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禽流感與類SARS病毒同現的省思
 
楊寧
 
2013-4-2
 
【人民報消息】近日,大陸媒體突然曝出上海及安徽兩死一危的人類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案例,其中一名上海死者生前為豬販,官方稱這是首次發現人類感染H7N9病毒。資料顯示,禽流感是由病毒引起的動物傳染病,通常只感染鳥類,很少情況會感染豬,但在罕有情況下會跨越物種障礙感染人。自從1997年在香港發現人類感染禽流感的病例後,亞洲和東歐多國都曾出現過相同病例,並導致部份人死亡。

對於此次出現的致命禽流感病毒H7N9,專家稱,其曾在禽鳥身上出現,屬於低致病性病毒,死亡率低,但這次案例死亡率高、病情嚴重,因此懷疑是禽流感發生了變種,導致人被傳染,至於傳染途徑尚不清楚。

無獨有偶,德國媒體亦在3月29日披露,德國發現了類SARS病毒且造成兩人死亡。據悉,慕尼黑當地一家醫院宣布,一名感染管狀病毒的73歲患者3月26日死於呼吸系統衰竭,他是3月19日從阿聯酋的阿布紮比醫院轉來的,被確診為類SARS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報告稱,這是死於該病毒的第二名患者,第一名也是來自中東的患者,死於2012年底。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這種類SARS高致命病毒於去年首次被發現,截至目前世界上總共出現了17例感染者,9人死亡,死亡率50%。感染者也都來自於中東地區,其中大部份來自沙特阿拉伯。目前對病毒的傳播途徑醫學界還不完全清楚,是否像禽流感那樣發生人畜傳染也沒有定論,但是有研究者認為,在特定的條件下可能會在人和人之間交叉傳染。

兩種人類可以感染的高致命病毒同時共舞,尤其是當我們不了解確切的感染途徑以及如何防治時,我們難免不會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如果它們以不為人知的方式悄然擴散,在天地、疾病等面前無助的人們又當如何?而這樣的走向並非沒有可能。2003年出現過,1918年出現過……,一千多年前的羅馬帝國也曾出現過。

想必不少人還記得2003年SARS肆虐全世界包括中國時,人們是如何的恐慌。不僅大街小巷、飯館、商店空空蕩蕩,而且各大城市還刮起了搶購中藥板藍根沖劑、綠豆、白醋、鹽等風潮,許多人甚至開始戴口罩上班、上街,口罩後面是滿含警惕眼神的人們。官方公布的數據稱幾百人死亡,但民間消息死亡人數遠遠不止,因為有些死者或直接送至火葬場,或冠以其他病症。

而當年強大的羅馬帝國爆發瘟疫時的慘狀更讓人不忍卒讀。《聖徒傳》的作者約翰和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曾詳盡記載了當時的情況: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無人收割的谷物,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在一天當中,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達12000人到l6000人離開了這個世界。由於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政府官員們就站在港口、十字路口以及城門處清點著死亡人數。」「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以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的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被瘟疫玩弄於股掌間的人們,除了時時生活在恐懼中並等待死亡的降臨外,似乎已對其他失去了感覺。然而,瘟疫似乎並不鐘愛所有的人。在羅馬瘟疫中,與死者擁抱、接觸的很多人活了下來;在2003年的中國,明明一直呆在家中、只跟家裡接觸的人會得上SARS,而有些工作在一線的醫護人員以及和SARS接觸者卻安然無恙。難道病毒真的長了眼睛?

或許我們可以從羅馬瘟疫的幸存者約翰所言中找到答案。他寫道:「用我們的筆,讓我們的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這總不會錯。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裡,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在約翰看來,瘟疫正是「來自上帝的懲罰」,而導致上帝懲罰羅馬的根本原因正是其對基督教和基督徒長達三百年的迫害。

或許,新近出現的兩種人類可以感染的高致命病毒,也是來自上天的一次警告,找到脫離災難之法是當務之急。

(文章有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