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江系血債幫的詭異陰謀被習近平挫敗(多圖)
 
蕭良量
 
2013-1-25
 

薄熙來追到美成都總領館門口,王立軍早進去了!

【人民報消息】2012年2月6日,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為了保命逃入成都美領館,當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市長黃奇帆率70輛裝甲車衝向成都,甚至做好了沖入美領館的準備,決心要把王立軍捉回重慶。此事驚動北京,胡錦濤下令四川省一定要逼退黃奇帆,隨後國安部副部長邱進等人抵達成都美領館,2月8日晨,邱進親帶王立軍乘飛機返回北京。

到京後,王立軍當即被安排在位於北京玉泉路附近的被嚴密保護的一處高級寓所內接受調查,調查組由中共國家安全部和解放軍總參二部的高級情報人員組成。

調查組的高級官員們對王立軍個人表現出「客氣」「尊重」和「極端耐心」,而王立軍也表現的很放鬆,說願意交代自己在美國領事館期間所發生的一切。

王立軍果然向調查組和盤托出了自己去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初衷和目地,以及滯留期間與美國領事官員的全部談話內容,並交代了自己曾委託美國領事館保護事先製作好的一份光盤證據。調查組成員對他提供的信息表示高度的重視,並再三感謝他的信任。胡錦濤得到了薄熙來夫婦罪行的活證據。

繼黃菊之後,只有薄熙來能把高層攪到天昏地暗,周永康沒想到薄熙來如此沉不住氣,到謀反計劃馬上要成功時,竟扇了王立軍一個嘴巴,並解除了他的公安局長職務,並準備暗殺他,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江家幫一下子慌了神兒,無論胡錦濤如何處置薄熙來,他們知道薄注定沒有希望在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了,而這是把習近平趕下臺,江家幫翻身的唯一希望。

為此,10年來退而不休的十五屆政治局常委、副總理李嵐清與曾慶紅商量,決定由李嵐清以建立藝術團的形式親自出馬,把全國的江系、親江的高級幹部、高級軍官、高級知識分子串連起來。其中不乏有沒派別色彩的著名人士、老軍人和退休老幹部,對這些僅僅想豐富一下晚年生活的人,首先是聯絡感情。感情這東西可厲害,它可以使人失去理智,被感情所驅使,去幹一些事後讓人痛悔不已的蠢事。

兒子 十億大案在李嵐清淚水中化為烏有


生活作風糜爛的李嵐清。
李嵐清為什麼如此為江澤民賣力呢?因為他的兒子貪污十億元大案被揭,時任十五屆政治局常委、副總理李嵐清哭哭啼啼去求黨政軍三大權在握的江澤民,於是兒子死罪被免,從此李嵐清成為江澤民的死黨。

李嵐清的兒子曾在歐洲留學,後看其父工作過的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公司油水大,便「子承父業」進入工作。

李嵐清出身於復旦大學企管系,一九五二年大學畢業後,他就被分配到長春的第一汽車製造廠工作,擔任過計劃科科員、副科長、科長,當時江澤民也在第一汽車製造廠工作。經過了4年蘇聯利哈喬夫汽車製造廠學習和文革的衝擊,1978年,李調任第一機械工業部主管汽車生產,並已擔任新籌建的第三汽車製造廠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兼重型汽車籌備處負責人,後該處組建成濟南重型汽車廠。

一九八三年三月,濟南重型汽車廠改組成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公司。九一年初被列為國家試點企業集團。截至一九九三年三月,該公司擁有二十六家全資子公司、五家控股子公司和四十七家聯營企業,其成員分布在中國14個省、46個市縣。年生產能力達3萬輛,資產總額近200億人民幣。

95年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公司說是與瑞典合資,帳面上項目投資拿出41億人民幣,但李嵐清的兒子帶頭在裡面渾水摸魚,實質投資變成一億,另外40億元不翼而飛。

該集團40億「虧損」中孝敬李嵐清兒子10億元,那30億集團公司頭頭們以各種理由給瓜分和揮霍了。對此醜聞,當時濟南已是家喻戶曉。山東的下崗工人聽到李嵐清的兒子吞下的黑錢是天文數字,個個都滿腔怒火。中紀委表態準備調查,李嵐清覺得如果真的徹查此事,其子就難逃一死,於是求到江澤民,江正需要死黨,於是發話:停止調查。

