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诬杀贤臣 现世惨遭报应(图)
 
2014-7-18
 



左儒无从容而平静地说:「我听说过,古来的节义之士决不为非义之事而糊里糊涂去送死,
但是也决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正确主张以求得苟活。」

【人民报消息】周宣王时代,杜国诸侯恒在周的朝廷中做大夫的官。因为他的封地在杜(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南),所以人们称他杜伯。

宣王后宫中有个宠妃女鴥,很喜欢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杜伯,便千方百计勾引杜伯跟她通奸。可是杜伯这位贤臣是个堂堂正正的君子,他不肯干这种伤风败俗、有辱君王的可耻勾当。女鴥几次引诱都被他严辞拒绝了,于是女鴥恼羞成怒,忌恨在心,就在宣王的面前或枕边一再诬告杜伯:「杜伯那个家伙坏透了!他一有机会就向我献殷勤,还竟敢在青天白日之下,对我动手动脚的……」

宣王听了女鴥的话,不察虚实,不辨真伪,立刻火冒三丈,命人把杜伯逮捕起来,关押在焦(今河南省陕县以南)这个地方,派他的臣子薛甫和司工(即司空,官名)锜审问杜伯的罪过,一定要把他杀死,才能解心头之恨。

杜伯有个朋友左儒也在朝廷里做官,他眼见杜伯受人诬陷,遭了奇冤,心怀不平,就挺身而出,在宣王面前替杜伯申辩。一次不成,他就再来一次,一连申辩了好多次,终于惹恼了固执的宣王。

宣王斥责左儒说:「反对君上,袒护朋友,这就是你了!」

左儒据理抗争,回答说:「臣曾听先贤们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君王做事合乎道理,朋友做事违背道理,那么就要顺从君王,诛杀朋友;反之,如果朋友行事合乎道理,君王做事违背道理,那就只好站在朋友一边,违抗君王了。」

宣王听了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住口!立刻改变你刚才说的话,就给你一条活路;如果不肯改变,只有一死!」

左儒无所畏惧,从容而平静地说:「我听说过,古来的节义之士决不为非义之事而糊里糊涂去送死,但是也决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正确主张以求得苟活。死就死吧,我将用死来证明君王杀杜伯是错误的,也将证明我的朋友杜伯是无辜的。」

宣王在盛怒之下处死杜伯,左儒回到家中也愤而自杀了。

杜伯临死前昂首怒目,被刽子手押赴刑场,临刑时他发誓道:「大王杀了我,可我是完全清白无罪的。如果人死了以后无知无识,那就罢了;如果死后有知有识,不出三年,我一定要让大王知道:他枉杀无辜之臣的罪过,他必遭报应!」

时间像流水一样,转眼间,三个年头过去了,人们早已淡忘杜伯临终时的誓言。

一天,周宣王会合众多的诸侯,到圃田(今河南省中牟县西)一带的泽薮里打猎,出动好几百辆车,带着随从数千人。原野上人喧马叫,旌旗招展,被逐起的獐狍野鹿东奔西蹿。诸侯们各显神威,拈弓搭箭,紧追不舍。宣王虽然已近年迈,可是游猎的兴致不减当年,他正驱车追赶着一只鹿,车后扬起一片黄尘……

日当中午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辆奇怪的车子:马是白色的,车也是白色的,车上端坐着一个身穿红衣、头戴红帽、手上拿着红弓红箭的人。人们围上去仔细一看,正是三年前被处死的杜伯。杜伯仍旧像当年那样英姿勃勃,风度翩翩,只是脸上并无笑容,双眉紧锁,二目圆睁。

人们先是惊呆了,接着便又哭又叫四处逃散,原野上的车马乱乱纷纷。杜伯并不理睬这些人,他只是驾着车子,风驰电掣般直向周宣王追去。宣王猛然回头一看,杜伯的白马素车已经追到身后,登时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他想搭弓射箭,可是两只手怎么也不听使唤。

就在这一剎那间,杜伯的车子已经跑到宣王车子的前面。只见杜伯转过身来,搭上箭,拉满弓,嗖的一声射出去,那红色的羽箭不偏不歪,正射中宣王的心窝。宣王惨叫一声,双手捧着箭杆,身子晃了几晃就倒在车上不能动弹了。

一阵飞沙走石的狂风过后,杜伯的车马霎时无影无踪。

宣王的卫士们急忙跑上来查看宣王的伤势,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在中箭后的一仰一俯之间,连脊梁骨都折断了。

这就是周宣王枉杀无辜,遭到现世恶报的下场。

(事据三国.吴.徐整《五运历年纪》)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