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7岁少女感动美国说起
 
黄天辰
 
2012-6-22
 
【人民报消息】前不久,美国俄亥俄州第三区高中田径赛中,一位17岁少女让全美都津津乐道,并引以为傲。

17岁的沃格尔代表她的高中参加田径赛。在1600米赛跑中她赢得了冠军,但随后的3200米赛让她体力透支,全程落后。到离终点30米处,她发现前方一位其它高中的选手,因体力不济多次跌倒。于是她搀扶着那位跌跌撞撞的对手一起跑,抵达终点时,沃格尔先把那女孩推过白线,然后自己才最后一个越线。

透过视频可听到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特别是当沃格尔将对手推过终点时,更是掌声、尖叫声不断,很多人含着泪水前来拥抱她。令被搀扶女孩最感动的是,沃格尔把最后一名留给了自己。FOX报导说,沃格尔表示:“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我想,换成其他人,应该也会这么做。”

善念、善举往往没有声音,却有着莫大的感染力。其实按照大会规定,沃格尔的行为是违规的,两个女孩都应该被取消比赛资格,不过大会没有对此追究。这段故事很快就成为美国各家媒体争相报导的焦点,美国人将她视为英雄并引以为荣。

反观中国运动员,可没有这份幸运,越出名的可能越无法有自由和权利,因为国家利益要放在第一位,个人要绝对服从组织。有了荣耀要先感谢党、国家、领导……,最后才轮到亲人,为了比赛、为保住奖牌,甚至是亲人病危或逝世这样的消息,都有可能被隐瞒。

前不久,国内报导了在汤尤杯比赛期间,中国国家羽毛球队向队员王晓理隐瞒了其外婆去世的消息,直到其帮助球队夺冠后才告诉她。有消息说王和外婆感情至深,得冠后得知外婆前两天已去世,王晓理当场蹲在地上痛哭:“你们知道,李(永波)导知道,田导知道,陈导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而湖北省乒羽中心主任石伟就此事回应称,国家队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

有消息说比赛前一周,老人已病危住院,训练的地方离家只有几十公里,亲属和球队选择了对王隐瞒,不让她到医院跟外婆见上最后一面。作为一名国家级运动员,作为一个人,连家属去世都没有知情的权利,何其悲哉。

这则新闻经报导后,引发网友们一片声讨,“这事很伟大吗?莫非冠军比家人更重要?”“难道冠军就是一切?竞技已经超越亲情了吗?”“拿冠军的机会很多,但每个人永远都只有一个外婆。有句话叫做子欲孝而亲不在,这种痛苦是一百个、一万个冠军也弥补不了的。”

在中国体坛,类似的例子屡有发生。北京奥运会,女子举重冠军曹磊夺冠后当众痛哭,原来,曹的母亲在赛前两个月就已去世,为不影响她比赛,各方一概封口,整整隐瞒了她两个月。是否得知了亲人逝世的消息就一定拿不到奖牌,隐瞒了消息就一定会输呢?有多少不太出名的运动员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而不被人所知呢?

违背人伦的结果,是运动员要承受“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那种痛苦,何其惨烈。岂止这些,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要承受更多的悲哀。

跳水名将郭晶晶10岁时摔裂了腿骨,为了怕她回家分心,队里让她住在游泳池旁,双腿打着石膏半躺在床上,从窗外她可看到跳水台上其他运动员的训练,一躺就是一个多月。

为保冠军而被迫让球给不如自己的队友,为保住队友拿奖牌而不让自己上场,这类事情更是屡见不鲜。70年代,中国乒乓球员张力,在女单比赛中连续两届决赛让给北朝鲜选手朴英顺,为保北朝鲜也能拿一个世界单打冠军,张力是个左撇子,非常出色,至今张力那潇洒、挥放自如的身影还留在记忆中。她一路过关斩将,却不得不两度将冠军拱手让给北朝鲜,当时被张力打败的各国名将都非常愤怒,如果张力拿冠军,他们心服口服,可朴英顺的球技根本就不如他们。

为了给中共脸上贴金,运动员不得不做出的这些牺牲,作为个人来讲,何等悲哀。

很多被伤透了心、看透了中共的运动员明智地选择了出国,不再为中共卖命。海外宽松的环境,给他们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乒乓球员何智丽在1987年世界锦标赛中,因领导要求让掉混合双打比赛,不过在单打1/4决赛中,她不再让球,击败队友管建华,进入决赛并获冠军。之后她没能获得奥运比赛资格,被认为是对她拒绝让球的报复。之后,她宣布退出国家队。后嫁到日本,从夫姓改名小山智丽。1994年代表日本参加亚运会,在一天之内战胜台湾陈静、大陆乔红和邓亚萍等人,获女子单打冠军。

中国才华横溢的运动员、艺术家、科学家等数量非常庞大,何以只有少数人才能出人头地,即便出了名,还要忍受种种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痛苦,在丧失道德人伦的体制下,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