李嵐清從反對鎮壓法輪功到成為江的鎮壓骨幹

成為江的死黨,那就得往死路上走。

十五屆政治局常委共七人:江澤民、李鵬、朱镕基、李瑞環、胡錦濤、尉健行、李嵐清。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正式以國家的名義鎮壓法輪功,實際上6月10日江已經成立了一個「610」小組,說是處理法輪功事務建立的小組。「7-20」以後,這個「610」就成為了淩駕於黨委之上,擁有一切特權的非法機構。李嵐清成為「610」小組首任組長。

開始,十五屆政治局常委七人中六個人,包括李嵐清在內,都反對鎮壓法輪功。他們七個人都看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七個人的妻子都練過法輪功,他們都知道《轉法輪》是教人做好人的一本書,尤其是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這一點,使法輪功人傳人,幾年間學練者迅速達一億人。江澤民對老婆王冶坪說:「都跟他去學了,都管他叫『大師』,誰還拿我這個總書記當回事?!」

說起來都匪夷所思,這場全國性的浩劫,原來只是源於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妒忌!而拒絕鎮壓法輪功的李嵐清,因為兒子的十億貪腐大案被銷,而轉向成為江鎮壓法輪功的主要幹將。2002年11月十六大李嵐清退休,但退而不休,依然為江澤民的鎮壓到處奔走。致使在海外至少10個國家被起訴,包括法國、比利時、臺灣、德國、加拿大、智利及荷蘭。

李嵐清的藝術只是煙幕彈

2006年7月,中共前任副總理、前610頭子李嵐清應江澤民的密友、新加坡資政李光耀的邀請,7月6日接受新加坡國立大學頒發的名譽文學博士學位,並舉辦篆刻作品展。按理來說,這是學術和藝術方面的交流,但在李嵐清來新加坡的前一個月,已經交給新政府一份在新國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名單,並要求把他們趕回中國。

過去,法輪功學員在新加坡旅遊景點濱海公園持續煉功、講真相已有7年,並沒有任何干擾,但李嵐清來之前,警方突然頻繁到來、沒收展板,並威脅學員。6月2日,一名無任何不良記錄的中國籍法輪功學員聶歌,突然接到勞工部的信,說要在7天內將她遣返回中國。更有甚者,在她仍持有合法長期居留準證的時候,被中央警署以非法居留為由逮捕,關押8個小時。

聶歌是通過正常途經來新加坡的,準證也是新政府部門給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有一天,她工作的酒店人事部經理給她叫到裡屋,然後說:「不是我們不讓你工作,是上邊,聽說是從中國來了一個名單,說這些人不適合在新加坡待,所以把你的工作準證和5年的居留準證都取消了。」

李嵐清去新加坡不是接受名譽文學博士學位和舉辦篆刻作品展麼,為什麼沒有在中國大學接受名譽文學博士學位?為什麼不在中國舉辦篆刻作品展?就像江澤民把有夫之婦的宋祖英霸占了那麼多年,到現在她的演出只不過是在起替江撐面子的作用一樣,李嵐清的藝術交流只是煙幕彈。

江系進行迂迴較量

2012年2月初,王立軍把薄的謀反政府名單都上交給胡錦濤和習近平了,江系血債幫在政治局的繼承者薄熙來完蛋了,江系不得不另想辦法重新糾集和組合力量,準備進行迂迴較量。

2月,由李嵐清牽頭組建一個「高級幹部」樂團,說是「希望推動古典音樂在中國普及」「以期為普及交響樂做些努力」。最忠實執行江的鎮壓路線的葉小文與周樹春、國家外文局局長周偉明等6名懂音樂的高級幹部聚在一起,說是「打算將李嵐清作曲的《鑒真東渡》改編成鋼琴五重奏。這是李嵐清根據郭沫若詩作譜曲的一首樂曲」。

《毛澤東選集》基本都是毛的御用筆桿子寫的,文強將兩千萬元藏在水塘裡是薄熙來捏造的,《半夜雞叫》是為了掀起階級仇恨編造出來的,那李嵐清不被揪出來之前作了什麼樂曲都是極正常的。

《鑒真東渡》鋼琴五重奏改編者是專業的,是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主任唐建平。練了沒兩個星期,李嵐清就催著葉小文他們公開亮相,因為時間不等人啊,葉小文則對是否有機會演出,誰讓他們演出,誰看他們的演出,心裡沒底。

