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童能保住自己的遗体吗?
 
陈思敏
 
2012-8-19
 
【人民报消息】事发至今,北京朝阳区3岁坠井男童的遗体,已打捞6天未果。从13日傍晚出事,到14日中午确定罹难,此后搜救变成收尸。男童的奶奶坚持死要见尸,男童的父母渴望保全尸首。但井深口窄,始终无法确切定位童尸所在处,最终打捞难保男童完整遗体。因而朝阳区公安部门称,只等家属同意放弃打捞,将就地掩埋尸体,填井封存。若最后不得不如此,家属希望在井盖周边围栏,方便日后祭拜时能找得到地方,但当局也称该处为一条预定公路,无法做到。截至目前,家属尚未做最后决定。而来自民众的打捞方案仍在征集进行中,虽然99%都没有帮助,但家属仍在等那1%的出现。

据了解遗体打捞无法两全的原因是,救援队的最终方案是在百米深井中,置入特制钻头与刀片切割钢管,以扩大面积打捞沉入淤泥中的男童,不过此法同时也将严重肢解遗体,让小小的生命落得尸骨不全。

面对这场失败的救援,民间专家和公众都有颇多疑问。一位有30年井下打捞经验的老师傅深感不解,在救难人员试图逐节拉出抽水管时发生两次断裂,致孩子受水波震荡,从水下1.8米再度坠落水下40米外。他推测,两次拉拔抽水管均告失败,表示该井内的水泵要嘛被卡死,要嘛被泥沙压住,而对此现象他不可思议表示从业30年还未碰过。此外,更有激动民众认为孩子是被所谓专家害死的。因为在这次救援当中,可算是国内井下救援规模较大的一次。但即便国内专业救援队精锐尽出,许多救援方案还是屡试屡败,甚至有到一半就停下来,这算救人还是做实验?因为耽误的不是时间,而是孩子的生命。

然而事实上北京3岁男童的坠井,和发生在全国各地任一桩坠井意外无异,而且类似案件也每天都在大城小镇上演。这些原本是方便城市居民生活的设施井道,不论是空调井、地热井、水沟、下水道,却成民众必经路上危险潜在的夺命陷井。而往往这些深度下去和活埋无区别的城市黑洞,让走路,骑车,开车的人坠落身亡的悲剧屡见不鲜。而全国拼命城市化,主管部门关注的是开发力度,对于如此高危公设所带来的安全隐患,丝毫不放心上夺走多少国人生命。

究竟每年这样死亡的孩子和民众有多少?从来都没有官方的统计,也不见官员被究责。就算人死不能复生,但总要有人负责。而谁该为这些人的死负责?心存侥幸的第一线工人?毫无公共安全意识的施工方?但为何危险的建设施工,其安全性竟然全系于一块井盖或警告标志上?不要说3岁娃看得懂警告标语吗,就算大人也经常因路上一夜之间冒出的坑洞而失足陷落。难道相关监督部门可以高枕无忧?那成立这些部门所为何事?若更深一层追问,城管呢?每天在巡视,那为什么任由危险工地开放而无安全围篱?媒体呢?央视每次类似新闻的报导,都在热闹救难人员的英勇壮举,甚至与美、日救援专家现场热线联系,却从不曾检讨官员也有责,或呼吁政府应该在打井挖地相关施工的审批上尽快立法。

究责之外,要如何防止下一个生命的坠落?难道每次意外后,就只能是肇事者与罹难者之间的赔钱了事?相信再有多少个零,没有家属想拿亲人用生命交换来的钱。朝阳区男童出事那天正好满三周岁,9月份就要上幼稚园。但北京生活大不易,原本男童母亲已在考虑带孩子回安徽老家。只是如果政府的一切施政作为,不是把人的生命与安全作为首要条件来设想,那如何相信这个政府是爱人民的?那人民回到哪里不也一样处处有陷阱?

眼看头七日将近,北京男童能否保住自己的遗体?或许在一个默认人肉与器官都可以买卖的政权下,众人期盼3岁男童可以保住全尸,是奢求,也是奢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