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王岐山,曾庆红吩咐供钱无上限(图)
 
萧良量
 
2017-6-8
 



咬完人之后杀了吃狗肉,是江曾的老规矩,郭文贵担心性命堪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人民报消息】自由亚洲电台5月26日刊登了一篇署名特约评论,题目是《郭文贵有无性命之忧》。

文章说,「郭文贵每月花费百万美元雇请保镖,如此不惜工本无疑是深切忧虑性命危险」。

仔细看过那些长篇报道就知道,郭文贵没有钱,他本人是一个生意失败者,在正常的社会里他一天都无法生存,只有在滋养贪官污吏的中共体制下才能催生这种怪胎。为什么?

在江泽民当政的那个年代,老百姓中就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把处长以上的排成队,都枪毙,里面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在三呆婊半垂帘半听政时,有个5岁小女孩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长大要当贪官」。后来反腐功臣竟然多是「小三儿」。

郭文贵虽然不是「小三儿」,但使用的手段比「小三儿」卑鄙。「小三儿」是与情夫反目后才举报的,而郭文贵是一开始接触就搜集资料。

坏种儿郭文贵遇到官场贪腐的肥沃土壤

据财新网报道,在加拿大定居,跟郭文贵认识多年的谢建生分析,郭文贵最擅长的就是偷拍、录音和抓小辫子,管你是朋友还是敌人,都先偷拍录音再说。

「他历来只有新伙计,没有老朋友,喜欢装慈善,但是你的小辫子只要被他抓住了他就会下手。」谢建生说。

被郭文贵举报而落马的曲龙说,有一次,郭文贵让他把金泉广场的地库腾出来打隔断,说是领导要用来布控东西,是涉密的。实际上地下室就是个大的监控房,监控这些领导的不轨行为,录下来作为备用。在裕达、政泉和盘古,这些手法已经用得很成熟了。

「我觉得郭文贵比较阴险狡诈,他在跟一些领导干部的接触中,不惜利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抓住领导干部的把柄,比如安排色情服务和安插眼线等方式,并利用这些把柄迫使这些领导干部为他服务。」因郭文贵而落马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说。

据《财经》报道,1999年10月,石发亮开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厅全面工作,2000年5月左右,石被任命为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知情人士称,2001年,石发亮被做局,受美色诱惑,而房间里被郭文贵安装了摄像头。

事后,石发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层,而且价格为裕达置业确定的每平方1.4万元,不许还价。

2002年,石发亮落马,后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此案的受益者郭文贵却全然无事,非常蹊跷。

同样被郭文贵举报的还有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原因是刘志华帮助郭文贵的商业对手夺得一个重点工程。于是,郭文贵动用国安对付外国间谍的特殊手段偷拍了一盘长达60分钟的录像带,举报刘志华权色交易,收受巨额贿赂,插手重点工程,刘志华被顺利扳倒,那个有大甜头的重点工程又回到郭文贵手里。

郭文贵次次都能得手,是因为中共整个官场都不正了,贪官污吏们都在非法掠夺百姓的财富,郭文贵这个心黑手辣、完全没有道德底限的地痞流氓赶上了这个「如鱼得水」的时期,他的成功就是把别人掠夺的黑钱再掠夺过来,所以他能够迅速的积累起巨额财富。

郭文贵诈骗他人害死亲弟

据媒体报导,郭文贵一提到死去的弟弟郭文奇就会哭,就说要报仇。后来又看到其它媒体的报道,才知道他弟弟郭文奇的死跟他诈骗别人的钱有直接关系。

媒体报导说,1989年,经郭文贵父亲郭金福介绍,湖北省武汉市刘某、王某到中原油田联系购买汽油,找到郭文贵。郭文贵以送礼、办「三证」为由,骗取刘某等共计7,150元,后因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判决书显示,当时在刑警拘传郭文贵时,郭文贵用手卡住刑警宁某的脖子,并指使其妻岳庆芝外出喊人,其八弟郭文奇手持菜刀冲入室内,砍伤刑警宁某。宁某掏出手枪将郭文奇击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有媒体从权威渠道获悉,郭文贵及其相关人员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资金、骗取贷款、骗购外汇、非法拘禁、销毁账目和会计凭证、侵犯隐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额资金部份通过地下钱庄转往境外。

说白了,郭文贵的每一分钱都不乾净,每一分钱掠夺的都是民脂民膏。

攻击王岐山,曾庆红吩咐供钱无上限

郭文贵于2013年12月23日潜逃,2017年突然冒头出现在江系喉舌明镜网的那个业余视频里,与何频对话。这不符合逻辑,潜逃罪犯这么干就是找死啊!