兩會召開期間,重慶市代表被隔離開,單獨住在一個地方。3月8日上午,人大全會連座位都沒給薄熙來準備!3月8日下午,電視轉播,周永康帶著薄熙來參加重慶代表團組會議。3月9日上午,重慶代表團組擅自開放記者會,薄熙來宣稱自己的後臺是周永康,還拽上胡錦濤、吳邦國(人大立法)和賀國強(中紀委)。3月9日下午,薄熙來的座位被故意從最左邊換到最右邊,薄熙來最後一個入場,並從最左邊出現,通過整個主席臺時帶著戰勝者的微笑。

3月9日傍晚,人大第三次全體會議結束後,代表走光後,只剩薄熙來一個人時,表演才開始,在一排排空椅子的襯托下,中新社給薄熙來拍照了接受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公安分局副政委陳先岩的敬禮,美聯社也拍到一張倒霉催的陳先岩的正臉。開心的薄熙來笑著與他握手,陳先岩雖然滿臉堆笑,手被薄熙來攥住,但臉卻沒有扭向薄熙來,甚至沒有看薄一眼,整個畫面很耐人尋味。

唐建平3月11日在北京音樂廳有臺個人交響樂作品音樂會,葉小文他們找唐建平商量,問能否讓他們的演奏在唐的音樂會上亮相。礙於面子,唐建平答應了。葉小文他們以「幹部愛樂之友小樂隊」的名義演奏了《鑒真東渡》和李叔同的《送別》。連業餘水平都不夠,不過頂著「高幹」的名義,觀眾看個樂子。

3月14日,溫家寶開了一個有史以來最長的外國記者會。主持記者會的人大新聞發言人李肇星幾次向溫總理提出結束記者會,都被拒絕,溫家寶在等待有關王立軍事件的提問。李肇星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溫家寶終於等來外媒提到的「重慶王立軍事件」,溫總理語氣特別高昂,以至於整個會場鴉雀無聲,他面帶罕見嚴肅表情講出了「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時,震驚全場。 記者會開了約三小時,在回答完這個問題後會議結束。溫家寶要借自己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公開露面的機會,借助六百名中外記者的筆,傳遞他在處理薄熙來問題上的明確態度。

3月15日,薄熙來被撤銷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李嵐清指示葉小文趕快行動起來,兩會期間,葉小文急瘋了,到處抓人。兩會後都找到貴州去了,可見江系形勢危機到何種程度。一次早餐期間,葉小文在下榻的酒店偶遇貴州交響樂團名譽團長、全國政協委員劉雲志。劉雲志說:你神通廣大,找個人不應該那麼困難吧:葉小文苦著臉說:李嵐清說必須要找業餘的,專業的不要。「上哪裏找這麼多部長呢?」交談中,葉小文無意中泄了底。

劉雲志向葉小文推薦了國家大劇院音樂總監陳佐湟任樂團的藝術總監,他自己擔任總監助理。因為要攏絡的是高官,陳佐湟不符合條件,葉小文做不了主,回去等李嵐清批准,李嵐清也沒法解決人選問題,只得採納劉雲志的建議。沒想到陳佐湟說沒有時間推辭了,後來好說歹說,陳佐湟才答應擔任這個樂團的藝術總監。

4月10日,新華網頭版頭條《中共中央決定對薄熙來同志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新華網(2012年04月10日 23:00:33)授權發佈:中共中央決定對薄熙來同志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調查。

2012年5月,樂團的組成人員基本敲定,幾十個部級幹部也陸續進來。拉手風琴的時任上海市長韓正,拉小提琴的湖北省原副省長、現省政府資政段輪一,吹長笛的南京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家寶等人陸續加入。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也應邀參加樂團拉小提琴。

除了這些高級幹部外,樂團還有些司局級的幹部和高級知識分子,如廣電總局收聽收看中心主任金文雄、上海大學副校長葉志明、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楊慧林、陜西日報社社長杜耀峰等。


外交部長楊潔篪(後排右一)參加合唱。
這個由高級官員、高級軍官和高級知識份子組成的樂團和合唱團。分為樂團和合唱團,包括97名樂手,141名合唱團員,合唱團包括2007年心臟搭小橋兒的63歲外交部長楊潔篪,這位唱歌完全業餘的正部級幹部,真讓人擔心他一使勁搭的小橋兒崩塌了。所以這不是娛樂活動,而是玩兒政治。

