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花一分錢!可逆轉引發焦慮的DNA分子反應(多圖)
 
2018-2-20
 



打坐等活動對健康帶來的益處是從分子層面就開始了,並且能夠改變我們基因密碼的行為方式。



打坐等可逆轉促發炎症的基因表達模式,並減少與炎症有關的疾病、減少焦慮。



在這種幽靜的環境裡打坐效果會更好。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劉宜瀟綜合報導)英國考文垂大學和荷蘭拉德伯德大學合作展開的一項研究發現,打坐等身心介入療法(Mind━body interventions,MBI)不僅能令人放鬆,更能夠逆轉人體DNA中造成抑鬱和不健康狀態的分子反應。

該研究結果發表在近期《免疫學前沿》(Frontiers in Immunology)期刊上。文章回顧了十多年來對這一領域的探索,並分析了打坐等各種身心療法對人的基因行為產生影響的方式。

科學家們總結說,歷時11年、共有846人參與的18項研究,都揭示了身心療法引起人體分子變化的模式,以及這些變化如何給身心健康帶來益處。

研究者重點關注的是基因表達受到了怎樣的影響,也就是基因如何被激活、產生蛋白質,如何影響人體的生物構成要素、大腦以及免疫系統。

遇到壓力,普通人的細胞會作何反應?

科學家經過研究認為,當某人遭遇壓力時,他的交感神經系統,也就是負責「挑戰或逃避」反應的系統,會被觸發,從而增加了一種核轉錄因子(NF-kB)的分子產生,而這種分子的任務是調節人體基因的表達方式。NF-kB對壓力做出反應,激活基因,並產生細胞因子類蛋白質,在細胞層面上引起炎症。

研究人員表示,短期的「挑戰或逃避」是有用的,可以臨時性的改善免疫系統。科學家認為,這一特徵在人類以狩獵為主的遠古時期應該是發揮了重要作用。其實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因為遠古時期的人頭腦沒有現代人這麼複雜、這麼多物質追求,那個時期的人是相信神和尊崇神的。

在當今社會,人們物質上的追求越來越多,精神上的壓力就越來越大、持續時間就越來越長,於是促發炎症的基因表達也隨之變為持續性的,從而更容易引起精神或身體上的疾病。如果持續出現,就會加大癌症風險、加速人體老化、並帶來精神疾病,如抑鬱症。

打坐等身心療法改變了DNA行為方式

研究表明,持續進行打坐等身心療法的人群則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他們的NF-kB和細胞因子會減少產生。也就是說,與炎症有關的疾病、焦慮會減少,促發炎症的基因表達模式就被逆轉了。

該研究的主要領導人、考文垂大學心理學、行為和成就中心的大腦、信仰和行為實驗室的布瑞克(Ivana Buric)說:「全世界已經有成百上千萬的人在享受諸如打坐等身心介入活動對健康帶來的益處,但他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這種益處是從分子層面就開始了,並且能夠改變我們基因密碼的行為方式。」

「這些活動在我們的細胞中留下一個所謂的分子記號,通過改變基因的表達方式,從而逆轉壓力或焦慮對我們身體帶來的影響。簡而言之,身心療法能夠讓大腦駕馭DNA,走在一條改善人體健康的道路上。」「對於這些越來越受歡迎的身心介入活動為身體帶來的益處,我們的研究已經為進一步的探索打下了一個重要基礎。」

以打坐管教學生 成效驚人




美國巴爾的摩的羅伯特柯爾曼小學(Robert W. Coleman School)以打坐取代留置等對違規學生採取的處罰,成效良好。

有些老師會將違規的學生,在放學之後留在學校內一段時間,以示懲罰,這種方法稱為留置(detention)。有鑒於這種處罰方式收效有限,美國巴爾的摩(Baltimore)一所小學改以打坐來糾正違規學生的行為,結果成效良好,自從兩年前該校實行此法後,再也沒有學生被施以暫令停學的處分。

先前的研究顯示,對不乖的孩子施以留置的處分,很難改善其長期的行為。這所羅伯特柯爾曼小學(Robert W. Coleman School)的老師見證過這種方法的效果不彰,於是決定做一些改變。

該校與當地非營利組織「整全生活基金會」(Holistic Life Foundation)合作,在校內推展一項名為「整全的我」(Holistic Me)的課後輔導計劃。校方設置了一間打坐教室,鼓勵學生在此練習以打坐、呼吸訓練來控制自己的情緒,或與行為治療師進行對話。

該校協調人菲利浦(Kirk Philips)表示,這項計劃的成果驚人。「你可能不認為小孩會安靜的打坐,但他們真的會(安靜下來)。」

由於學生對這項計劃的反應良好,校方現在也提供打坐課程給沒有被處罰的正常學生,並鼓勵他們在家裡練習,並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一名11歲學生反饋說:「我今天早上生我爸爸的氣,但隨後想起以呼吸控制情緒,然後我就沒有大叫了。」

除了這所小學之外,鄰近的一所中學也實行這項打坐計劃,結果學生的停學比例降低,上課出席率也有所增加。

打坐增進健康改善大腦結構




打坐關鍵是心要靜,排除各種雜念。



打坐不僅能令人放鬆,而且還能醒腦。



這樣的孩子,長大了也是個好孩子。

據《新科學家》雜誌2005年11月5日報導,一些打坐的人說自己由此精力充沛,或所需睡眠減少。美國肯塔基大學的科學家對此進行了研究。他們有一種方法用來檢測人是否清醒、及對事件的反應靈敏程度。10名自願者參與了測試。他們分別在睡覺前後、打坐前後、閱讀前後、或與人交談前後進行了測試。

人們已經知道有40分鐘或一個小時的睡眠能使人精力充沛,然而即使如此也需要一段時間從剛睡醒時「迷迷糊糊」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令科學家們吃驚的是,在這些眾多方法中,打坐是唯一能夠立竿見影看到好效果的。而且這些測試對象以前從沒有嘗試過打坐。

研究人員表示,「每一個測試對象都從打坐中受益。」但他們並不清楚打坐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值得關注的是,在《新科學家》雜誌2005年9月2日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員發現打坐本身固然有好處,而如果與道德信仰結合起來效果更佳。

報導說,研究人員將大學生們分成三組進行了測試。第一組打坐時想著宗教中所提到的神的「慈愛」;第二組打坐時想著「我高興「;第三組打坐時只是想著放鬆。結果發現,第一組比其它兩組的打坐效果好:能夠讓人減輕心理上的壓力、甚至身體上的疼痛。

喧囂的塵世裡,由於對各種貪欲的無止境追求,不知不覺中人們已經身心疲憊、疾病纏身。如果能開闢一片心靈的凈土,就會發現一個身心健康的自己。

古人雲: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各位不妨一試。(記者劉宜瀟綜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