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副院長張軍 為誰“雷語”是何“雷人”?(圖)
 
玉清心
 
2012-5-22
 
【人民報消息】周薄為陰謀篡權,在某些重要系統部門,培植、收買了像司馬南、孔慶東、方濱興那樣的無良文人。最高法院的副院長張軍就是這類人,一個在司法界為周薄搖旗吶喊的無恥法官。

三年前,張軍大談李莊訴訟案程序合法公正,力挺王立軍、薄熙來重慶“打黑”;一年前張軍帶隊去重慶舉辦全國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給薄熙來站腳助威,吹捧重慶的“唱紅打黑”,按楊金柱律師的話說,“到肉麻程度”。薄熙來對張軍的肉麻吹捧答謝說:“最高人民法院在重慶召開座談會,很有意義。重慶的‘打黑除惡’,始終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力指導,使工作依法、有序開展,希望最高人民法院繼續支持重慶的工作。”薄的回應充分說明了張軍所起的的作用。

近日,在大陸全國法院第一期(總第3期)高中級法院副院長輪訓班上,張軍又大放“狂語”,說在北海案、貴陽案和常熟案中作辯護代理的律師們是“無良律師”、“胡說八道”、“鬧庭”等。

眾所周知,上述三案是轟動全國的“黑打”和反“黑打”維權大案。正是由於有一批良心律師扶危濟困,伸張正義,敢於抗衡像張軍這類無良法官而使得案件拖延至今未敢枉法黑判。廣西北海案是典型的重慶李莊案的翻版,是周永康政法委為“殺一儆百”打擊震懾維權律師而挑起的。當全國民眾給廣西北海案的律師團鼓掌叫好的時候,張軍在李莊案後三年,重慶事件後,居然公開攻擊良心律師是“胡說”、“鬧庭”,給未經判決的案子先定調子,給正義律師栽贓抹黑。

張軍這類胡說八道的“雷語”有段歷史了。例如去年張軍“要重判極端仇視國家和社會的罪犯”的講話,通過媒體公布出來,起到了一種政策導向作用,即以言獲罪可判重刑。這樣的“雷語”顯然在為政法委的進一步嚴酷鎮壓放風造勢。張如此代表最高法院,按照政法委意圖越權隨意做司法解釋,儼然一副中國法律化身的雷人雷語。若不給政法委代言,沒有周薄撐腰,大概有一次良心“雷話”,就會先被周薄“雷倒”拿下。

張軍從何時起敢發“雷語”,變成“雷人”的?他來自平民,插過隊,大學畢業後進法院從書記員做起。張軍不是太子黨,也沒有什麼權貴家族背景,他從2001年底開始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之後晉升為一級大法官。法院是羅幹、周永康政法委把持的要害部門。如果不是和江系血債派保持高度一致的話,張不可能受到重用和提拔,更不要說當最高法院的副院長。

令人蹊蹺的是,張軍與薄熙來一唱一和的這段視屏,在薄熙來倒臺、周永康失勢後一直掛在網上至今。有人揣測,這可能是李長春借用張軍大法官的招牌繼續挺“血債幫”,也有人認為可能是上面有意安排的,在釋放政法委下最高法院有重重黑幕。不管怎麼樣,二分鐘的視屏,把張軍緊密配合薄熙來的無良法官嘴臉表露無遺。說實在的,就憑這段錄像,張軍足具“雙規”條件,隨時可以去合適的地方交代問題了。

張軍的表現有點兒反常。血債派掌門人周薄大勢已去,中共高層包括血債派狂人,都紛紛向胡溫低頭“示好”、“表忠心”,急於與血債幫剝離,求得自保。張軍不思悔改,繼續“胡說八道”,還在“雷人雷語”,不知周永康向他許了什麼願。

張軍應該有感覺,今非昔比,與去年北海案維權律師遭毆打被拘捕,多名律師組成大律師團抗辯的情形相比,才一年功夫,中國政局確實發生巨變,這次他的狂語一出,立時招來雷轟,律師們不僅敢怒也敢言:要求張軍必須公開賠禮道歉;有本事就站出來一對一地公開辯論;並呼籲這樣的害群之馬趁早引咎辭職;要對張提起侵權訴訟等等。

為什麼維權者膽氣壯起來了?因為這是天象的變化,在中共瀕臨解體之際,張軍們唯一的出路,就是放棄助惡為虐,幫助昭雪冤案。真能這樣做了,自己的生命才真正擁有未來和希望。

(有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