這個「三高」藝術團成員分別來自全國16個省市區、香港特別行政區和部隊系統,其中有8名正部級幹部和40多位副部級幹部,2位兩院院士,數十位教授、學者,32位技術帶頭人、專家,11位將軍,年齡最大的樂手為83歲的中國科學院力學所院士吳承康,年齡最長的歌手為90歲的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陳琳。葉小文擔任團長。

李嵐清就範,韓正退出

南方週末2013年1月23日以《李嵐清「三高」樂團宣布解散,部分人失落痛哭》為題報導了高官們不幹正事。

報導說,長笛手南京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家寶,因連續排練沒怎麼消停,最後手都練成腱鞘炎了。

深圳市委書記王榮獨奏小提琴法國作曲家馬斯奈的名曲《沉思》。參加演出的清華大學教師朱穎心對王榮的演出讚譽有加:「沒想到他小提琴拉得這麼好,不知道是否經常演出,看上去很老練。」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葉小文每天上班前、下班後都在家中練琴,連續多日,鄰居終於忍不住了,在單元門上貼了紙條:「藝術家先生,請您不要在休息時間練琴。」

報導說:「上海的提琴二部於2012年4月組建後,也發現能力稍顯薄弱,就向江蘇提出了支援的要求。江蘇有關部門隨後組織了選拔考試。《東南大學報》主編鄭立琪就是支援者之一,他於2012年7月27日到江蘇省音協參加考試,並在當天下午接受了現場培訓,第二天即赴上海交響樂團開始訓練。江蘇共有三名提琴手入選,其中兩位小提琴,一位中提琴。」誰有這麼大權力可以允許主編先生不上班了?


12月22日的最後一場演出。
因為都是業餘,所以演奏的演唱的都不是原作品,而是被刪減的七零八落。例如,樂隊演出的十七八首曲子,部分進行了修訂、改編。為了適合樂隊演奏,幾乎所有的曲子都作了調整,像肖斯塔科維奇的圓舞曲加了薩克斯,最後還加了航天員景海鵬的長號,都根據樂手情況「量體裁衣」的調整了。再如《瑞典狂想曲》,是沒有管弦樂隊的,演出時被改編成五個手風琴與管弦樂隊合作。還有一些曲子太長,則作了刪減。這是弘揚古典文化嗎?

報導說,作為業餘樂團,一些成員的功底,還不能與專業人士相比。為了保證演出效果,他們還在不影響音樂的前提下,改寫了一些譜子,去掉了一些高難度的部分,「減輕大家的負擔」。

解放軍總醫院的黎沾良、曹德建夫婦都是合唱團成員,黎沾良今年79歲,他的妻子曹德建今年78歲。「我們這些人都沒有經過正規的美聲唱法訓練。」2013年1月6日,黎沾良笑著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有的人連五線譜都不認識,所以在樂譜上面又標了簡譜。

演唱的音樂曲目中,有的用德文,還有的用英文。這對那些不會這幾種語言的人來說,就有障礙了。最後採取的辦法是加註其他語言的音標,比如德文就加註英文的國際音標。但有些平時搞政治工作的樂團成員,並不會英文,於是又給他們加註了中文。

這是「希望推動古典音樂在中國普及」「以期為普及交響樂做些努力」嗎?!

「三高」合唱團的排練與「三高」樂隊是分開進行的,2012年8月下旬,樂團在北戴河進行第一次所有聲部的聯排,26日進行了內部演出。11月下旬,樂團分別在天津、南京、上海排練並舉行演出,到11月25日在北京的中央黨校進行了排練演出。

難道那些現任高官不上班了?既然搞這個業餘演出比上班還重要,那就應該把職位讓給別人。

有人給中央遞話:「李嵐清用這個手法拉攏感情,是在奠定基礎,還想搞薄熙來的那一套!」

是不是這樣,從12月22日的一個跡象可以證實:當晚,原上海市長韓正沒有出席,他是演奏手風琴的樂團成員。此前在上海、江蘇的演出中,他都參加了。十八大一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後,韓正馬上退出。

12月22日是最後一次演出,演出後李嵐清宣布解散。所有的媒體都沒有談到被解散的原因。誰有這種權力讓十五屆政治局常委、原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不得不就範,大家都心知肚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