后来,郭文贵才进入正题,开始集中精力「爆料」王岐山,王岐山大家都知道的,就是把「重庆大阎王」薄熙来、中央政法委书记「百鸡王」周永康等等江系集团的党政军要员判刑入狱的中纪委书记。

郭文贵对王岐山的爆料很别具一格,说你要不相信他的话,他就切腹。最近还说跳楼什么的。吓的美国之音的某些人吃错了药,答应让他上去爆料。

自由亚洲电台那篇特约评论说,「最近郭文贵有性命之忧话题是郭文贵自己挑起的,他在五月十九日的每日视频中突然宣布,他如果遭到暗杀将由他介绍的律师和女助手继续爆料。据网络上诸多分析文章指出郭文贵发布性命危险原由,最明显原因是郭文贵住所附近布满了监视者和可疑之人。然而即使所说情况真是郭文贵目前的处境,这也绝不是一天之间突然出现而是时日不短的现象。」

不过,从文章透露的消息中看不出郭文贵有切腹和跳楼的趋势,因为他每月花费百万美元重金雇请保镖,就是因为怕他杀,他怎么会自杀呢?

另外,纽约时报6月2日高调炫耀郭文贵住在美国纽约曼哈顿的一套价值6千8百万美元、可俯瞰中央公园的公寓。同是「红色通缉令」名单里的人物,程慕阳就没有这么好命,他东躲西藏,就怕人知道他住在哪里。

同是通缉犯,怎么如此不同?当然不同,程慕阳的大贪污犯父亲、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仅仅是三呆婊的知心好友,而郭文贵要做的事是要达到保护江泽民、曾庆红,要翻天。

所以,曾庆红让手下人通知郭文贵:「资金方面的支持无上限。时间不多了,尽快把王岐山搞臭!」郭文贵突然高调现身纽约,

阻止王岐山在十九大依然任中纪委书记,对江曾来说,是当务之急。但王岐山是公认的党内反腐主帅,上来直接给他造谣,难度太大,所以得先打开个缺口,先把与中纪委关系颇好、专门披露江系丑闻的财新网及其主编胡舒立搞臭搞倒。

郭文贵一出来爆料「胡舒立」,一位朋友就说:「绕圈子打击王岐山,这小子是江蛤的人。」

郭文贵谣言造的挺轰动,说胡舒立有私生子,哪年哪月哪日生的,故事编的太细了就露馅了。胡舒立不是宅女,不可能由着郭文贵满嘴跑舌头,那年那月那日财新主编干什么呢,是有纪录有证人的。结果证明郭文贵造谣。随后,郭文贵把矛头直接指向王岐山,连过程都没有。为什么急成这样呢?十九大快到了,江系三个政治局常委都得下去,不在十九大之前把习近平、王岐山拿下去,那江泽民、曾庆红就彻底没戏了。

于是,第一步让郭文贵挑拨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关系,希望习近平头脑发晕,把王岐山收拾了,然后江系再把习近平收拾了。

郭文贵离被江曾集团灭口不远了

曾庆红瞎糟蹋那钱,这个任务郭文贵岂能完成?他的强项不在这儿啊,你让他睡女下属他行、敲诈贪官污吏他在行,掠夺别人的商场是他老本行,把弟弟的小命折腾没了非他莫属。只有一样郭文贵不行,因为他没有。是什么?没有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和起码的人性。他连五脏六腑都是狼心狗肺。

大家想想,没有正常人的思维逻辑,说出话来正常人能相信吗?满嘴跑火车,跑一班兴许有人信,班班出轨那就没人信了。所以,郭文贵肯定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那么问题就来了,干特务行当的老家伙们都知道,不能乱打听事儿,能少知道一件事尽量少知道一件事,否则被灭口的就快。江曾集团要打掉习近平的计划都告诉郭文贵了,他完成完不成任务,他的结局都摆在桌面上了。

曾庆红是中共专业杀手的最高领导者和指挥者,境内境外他杀了多少人?连朱德都给暗杀了,李志绥的死到现在也没查明白。布置人监视郭文贵的动向,在他的保镖里收买个眼线,要他的小命,还不是白玩儿。

郭文贵说什么爆料的目地是「保命保钱报仇」。实际呢?一位网民写道:「郭只是老老虎(江)的一条狗而已,支持习王铲除老老虎。还中国一片青天。」 (文/萧良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