你自己该从你贪污的那么多赃款里设法补足。解官无罪,不得妄加谴责。前些日子取了你爱妾的头发,只是略微示警、略施薄惩而已。如果再不收敛恶行,不知悔改,那么早晚取你的首级可是易如反掌!这里附还你爱妾的头发,以兹证明!」

巡抚死后,家人才敢把那王者信函让四邻传看,这件离奇的得失因果也才开始广为人知。后来有些属员派人重寻王者住处,然则一至该地,眼前全是高山峻谷绵延、重岩绝壑嵯峨,更无路径可循哪!△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