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雄正直献言荐贤 谦听谢周举(图)
 
2017-3-17
 



皇帝听多了奉承话,以为自己很正确,久而久之,执迷不悟,最终落得亡国破家。

【人民报消息】东汉时期有些地方大员向朝廷举荐人材不够公正、慎重。尚书令左雄向皇帝提出建议说:「孔子讲过,四十而不惑。《礼经》里面也认为,四十岁正当壮年是做官理事的时候。我觉得很有道理。因此今后地方官推荐人才,凡是不满四十岁的青年,先让他们在基层磨练,不要急于荐举他们。如若才能和德行特别优异,也可以不受年龄的限制。」

顺帝同意了,马上通告全国:「各级政府推举孝廉,限定四十岁以上。特殊人物像颜回一样贤德的人就不拘限年龄了。」

广陵人徐淑三十多岁,被推荐到朝廷来。尚书府问他:「为何入选?」他说:「诏书上明明写着像颜回一样的人不拘年龄,因此我们郡的太守把我选送来了。」

左雄当时也在座,听了徐淑的话觉得他抛开问题的实质,利用诏令上的文字作辩解,便反问他说:「贤人颜回,听到一点能悟出十点,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请问先生,你如果听到一点,能够悟出多少来呢?」

徐淑不是聪明贤德的人,愣得没法回答,只好怏怏然地退下,接着被送回广陵。当郡的太守也因此免掉了职务。

左雄很公正也很精明,掌握住推荐人才的标准,经常检查防止弄虚作假。对待所荐非贤的人退回原地。并对滥荐者查其错误,不少地方大员为此丢了官。这样一批真正的优秀人才便很自然地冒出来了,像陈蕃和李膺就是出色的新人。

左雄并不因为自己有能力而骄傲,别人说得对,他都能虚心接受。曾经有这样一件事:左雄推荐冀州刺史周举来当尚书;自己也调任司隶校尉,主管京师地方的治安法律;接着他又把周举的前任冯直调来带兵。

这时周举想不通说:「冯直当冀州刺史,因为贪污受处理,自己才去接任的。现在他又被提升为带兵的官,太过分了。」随即向皇帝上书,批评左雄,提出反对。

皇帝就叫左雄和周举,互相辩论。

左雄说:「朝廷的带兵官要挑猛将武士,不是选清官廉吏。冯直当然够资格!」

周举反驳道:「朝廷叫你挑选猛将武士,也没叫你挑选贪官污吏呀!」

左雄很生气:「我把你提拔上来当了尚书,恰恰给自己添了麻烦!」

周举听了心里一沉,左雄是有威望的大臣,一向敢说直话,今天只怕胡涂了?便语重心长地说:「左公应该知道韩厥的事情吧?当年赵宣子把他升为司马,当自己的助手。第二天去河曲作战,行军途中,宣子的车夫不守纪律,把队伍冲乱了。韩厥大怒,立刻把车夫拉来砍头示众。周围的人很吃惊,都说韩厥这下子完了,昨天升官,今天就杀恩人的车夫,太狂妄了!哪知赵宣子却向全军宣布:『诸位向我贺喜吧,有了韩厥,我就放心了!』如今怎样?你看得起我,让我当尚书,我是不敢阿谀奉承、给你带来耻辱的。但是我却没有料到,你跟赵宣子的想法大不相同啊。你要知道冯直是因为贪污,受了处理的!」

左雄是明白人,深受感动,诚恳地说:「我以前跟冯直的父亲做事,和冯直也很要好,相信他,才提拔他,我却没有考虑到:他犯有严重错误!周君启发了我,真感激你呀!」接着就把推荐冯直的表章收回,撤消对他的举荐。

汉顺帝刘保能够继承皇位,他的乳母宋娥起过很大作用。顺帝上台后,封宋娥为山阳君,待遇特殊,左雄多次劝谏,顺帝听不进耳。左雄很痛心,写成一篇有名的意见书,其中说:「皇帝都爱忠直的君子,厌恶奸险的小人。可是从古以来,忠直的人总要遭罪,奸险的人往往受宠,为什么呢?皇帝不爱听忠言,很爱听奉承。何况人们都害怕刑罚,贪图升官发财;说直话的受罪,讨好的升官,谁还愿作忠臣呢?皇帝听多了奉承话,以为自己很正确,久而久之,执迷不悟,最终落得亡国破家,这样的事还少吗?」

顺帝看完这个奏书,终于有所觉悟,虽然没有马上改变态度,但对左雄倒也是更加尊重了。

(资料来源:《资治通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